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奇幻玄幻 > 武逆焚天 > 武逆焚天最新章节列表

第二千二百六十三章 飞叶摘花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今晚从展开行动开始后不久,泥鳅就吃了个大亏,随后事情的发展便超出了他的掌控,让这位隶城城主大为失态。

虽然说是有失常之处,那泥鳅本人也并不是如此糊涂之人,否则他兄长泥塘也不可能将如此重要的事情交到他的手中。

泥鳅本人的性格与他的名字有些相似,此人性格胆小怯懦,却又十分阴沉,属于那种蔫坏的类型。他遇事往往谋而后动,并且轻易不肯涉险,尤其这些年身处高位,经历的大小事情不计其数,却反而遇到的危险越来越少。

如此多年下来,泥鳅也有些过于养尊处优,遇到重大变故之时,才会表现的那般失态。不过他这位主事的城主表现这般失态,其手下的老布却反而要比他冷静和清醒的多。

原因无他,这些年来太多事都是由这位臂膀老布出面料理,甚至有的时候老布面临险境,需要独自做出决策。因此在泥鳅心神慌乱之际,这位老布反倒表现的极为冷静。

在泥鳅整个人陷入癫狂,脑子里面充斥着复仇与贪欲的时候,老布反而还能够认真冷静的分析现状,并寻找着对付左风和琥珀的方法。

恰恰就因为老布此时的头脑仍旧保持清醒,因此在他的观察下,很快一个想法便跃入脑海之中。即使之前被泥鳅狠狠的呵斥了几次,可老布却知道眼下不是自己闹情绪的时候。

凑到泥鳅的身边,老布压低声音,快速将自己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泥鳅心里烦躁的如同一团乱麻,想要捋也捋不出个头绪来,见老布那胖脸凑过来,心中首先就升起厌恶的情绪。

可听着对方传音的内容,其脸上的神情却很快就从厌恶,逐渐转变成了惊讶,随后又慢慢的浮现出了一抹喜色。

就在两人说话之间,身边又传来了一声闷“哼”,这一次倒是与之前极为相似,无法捕捉到灵气波动,甚至飞刀如同彻底消失了一般,直到落在目标身体之上。

“***,少在那里节省你们的灵力,到底是那点灵力重要,还是你们的性命重要。都给我打起精神来,用灵气铠甲护住要害!”

目光斜瞥过去,心中顿时怒火中烧,在泥鳅看去的时候,那身中飞刀之人便已经踉跄的跌倒。刚刚提醒过手下人,一转头这就又死了一个,泥鳅刚刚压下的怒火,又熊熊燃烧起来。

周围的林家武者,明显感受到了泥鳅的愤怒,一个个也都噤若寒蝉的运转灵气,在身体之外的各处要害竖起防御铠甲。

因为灵气属性本身不同,这样同时运用灵气凝练铠甲,一时间五十多人的队伍中五颜六色的闪烁而起。

从怀中的口袋内摸出两柄飞刀,琥珀刚刚控制着灵气,隐蔽的灌注在飞刀之内,便看到了身后的变化。

“这帮家伙还真是小心,这才刚刚吃了亏,马上就想到了这样的应付之法。如此一来我就算是能够伤到对方,也无法造成致命的伤害。”

说话之间,琥珀忍不住抬手望向指缝间的两柄飞刀,有些牙酸般的砸吧下嘴,继续说道:“这么好的东西只能用一次,就这么用掉也未免太浪费了些。”

旁边的左风狠狠的瞪了过来,同时说道:“浪不浪费的不用你来操心,这种飞刀的特点,便是全力施展后就只能运用一次,难道因为这个原因,就放着如此利器而不用了不成。

而且浪不浪费的也不用你操心,当初以风城那些资源,便足以炼制出不少。现如今得到了阔城之内的众多资源,现在就算是要我挥霍,也依然足够挥霍得起,快点动手吧。”

当初左风还未踏入玄武帝国之前,途中经过混乱之地的栾城,恰巧遇到了一位来自大草原的女子。并且以自己所酿之酒,加上一份人情,从其手中得到一份基础炼器的手札。

那薄薄的一份小册子,却有着一位名震坤玄大陆的作者,炼器大师穹兰。

炼器师虽然也同样修炼不易,不过在各处主城都还是有一定的数量。而被称为炼器大师的人,各个帝国和势力也都有许多,可是炼器大师有很多,穹兰却只有一个。而且他不仅代表了炼器的最高巅峰,甚至他这个人就可以代表炼器这门技艺。

就是这本“基础炼器”,使得左风真正迈入了炼器一途。他先是将自己炼制的炎晶火雷加以改进。后来制造出了双炎晶火雷,以及能在空间不稳的环境撕裂空间的雷霆火雷。

随着自身炼器技艺的提高,左风也终于能够炼制出那手札之中,记录的第一件武器,飞叶。

其实说武器都不准确,因为他只是一种暗器,且是全力施展后,只能运用一次的特殊暗器。

为了追求飞刀的速度以及破坏力,飞刀本身在炼制的过程中,所追求的是以纤细轻薄为主。而为了达到这个结果,飞刀本身的坚韧性便会随之下降。

之前伊卡丽曾经使用过这样的飞刀,不过那些都是左风炼制失败的作品,原因就在于其根本发挥不出穹兰大师在手札之中所记录的效果。

这名为“飞叶”的暗器,在炼制的过程中,对炼器师的基础能力要求颇高。不仅仅在熔炼材料及融合的过程中,需要一定的技巧和手段,在后期的塑形及出炉的过程中,更是考验一个人的心性与天赋。

这“飞叶”暗器的炼制,甚至可以将其看做,穹兰大师对所传授弟子的一种考验。既要考验弟子的技艺与手段,同时也要考验其天赋,是否具备炼器师所要求的资质。

刚刚开始研究这“飞叶”的炼制时,左风甚至一度想要放弃,可是性格上的倔强和执着,却让他最终咬着牙坚持了过来。

当他将第一柄“飞叶”炼制出来后,左风才知道自己的问题出在什么地方,说起来有些心酸,那是因为自己并没有真正的拜师学艺的缘故。

炼药方面左风进境迅速,后来通过在玄武帝国了解的一系列事情,他这才知道,自己不论原来同师母庄羽学习的混药之法,亦或后来同药寻学习炼药术,都是师从玄武帝国的药家一系。

因为有师父的指导与引路,左风在炼药方面少走了许多弯路,再加上他本身的天赋不俗,以及那逆天的念力为辅,这才能成为玄武帝国最年轻的药子,也是被玄武帝国公认最具天赋的药子。

而相比于炼药术,左风的炼器术修习,近乎于一个人独*索。摸着石头过河自然困难重重,哪怕他天赋不错,又有念力为辅助,终究还是在炼器师的这个门槛外徘徊良久。

直到那“飞叶”在其手中慢慢成型,慢慢达到手札之中所记录的成品形态,左风差一点要痛哭一场,至少努力了这么久,能确定自己并不是没有炼器的资质。

若是穹兰知道,在大草原之外,竟然有人能够单凭自己的手札,以自己的努力专研和摸索,便能够炼制出来“飞叶”,恐怕他也会感到深深的震惊。

那手札虽然是穹兰所著,不要说自己的弟子,就是弟子的弟子那位叫斯奇的女子,也拥有这样一件手札。

之所以可以将手札散给这些人,就在于没有指导下,就算是得到了也无法用来掌握穹兰一门的修行炼器术。当初斯奇可以那么爽快的将之交给左风,这便是最根本的原因。

回忆当初摸索着炼制的过程,左风心中也是无限感慨,手掌翻转之间一件如同卷曲树叶的暗银色物体出现在手中。

好似干枯萎缩后的落叶,自然而然的卷曲起来,拿在掌心之中甚至感觉比羽毛还要轻上少许。这才是真正的“飞叶”,比起琥珀现在正在使用中的“飞叶”,品质还要高一些。

要达到此时左风手中这种品质的“飞叶”,炼制成功率还不是太高,平均五次之中能有一两次可以炼制出来。

随着灵气灌注,左风能够清楚的感受到“飞叶”之中那比发丝还纤细十几倍的符文脉络。可以说炼制“飞叶”最难一关便在于此。

光是对符文有研究,拥有强大的念力还不行,同时还要具备极佳的炼器手段,这才能不犯一丁点的错误,将“飞叶”炼制成型。

随着左风的灵气缓缓的融入“飞叶”之中,那本来已卷曲如同枯叶的模样,竟开始缓缓的舒展开来。

当其彻底舒展开后,外形倒是与琥珀之前使用的飞刀外形一样,只是刀身却薄如蝉翼,甚至举起来会发现微微透光。

随着左风将灵气的再次灌注,其手中那柄轻薄的“飞叶”,竟然缓缓的在其手中消失了去。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可是琥珀还是忍不住瞪大双眼,连呼吸都下意识的屏住。若非亲眼所见,琥珀也无法相信世界上会有如此奇妙的暗器,由此也可看出穹兰炼器造诣有多么恐怖。

“飞叶……摘花。”

嘴唇开阖,左风轻轻吐出四个字,那正是手札中记录上首行的四个字。最后一个“花”字出口,左风轻轻举手悄然向后轻拂而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