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狂尊 > 狂尊最新章节列表

第1389章 尘埃落定!(大结局)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此时此刻,杨开像是掌含乾坤万物,造化众生的无上高主。.他的一个手印,能定千古之极。

话音方落。

盘氏圣斧面上涌起一道金光,一道壮硕的身影跃出,化作一尊身高三丈的大汉,大汉一出现就将盘氏圣斧抄到手中。盘氏圣斧就仿佛回到了最熟悉的地方,兴奋地颤动。

这大汉正是盘氏始祖!

随着盘氏始祖的出现,所谓创灭不相见的规则,无疑被彻底地打破了。

整片天空,变得异常的热烈,一道绿光,一道金光,一道白光共立于苍穹!

三大古老相传圣君,归位!

这一刻,冥冥之间,似乎有某种持续运转的崇高力量终于运转到一个极处,微妙地停顿下来。前面似乎有一层隔膜,冲破这个隔膜,展现的将是另一个辉煌的时代。

杨开淡淡地看着苍道圣师,记忆不由得被拉到了最初那个年代。

苍道圣师,盘氏始祖,还有他情君,三个人最先诞生的是盘氏始祖,接着是苍道圣师,最后才是他。

他们三人的诞生,秉承的是同一种力量,那一种力量在他们眼里被视作真正的永恒,是真正的至高力量。他们把那种力量称之为“一”,视作共同的父!

“一”的力量,在他们三个诞生之初,就赋予了三人明确地使命。盘氏始祖开辟天地,开创最初的天空,开创历史,造化万物众生,因此名为“创”。

因此盘氏始祖的使命是创造,历史之气则是盘氏始祖一人的圣君至道。后世所有关于盘氏始祖修炼力量法则,那根本是扯淡。力量法则根本不配与盘氏始祖相提并论。

有创就必须有灭,有开始就必须有结束,才能促进新的开始,造就时代的前进,轮回的转动。苍道圣师便是这个时候应运而生,秉承“一”的力量赋予灭的使命,并赐予他埋葬一切的葬圣天坟。因此苍道圣师名为“灭”。

然而有创有灭,还是不行。因为一个创造,一个灭亡,那是两个极端。中间必须有一种更加王道的调和力量主导着创,主导着灭。才能让所有的一切趋于柔和,能让万世苍生在一种相对稳定的环境中经历各种命运。

这个时候情君应运而生了。“一”的力量赋予情君“衡”的使命,赐予他虚衡天门,让他掌握天势,前接历史,后接天坟,形成一张真正涵盖诸天的至网。

因此其实天势的奥妙归于虚衡天门,正是情君的道。而天势的起源是历史之气,天势的尽头则是葬圣天坟。

三大至道圣君,从诞生开始,就处于一个完美的平衡当中。

然而,这种微妙的平衡,却因为苍道圣师的嫉妒心,暗暗地发生着改变。

三大圣君,出生顺序情君最晚,实力却属情君最强,权利也最大。因为诸天圣位,都是由虚衡天门中诞生的,等于说是情君创造了圣君之下的圣人。

若说盘氏始祖是始祖之父,情君则是众圣之父。唯独苍道圣师什么都不是。因而,苍道圣师找情君求情,希望能由他代传圣位,传道诸圣,获得圣人之师的美誉。

当时三大圣君,同处一个时代,高处不胜寒,人生寂寞。情君与盘氏始祖、苍道圣师情同手足。情君自不忍看苍道圣师没有赞誉,便答应了苍道圣师的请求。

然而,情君没想到,苍道圣师拿走他的圣位,在封圣岩传播下去后,竟然没有告诉众生,圣位真正的来源,对众生撒下了第一个弥天大谎。

当时情君不喜,盘氏始祖也恼怒,认为苍道圣师不应该这样。但三人情同手足也不好为这点小事与之闹翻,也就装傻充愣,并想大不了以后找个合适的机会,让众圣人知道真相就好了,也就没怎么多做计较,于是,“苍道圣师”这个称呼,这才得以传播。

盘氏始祖开创最初的天地之后,使命就完成了十分之七了,剩下的也就是在暗中帮助众生各种“创造”,引导众生走向强大的道路而已,便也没多大事了。

于是盘氏始祖常找情君弈棋,看着情君掌控天势,调控诸天万界,无量众生的平衡。

忽然有一天。

盘氏始祖又到情君府上,正巧情君在调控诸天平衡,那是因为有两个世界发生了惨烈的战斗,死去了许多人。看到这一幕,情君十分恼火,道了一声,“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这句话顿时拨动了盘氏始祖的心弦,他恼怒地说,“世上的一切因我儿创的,就因为各自命运不同,未来不同,参道不同,才有了这惨烈的战争。情君,干脆你给他们定一个大的劫数,再让苍道圣师配合一下,把众生中那些不该有的好战的畜生抹掉,万界大洗牌,重新造就一个时代,立一个天帝,让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法度,在法度内生长,如何?”

盘氏始祖本来只是愤怒之下,提出来的一个建议。没想到却也撩拨了情君的心弦,那一刹那,情君竟然意外地参悟到至高无上的“一”的力量,并得到“一”的。

中,竟向情君传达了一个让情君毛骨悚然的信息,却是在说,情君将要历一场大劫,只有他亲自尝过众生在天势调控之中的滋味后,才能真正让天地万界,有一个共同法度之下的新时代。

“一”的力量至高无上,断然不可能出错。

因此情君,把自己得到的告知了盘氏始祖,两人商议后,又把苍道圣师喊过来,三人齐聚一堂,商议着“一”的。情君表示自己愿意历劫,用自己饱尝苦难的代价换来诸天万界真正的和平时代。只是,不知道这劫从何而来,他不知道该怎样毁灭自己…

盘氏始祖,苍道圣师也没有办法,便都觉得,这场劫数,可能时机还没到。

于是,这样安静过了一段时间。

情君深居简出,最初的圣人们,甚至罕有人知道世上有情君这个至高圣君的存在。

情君苦心参悟“一”的力量,想要把这个真正弄明白,却总是差了一些契机。

忽然有一天,情君决定下到诸天万界去走上一遭。这一心血来潮的举动,竟让他遇到了生命中一个最刻骨铭心的女子,这个女子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凡人女子,名叫爱君。

她平凡无奇,却神奇无比地夺走了情君所有的心,为她献出了最强烈的爱意。

忽然有一天,情君却惊骇地发现。这个爱君却能通过一种匪夷所思的手段焚灭他付诸于她的爱意,来窃取他的虚衡天门,来窃取他所有的奥妙。

那一刻,情君愤怒了,也心痛了,也恐惧了。为爱君落下热泪的同时,他突然领悟到“一”的奥妙,领悟到劫数的开始缘由,也窥视到了爱君的来历。

原来这个爱君,竟然也是“一”的力量专门为他而创造的一个奇女子,注定焚情。

只是这个女子的诞生,被苍道圣师先一步参悟到,并被苍道圣师掩藏起来。苍道圣师瞒天过海,要利用这个焚情之女毁掉他,并通过毁灭他而独占整片世界的掌控权。

情君发现这个真相时,已经晚了。他的虚衡奥妙已经被焚情之女窃取得差不多了。他能做的只有在最后关头,把虚衡天门中最重要的核心,虚衡天碑交给盘氏始祖。因为他同时参悟到,他灭亡之后,盘氏始祖也会被迫陨落。有虚衡天碑相助,或许就能保住盘氏始祖的生机。

果然,情君陨落了,开始了漫长地转世。

而情君陨落之后,苍道圣师爆发了极为可怕的力量,竟偷袭盘氏始祖令盘氏始祖重伤,盘氏始祖靠着假死才躲过一劫,并通过虚衡天碑的力量守住最后的机会。

情君落,盘氏始祖隐。天下成了苍道圣师一个人的天下,从此圣人不断更迭,几乎人人只知苍道圣师,而不知盘氏始祖与情君,即便知也远远比不上对苍道圣师的尊崇与敬畏。

独掌天地的苍道圣师,并不满足。因为心头刺盘氏始祖一直没死,并不断地给他制造麻烦。尤其是苍道圣师苦心寻找情君转世之体,要彻底抹杀情君时,盘氏始祖的纠缠就更加厉害,几乎是用尽拼命的手段。每次都让苍道圣师的希望落空。

然而,情君的转世,依旧无法成功。每次到紧要关头,总要功亏一篑,无法回归圣君修为。

直到这一次,劫终于运转到终点了。盘氏始祖更加拼命制造对杨开有利的机会,甚至提前通过神话老人也就是情子,归还了虚衡天碑,终于为杨开争取到最好的回归时机。

杨开,终于成功了。

此时,杨开亦是情君,情君亦是杨开!

记忆里的一切,让杨开十分恼火。他与盘氏始祖站到一块,同时注视着苍道圣师这个曾经的老友。

盘氏始祖愤怒地喝道,“苍道,到现在情君归位了,你还有什么话说?”

面对杨开,面对盘氏始祖,苍道圣师竟没有任何惭愧心思,也没有任何恐惧。

他淡笑道,“当然有!我想说,情君,你以为你回归了圣君位置,就可以和盘氏联合起来,给我惩戒,把我打下圣君位置吗?”

杨开冷然道,“你觉得不能吗?”

“哼,就凭你们吗?”苍道圣师轻蔑一笑,“你们根本不配。情君,你大概以为你能成功恢复圣君修为,是盘氏拼了命地缠住我,让我不能对你下手。或者是我棋子使用不当,错用了我身边两位废物似的守坟使吧。你错了,你们都错了,大错特错。告诉你,你之所以有机会还恢复圣君修为,俯视苍生。那是因为我给了你机会,故意让你在失去一切之前,再尝尝身为圣君掌控一切的快感,也算老友我最后对你的一点施舍。”

盘氏始祖闻言大怒,“好你个苍道,竟然如此不要脸。”他指着方山河与房女,怒道,“明明是你这两个守坟使者废物,无法助你达成算计,你却还敢大言不惭。我告诉你,今天我跟情君,必将你打落凡尘,也封你万世,让你尝尽苦难。”

方山河、房女好一阵哆嗦。现在根本没他们什么事了,虽然他们其实是苍道圣师身边的守坟使者,被苍道圣师安排成杨开的宿敌。现在杨开已经归位,他们就彻底蝼蚁了。被盘氏始祖骂为废物,根本不敢任何反驳。

而且,他们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最后会生,还是会死。他们还记得苍道圣师阴狠的话语,最后一击杀不死杨开,他们就得死。

苍道圣师轻蔑地瞥了盘氏始祖一眼,轻哼道,“我大言不惭?我会大言不惭吗?”

他冷冷一笑,凌空一挥袖。袖中一道绿光闪,竟浮现了一位昏迷着的女子,竟然是无极之国的国母白千羽,是杨开最后一位没有来到云间的后妃。

“嘿嘿,情君…喔不,应该是杨开。你看看她是谁?”苍道圣师调侃似的说了一句,神情万分之得意。

杨开脸色骤变,眼神极为发厉,发厉中又带着极为复杂的意味,久久没有说话。

倒是纳兰雪、霜月、云罗水、风母不顾一切冲上高空,怒喝道,“苍道圣师,你个老不要脸的。算计输了就输了,大不了再互相斗一回。你输不起,竟然抓人过来威胁,你算什么圣君,你算什么圣师,无耻之尤。”

苍道圣师眼神一寒,扫过四女,淡声道,“四个无知小婢,你们只是虚衡天门的护门使者。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来说话。现在就滚下去,再敢胡乱言语,等我把情君与盘氏送入轮回,连你们都不放过。”

震惊!

原来四女竟是虚衡天门的护门使者。从最早的年代就因情君而生,难怪她们能召唤虚衡天门,现在可谓真相大白了。

四女气急,正要反驳。

杨开挥了挥手,不让她们再说话。淡淡地说,“苍道圣师,白千羽虽然是我这一生的女人,却也是焚情之女。是她帮助你窃取了我的虚衡奥妙,说起来还是我的仇人。你拿她来要挟我,恐怕没什么用。”

“笑话!”苍道圣师一声冷叱,笑得格外地轻蔑。

“情君,我已经说了,让你重回圣君境界,是我对你的施舍。我敢这么说,就无需用这种下作的手段对付你。你也不配我拿人来要挟你。我只是要让你知道,最后的结果是什么。”

“噢,那你说是什么呢?”杨开忽然笑了,“我倒是好奇,能让你大发善心,突然给我机会回到圣君位置的缘由是什么。希望,你这个缘由能说服你自己。”

苍道圣师冷蔑一笑,“等着吧,还有一年零三天。”

“不要脸的混蛋,还故弄玄虚。”盘氏始祖愤怒无比,盘氏圣斧一引,大声喝道,“情君,别跟他废话了。我们两个合起来,把这家伙打下去。杀不死他,也要让他有万世苦难之厄!”

杨开没有动,反而拉住了盘氏始祖,说道,“不用动手!他不是说了吗,一年零三天,且看他到时候还怎么说。”

盘氏始祖一愣,有些不解。都这局面了,为何还给苍道圣师这个时间。忽然一想,没错,还有一年零三天朝天劫最后的时刻到来,那便是“一”中的劫数最后时刻。

不到那个点,再如何争斗,也不可能有最终的结果。

索姓,就等了!

三圣君的等待,都显得风轻云淡。不一样的是,杨开泰然自若,盘氏始祖有淡淡的愤怒,苍道圣师有些洋洋自得。受苦的则就是那些圣人了…

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等待的结果是什么。这样等着,犹如等着一个最终的审判,够折磨人的。

而有些事,在这等待之中,却必须去做。杨开招了招手,轻轻道了一声,“回来吧,衡!”

就这一句话,神秘衡鼎化作鼎身飞到杨开身边,杨开张口对着它吐了一口白气,瞬间滋润了神秘衡鼎,竟令神秘衡鼎威能大涨,迅速成了至器,体型却迅速缩小,最后悬飞到他的头顶,压在发髻上,竟成为一“鼎冠”!

原来这衡鼎,早就是当年情君的发髻之冠,只因情君的陨落,而随之离散。

盘氏始祖见状,猛一回头,大喝道,“畜生,还不归来!”

“吼!”

混沌兽一声巨吼,声震九天,身形缩成一头牛犊大小,疾飞到盘氏始祖身边躺倒,不满地哼哧了一声,“来就来,干嘛叫我畜生。真不如杨开老板亲切,跟着你,算是我倒霉。”

盘氏始祖气急,一屁股踹在混沌兽身上,登时一股金光涌进去,“你这畜生,还跟我叫。打了你几亿年了,你都不怕疼。”

轰隆!

混沌兽这厮,竟然摇身一变,竟然一举成为至道圣兽,张嘴怒吼金光,吞天噬地的威能,狂暴了无数倍,惊天动地。

这厮其实是盘氏始祖的坐骑!

“哈哈哈哈,老子终于有这么一天了…”混沌兽站起身来,回头怒吼,巨大的眼睛,凶恶地锁住了五梦禽祖,一通狂吸。这早先还差点给混沌兽巨大羞辱的苍崖极圣的坐骑,直接被混沌兽吸过来,吓得五梦禽祖狂嚎,“圣师救命啊…我是苍崖极圣的坐骑,混沌兽那厮要害我。”

谁知,苍道圣师只是淡淡地一翻眼,根本就不理会。在苍道圣师眼中,似乎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哪怕他过去的棋子的生死。一切事务都比不上朝天劫最后的结果。

混沌兽并没有一口吞掉五梦禽祖,到了嘴边,就一脚把它踩住,凶横地吼道,“叫谁都没用,苍道圣师那老匹夫能救你个毛。你给老子听好了,给老子化作人形,蹲下来撒尿。要敢不从,老子现在就咀嚼了你…”

杨开闻言,差点没笑喷。混沌兽这厮也真够恶搞的,为了报复五梦禽祖竟然想这种歪招。根本就不顾它至道圣兽的威严。

五梦禽祖几乎吐血,可没办法,为了活命,还真只能化作人形,当着半空解开裤子,蹲了下来…真是鸟人撒鸟尿,万古一笑料。

看着混沌兽左右折磨五梦禽祖,杨开摇了摇头,挥手间发出一道白光,又一道苍凉的狼嚎声传来,但见一只白狼踏着诡异的趔趄步,摇晃着屁股,登云而来。

混沌兽一看,顿时化作人形,笑得捶胸顿足,“苍太六,原来是你小子,我今天才知道你是谁…你可终于让我看到了笑话!”

原来这白狼竟是太古苍狼。只是这家伙现在的修为依旧惨,也就顺着杨开的赠予,无惊无险蹭成了一个虚无大罗圣人境界而已。然而它也有一个身份,正是当年情君的坐骑,云狼!

杨开一跃到了苍太六的背上,双腿一夹,这苍太六的修为猛然蜕变,像是唤醒了苍太六多年的记忆,修为得到复苏,转瞬之间,竟也成为至道圣兽,苍凉的狼嚎声一阵又一阵的传荡…

苍道圣师看着这一幕幕,眼神格外阴冷,冷哼道,“情君,盘氏,大团圆呢?哼哼,我劝你们还是省省心吧…这么乐,没什么意义。”

情君淡淡地瞥了苍道圣师一眼,似乎有些嘲讽。

盘氏始祖哼了一声,根本不理会苍道圣师。

时间…

悠悠流过。

一年又三天,终于过去了。

所有的人的心都提了起来,所有的声音一下子戛然而止,眼神全部聚集到苍道圣师、盘氏始祖以及杨开三人身上。

因为,最后的时刻到了。

苍道圣师抬头看着天空,金云笼罩,无声无息地翻滚,眼里泛着极其强烈地激动,张嘴就喊,“来了,情君,盘氏始祖,你们很快就会知道,最后的结果是什么!”

“十!”

“九!”

“八!”

盘氏始祖眼神一凝,非常愤怒,苍道圣师竟然还倒计时了。一闪念,苍道圣师已经喊到了“三”。

“二!”

“一,时间到。”苍道圣师兴奋地叫了起来,“焚情之女,给我醒来。”

盘氏始祖心头顿时一跳,原来朝天劫最后的时刻,却是焚情之女的苏醒时刻。这个也是应“一”的力量而生的女人,如果真的苏醒,恐怕真有可怖之事发生。

盘氏始祖忽然意识到,苍道圣师有如此巨大信心的倚仗,正是焚情之女。

盘氏始祖不由暗恨,怎么就忽略了这一点呢?

然而,苍道圣师话音落下许久,焚情之女竟然没有丝毫要苏醒的意思。

苍道圣师一下懵了,满脸胀得通红,连喝两声,“焚情之女醒来,焚情之女醒来,听到没有?”

焚情之女依旧没有醒来。

这反倒让盘氏始祖愣了,狐疑地看着苍道圣师,敢情这只是苍道圣师一个人自相情愿的独角戏?

盘氏始祖忍不住笑了,打击苍道圣师,“别喊了,再喊嗓子都哑了。哈哈哈,苍道啊苍道,我以为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呢,原来只是一场笑话。枉你醉心算计,到头来却是一场难堪。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

“闭嘴!”

苍道圣师气急败坏地怒喝,拼命地摇着焚情之女,一边大声呼喊,似乎想用这种方式将焚情之女惊醒。可惜,徒劳无功。

杨开的眉头皱了皱,突然道,“住手!”

苍道圣师愣了一愣,恶狠狠地盯着杨开,眼睛又绿又红,一副发狂地征兆。

杨开叹了口气,徐徐道,“苍道,知道我为什么陪你一起等着一年又三天吗?告诉你吧,因为我知道一年有三天之后就是焚情之女的苏醒时刻,同时我还知道,你要的是什么。”

话音方落,杨开张嘴一吐,一滴晶莹的眼泪迅速飘去,落入焚情之女的额头。

那滴眼泪,正是藏在杨开内心深处的那一滴心泪,正是当年情君为焚情之女而流的那滴泪。

那滴眼泪滴落焚情之女的额头后,就奇异地渗透进去。焚情之女身躯猛的挣扎了一下。

苍道圣师大惊失色,骤然发狂,“好啊,情君,原来一切早就在你掌握之中。你当年陨落之前,就知道天地最大的秘密就在焚情之女身上。你这个可恶的畜生,瞒骗得我好苦啊,我绝不会让你如愿,我毁了她!我得不到的,你也休想得到。”

疯狂的苍道圣师,猛然一掌撕向焚情之女。盘氏始祖骤然色变,就要出手,却又再度被杨开抓住了手。

杨开摇摇头道,“别动!”

盘氏始祖惊疑了一下,还是放下了盘氏圣斧。

却见苍道圣师一掌拍在焚情之女身上,焚情之女并没有人们意料中的被轻易撕碎。反而身上涌起一团灰蒙蒙的光彩,竟将苍道圣师的手给吸住了。

一道道绿光竟从苍道圣师的手传到了焚情之女身上,竟是在吸取苍道圣师一身大道!

苍道圣师无比惊恐,面目狰狞,另一手疯狂地拍击焚情之女,结果不仅没能挣脱开,也没能撕碎焚情之女,反而更加剧了对他一身大道的吸取。

“不,不可能…怎么会这样。我苦心算计,借助这个劫,就是要突破圣君的境界,为什么最后变成这样。不可能啊,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情君,求你,求你了…你一定有办法,帮我解开这个劫。”

看着苍道圣师浑身不断干瘪的样子,盘氏始祖狠狠地打了个冷颤。

杨开淡淡地道,“苍道,人算不如天算,你千般算计,挖空心思,又怎能敌得过那道力量?这可是你自找的,我无法帮你解开。有一点你却说错了,这不是劫,不是你的劫,是你在付出代价。你野心占据那道力量,那道力量却会将赐予你的拿回来…世上,已经不可能再有苍道圣师这个人了!”

“啊…”苍道圣师愤怒地咆哮,“不,不可能,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啊…”

呼!

短短片刻钟,苍道圣师的叫声也来越微弱,一代至道圣君,流传万古的苍道圣师,竟然被焚情之女废掉了一身大道,到头来,万般算计一场空,飞灰湮灭。

“这…这是怎么回事?”盘氏始祖震惊了。

杨开看着他,叹了口气,徐徐道,“盘氏,不瞒你说,当年我在陨落的最后一刻,其实已经领悟到‘一’的真髓,可惜那道真髓却被焚情之女吸走了,就埋在焚情之女体内。苍道可能猜到了这个,想要谋夺那道真髓…却反而刺激了那道真髓,自然难逃一死。”

“竟然有这事,‘一’的真髓在她身上…”盘氏始祖骤然间遍体冷汗,他忽然明白过来,为什么杨开陨落之前不告诉他这个秘密。如果当时杨开告诉他这个秘密,或许他也有可能因此产生贪婪心思与苍道圣师争夺,到头来,死的恐怕就不止是苍道圣师了。

“差一点,就差一点…”盘氏始祖吞了一口冷气,冲着杨开直是感激地道,“谢谢,真的谢谢你情君。要不是你,我可能就站不到这里了。”

“呵呵,这也不一定,万一…”杨开笑了笑,眼皮忽然一跳,眼帘中焚情之女站了起来,幽幽地看着他,目光充满了凄苦,她,白千羽似乎已经明白了一切。

“你醒了!”杨开嘴角一抽,淡淡地说,心里酸楚无比,他不知道该把她当成谁。千羽他的挚爱,焚情之女也是他的挚爱,不一样的是焚情之女同样是他的仇人。

“醒了!杨郎,我对不住你…”焚情之女幽幽地叹息,满脸垂泪,凄苦中变得楚楚可怜。

杨开忍不住心颤,内心中有一种冲动在告诉他,不要去计较前世,当年的情君跟现在的情君早就不一样了,焚情之女跟现在的白千羽又怎能是同一个人?

“当年我害你落泪,今生你用眼泪唤我苏醒。我欠你的,我应该还你。”焚情之女骤然一跃,扑到了杨开的怀中,张嘴就吻住了杨开。温香软玉在怀,杨开再也按捺不住,放开了心锁,抱着焚情之女热吻…不觉间,一道温热的暖流却涌进了他的体内。

杨开骤然一震,推开焚情之女,惊骇道,“你…”

焚情之女后退十数步,欣然笑开,“杨郎,该还你的我还你了。今生我无言再见你。来世,我再依君侧!”

呼,轻轻地风儿,随着焚情之女的话音落下,焚情之女飘然散开,只有一道亮光消失于天际之间。

杨开不由急促地怒吼,撕心裂肺地狂呼,“爱君,千羽…”呼喊之间,盘氏始祖惊骇地发现,杨开的身体竟然变透明了,淡淡地,一闪一闪又化作实质,无声无息之间,竟有了一种超乎至道圣君更高明亿万倍的能量在涌动…恐怖的威压,影响到他,竟让他感觉到了那种让他忍不住敬畏的味道,那是“一”的味道。

天呐,焚情之女把“一”的真髓还给了杨开,杨开一下子超越了圣君,几乎等同于“一”,成为“一”的化身,成为这世上真正至高无上的存在,无人可以平起平坐。

而交出了“一”的真髓,焚情之女这一世就活不了了,必然会陷入转世。

杨开渐渐地冷静下来,暗叹了一口气,暗道,“也罢,让她去换过一生,再回来,或许才是真正的她自己。”

蓦地——一声巨响,灿烂霞光猛然涌现。在这朝天劫最后时刻,霞光从太仙界涌现。第二十三颗…二十四…二十五……二十七…三十六颗,总共十四颗混沌初莲的莲子竟然一起爆发了。神异的力量,托举着至尊玉阙天宫以及通灵福址进入冲破时空,直接进入云间,坠落到原来云间那个神秘天坑之中。

把神秘天坑填得满满的,一个巨大的“天”字倏地冲起,散于云间之中。顷刻间,让满目疮痍的云间,万物复苏,花开满地,白雾升腾,烟霞散彩,芬芳飘逸…

云间,骤然之间成为一片憾世仙境。既有凛凛天威,又有飘渺神秘,到处蕴藏玄妙宝藏…

一张巨大的宝座横空乍现,立在高空中,一个高贵的“天”字浮现在宝座上,充满帝气荣耀,这分明就是天帝宝座。

杨开眼睛一亮,一切已是了然于胸。

他凌空一摄,将方山河与房女抓到面前,俩人已经面无血色。苍道圣师都死了,他们还能怎么玩?在杨开面前,他们甚至连蝼蚁都算不上。

“方山河,你说得没错,天帝宝座的确不属于我。可惜,也不属于你。”

方山河一下子跪了,求饶道,“杨开大人,我有眼不识泰山,您饶了我吧,都是苍道圣师那贱狗算计我,瞒骗我,要是我早知道您是情君转世,我根本不敢跟您争锋啊…”

杨开微微一笑,目放四方道,“从今开始,太仙界更名地仙界,云间则为天界,天帝居于天界之中,统领各仙班,按国法掌管地仙界、人间界、地界鬼府!”

“封!”杨开微微一伸手,太仙界中一道人影直接被提到云间中来,此人正是古青澜,“封古青澜为天帝,掌无极国法,掌勾漏天荒仙印,掌万古龙袍…”

挥手间,杨开一团白光打入古青澜身上,无极国法金榜、勾漏天荒仙印、万古龙袍一一飞到古青澜身上,瞬息间,就将古青澜修为直接提到十倍真半圣地步。

古青澜,杨开今生的师兄,竟是一举辉煌腾达…世人谁都没预料到,天帝宝座,竟最后归于他!

天帝一定,尘埃落定。

杨开又一挥手,卷来封圣岩、归魂圣幡,直接将封圣岩按到方山河体内,归魂圣幡则按到房女体内,直把两人惊得不知所措。

“方山河,房女…嘿,你们不是喜欢做人对手吗?我便让你们再活一世,让你们去磨砺一人。”

说着,不等方山河房女反应过来,就把二人直接打入轮回。二人一消失,杨开才放出葬圣天坟。

葬圣天坟跟出于“一”,苍道已死,葬圣天坟自然再回于“一”,杨开把它放出来,也是不由心里暗道,“老邪,你我两世父子情,而今第三世让你有圣君荣耀,希望方山河、房女这两个小厮能给你带来乐趣…”

咻,葬圣天坟似乎能听懂杨开的话语,颤抖了两下,咻的一声消失得无影无踪。

紧接着,杨开一吐白光,一扇虚衡天门露出,滴溜一闪,直接就飞到了情子身上,“当年我造就你,你也护持我一世,也该让你有所收获…”屈指一弹,情子身体立即崩碎,当年的神话老人,也坠入了轮回。众人看在眼里,不由心中艳羡,这情子轮回归来,那就是圣君的命啊…

“至于你们?”

杨开目光落在金瑞天圣、水玄天圣、泰星天圣、姑荒天圣、至昊天圣五人身上,摇了摇头,“罢了,做凡人去吧…先学会做人,再来成圣!”

屈指一弹,这五人也挂了!

这便只剩下木古天圣、堯氏圣人二位了。

这俩人早已经吓得肝胆俱裂了,杨开的高度已经是他们仰断了脖子也看不到脚的地步。早知道今天如此,当年怎能羞辱他?

“你们…还记得我当年说过的话吗?今生必灭木族,你们现在有什么话讲?”

“我…我,求你放过我们吧。”木古天圣颤颤巍巍地说。

“求我没有用。”

杨开微微一摇头,大手轻悠悠地直接伸入圣大陆,再收回时已经带来一个女子。

“木茵茵…茵茵,你快救救娘…你快帮我向杨开求情啊。”堯氏圣人一看到木茵茵,就拼命地磕头。

木茵茵瞥了她一眼,眼里掠过一丝厌恶,神情满是凄凉,她看也不看堯氏圣人,却向杨开道,“看在你我一世母子的情分上饶了他们吧。”

杨开哂然一笑,“也罢,让他们做凡人去吧。”

说着,一弹指直接将木古天圣、堯氏圣人击杀,送入轮回。又吸来一颗绿色圣位,里面正是长生圣人的残魂在哀嚎,杨开一并将他送入轮回之中。

木茵茵看着虚无的天空,眼泪不由滑落,哽咽道,“谢谢你!”

杨开叹了一声,道,“娘,过去的都过去了。你不会再有苦难,以后你就跟我住在一起吧。”

木茵茵怔了怔,摇摇头,却欣慰地笑了,“我能求你一件事吗?”

“不用求,娘要我做什么都行。”杨开连忙道。

“你能不能把我送入轮回,跟邪孟图在一起…”木茵茵道。

杨开一怔…叹了口气,“也罢!”

说着,将木茵茵送入轮回。

一切,到此总算结束了。

杨开目光一一扫过敖太祖、福王、古云飞当年三个小伙伴,往事历历在目,心里暖暖的。

温和地锦妃仙母、采莲仙母、东篱仙母、灵贝仙母、红玉、方萱、如凌、烟水流、紫霞、天信女、九凰、清璇女、灵梦花母,纳兰雪、霜月、云罗水、风母十七女,更感欣慰。

“走,都与我一块走,过了劫难,我们自该畅游这天地之间。其他圣人,都去圣大陆…谁也不许坏了天帝的秩序,违者格杀勿论。”杨开纵声一喝,挥手间,带着小伙伴,带着他的后妃,跨着云狼苍太六…消失了!

……

自此,杨开二字,顿成万古传奇,只可惜再也无人有幸可以见到他的真容。

时光斗转,五千年后。

凡人界,一处叫做地球的地方,南方某市,海边,一个白衣女子对着沧海目露沉思。看她白发飘飘,淡静如水,一双美丽的眼睛嵌在那张美丽得不可方物的俏脸上,竟有种淡淡的忧伤,似乎在思念什么。

“千羽!”

一声清脆地叫声传来,另一个女子踩着沙滩飞快地跑来,气喘吁吁地,娇呼道,“我说白大小姐,咱能不能别做梦了,现在是白天。你整天想着那个梦里的人,根本就是幻想啦,不可能出现的。”

“谁说不能!”

一声谐趣的话语,忽然响起。海面上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俊逸的男子,正微微地笑着,浑身上下透着一种无以伦比的魅力,最诡异的是,他的身下竟然跨着一头白狼,竟他们踩在海浪上,纹丝不动!

“这位美丽的小姐,如果你从小就梦到的人长得跟我一模一样的话,嘿嘿,那就是我咯!”

“啊…鬼啊!骑白狼的英俊鬼啊…我是不是在做梦?”一声惊恐欲绝地叫声响起,另一个女子已经昏厥在沙滩上。而那白小姐身躯一颤,望着那男子,眼神不由得痴了!

ps:诸位书友,狂尊到此就算结束了!结尾不一定尽如人意,但这应该是初八所能想到最好的结局了!在这里感谢书友们一年多的陪伴与鼓励,还有鼎力的支持,万分感激也万分不舍!道一句珍重,新书再会!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