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金牌厨娘 > 金牌厨娘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大结局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他挑选的是一对耳环,水滴一样蓝幽幽的耳坠。

这份礼物,小羽也是用了心思的,知道娘亲就喜欢这样简单精巧款式的,所以他才挑选了这个。

而萧七七,又怎么可能不喜欢孩子的这份心意呢。

“小羽送得这份礼物,可合了娘的心思了。娘正好发愁明天的衣裙该搭配什么样的耳坠好呢,这对啊,可正好。”

萧七七一视同仁地给了小羽两个亲亲。

小羽见娘亲很是欢喜,倒是安心了。

他跟夙星辰一样,毕竟是男孩子,被娘亲抱着亲亲,总归是有些别扭的。

这不,跟夙星辰一样,脸蛋红了起来。

不过,他也不讨厌被娘亲喜欢的这份心情,娘亲要亲亲,就亲亲好了。

反正,爹的年纪可是比他大多了,还不是上赶着要娘的亲亲。

而他年纪还这么小,又有什么关系呢?

倒是夙璟,原本以为是独一份的奖励,这会儿被三个孩子却给分走了。

而且七七现在还只顾着照顾三个孩子了,把他却给无视掉了,夙璟心里有些酸溜溜的。

不想,这个时候,萧七七夹了一只鸡翅膀给他。

“相公,七七知道相公爱吃鸡翅膀,快吃吧,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嗯。”夙璟面上保持着一贯的正经之色,心里却早就乐开了花。

他咬着萧七七夹给他的鸡翅膀,一口一口地咬着,心头甜得不行。

而到了晚上,他就越发心甜了。

因为这个晚上,七七主动飞扑了。

她不但主动,而且热情得很。

不但热情得很,他还任由他处置。

这种感觉,真是不要太好哦。

夙璟这个晚上,可是忍不住,一而再,再而三地折腾萧七七,谁叫让娘子主动扑倒这种事情,是难得一回呢?

而折腾了那么久,这家伙竟然精神还是如此之好。

隔天一大早,他神采飞扬地上朝去了。

留下的萧七七,却是半分力气都没有了,只能躺着休息。

这一起身,自然又到了晌午之后。

等她洗漱完毕,午饭已经端上了桌。

而这个时候,青嬷嬷进来了。

“王妃,刚才有人将这个给王妃送来了。”

信函吗?谁给她写的?

萧七七有些困惑地从青嬷嬷手中接过,而后拆开信封,拿出里面的那张纸。

而等到目光看到那张纸的时候,她顿时愕然。

怎么会是这个呢?

梁玉堂怎么突然会给她送蟹黄汤包的方子来呢?

这方子是他家祖传的东西,上次去状元楼品尝,她想要学一学蟹黄汤包都觉得不太可能。

如今,梁玉堂却将这蟹黄汤包的方子给她送了过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夙璟做了什么?

“相公,这事你是不是知道?”

晚间,萧七七拿着梁玉堂的蟹黄汤包方子问着夙璟。

夙璟瞄了一眼萧七七手中的方子,笑道:“他倒是有心了。”

“这事还真的跟你有关系啊。相公,能告诉我吗?究竟是怎么回事吗?”

萧七七相信夙璟肯定不会以强权夺取梁玉堂的蟹黄汤包方子,不过这其中定然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这发生的事情,才是萧七七想要解惑的地方。

这夙璟听得萧七七想要知道此事的前因后果,倒是不曾隐瞒,将他跟梁玉堂的交易给说了出来。

事情说来也很简单,太子殿下的外祖南宫家当年为了谋夺梁家蟹黄汤包的方子,梁家自然不肯。

如此,南宫家心狠手辣,竟然派人灭了梁家一门十六口。

梁玉堂那个时候幸好不在家中,正在舅舅家游玩,这才躲过一劫。

事情发生后,他便到了京城,投奔了状元楼的老板温师伯。

然后他隐性瞒名,等候机会再报了梁家的血仇。

而这个机会是夙璟给的,梁玉堂自然就给了回报。

他知道战王妃喜欢做吃食,更是欣赏他做蟹黄汤包的手艺。

所以这方子一来算是回报恩人,二来方子送给战王妃这样人品俱佳的人手中,梁玉堂觉得可以无愧梁家的列祖列宗。

这萧七七得知事情就这样的,倒是明白了什么。

“相公,敢情你昨晚给我亲手做得蟹黄汤包,就是向梁玉堂学的?”

“娘子,难道你现在才看出来吗?我以为你早就看出来了。”夙璟道。

“那不是当时说,梁玉堂是不可能指点旁人厨艺的吗?尤其还是他这祖传手艺,我就想着,你是跟别的厨师学的。”

要不是这样的话,萧七七头一个想的自然是夙璟向梁玉堂学的蟹黄汤包了。

“娘子,你还真是实诚。事情不是一成不变的,就看给出的筹码重不重。我都能帮他报了他梁家的血海深仇了,这不过是跟他学一下如何制作蟹黄汤包而已,他又怎么可能不答应?”

“好吧,的确如你所言。不过,我可没想要了旁人的祖传方子。这方子明个儿还得派人给他送回去。反正我觉得,我若是想吃蟹黄汤包的话,相公会给我做的,不是吗?”

对她来说,蟹黄汤包只是锦上添花而已,但是对梁玉堂而言,却是他的生路。

再说,这是梁家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在梁玉堂手中发扬光大才是。

而萧七七做出这样的决定来,夙璟一点儿也不意外。

何况,他只是为了博得媳妇高兴而已,至于方子不方子的,根本无所谓。

因而,听到萧七七这话,夙璟没有迟疑半分,便点头了。“行,听娘子的。”

这事情有了决定,萧七七也就好处理了。

如此,这蟹黄汤包方子一事,萧七七就此放下了。

倒是另外一件事情,最近一直都压在她心头,她忍不住了。

“相公,你最近在忙什么事情,我不想知道。我只想说一件事情,如果办的事情危险的话,那得将三个孩子送走。”

萧七七不是笨蛋,自从太子被废,禁足在东宫之后,京城的气氛是一天比一天紧张起来了。

指不定,哪一天就得爆发了。

所以,她担心三个孩子的安危问题。

夙璟明白萧七七在想些什么,当下他轻柔地拍了拍她的肩。

“放心吧,七七,不会有什么事的。不过,接下来的三个月,你跟孩子们,能不出府,最好就别出府了。”

“好,我知道了。”

“还有,就算到时候真的发生什么,七七也不必慌乱。书房那里有个密室,到时候你带着三个孩子藏进去,等我回来就是了。”

说着,夙璟带着萧七七去了书房。

他直接告诉了萧七七密室开启的地方,同时亲自示范了打开书房密室的方式。

“记下了吗?七七。”

“嗯,我知道了。”

有这个密室,萧七七心里有数了。

接下来的三个月,她是能不出门就不出门。

甚至,她连之前准备下帖子给梅长卿,苏流年等人相看媳妇的事情,也准备拖延三个月后再说。

至于三个孩子,可能夙璟跟他们说过什么,他们除了去学堂上学,就是回府。

其他地方,他们一个地方都未曾踏足。

就这样,萧七七跟三个孩子小心防备着过了三个月。

这天傍晚,门房婆子忽然送来了一封信函,道是一个乞丐少年送来的,要王妃亲自过目。

这扮成乞丐的少年不是别人,正是梁玉堂。

因着萧七七不肯收下梁家祖传的蟹黄汤包方子,送还了给他,还希望他能将梁家的蟹黄汤包发扬光大。

就为了这个,梁玉堂打心底里觉得欠了萧七七天大的恩情。

这不,他在状元楼无意间偷听到了绝密消息,生怕那人伤害了萧七七,便冒着生命危险来给萧七七送消息。

那门房婆子本来不想搭理的,但是那个乞丐少年一脸肃然,几次声明事态严重。

门房婆子想到上次王妃迎接徒弟沈素月之事,觉得谨慎起见,还是将这封信函递送到了王妃跟前。

也幸亏门房婆子送得及时,萧七七接到信函的瞬间,没有怀疑消息是不是真的。

她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马上将青嬷嬷叫过来,吩咐下去,战王府进入备战状态。

另外,不用说,她自是为了这件事情,直接打赏了门房婆子五十两银子。

而等到安排妥当,加强了战王府的防护之后,萧七七吩咐底下的四大丫鬟,将足够三个孩子吃一个月的食物跟水准备好。

随后,她跟邀月两人将食物跟水扛到了书房那里。

接着,萧七七吩咐底下的人,将夙星辰,小羽小玉三个孩子带到书房来。

而后,她根据夙璟指点过的开启方式,打开了密室,将三个孩子带了进去。

“星辰,你是哥哥,记得好好照顾好弟弟妹妹。还有,无论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你们三个都给娘好好地呆在这里,不许出去,记住了吗?”

萧七七认真地看着三个孩子。

三个孩子见萧七七如此态度,就知道事态很严重。

他们三个皆乖巧地点了点头。“娘,我们记住了。”

“好,那你们就呆在这里,直到娘或者你们的爹来接你们出来。”

如此叮嘱一番后,萧七七将书房的密室给关好,开启的地方恢复原样。

之后,她让邀月准备一些药物,免得对方使诈,用一些不入流的方式对付他们。

“王妃放心,属下这就去准备。”

邀月去了药房,将她往常炼制的药物,不管用不用得上,她全给拿过来了。

而到夜间,萧七七等着等着,果然等到有动静了。

正如送信人所言,有人要对她跟三个孩子不利。

“王妃,是四皇子的手下,他们派了三千人马围攻战王府。”邀月查探了情况,回来禀告萧七七。

萧七七听说是二千人马,倒是心里有点底了。

她幸好之前吩咐青嬷嬷就近去庐阳候府搬了救兵。

如今庐阳候一家带着七百府丁过来,加上战王府的八百府丁。

算起来有一千五的人马了。

如此,跟前来的三千人马抗衡,以一敌二,不怕的,会赢的。

萧七七这么告诉自己。

接下来的事情,自是由庐阳候带头,连同战王府的人马跟四皇子带来的三千人马,双方交手了。

一时间,战王府内外只听得见乒乒乓乓的兵器撞击声,双方厮杀的吼声。

萧七七看着眼前的画面,几乎都站不稳双腿。

这么多人拼杀,人一个个倒了下去。

尸体一具一具地增多,鲜血流淌了一地又一地。

她的胃部翻腾得厉害,好想呕吐。

边上的楚风辞见萧七七脸色实在难看,便道:“七七,你还是找个地方躲一躲吧,别在这里盯着了。”

“不行,我得在这里。哪有让底下人拼命,我这个做王妃的却躲藏的道理。”

萧七七摇了摇头。

这个时候,她知道,她要稳住,她不能先倒下去。

王爷不在,她这个王妃,有责任护住战王府。

所以,哪怕她脸色苍白到随时都要倒下去了,她还是死死地撑住了。

“风辞,你别分心,我这里没事的。我还得帮忙给伤兵包扎,你别管我了。”

“也好,那你自个儿小心。”

大敌当前,楚风辞也不好多说什么,他提剑杀了过去。

而那长公主见萧七七这样,倒是越发欣赏她了。

正如萧七七所言,战王不在,她这个做王妃的若是只顾自己逃命而不顾底下人性命的话,那往后还有谁会为主子卖命。

所以,她只要跟这些人在一起面对,无论她能不能帮忙厮杀,对于那些拼命的将士来说,都是一种精神上的支持。

更何况,她负责了后勤部分,退下来的伤兵,都由她指挥着,由着她跟丫鬟,婆子们,在大夫的指点下进行包扎。

虽然这种包扎只是暂时性的,但是对于这些将士而言足够了,这是稳定人心的方式。

当然了,她呆在这里帮忙包扎伤兵,也很有可能会因此而丧命。

而她能够不顾个人安危这么做,长公主自然高看她一眼。

就连庐阳候都称赞了一句。“公主,璟哥儿挑的这个媳妇不错。”

话落,他又继续投入了厮杀当中。

这场厮杀,整整进行了二个时辰还没有停歇下来。

而此时双方都伤亡惨重。

毕竟四皇子带来的三千人马,一个个都是精兵。

就算战王府跟庐阳候加起来的一千五人马也是精兵,而且要胜过四皇子的兵将。

可毕竟,还有一半兵力的差距。

如此,经过一个多时辰的厮杀,庐阳候带来的人马,战王府的人马,损伤已是过半了。

留下来还有作战能力的就剩下五百人马了。

而对方同样折损了过半兵力,原本的三千兵马如今就剩下一千人马了。

然战斗却还在继续进行着。

萧七七的脸色是越来越苍白了,加上她胃部一直在翻滚不停,头也越来越昏沉。

若不是靠着意志力强撑着,她恐怕早就倒下去了。

当然了,也幸亏不断退下来的伤兵,萧七七没有思考的时间,只是不停地包扎着,吩咐着。

吩咐着,包扎着,不断重复地循环着。

到最后,双方人马拼得越来越少了,他们这边拼下来都不足一百了。

萧七七觉得这次可能要跟他们一块儿拼死在这里了。

想着,她对楚风辞一家道:“姑母,姑父,还有风辞,眼下战况不容乐观了。这事本来就跟你们无关,四皇子是冲着我跟三个孩子来的,所以今日四皇子抓不到我跟三个孩子是不会罢休的。而眼看这战况估计是得拼到没有为止了,所以你们得赶紧离开战王府。”

“七七,我不能丢你一个人在这里。要死大不了大家一块儿死好了。”楚风辞做不到。

“你听我的,他们的目标不是你们,而是我。所以何必再徒增伤亡,再说了,你们已经尽力帮我了,而我不能害了你们性命。你爹娘可是只有你一个孩子,你可不能出事。”

说到这里,萧七七一推楚风辞。

“邀月,带他们走。”

“是,王妃。”

邀月也知道眼下状况不容乐观,这能保住一个是一个,自然不能多添伤亡。

庐阳候,长公主跟楚风辞自然也明白,只是——

“七七,你也跟我们一起走吧。”

“我不行,我得站在这里,这里是战王府,我是战王妃,不一样的。你们走,四皇子不会来对付你们的,而我就算走,也是无法摆脱他们的。所以,听我的,邀月,带他们走。”

“是,王妃。”邀月吩咐下去,马上底下十几名精英侍卫冲了过来。

“你们这一队人,护着庐阳候一家速速离开战王府。”

“是,邀月姑娘。”十几名精英侍卫立刻执行命令。

他们抱着必死的决心,决定杀出一条血路来,定要将庐阳候一家带出战王府去。

而正如萧七七估计的那样,四皇子压根不在意庐阳候一家,他要的是萧七七跟她的三个孩子。

只有掌控了萧七七跟那三个孩子,四皇子夙天傲想着,无论宫中现在谁胜了,到时候最后的赢家还是他夙天傲。

因为他有王牌在手,战王夙璟到时候势必会因此而支持他的。

所以这一战,无论如何,他都要抓到战王妃跟那三个孩子。

这可是关系到他能不能坐上九五之尊宝座的王牌,他无论如何都是不会放弃的。

更何况,眼下战局,他还占据上风呢,如此,夙天傲就算拼到最后也是不担心的。

“上,杀,杀,杀!一定要活抓战王妃,活抓世子。”

此刻四皇子夙天傲的眼里只有即将到手的萧七七,自然不会去管庐阳候一家逃出去了。

而萧七七也做好了跟余下的将士一起拼死在这里的决心。

不过,她的运气似乎还不错。

就在她认为她拼死在这里的那一刻,她听到了熟悉的音色。

“七七,我来了!”

是夙璟,夙璟带兵来了!

太好了,他回来了,那么三个孩子就安全了。

意识昏迷前,萧七七最后的想法是这个,她完全放松地倒了下去。

“七七——”

这一昏迷过去,等到天亮,萧七七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一睁开眼睛,她就看到夙璟。

“相公,三个孩子呢?三个孩子没事吧?”萧七七一醒来就开始寻找三个孩子的身影。

“放心,三个孩子没事,我昨天去密室将他们接出来了。他们见你昏迷过去,本来想守在你身边的。是我,让他们先回去睡觉,想着等你醒过来,我再派人告诉他们三个。”

“那就好,那就好。”一得知三个孩子没事,萧七七倒是安心了。

她笑了,挣扎着要起身。

“你别动,七七,让我来。”夙璟小心翼翼地扶着萧七七,又拿了一个靠垫垫在她身后,帮她坐起来。

萧七七见他这般谨慎的样子,倒是笑了。

“相公,你这个样子会让我觉得我是受了重伤之人的。”

“你现在啊,可比重伤之人还需要小心呢。”夙璟此言一出,萧七七一愣。

“相公,什么意思?”

萧七七还没有反应过来。

夙璟却盯着她此刻还平平的小腹。

“七七,你有喜了。大夫说,你已经有近一个多月的身孕了,差一点就保不住了。”

“那我的孩子——”萧七七心惊地抚向小腹。

“别担心,大夫说已经无碍了。他开了保胎方子,你好好喝几贴药,修养修养就没关系了。”

夙璟这么一说,萧七七提着心,终于放下了。

而后,一股莫名的喜悦充斥在心口那里。

她目光温和地看向小腹,手儿轻轻地按着。

“真没想到,我竟然怀孕了。”

“是啊,我们要有小女儿了。”夙璟也欢喜。

努力了那么久,终于努力出一个孩子来了。

他跟她的孩子,属于他跟她的。

一想到这儿,他嘴角就笑得有些傻了。

萧七七见了,噗嗤一笑,手指头点了点他的鼻尖。

“看你,笑得傻兮兮的。你说小女儿就小女儿啊,这万一是个小子呢。”

“那就再生一个,总归会有小女儿的。”

夙璟就想要一个跟七七一样的女儿,一个贴心的小女儿。

“你说生就生啊,当我是母猪啊。”萧七七瞪了他一眼。

夙璟当即笑了。“就算是母猪,七七也是最好看的母猪。”

“油嘴滑舌。”萧七七捏了一下夙璟的脸。

这会儿,三个孩子进来了。

他们得知萧七七已经清醒了,便赶紧过来看她。

此刻,他们三个,团团地围在萧七七身侧,目光好奇地盯着萧七七的肚子看。

“娘,爹说,我要有一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了,是吗?”

夙星辰一双小手,轻柔地摸向萧七七的肚子。

“嗯,你们三个的确很快要添一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了。等孩子出来后,你们就都是哥哥姐姐了,到时候可要记得好好地照顾弟弟或者妹妹,知道吗?”

萧七七此刻浑身散发着母爱的光环,她抬手,轻轻地摸了摸三个孩子的脑袋瓜子。

而三个孩子自是不用说,一个个争着要当个好哥哥好姐姐。

“娘,如果是弟弟的话,到时候我教他读书,教他武功。”夙星辰道。

“那如果是妹妹的话,我教妹妹医术,毒术好了。”小玉紧跟着道。

“那我,我就教弟弟妹妹骑马好了。”小羽想了想,他觉得他的马术不错,可以教给弟弟妹妹。

“好好好,你们都是好孩子,都知道疼弟弟妹妹,娘啊,到时候可以省心了。”

这个孩子还没出生,就得了那么多人的宠爱。

萧七七想着,无论是儿子还是女儿,肯定都是无比幸福的。

而夙璟在边上看着,心头柔和一片。

不过他担心三个孩子闹腾到萧七七,所以别让他们三个多呆,很快就让青嬷嬷带三个孩子出去了。

而等三个孩子出去了,夙璟便伺候着萧七七喝了保胎药,又吃了一碗血燕粥。

之后,他选了一本书,想着萧七七躺着会无聊,便想着念书给她听。

萧七七见此,眉眼间温润如水。

她拉过夙璟的手,道:“相公,我倒是光顾着欢喜有孩子了,倒是忘记问你了。那姑父姑母还有风辞,他们怎么样了?还有其他人,都安好吗?昨晚宫中是不是发生大事了,外祖母没出什么事情吧?”

“七七,放心放心,你牵挂着的那些人都没事,都很好。外祖母,楚风辞一家,梅长卿,苏流年,你的徒弟沈素月,你的干姐姐风三娘,还有赵家村里,你的亲人,你的朋友,全都安然无恙。这下,可以安心了吗?”

夙璟知道萧七七心中惦记着谁,他都一一给她说了出来。

而萧七七知道那些人都无事,倒是松了一口气。

随后,她又问起。“那宫中,昨晚是不是——”

“昨晚皇上驾崩了,太子造反,杀了几个皇子,不过最后被你家相公我拿下了。眼下皇后娘娘跟太子殿下都被关押着,等候处置。而最终的胜利者是九皇子。这国不可一日无君,所以今天上朝之后,九皇子就该登基称帝了。”

“那四皇子呢?”

萧七七可没有忘记这个人,她可是差点一命两尸,死在四皇子手中。

想起夙天傲,萧七七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七七,从今往后你都不用担心这个人了。四皇子昨晚被我一箭穿心,他已经死了。”

死了?

这死了自然是好事,可是——

“你就这么杀了一个皇子,那会不会有事?”

“我两次救了九皇子的命,保他登基,怎么说都是有从龙之功的。你放心好了,新君绝不会追究此事的。更何况,昨晚发生的事情,对方是打着匪徒称号来的,根本不是四皇子带领的。所以,我射杀了匪徒之首而已,有什么关系。”

夙璟这么一说,萧七七倒是不用再担心什么了。

此后,她就在府中安心养胎了。

一晃,三个月过去了,新年将至。

母亲传来消息,萧家一家人,外祖父一家人,会在新年之前进京。

而且,信中提到,二嫂已经有三个月的身孕了。

至于大哥萧致远,在江淑倩死后的一个月逐渐看开了。

他心结一除,母亲自然很快就给他定下了一门亲事。

还有小姨的婚事,外祖父也已经给定下了,一回京就准备给小姨成亲了。

萧七七接到那么多好消息,眉间的喜色,怎么都掩饰不住。

“相公,相公,家里来信了,都是好消息,你看,你快看。”萧七七叫着夙璟。

夙璟快步过来,接过萧七七手中的家信看了起来。

等看完之后,他看了一眼萧七七的肚子,有些叹气。

“怎么了?相公。”

“七七,本来早就想给你再办一次隆重的婚礼。可如今你这样,恐怕又得拖延了。”

“拖延就拖延吧,不办都没关系。反正我们在赵家村已经成亲过一次了,第二次干脆不办好了,省得麻烦。”

成亲,一次就够了。

萧七七压根就无所谓。

可是夙璟却不愿意委屈萧七七。

“不行,无论如何,等你生下孩子,我们马上就办一次隆重的婚礼。到时候,京城之中,本王要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本王的王妃,独一无二的王妃。”

“成成成,只要你喜欢,那就等我生完孩子再办一次。”这是他对她的心意,她自然要好好珍惜。

想着,萧七七心头一暖,主动亲了夙璟的唇。

夙璟被这么一亲,自然是心动不已。

当即,他凤眸熠熠地盯着萧七七。

“七七,其实我们眼下讨论婚事还早了一些,不过另外一件事情倒是可以好好地讨论讨论了。”

萧七七一瞧夙璟这眼神,还有什么不懂的。

先前他忍不住,她用另外的方式帮他解决了。

如今她坐胎已经稳了,他这副模样,究竟想要干什么,她还能不知道吗?

说实话,她也知道他忍得辛苦,如此,便也由着他了。

“那你,你要轻点,别伤到肚子里的宝宝。”

“放心,七七,我有数的。”

终于等到可以开荤了,夙璟觉得不容易啊。

一番翻滚之后,夙璟倒是精神奕奕了。

萧七七却是无力地躺在他的怀抱里。

不过,她却很安心。

有他在身边,她什么都不怕了。

还有肚子里的宝宝,还有三个孩子,还有她的那些亲人,朋友。

她觉得,此生,她什么都完整了。

再没有比这样更好的日子了。

至于往后,估计要面临风风雨雨,在所难免。

只是有他在,夫妻两人携手同行,她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此生,有他,就是最大的幸福。

(全文完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