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奇幻玄幻 > 绝色锋芒:牛X王妃 > 绝色锋芒:牛X王妃最新章节列表

第303章 真爱永存(完美大结局!)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第303章 真爱永存(完美大结局!)

花月凌跟着一转弯,就看到一片花海后面居然是一间简单的石屋,顿时让她喜出望外,只见到大猩猩拿着鱼跃进了石屋里。www.feizw.com 飞速

“呵呵呵,大家伙,今日又找什么东西来,好香?”一个老婆婆的声音。

“吱吱吱。”大猩猩很快就出了来,花月凌站在不远处,看到石屋里走出来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婆婆。

花月凌激动地想哭,这地方真有人。

“老婆婆!在下花月凌,请问您可有救过一个年轻男子?”花月凌连忙沿着花间小路走过去,她不知道这老婆婆怎么会在这里,但她感觉她有股出尘的感觉。

老婆婆也看着花月凌,再看看手上的鱼,不答反问道:“这鱼你烤的?”

“是的,老婆婆您吃吧,我看着大家伙很孝顺呢。”花月凌看看大猩猩,它居然很乖地坐在地上看着老婆婆。

“呵呵呵,是啊,它是个乖孩子。”老婆婆摸摸大猩猩的脑门,画面特别让花月凌觉得温馨。

“吱吱。”大猩猩很高兴地咧大个嘴回应。

“孩子,你来找人?”老婆婆边开始吃鱼,边询问道。

“是的,我夫君掉下悬崖,至今没找到活人和尸首,不知道老婆婆可有看到?”花月凌心都要跳出来了。

“大家伙确实救来了一个年轻人,不过这年轻人半死不活的,你可以进来看看。”老婆婆停顿一下后退开让路。

花月凌顿时一惊,闪电般地扑进石屋里。

简单的石屋里有一张床,但却是空的,转头,角落处有一个地铺,上面躺着一个人。

花月凌脚步停顿了,小脸苍白,看着那静得一动不动的男人顿时泪如雨下。

此人不是南宫冽烨又会是谁?

“大家伙把人救来后,老婆子把他伤势治好了,可他就是不醒,不过你放心,他没死的。”老婆子幽默了下。

“王爷!”花月凌这才大哭一声,扑到南宫冽烨身上,他脸上有点胡茬茬,看上去还不错,身上也是干静的衣服,但双眸确实紧闭着,花月凌把手按在他心脏处,确实还活着。

“老婆子可是每天都给他吃的,他健康得很,就是不醒,偶尔会流眼泪,这下你来了就好了,既然是你夫君,你带走吧。”老婆子松口气道。

“婆婆,他为什么不醒?”花月凌泪眼朦胧道。

“这个老婆子就不知道了,估计是他自己不愿意醒来,我家那老家伙还没回来,他也许能知道。”老婆婆吃鱼吃得很香。

“那,那他老人家什么时候回来?”花月凌眸子一亮,原来这老婆婆是和她夫君隐世在此。

“老婆子可不知道,他那人行踪不定的,不过一年中一定会来一次。”老婆婆笑了起来。

“那,那我们能在这里等他吗?”花月凌急道,她知道就算圣泉水都无法治疗这种病。

“可是可以,不过你们两夫妻的,不能住我老婆子这边,去隔壁那石屋住吧。”老婆子指了指另一边。

“行,谢谢你老婆婆。”花月凌感激万分,把南宫冽烨拉起背身上,大猩猩带着她去隔壁,其实就是隔了一排树,另一边也有一间差不多的石室,花月凌一看还不错,把南宫冽烨放在床上,静静地抚摸着他的俊脸,嘴角露出微笑,只要他活着,她就比什么都高兴。

这一天,花月凌和何顾碰面后,告诉他三王爷昏迷不醒,他们不能回京,她要留下来照顾他,所以让何顾带着还算是好的消息回京去。

花月凌的日子一下子充实起来,每天给南宫冽烨说话,讲故事,还要煮东西,帮他洗澡,但她面带微笑,感觉心里很踏实,虽然想念小双儿和无双,但这样的日子让她心头轻松很多。

大猩猩和老婆婆也天天过来,每天只要花月凌煮饭,这一人一猩就会过来噌饭吃,当然找食物这种事是大猩猩会负责的。

南宫冽烨在花月凌的照顾下,慢慢地手指会动了,眼角也时不时会流下泪来,花月凌知道他想醒,只是最后一关没冲破,她每天都会抱着他睡觉,睡得比任何一天都来得安宁。

生活简朴而平淡,甚至于有点无聊,但花月凌却一点也不觉得,因为南宫冽烨只能吃流质的东西,所以她每天是想着法子给他营养,肉汤、鱼汤等等,整个花谷里都是香味。

这一天,花月凌在劈材,老婆婆笑着进来道:“凌儿啊,我那老家伙刚来消息,说月底就回来了。”

“真的啊,太好了。”花月凌高兴道,她一直不知道这对世外高人是谁,只知道老婆婆医术了得,轻功更是厉害,偶尔会出去几天,回来就带很多好东西,她和南宫冽烨的衣服都是她带进来的。

“我那老头子本事大着呢,一定能把你夫君治好的。”老婆婆对花月凌也是非常满意,山谷里有个伴,生活也开朗很多。

“老婆婆,凌儿还不知道你和你夫君是哪对高人呢?”花月凌好奇道。

“呵呵呵,说出来你其实也认识我那老家伙的,他叫苦戒大师。”老婆婆笑得有点羞涩。

“啊!”花月凌顿时嘴角直抽,实在没想到国师大人还有这么一位夫人。

“奇怪吧。”老婆婆笑得很开心。

“是,是有点意外,原来是国师大人,老婆婆,那你可知道我夫君正是国师大人的徒弟吗?”花月凌询问道。

“知道,从把脉起就知道他的内功出自我那位之手,要不然,咱老婆子才没那么好心养着一个半死不活的男人那么久。”老婆婆不隐晦道。

“呵呵,原来如此。”花月凌看着直爽的老婆婆笑了起来,有些方面,自己和她居然有共同点。

老婆婆心情非常好,笑看花月凌道:“凌儿啊,要是你夫君醒来,你们就要回去了吗?这地方多好,多舒服自在,不如别回去了,和我这老婆婆做个伴吧?”

花月凌一愣,她到还没想到这个事情,因为总担心着南宫冽烨。

对小双儿的思念让她心有些疼,也不知道无双照顾得怎么样,她有没有想她这个娘。

“好好想想。”老婆婆笑着走了。

花月凌开始脑子里想这件事情,但最后结果还是不知道,她很想回去,但要她和南宫冽烨恩爱着面对墨无双,她觉得太过残忍,虽然墨无双已经放手,但一定是种伤害。

等她走近屋子时,看到南宫冽烨正眉心紧皱,额头汗水都是,吓得花月凌连忙坐下来抓住他的手道:“王爷,我在这里,别担心。”她知道他又做噩梦了。

“凌儿!”同样的场景再一次发生,南宫冽烨忽然睁开了眼睛。

花月凌简直不敢相信,凤眸瞪得比铜铃都大,惊喜道:“王爷,你终于醒了!”这一天已经离花月凌找到他时过了一个月了。

“凌儿!”南宫冽烨看到面前的是清瘦很多的花月凌时,激动地立刻扣住她的双肩哽咽道:“我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说完把她一把搂紧怀里,她来了,真得来了。

花月凌也是热泪流淌,两人紧紧地拥抱着,发泄着彼此的深爱和思念。

片刻,花月凌推开他,两人就这样四目相望着,良久良久。

“这,这里是哪里?”南宫冽烨慢慢地回过神来,看到这个石屋子露出迷惑的表情。

“你能起来吗?”花月凌把他扶起来,他太久没走动了,虽然她每晚都帮他按摩,但也怕他退化。

南宫冽烨惊道:“我,我躺很久了吗?”

“嗯,都快半年了,你掉下悬崖后,被你师母救起,就一直昏迷不醒了。”

“半年?师母?”南宫冽烨惊讶无比。

“呵呵,我慢慢说给你听,现在我带你去溪水边洗澡,这么热的天,你都要臭了。”花月凌开玩笑道,其实她每天都有为他清洗擦身的。

“很臭吗?”南宫冽烨自己没闻出来,不过还是做出鼻子嗅嗅的样子,让花月凌笑得更开心了。

凤眸看着他那俊朗的脸,这个就是自己深爱的男人啊。

南宫冽烨漆黑的双眸对上她的眼睛,立刻被吸引住,他深爱的女人,她瘦了,也憔悴了,这一刻,他心里酸痛无比,也甜蜜无比,她爱他,他更爱她。

不知道谁先动了一下,两人立刻亲吻在一起,疯狂而热情,差点把屋子都要燃烧。

“王爷……”花月凌气喘吁吁地推开他,小脸已经火红一片,再下去她可受不了了。

“凌儿。”南宫冽烨身体沸腾着,想要被花月凌推开,满眼**的痛苦。

“去,去洗澡。”花月凌连忙扶他下床,一下来,南宫冽烨才知道自己腿都是软的,差点就跪下去。

“呵呵,你看你,还想着坏事,这行吗?”花月凌调侃他。

“怎么不行,凌儿在上面就行了,你看看。”南宫冽烨伸手隔着裤头抓住自己快爆炸的火热。

“你,你个色胚!一醒来就想这个!”花月凌真是又好气又好笑,立刻背起他就往溪边掠去。

南宫冽烨笑哈哈,抱住花月凌的胸口,让花月凌哭笑不得。

“这里好美啊。”南宫冽烨邪恶的心思在看到眼前这个美丽的环境时终于消散了些。

“嗯,很美。”花月凌同意。

这时忽然大猩猩从树上吊下来,吱吱直叫。

“大家伙,我夫君醒了,快去告诉老婆婆吧。”花月凌对它喊道。

老婆婆立刻从她的石屋子里飞出来,惊讶道:“哎呀,这么快就醒了?”那模样好像还希望南宫冽烨多昏迷一阵似的。

“婆婆,我先带他去洗漱一下。”花月凌笑得掠去,背着南宫冽烨一点也不觉得累,那是甜蜜的负担。

“凌儿,我们不要回去了好吗?就住在这里!”南宫冽烨忽然开口道。

“啊,为什么?”花月凌脱口问道。

“回去的话,你,你又得和无双一起,在这里,没人知道不是吗?”南宫冽烨的心思花月凌也马上猜到了。

“王爷,无双已经释怀了,他放手了。”花月凌嘴角露出轻松的笑容。

“真的!怎么会?那家伙坏得很。”南宫冽烨的话立刻被花月凌打断道,“王爷,你再说无双坏话,我就扔你下去!”她不希望任何人伤害墨无双,因为自己伤害他够多了。

“好好,我不说,不过这是真的吗?”南宫冽烨惊喜万分。

“嗯,真的。”花月凌点点头,把他放下来。

夏天的天气闷热无比,好在是树林中,所以还算不错,溪水受到太阳的照射,不是很冰凉,花月凌让他先把双脚放下水里。

“哦,好舒服。”南宫冽烨舒适地说道。

花月凌一头黑线,这话怎么听怎么暧昧,还是她想太多了。

她自己也脱了鞋泡泡脚,顺便帮他清洗起来,南宫冽烨黑眸深邃地看着这个甘愿为他做一切的女子,内心充满了柔情。

“凌儿,我有没有说过我很爱你。”南宫冽烨声音沙哑道。

花月凌抬头没好气地白他一眼道:“你这么快就忘记了吗?”

“呵呵,可是我还想说啊,我爱你,很爱很爱。”南宫冽烨当然知道自己说过,但他控制不住内心的爱意,就想让她多知道。

花月凌俏脸微微泛红,内心很幸福道:“知道了。”

“就知道了?你难道不说你也爱我吗?”南宫冽烨耍小孩子脾气了。

“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花月凌扁扁嘴好笑道。

“我还想听。”南宫冽烨的脚灵活起来,撩拨着她的小手。

“我可不是你,肉麻当有趣!”花月凌捉住他的脚道,“恢复了吗?”

“什么肉麻当有趣啊,这叫爱到深处,自然就想说。”南宫冽烨笑着拉起她坐在他身边,一双脚自在地晃动,荡起阵阵涟漪,“好了,运气一周,没有问题了。”

“呵呵,那就好,你自己洗吧!”花月凌一身臭汗,自己也想洗澡,所以脱下了外衣,只穿一个简洁的肚兜下水谭去了。

南宫冽烨顿时双眸发光,一下子就纵到水里,自己先洗刷刷,但一双眸子可是死盯着花月凌不放,哪里好看就专门看哪里。

“凌儿,这边会不会有人来的?”南宫冽烨口干舌燥道。

“不会啊,这里就老婆婆和大家伙,老婆婆这个时候都要睡午觉的,大家伙一定去摘水果了,你清洗一下,我洗完就去做饭给你吃。”花月凌想起身了。

南宫冽烨顿时扑上去一把抱住她,大手直接就抓住她那被湿肚兜贴住的饱满胸部。

“哎呀。”花月凌差点就被他推下水里去了,但南宫冽烨另一只大手扣住她的小腰,所以她没掉下水。

“凌儿,我要。”南宫冽烨立刻亲吻住花月凌的小嘴,强势而热情,让花月凌挣扎了几下后被征服地软在他坚实的怀里。

南宫冽烨轻轻地搂着她,让她靠在岸边,薄唇继续亲吻着他不舍得离开的小嘴,大手慢慢强势起来,揉捏着那两团浑圆,让花月凌终于受不了地呻吟起来。

诱人的叫声无疑给了南宫冽烨最大的鼓舞,大手长驱直下,拉扯着花月凌的裤头,薄唇也离开她的小嘴,灵活的舌头慢慢地从优雅的玉脖处缓缓向下,直到一张嘴能咬住那挺立的艳珠。

“啊~”花月凌浑身难受,强大的空虚笼罩着她,让她难受地扭动身子,双腿触碰到南宫冽烨早已挺立的火热,娇声更加魅惑了。

“凌儿,我忍不住了,我要你!”南宫冽烨动作开始粗鲁,狠狠地拉下了两人的裤头,拉起花月凌一条美腿环在自己腰间,身子一沉,狠狠地冲入那紧致温暖的**中,让他发出久违而舒服的低吼。

花月凌更是小脸艳若彩霞,这个时候没什么好难为情的,因为她也需要他的填满,所以她的热情回应让南宫冽烨这憋了三年的男人在第一时间就缴枪了。

“讨厌~”花月凌娇羞地拍打他的肩膀。

“凌儿,你要体谅我嘛,很久没有了,马上就好。”南宫冽烨爱死了她的娇羞,拉住她的美腿不给她离开,薄唇再一次开始放火,大手先安抚着这个没吃饱的小妖精。

很快,yu火再度点燃,而这一次,花月凌深深地沉沦在欲海中,尽情地享受着这个男人带给她的无比消魂的男欢女爱。

良久,南宫冽烨脚软地躺在草地上气喘吁吁,全身一丝不挂地晒着太阳,肚子则发出咕噜噜的叫声。

“你休息会,我去做吃的。”花月凌红着脸逃了,实在刚才的自己有点放荡不羁,不仅一直说着‘我爱你’,更是要让他用力,加快速度,不把他折腾累了不放手。

“呵呵,好的,娘子。”南宫冽烨幸福地看着她运功烘干了衣服,穿上就跑了。

南宫冽烨望着蓝天白云,树林花海,这一刻他真正理解什么叫幸福。

接下去的一个月,整个山谷到处都留下他们欢爱的痕迹,谁都没有提起回去之事,每天彼此相依相爱着,过着神仙眷侣般的生活。

这一天,南宫冽烨和花月凌在石屋前种菜,忽然听到苦戒大师的叫喊声。

“老太婆,我回来了!”那口气让花月凌想笑出来,这个稳重的老家伙居然也有这么兴奋的一天。

“死老头,老娘想死你了!”老婆婆从隔壁石屋里飞出来。

花月凌和南宫冽烨看着两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拥抱在一起,更让两人惊讶地是苦戒大师居然一把抄起老婆婆就回石屋去,边跑边道:“老太婆,我也想死你了,都快憋死了。”

“呵呵呵,讨厌,一大把年纪,还不正经。”老婆婆的声音也是充满甜蜜。

“对娘子要是正经,那叫男人吗?”苦戒老人的话让两个年轻人面面相觑,忽然爆笑起来。天哪,这和他们心目中的国师大人也相差太远了。

“你们两个离远点,老夫等下有事说。”苦戒大师说完,石门就被关上了。

南宫冽烨忽然把花月凌一把抄起邪恶地笑道:“娘子,我们跟师傅比赛!”说完也往石屋里跑去。

“你们师徒怎么都这么不正经!”花月凌真是苦笑不得,但心里却是非常开心和幸福的。

一个时辰后,苦戒大师红光满面地站在花月凌和南宫冽烨面前道:“有情人终成眷属啊。”

“谢谢师傅,师傅,你不是在蓝月国吗?”南宫冽烨忍不住笑道。

“嗯,小龙领导能力不错,为师只是去帮些小忙,现在天下总算太平了,老夫也可以安享晚年了。”苦戒大师看看娇羞的花月凌笑得更大声了。

“大师,你这安享晚年还真够性福的。”花月凌也笑起来。

“咳咳咳,老夫不是神仙,也是凡夫俗子一名。”苦戒大师老脸居然红了起来。

“师傅,我的一劫是不是已经过了?”南宫冽烨询问道。

“嗯,不错,好在你遇到了大家伙,把你救到你师母这边,不然难逃一死啊,这些都是天意。”苦戒笑呵呵道。

“那,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回去了?”花月凌纠结道。

“凌儿,为什么这么急?”南宫冽烨惊讶道。

“还急,都过了三个多月了,现在小双儿都快三岁多了,再不回去她都不认识爹娘了。”花月凌实在很想念女儿。

“凌儿,依老夫看,你们还是留下吧,无双那孩子还有一段缘份未到,你们这个时候回去,只怕让他会痛苦。”苦戒大师叹了口气。

“缘分?姻缘吗?太好了!那什么时候到?”花月凌欣喜道,要是墨无双也能找到另一半,那她才真正的踏实。

“十三年后。”苦戒大师掐指一算。

“什么!这么久?”花月凌立刻心疼了。

“呵呵,不过你放心,虽然需要十三年后才尘埃落定,那这中间他也会很享受这个过程,他的娘子将会是你们的宝贝女人南宫月双。”苦戒笑得神秘。

“什么!”两人都吓得跳起来。

“你女儿和你一样,都是异世之魂,她本是墨无双的十世娘子,因为上一世,两人因家人反对而殉情,所以这一世两人将经受一段考验和折磨,最终才能在一起。”

“天哪。”花月凌怒瞪口呆,她就觉得自己的女儿不太对劲,原来真的也是穿越来啦,那么她霸着墨无双也是因为天注定的?

“放心,无双会非常幸福,他的缘分比你们任何人都幸福。”苦戒笑道。

“那就好,凌儿,看来我们要在这里住十三年了。”南宫冽烨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他喜欢这地方。

“可,可这么久……”花月凌有点郁闷,“我爹他们怎么办?”

“凌儿放心,老夫这边有鹰隼的。”苦戒对她眨眨眼睛,“不过你最好先隐瞒冽烨已经苏醒的秘密,而且不用十三年,就是七八年的事,只怕那小家伙都已经不会让无双再缠你了,哈哈,那小家伙可比你还厉害。”

“真的?我女儿?”南宫冽烨惊喜道。

“跟你们说说她的第一世,为了营救身为质子被软禁的无双,她屠尽天下、倾城护爱,那一年她犯下滔天大罪,但为了无双,她甘愿下地狱,受烈火煎熬上百年,她本是天上紫薇星,和无双同宿命,上天为他们情义感动,才给了他们十世考验。”苦戒大师抬头看看快暗下来的天空感慨道。

“真的吗?那就太好了,我确实配不上无双,只要这样的女子才是无双该拥有的。”花月凌都感动地快哭了。

“你们也不错,这世又能在一起。”苦戒大师慈祥地笑笑。

“那是,我和凌儿也要生生世世在一起。”南宫冽烨搂住花月凌的小腰道。

“呵呵,都是缘分。”苦戒哈哈大笑。

这日之后,花月凌和南宫冽烨就安心住下了,而远在京城的墨无双每天都被小宝贝缠得哭笑不得,不过生活却因为这小家伙而变得充实,他时常会想起花月凌,但想到她为了南宫冽烨而牺牲一切,也确实让他感动。

光阴似剑,日月如梭,很快,花月凌和南宫冽烨又生下了一个小男孩,小日子美满幸福,而大月国也越来越兴旺发达,和两国间的友谊也一直平稳。

大蒙国王妃曹晴儿的毒已经解去,为即墨子焱连生三子,让大蒙举国欢悦,而姚霸天没有回大月,在那边享女儿的福,但他内心一直有着一个秘密,他就是当年那个杀人狂魔,因为他娘子的死让他深受刺激,后来因为女儿的失踪才让他觉悟,好在一切都过去了,他在大蒙建造了大蒙寺,在里面好好愧悔。

花小龙也娶了一位很像花月凌的王妃,二十五岁时得了一对龙凤双胞胎,女的取名为蓝鹭月凌,男的为蓝鹭念凌,意思显而易见。

十三年后,京城百花院。

“南宫月双,你给我出来!”依旧俊雅如斯的墨无双站在京城最出名的‘勾栏院’外大吼着。

“嘻嘻,墨爹爹,您怎么找到这里的?”已经出落的娇俏玲珑、绝色艳丽的南宫月双轻佻地搂着一个清秀的男伶出现在二楼栏杆处。

“你,你,你给我下来,成何体统!”墨无双头痛,这女儿慢慢长大后,性格调皮不说,更是爱好美色,自己这爹爹都每次给她调戏不说,还三五时就跑来着勾栏院,他真是无颜见凌儿了,她要他好好管教小双儿,结果自己根本没教好。

“墨爹爹,那你带我去效外大屋住,双儿就下来。”小双儿笑得邪恶无比。

“你娘快回来了,怎么去大屋,这边不是挺好的吗?”墨无双无奈道。

“就是因为娘要来了,才更要去收拾收拾,我们可以一起搬过去啊。”小双儿笑得无比甜美。

墨无双想想也对道:“那好吧,我们现在去收拾,你快下来!”

“耶!来了!”小女人立刻从二楼扑出来,墨无双惊吓无比,身影一闪,把娇小玲珑的她接住。

“嘿嘿,墨爹爹最好了。”小双儿立刻搂住他的脖子在他俊脸上大亲一口,让墨无双尴尬地抱着她就溜,这小家伙都说她无数次了,就是老吃爹爹的豆腐,而且小家伙武功都超越他了,就喜欢玩这种吓人游戏,记得有一次他故意不接,果然小家伙还真不自救,摔了个鼻青脸肿,从此之后,他再也不敢不接了。

这天晚上,小双儿说太累了,不想回明月阁,墨无双其实也挺累的,就点头答应。

因为小双儿已经是个成熟的小女人,墨无双在十岁时就和她分床睡,不过依旧是睡在一间屋,不然这小家伙就拼命闹,闹得你头疼死为止。

墨无双睡在房内的软塌上,小双儿则睡在大床上,不过谁也没看到小双儿嘴角那股邪恶的笑容。

半夜,墨无双发现身上有东西似的,吓得睁开眼睛,发现小双儿居然一丝不挂地站在他面前,一张小脸上都是红晕,一只小手正摸在他大腿上,一霎那,墨无双被严重刺激了。

“小双儿,你干什么!”墨无双想起来帮她穿衣服,实在她那曼妙的身材对于他这个老处男来说诱.惑力太大了,可一动才发现自己被点了穴道。

“爹爹,双儿美吗?”小双儿邪恶地蹲下来,为他解开衣衫。

“你,你干什么!我是你爹!”墨无双面色苍白,大骇道。

“爹?才不是,我爹叫南宫冽烨,你以后就是我夫君,不是爹!”小双儿双手一用力,把他胸前的衣服撕了个稀巴烂。

“双儿,你住手!不是这样的!”墨无双是又气又急。

“那是怎么样?我娘要回来了,我再不把你吃了,我一定后悔死!”小双儿邪恶的手指在他敏感的珠果上蹂躏起来。

“啊,住手,住手,双儿,不可以这样,我是你墨爹爹。”墨无双都要哭出来了。

小双儿猛然一把抓住他的裤裆之间,发现居然有反应了,欣喜地笑道:“墨爹爹,你不觉得这样更邪恶、更刺激吗?”说完,把他的裤子一拉到底,一双漂亮的眸子发亮地欣赏着自己爱了十六年的男人。

“不要!”墨无双急道。

“墨爹爹,这里没有人的,你怎么叫都没用,这辈子,你都是我南宫月双的男人,我不会再让你对我娘存在幻想,从今后,你心里就只能有我一个小娘子。”小双儿霸道地宣布,同时光滑的身子压下来,在他身上点燃一**情裕之火。

“啊!”墨无双在一阵无比畅快的感觉中被小双儿那狭窄温暖的通道包围,那感觉让他忍不住大叫一声。

“靠,处女好痛!爹爹,你好大,疼死我了。”小双儿眼泪直飚,解开了墨无双的穴道。

墨无双是浑身通红,这个时候他已经不想反抗了,自问内心,其实他早就爱上了这个鬼灵精不是吗?十六年来形影不离,虽然没想到今天的事情,但这一霎那,他却激动地想哭,自己不是没人爱的,他的小双儿爱他。

“双儿,你,你没事吧。”墨无双身体依旧在她体内,只是她不动,他不敢动,让他难受无比。

“爹爹,你是木头吗?放我在下面啦,都这样了,难道你想不负责吗?不要敢离开,我就告诉我爹娘,看你怎么面对他们。”小双儿体内的疼痛慢慢降低,自己主动地躺下去,墨无双只能翻身在她身上。

“双儿,别,别做了,很疼得。”墨无双居然羞涩起来。

“不做?那我计划了十六年不是白费,不行,今晚你要不把你娘子侍候舒服了,我明天就去百花院找男人!”小双儿眸子发亮道,她怎么会看不出自己爹爹的隐忍呢。

“不准!不准你再去那地方!”墨无双顿时感觉酸意直冒,想像双儿在其他男人身下承欢,他感觉自己根本受不了。

“那,那就好好侍候娘子啊。”小双儿邪笑着看着他,一双小手更是放肆地扯住他胸口两点艳丽的红豆。

“哦,双儿,你别后悔!”墨无双终于受不了。

“要是后悔,我何必一直盼望自己快点长大呢,傻瓜,我爱你啊,为了你,我可以什么都不要,可以对不起整个天下。”双儿看着他漂亮的星眸说出内心的深情。

“双儿。”墨无双惊讶地看着她,自己是不是太幸福了?

“还不快点,人家不疼了啦!”小双儿脸红地扭扭身子,让墨无双顿时发力,星眸深邃,声音沙哑道:“双儿,我的小宝贝。”

“啊!”双儿身体又疼,吓得墨无双再停。

“爹,你是不是男人啊!老是停,我会疼很久的!”小双儿郁闷道。

“你,你敢说爹不是男人?那爹可不疼惜你了!”墨无双顿时用力地挺进,那**的感觉他早不想控制了,这小家伙真是让人够心疼。

慢慢地,小双儿体内的不适消失,诱人的声音在房内响起,两人一起沉沦在火热的欲海之中,再也不想清醒。

这一天后,两人直接搬到那边,大屋子成了他们爱的鸟巢,墨无双感觉自己的爱源源不断,好像给不够似的,发现自己的世界有了她才真正的完美了。

虽然他很担心花月凌回来会无法接受,不过这一次他不会再放手,因为双儿爱他。

“爹爹,抱~”早上,小双儿哀怨地看着走进来的墨无双。

“怎么了?”墨无双看着她精神不济的样子急道。

“都是你啦,没想到你三十六岁了,精力这么好,一晚上搞了五次,人家全身都酸疼啦!”小双儿嘟嘴道。

墨无双顿时全身发烫,面色通红,上前抱住她道:“是爹爹不好,下次不会那么多了。”

“爹爹,你是不是把三十六年的**全撒我身上了?”小双儿小手摸进他的胸口,她喜欢感受到他两颗红豆竖立起来的感觉。

墨无双一头黑线,抓住她的小手道:“小宝贝,你别乱动,要不然爹爹可不止五次了。”

“嘿嘿,那小双儿还真好奇,爹爹一天到底能来多少次呢?”小双儿邪恶道。

“你自己说的,不准求饶!”墨无双笑着把小家伙推倒在床,狂野地撕裂她的亵衣,开始了人类最原始的向往。

真爱永存,且一直延续着。

(全书完)

题外话:嘿嘿,终于写完,觉得还可以的亲们记得把你们的鲜花,推荐撒给小丫哈,谢谢,下次再见哦~

※※※※※※※※※

作者很辛苦,今天更新至此,精彩内容敬请期待,您的支持与理解将是作者继续创作的最大动力!

※※※※※※※※※

www.feizw.com 飞速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