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神级兵王 > 重生之神级兵王最新章节列表

新书龙魂圣体开篇试读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老书《重生之神级兵王》已经完结了,实话说,这本都市带着修真的文成绩并不理想,小飞对这种类型的文不太善于把握,所以新书将回归原汁原味的奇幻修真。新书《龙魂圣体》已经准备妥当,下面是三章开篇的内容,大家先看看。新书的具体发书时间,还要等网站通知,小飞尽量争取早点发出来给大家看。

感谢大家长期以来的支持,感谢那些默默支持小飞多年的老铁杆!

第一章来自地球的灵魂

飞仙大陆。

云泽王国最南边有一条奔流不息的大河,绵延数千里,曲折蜿蜒,如同一条横卧的长龙,故而得名卧龙江。

卧龙江之南,是飞仙大陆上尽人皆知的碧波山脉。

顾名思义,这片幅员辽阔的山脉,连绵起伏,群山如波浪一般,而山中郁郁葱葱的原始森林,又将整个山脉蒙上了一层绿衣。

碧波山脉最北边,也就是靠近卧龙江的区域,有许多修仙门派,星华宗就是其中之一。

每到夜晚,漫天繁星便会洒落星光,犹如蒙蒙细雨一般,笼罩着星华宗山门附近的山林,这种奇异夜景是星华宗得名且闻名的缘由所在。

不过今晚,黑云笼罩苍穹,遮掩了星辰光芒,瑰丽奇异的夜景自然难以看到。

铅云翻滚,雷光如电,一场暴雨即将来临。

无数野兽蛇虫已经躲入洞穴准备避雨,星华宗上上下下百余人在心中咒骂鬼天气,可任谁都没有料到,在一声震天彻地的炸响后,厚厚的黑云竟是在顷刻间荡然无存。

令人厌恶的暴雨并未落下,那熟悉的漫天星辉很快再次笼罩四野。

轰……

响声还在山林里回荡着,越来越微弱。

方才的炸响,比最响亮的雷鸣更是震耳,在那顷刻间,无论是野兽蛇虫,还是星华宗里修炼有成的高手,都如遭雷击,恍然失神,脑袋里一阵嗡鸣。

这附近没有人发现,有一道亮光如长虹一般从天而降,渐渐变得细微,最终隐没于星华宗后山。

回过神来的人们,都在惊讶于漫天乌云的迅速溃散,沐浴着星辉,怔怔发呆。

天地间,一片沉静。

在星华宗后山的一间石屋里,却忽然响起了一道惊呼声。

“狗东西,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林辰醒来,一下子从他躺着的石板床上坐直了身子,一脸愤怒地怒吼。

不过,他的话没有说完,因为睁开眼睛后看到的景象不对劲。

他看到了一间很简陋的房间,墙壁都是用石块堆砌而成,房间里除了一张石板床以及床头的石柜外,就只有挂在床头墙壁上的一盏油灯。

“唉!”

林辰听到了一声叹息,而后看到一位穿着麻布粗衣的老人推门进来。

那老人看着年逾古稀,满脸皱纹如被犁过的耕田,他佝偻着身子走到床头,说道:“林辰,你能侥幸捡回一条小命已经不错了,可不能想着报仇,聂青是二长老的亲孙,又是已经修炼出灵纹的修为,无论是地位还是自身实力都远远胜过你,你若报仇,只能是自寻死路。”

“什么?”

林辰听得云里雾去,根本不明白这位老人话语里的意思。

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个老人又是什么人?

什么二长老,什么聂青,什么灵纹……

也就两个呼吸间,他脑海里就浮现出了诸多疑问。

那老人没有再多说什么,他从怀里取出了一个小瓷瓶,打开瓶塞,倒出了一粒褐色的药丸。

老人的脸上浮现出了痛惜之色,但还是将药丸送到了林辰面前,并从床头的石柜上端起了一碗清水,说道:“这粒血气丹虽然只是下品纹丹,想来也对你疗养身体有益,你且用了,好好休养几日,或许能赶在外门举鼎前恢复如初。”

林辰很善于察言观色,他完全可以看出这老人的真诚,所以他没有拒绝,将药丸吞入腹中,并饮下那碗清水,最后重新躺了下去。

老人见林辰气息渐渐平稳,又嘱咐了几句,这才起身离开。

林辰也感受到了自己身上的疼痛,心知自己受了很重的伤,可对于醒来后看到与听到的一切,他都无比疑惑。

他努力思量,却在那位好心的老人离开不久,忽地脑袋里一阵炸疼,接着昏厥了过去。

也不知道昏迷多久,他又感到脑袋一阵胀痛,终于从昏迷中醒来。

醒来后,他发呆了许久,等到脑袋的这阵胀痛消失,他总算是弄明白了自己遭遇到的状况。

“真是不可思议,我林辰竟然穿越了!”

林辰强忍着身体的苦痛,双手撑着床沿,缓缓坐直了身子,脸上的表情显得极为复杂。

他本是地球华夏人,且是华夏龙组的第一高手,若论个人实力,他在地球上几乎堪称举世无敌。

前不久,他秘密出国执行一项危险任务,虽经历许多波折,甚至中了敌人的埋伏,他也成功完成了任务。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完成任务后的他稍微放松了一贯的警惕,就被同行的队友在背后捅了一刀。

那一刀刺中了他的心脏,若非他实力强悍无比,顷刻就能让他毙命。

他被叛徒一脚踹倒,眼睁睁看着背叛自己的人在自己脚下丢了一颗已经拔栓的榴弹。

轰!!

他最后的意识告诉他,这声巨响一定会让粉身碎骨,却如何也没料到,自己竟然穿越到了一个修仙的世界,而且灵魂附体在一个与自己名字一样的人身上。

虽然自己如今的处境极为不妙,没有像以前书中看到的穿越者那么走运,但能够多活一世,能够来修仙的世界里走上一遭,他觉得自己没什么好抱怨的。

然而,前世的他毕竟是一代顶尖高手,他自然不会甘愿在今生做一个卑微的人,既然老天让他来到了这里,他绝然不能苟延残喘地辜负老天的安排。

之前的忽然昏厥,他融合了这个世界的林辰的灵魂记忆,对这个世界以及自己目前的境况有了一个大概认识,感慨命运神奇之余,他就开始思量以后的人生了。

在地球上,他是一个孤儿,孑然一人,如今的他不必对前世牵挂太多。

原本这副身躯的主人,其实出身也算不错,是卧龙江北岸江畔的一个小城的世家少爷,可在他八岁那年,他父母在外面意外身死,自那时起,他在家里的地位便一落千丈,不仅倍受同族的同辈人欺凌,还被长辈们冷落,过得比较凄惨。他的祖父经过一番计较后,将他送到了星华宗,他也就成了星华宗的一名外门弟子。

这副身躯天生力气就远超同龄人,原本应是修炼的好苗子,可在星华宗修炼了十年的结果却证明,他不仅不是修炼的好苗子,而且根本无法修炼出灵纹。

这个世界的修士,以吸收天地间的灵气来修炼自身,灵气入体后,在筋脉里运转,一边滋养修士的血肉筋骨,一边打通修士的穴位桎梏,这是一个培元固本的阶段,被称为筑基期。

当身体强韧到一定程度后,筑基期的修士就可以让身体里存留的灵气变得更多,强韧且畅通无阻的筋脉可以经受灵气的快速运转,再配合着修炼功法,体内的灵气就能够被精炼提纯,变成如同游丝的灵纹,烙印在修士的全身各处,修士也藉此到达灵纹期。

这个世界的林辰如今已经十八岁,在星华宗外门修炼了整整十年,与他差不多时间进入宗门的弟子,已经有好几批人修炼到了灵纹期,顺利进入了内门,而他却一直被困在筑基期。

就算他的血肉筋骨已经足够强韧,全身主要的筋脉也都畅通无阻,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无论他如何刻苦努力,都无法让灵气在自己筋脉里运转太久,而且所有人都搞不明白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

灵气不能在筋脉里长久运转,也就没有足够多的时间被精炼提纯,无法形成灵纹,自然永远不能到达灵纹期,所以这副身体被认定为废体,身体的主人自然就是废物。

在弱肉强食的修仙世界里,废物几乎是没有尊严的,被人肆意欺凌则成了必然要面对的人生道路。

没有人在乎一个废物的生命,那些能修炼且有强大背景的人更不会在乎,故而这个世界的林辰被星华宗二长老的亲孙聂青活活打死,也成全了地球林辰的灵魂附体。

“如果我能解决你的废体问题,我一定会帮你报仇的。”

林辰自言自语一句,然后缓缓挪动身子,忍着苦痛走向石屋的房门。

他要看一眼这个陌生而神秘的世界,看看屋子外面的风景。

不得不说,昨晚那位老人赠予的下品血气丹确实疗效不错,林辰一觉昏睡醒来,身体恢复了几分气力,剧痛也舒缓了许多,如此才让他能够打开石门,来到门口。

眼下应该是深夜时分,外面很安静,有阵阵凉风吹拂。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沐浴在星辉中的大山,让林辰感到奇异的是,这里的星辉竟然是肉眼可见的丝丝缕缕,像是给前面的大山披上了一层圣洁的外衣。

再平视周围,他看到了一个小院子,看到了一棵歪脖子老树以及一口水井。

院子里有一排石屋,他身后的只是其中一间,别的石屋都没有灯光,但他知道每间屋子里都住在一位与自己身份一样的外门弟子。

前面的大山就是星华宗的山门驻地参星峰,而此处是参星峰南边的一片山谷,山谷里种植着灵谷、灵蔬、灵果,平时由外门弟子轮流负责看守,每次轮值的时间是半年。

就在刚刚过去的那个白天,聂青悄悄溜进了山谷里,偷摘了几颗灵果却不凑巧地被原来的林辰撞见,那个林辰本就性情耿直,再加上不想承担灵果被盗的罪责,他只能一边大喊,一边抱住聂青。

山谷里的灵果都是被清点过的,如果少了,天知道是不是监守自盗,故而星华宗有规定,只要少了灵果,当值负责看守的弟子就会遭受重罚。

所以,即便知道聂青的身份不凡,即便被聂青不断殴打,那个林辰还是死不放手。

聂青不想被当场抓住,只好下了重手。

第二章石碑龙魂

遥遥观望参星峰一阵子,林辰忽觉困倦,便又关上石门,返回石屋。

接下来的三天,他一直躺在床上养伤,偶尔白天出去看看,因为不能走太远,所以看到的风景也不多,刚刚穿越而来的新奇劲头也渐渐消失。

那个老人叫陈冬松,是一名身份特殊的外门弟子,据说年轻时曾为星华宗做出过很大贡献,也因为那个贡献而使得他修为无法进步,一直被困在筑基期,不过宗门为了表彰他的贡献,给了他终身留在宗门的待遇。

除了陈冬松外,其他所有外门弟子在宗门里最多只能待十年,十年无法修炼到灵纹期,就会被无情地逐出山门。

而眼下,林辰恰好在星华宗已满十年,不出意外的话,他会被逐出师门。

一个即将被逐出的外门弟子,自然不会被任何人放在心上,所以聂青敢对林辰下死手。

在前年,有几头迅狼忽然从南边的山林闯入山谷,当时林辰救过陈冬松一命,陈冬松感念他的大恩,对他十分照顾,连价值不菲的血气丹都舍得给他服用。

这三天里,也多亏了陈冬松的照拂,林辰才能躺在床上吃饱喝足,身上的伤势迅速恢复。

穿越而来的第四天,林辰走出了院子,在山谷里转了一圈,最终停在了一块巨石跟前。

他知道这副身子天生力气惊人,却还没有试过,盯着巨石看了片刻,他伸出双臂,紧紧抱住巨石,半蹲着身子发力。

近千斤重的巨石,还真让他给搬了起来,不过只坚持了不到两个呼吸时间,他就感到体内传来剧痛,不得不放下巨石。

“林辰,你小子身子才刚刚好些就这么用力搬石,简直是胡闹!”

老人陈冬松从一边快步走来,看着林辰嘴角溢出血丝,忍不住训斥了一句。

“呵呵,没事儿的。”

林辰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脸上满是笑容,显然对自己能够搬起千斤巨石十分满意。

他在地球上虽是堪称第一高手,其实身体力量也不如现在。

原来那个林辰一直没有放弃过修炼,纵然没有修炼出灵纹,身体也是经年累月地接受着灵气的洗礼淬炼,身体着实强悍,单论力量的话,恐怕在这星华宗门外弟子里无人能敌。

“再过十天就到了外门举鼎之日,你若养好身子,兴许能过举起那两千斤的鼎,还能继续留在宗门,若是举不起,你就得离开宗门了,所以你这几天务必要养好身子,不可乱来。”

陈冬松坐在了巨石上面,接着说道:“聂青偷灵果并打伤你的事情,我已经向宗门戒律堂说明了情况,不过那聂青并不认账,再加上我们没有充足证据,戒律堂也拿他没办法。”

“我也没指望戒律堂能收拾了那家伙。”

林辰仍旧一脸轻松,似乎并未将自己被差点打死的事情放在心上。

“还好聂青慌乱下没有带走偷摘的灵果,不然我们不仅奈何不了他,反倒还要受宗门责罚。”

陈冬松庆幸地说道。

“恶人终将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林辰没有声称自己必定会找聂青报仇,没有足够的实力,空口白话毫无意义。

“别转太久。”

陈冬松起身,拍了拍林辰的肩膀,然后迈步而去。

这个夜晚,林辰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他盘膝坐在了自己石屋里的石板床上,尝试着打坐修炼。

依照原来那个林辰的记忆,他凝神静气,让自己的意识逐渐进入空灵状态,感受周身的一切,努力让身体进入一种玄妙的状态。

这种状态,是让自身融入自然,全身毛孔会主动张开闭合,吸纳天地间的灵气。

原来的林辰已经将重要穴位的桎梏打破,灵气可以在筋脉里畅通无阻地运转,只要能够快速地运转几圈,灵气就可以被精炼提纯为灵纹,然而他却办不到,入内的灵气运转不到三圈便会诡异消失。

没有突破到灵纹期,但林辰至少一直保持着筑基后期顶峰的状态,再加上格外强大的身体力量,他在星华宗外门也算得上是最顶尖的存在了。

可若是不能突破,再有十天他就必须被迫离开,星华宗不会养一个废物到老。

打坐半个时辰,林辰终于感受到了灵气进入身体,越来越多的灵气汇集如一条大河,而筋脉就是河道。

几条重要的筋脉连成一圈,灵气流转其间,越多越多,流转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可没多久就会不翼而飞消失无踪。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林辰百思不得其解。

莫说是他,就算是星华宗的掌门当初也帮原来的林辰探查过,同样只能叹息一声,带着疑惑无奈而去。

虽不解,可修炼还是要继续下去的,身体的力量一直在增强足以证明,继续吸纳灵气并非浪费时间。

这个山谷里培植有灵谷、灵蔬、灵果,自然是一处灵气较为浓郁的地方,星华宗也是费了大气力,在这里布置了聚灵阵法,使得绝大部分外门弟子都比较喜欢来这里轮值。

林辰很享受这种灵气在身体里流转的感觉,在这修炼的过程中,他身上的伤痛似乎荡然无存,身体如沐浴在温泉之中。

即便灵气最终会消失,他依然感觉身体十分舒爽,他甚至可以明显感受到,灵气并未消散于天地间,而是消失在了自己的身体里。

“灵气融于身体,应该就是修为没有提升,而身体力量依然在不断增强的原因!”

林辰发现这一点,而原本这个世界的林辰并未发现,借此推测,他认为自己的感知力提升了一大截。

感知力,也可以成为精神力的强度,在这个修仙的世界称之为灵魂境界。

根据修仙常识,筑基期修士的灵魂被死死限制在身体里,唯有修为到了灵纹中、后期,才有可能模糊地感应到灵魂的存在,进而利用灵魂的感知力内视自身。

经年累月的入定打坐,身体与自然相融,不断契合,这个过程就能壮大并提升灵魂境界。

原来的林辰虽不能晋级灵纹期,却也在筑基后期顶峰修炼多年,其灵魂境界并不比寻常的灵纹初期修士差多少,再加上地球林辰穿越后带来的境界提升,让此刻的林辰越来越清晰地感受到了自身的微妙变化——

灵气融入自身,增强体质,让自身力量越发强悍!

又过了大概一个时辰,林辰的意识变得越来越清静空灵,注意力也高度集中,终于,他达到了内视自身的境界。

他的意识化为一双无形之眼,在自己身体里游走,更为清晰且直观地探查自身的一切。

灵气自天地自然各处涌来,透过全身的毛孔钻进身体里,汇聚流淌于筋脉之中,不久之后,又如同雪花遇到了沸水一般溶化消失。

对于这个修炼过程,林辰已经很熟悉了,所以不需要多看,他对灵魂这种特殊存在更加好奇与关心,所以他努力追寻意识的发起点,渐渐接近灵魂的归宿之地。

嗡!

忽然,他头脑一阵恍惚,整个身子不由一颤,然后他发现自己的无形意识落入了一片迷雾世界里。

这是一片广阔无边的世界,里面充满了稀薄的白雾,在这里“飘游”一阵子,他看到了一片面积很庞大的雾气漩涡。

浩荡且浓郁的雾气,汇集于此,缓缓旋转,在漩涡中心有一块高耸的石碑,而石碑又被一条金灿灿的长龙盘绕着。

石碑极高,散发着古老而沧桑的雄浑气息,仿佛一位亘古长存的神灵傲立于天地之间,俯视八荒寰宇。

林辰看了一会儿,忽然意识忍不住震颤,因为他看那石碑通体的神秘纹路竟然十分眼熟——

他在地球上的时候,有一块家传玉块,如果将那块玉均匀涨大到一定程度,就会变成眼前这样一块石碑!

原来的玉片太小,上面的纹路太细微,林辰用放大镜去看都看不清纹路的脉络,可如今这块石碑上的纹路却清晰无比,只不过林辰仍旧看不懂那些像是文字又像是咒纹的纹路代表着什么意思。

几乎一模一样的体型比例,几乎一模一样的纹路,让林辰有理由相信,这块石碑就是自己以前的那块玉片的扩大版。

他甚至有理由推测,自己之所以能够灵魂穿越到这里,肯定跟这块石碑有关。

而盘绕着石碑的那条金色长龙,却不是他所熟悉的存在。

金色长龙并非真龙,只是由无数金色光点汇集凝化而成,但也栩栩如生,活灵活现,偶尔甚至还有龙吟之声发出。

也正是金色长龙盘绕着石碑舞动身姿,才牵扯着周围的白雾形成雾气漩涡,若是仔细去看就会发现,白雾正缓慢地渗透进金色长龙的身体里。

原来的林辰虽境界不高,却也知道一个修炼常识——

灵魂的归宿之地是为识海,识海里的雾气其实就是人的灵魂形态。

如今自己的灵魂不断被那条金龙吸收,自己并未感到丝毫不适应,这让林辰宽心许多。

等他的无形意识在这里又停留一阵子,对那条金色长龙注意许久,他生出了一种自己可以影响甚至控制那条金龙的感觉来。

于是,他开始尝试,事实则在随后证明了他的感觉没有错。

随着他意识里的命令生出,那条金色长龙除了不会离开那块石碑外,会根据他的意识命令而停止舞动,会张牙舞爪,会发出龙吟……

能够吸收自己的灵魂,证明这条金色长龙其实也是一种灵魂形态,自己能够进行影响乃至控制,证明它是属于自己的。

一条属于自己的龙魂!

第三章谁是废物

识海里的灵魂雾气有很多,几乎是无穷无尽,修士的灵魂修炼就是将这些雾气汇集起来,使气态灵魂变成液态,化为一片灵魂汪洋,再将液态灵魂固化成为一颗灵魂金珠。

只不过,想要修炼出灵魂金珠来,需要极高的境界,不是寻常修士可以企望的。

灵魂雾气融入龙魂里,这显然不是最常见最正规的灵魂修炼之法,这意味着什么,以林辰的见识自然是无法预料的。

他无法改变自己识海里的情况,只能祈祷一切是往好的方向发展。

林辰与其他地球华夏人一样,喜欢将自己当成龙的传人,自然也乐得自己的灵魂变成龙魂,或者说是拥有龙魂的传承与特性。

“老子的穿越似乎也不是一穷二白嘛!”

就算是一穷二白,他仍旧对能够重活一世感到无比庆幸,如果能够有所依仗自然令他窃喜不已。

如此这般,他意识在识海里观看石碑上的神秘纹路以及那条龙魂,身体则继续吸纳天地间的灵气……一个晚上匆匆过去。

第二天清晨,老人陈冬松唤他吃早饭,他才从这种奇妙的修炼状态中醒来。

“呵,舒服!”

他是一宿没睡,却如同美美睡了一觉一样,睁开双眼后,感觉浑身舒泰,精气神都在饱满状态。

他甚至已经感受不到了身体里的伤痛,这一晚的修炼,竟让他的伤势彻底痊愈了。

“咦?你的眼睛……”

陈冬松推门石门,惊奇地发现,林辰的双眼竟有淡淡的金光外溢,很是不可思议。

“我的眼睛?”

林辰不明所以,疑惑地下了石板床,来到了陈冬松的身前。

“难道我眼花了?”

当林辰走到陈冬松跟前,他眼中泛着的淡淡金光已经消失,这让陈冬松很疑惑。

吃过早饭,林辰又寻到了山谷里的那块巨石,不仅很轻易地将之举起,而且双臂一挥,巨石就被抛飞了十多丈远。

这副身躯恢复如初,力量确实惊人,星华宗的任何外门弟子都无法比拟,甚至可与寻常灵纹期内门弟子一较高下。

可惜的是,真要是拼斗的话,林辰有信心打败所有外门弟子,可若是与灵纹期内门弟子对上,则几乎是必败无疑。

灵纹期的修士已经可以借助于身体里的灵纹,施展一些法术,而灵纹的品质与威力都远胜于筑基期修士体内的灵气。

灵纹烙印于身体,不仅会增强修士的体质与力量,还能增强修士的抗击打能力,也就是肉身防御力。

一个大境界的差距,几乎是不可逾越的天堑,越级挑战只存在于传说之中,不过既然有这样的传说,就证明不是绝对不可能。

与这个世界的林辰不同,地球林辰有着很丰富的战斗经验,经历过很多生死考验,战斗意识与技巧要强很多。

打了一套前世的太极拳,又在山谷里快跑几圈,林辰对如今的身体越来越适应,也越来越满意。

山谷里有很多果树,绝大部分果树上都挂满了灵果,奈何这些灵果都是有准确数目记录的,他根本不敢偷吃,只能眼馋。

中午,他回到院子里,打了一盆清水,看着水中倒映出的自己的容貌,他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这个世界的林辰,毕竟是一个世家的少爷,父亲英俊,母亲美艳,他的相貌自然也不会差。

长长的浓密剑眉,高挺的鼻梁,棱角分明的脸庞……最让林辰满意的是那一双略显细狭却明亮而有神的眼睛,眯起来的时候犹如闪耀寒光的两柄细长弯刀。

吃过午饭,他没有再出去转,而是把自己关在石屋里修炼。

也就打坐一个时辰,外面传来的一阵叫骂声将他惊醒。

他推开石门,看到让他愤怒的一幕——

一群同门弟子,此刻正围着陈冬松,那位老人家已经躺在了地上,被一个年轻人踩着胸膛,嘴角还有血迹,花白的头发已然凌乱。

星华宗并非名门大派,整个宗门上上下下只有百余人,外门更是只有数十人而已,林辰在这里待了十年,自然认识绝大部分同门弟子。

他知道,这几人与自己一样,皆是星华宗外门弟子,而且都跟已经进入内门的聂青关系亲近。

在林辰的理解中,这几人其实就是聂青的狗腿子!

“你们这么欺负一位老人家,不觉得丢脸吗?”

林辰从屋子里走出,边走边道:“哦,对了,你们根本就不要脸,天天跟个哈巴狗似的。”

“哈巴狗?”

那几人全部看向了林辰,虽然不明白哈巴狗是为何物,却也能猜到林辰是在羞辱他们,一个个迎了上去,将林辰包围起来。

“林师兄,听说前几天你被盗匪打成了重伤,没想到这么快就痊愈了,命还真硬呀!”

“命是硬,不过想要污蔑聂青师兄是盗匪,就太不明智了。”

“捡了一条小命却不知道珍惜,竟敢出言羞辱我等,以为我等是聂青师兄那般和善脾气,不与你计较吗?”

“一个废物,也敢嘲笑我等,真是愚蠢!”

那几人围住林辰,个个面色不善,摩拳擦掌。

“你们废话真多,不就是想揍我吗,为什么不赶紧动手呢?”

林辰神色自若,并无畏惧,甚至眼中还有轻蔑之色。

这几人都是在外门弟子中的佼佼者,实力尽皆达到了筑基后期,距离凝结灵纹已然不远,可林辰根本没将他们放在眼里。

其实就算是以前的林辰,也有实力与这些人拼一拼,只不过他不敢罢了。

“还真是活腻了!”

“揍他!”

这几人实在受不了一个废物的鄙视,一起挥动拳脚,从四面攻击林辰。

林辰面色一冷,身子一扭,躲过了两只拳头,又迅速向前一步,躲过了同时而来的两只脚,跟着他双拳齐出,准且狠地分别命中两人的腹部。

“啊!”

那两人一起发出惨呼,身子全部弯了下去。

林辰再往前两步,很快到了这两人身后,两只手肘又在这两人的背上狠狠砸了一下。

扑通!

这两人一起面朝黄土趴了下去。

另外两人此刻才追上来,一起挥拳砸向林辰的后脑,林辰则闻风而动,半截身子向前弓下,躲过了对方二人的手臂后,他立即站直身子,两只手迅速伸出,分别抓住一人的后颈。

林辰的力量很强,他只是轻轻发力,就将这两人提起半尺高,再手臂一挥,这两人就被丢出了院子。

砰!砰!

两副身躯落地,在院子门口砸出了大片飞扬的尘土。

院子里趴下的两人,只觉腹部与背部同时传来阵阵剧痛,只能勉强翻个身子躺着,一脸灰土地嗷嗷惨叫与咒骂。

这四人本就没想到林辰敢动手,更没想到林辰竟然这么快就把他们全部打趴下了,他们从来没觉得林辰有多么厉害,更不觉得自己与林辰有多大差距,在他们看来,自己四人联手的话,林辰只能蹲着身子抱着头挨打,绝对没有还手的机会。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而且事实给了他们惨痛的教训!

“你们几个不行,如果聂青真想要来挑事儿,还是亲自来比较好,像你们这样的废物来多少都是白搭。”

林辰一边言语,一边抓起院子里的两人,将这两人也像丢死狗一样丢了出去。

“这……”

陈冬松完全惊呆了,他自认为对林辰十分了解,可他所了解的林辰绝对不该有如此强势的表现,难道是大难不死之后的忽然性情转变?

一个人如果遭受了沉重打击或挫折,确实容易出现性格转变甚至是扭曲。

林辰将陈冬松扶起,帮这位老人整了整仪容,关心问道:“你没事儿吧?”

“没,没有大碍……”

陈冬松仍在震惊之中,一脸的难以置信。

林辰稍微顿了顿,然后走出了院子,从那还未爬起来的四人身上搜出了一个小药瓶。

小药瓶里有两粒褐色的药丸,正是对疗养身体创伤有奇效的血气丹。

他将小药瓶塞进了陈冬松的手中,若有所指地说道:“这只是利息,不必客气。”

言罢,他也不再理会那四人的叫骂,又返回了石屋,关上了石门。

那四人都受了不轻的伤,只是仗着宗门绝对禁止杀戮同门,才敢壮着胆子硬着头皮叫骂,却不敢再冲进院子里,就连叫骂也不敢太过分,害怕再次激怒了林辰,而且骂了几句后就相扶搀扶着离开了。

离开之前,他们还撂下了几句狠话,可狠话也掩饰不了他们的狼狈。

四人很快走出了山谷,在山谷入口不远处见到了一个穿着白色弟子服的年轻人,纷纷加快步伐赶了过去。

在星华宗,外门弟子是穿着青色的弟子服与蓝色腰带,内门弟子则穿白色弟子服与银色腰带,那年轻人穿着白衫自然就是内门弟子。

“你们几个怎么成这副模样了?”

白衣弟子的那张颇为英俊的脸上,布满了疑惑之色。

这四位外门弟子个个一脸惭愧,你推我,我推你,许久才有一人出声解释道:“聂青师兄,我们依照你的吩咐去了院子里,先揍了那个老东西一顿,不曾想林辰那小子竟然身体痊愈了,而且实力有不小进步,我们四人联手也没能……”

“什么?你们是被那个废物打成了这样?”

白衣聂青眼睛一眯,一脸的惊诧,眼神闪烁几下后,才冷哼着道:“你们四个人连一个废物都打不过,真是废物都不如!”

“聂师兄,林辰刚才说了,我们几个不行,你需要亲自出手,听他的意思,似乎对师兄你也很轻视呢。”

一人硬着头皮说道。

“哦?”

聂青听此,脸上浮现出了疑虑之色,看到眼前四人的凄惨模样,他生生压下了要进山谷找林辰较量一番的冲动。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