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江山入画 > 江山入画最新章节列表

第十四章 遥望述相思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第十四章遥望述相思

无忧王在越国和越王商谈了两天,又和群臣往来交接了两日,就辞别越王,经吴国回到齐国鲁城。

鲁城此时已是四处张灯结彩,百姓们都在准备着过新年。

无忧王先去王宫觐见了齐王,把秦国的战况详细的说了,又把自己从蜀国一路走来的见闻也回报了齐王。齐王特意的问了顺王的情况,得知顺王身体仍是虚弱,体内的余毒已入脏腑,只能静养。齐王就对无忧王说:“祀儿,依你看,齐禄掌控蜀国如何,我想着是否该接你顺王叔回国。蜀地潮湿闷热,对于他的伤势有害而无益。”

无忧王想了想,对齐王说道:“陛下,齐禄已经尽握蜀地军权,又有李国公尽心辅佐,那蜀王也无力再兴风作浪,接顺王叔回来也无不可,只是不知道顺王叔能否放心的下。”

齐王就笑笑,对无忧王说道:“祀儿,我和你父王,还有你顺王叔都老了,该是你们年轻人担起重任的时候了。将来要成就千秋霸业,还要靠你们,你和齐禄都要尽心辅佐太子,让他成为一位明君,使天下太平,是民富国强,使万邦来朝,重建我华夏威严。”

说到这里,齐王看着无忧王,满眼的慈祥,笑着说:“我和你父王、顺王,兄弟三人,从行伍出身,做到将军,又建立了齐国。如今咱们两代人,又要完成一天华夏的大业。我们老兄弟东征西杀,打拼了二、三十年;接下来就该你们兄弟三人,来继承我们的基业。你们也一定要兄弟齐心,切勿离心离德。”

无忧王点着头,对齐王说道:“陛下尽请放心,我和齐禄顶会竭尽全力,辅佐太子。我们兄弟一体,绝无二心!”

无忧王从王宫回来,就去平王府拜见了平王夫妇。

平王已经从前敌回来,前方的齐军交由自己的部下统领。平王见了无忧王倒也没说什么,只是平王妃一见无忧王,居然就眼含热泪,拉过无忧王的手,就左看看、右瞧瞧,伸手捏捏无忧王的衣衫,嘴里却又叨念起来:“祀儿,你这一走就是大半年,出生入死的,瘦了。你和父王倒是回来了,只是我那乖乖的儿媳,可还在山上受苦。这大冷的天呀,往时我都是叫她来我这里,陪我守着暖炉的。如今她一个人在那庵中,谁给她取暖呀!她自小就没离开我这么久,这些日子她不知该瘦成啥样了!”

无忧王被母亲这么一说,也叹了口气,随即又宽慰起平王妃,强自笑着说:“母亲,您不必担心,我那日去远远的看了莹儿,她如今倒比前时强健了不少,气质上更加沉静,就连曲叔叔和沈姨也说莹儿如今像极了那菩萨。我猜着等过些日子,莹儿回来,母亲也会以为是菩萨来了咱家。”

平王妃听无忧王这么一说,就来了精神,急忙的问道:“我是听你沈姨捎信说起的,你快仔细的很为娘说说,说说我那儿媳如今是什么样子!”

无忧王就 那日自己在山岭上,窥望的情形和平王妃说了。平王妃听着,一个劲点头,听到后来就说道:“好好好,我待来春也去哪五台山一趟,我要亲眼去看看我的儿媳,我那菩萨一般的儿媳!”

无忧王又陪着平王妃说了会儿体己的话,就转回自己的府中。上次回府还是夏季,如今已是寒冬腊月。

府中一切依旧,家丁院工、婆子丫鬟的都纷纷向无忧王行礼,也都是张望着无忧王的身后,众人都习惯了看着无忧王和莹儿成双入对的,冷不定只见到无忧王一人回府,难免惊诧。

无忧王也不说什么,只叫过管家,对他吩咐着,到年底了,想回家的可以让大家回家,每人将月银足额发了,再多发一月的节钱,就说是少王妃体恤大家,给加的。留在府里的家院丫鬟,也多准备下过节时的东西,无论吃的、穿的,较往年加倍。老管家听了,笑呵呵的答应着,见无忧王没有别的交代,就去帐房安排了。

无忧王回到自己的房中,丫鬟早已知道王爷要回来,所以在屋里生着暖炉,房中倒不觉得冷。无忧王抬头四下看看,见屋内的桌子上摆着一盆水仙,猜着就是花匠赵伯给送来的。莹儿喜欢各种花儿,只要是那些香气不大的花儿,也愿意布置在屋子里。水仙花有的已经绽放开,白嫩的花瓣,鲜艳的黄色花蕊,看着像一张娇笑的俏脸。无忧王也看着那花儿,会心的笑起来。

此时的五台山下潭清庵内,莹儿也正望着眼前的雪景出神。身后的**拿着一件狐皮的披风,看着莹儿站在雪中,遥望南方。

五台山这边刚下了一场雪,净贤带着众尼清扫着院中的积雪,莹儿和清悟她们几个出了庵院,清扫庵门外和上山路上的积雪。明媚和许诺拿着扫把,同清悟她们几个年幼的比丘尼,一路扫,一路闹,早跑到半山腰去了。

莹儿就在后面清扫着清悟她们扫不到的积雪。**没有打扫雪,她就拿着披风跟在后面,**担心莹儿扫雪扫得热了,若是出汗,就怕被山风吹了。莹儿扫着,在山腰的空旷处,就站下来,自己轻轻的走到一棵树下,望着遥远的齐国。

莹儿的心其实从未有一刻忘记对祀哥的思念,她每日晨起晚睡,刻苦的修习佛法,做早课,修行武术,抄摩佛家的经典,为得只是让那思念不要滋生的太快,莹儿知道,一旦对无忧王的思念漫过自己的理智,那么她就再也不能修行下去了,她就会不管不顾的去到祀哥的身边,只要紧紧的抱住自己的祀哥,把这些日子的思恋都化作泪水,洒落在祀哥的肩上。所以,莹儿不敢放任自己去想起无忧王,她几乎已经抄摩了庵中所有的经典,也背诵了几乎所有经文。

只是此时这雪,这雪后的一片洁白,又让莹儿想起了与无忧王一起看雪的那些日子。若是此时祀哥在身边,他一定会陪着自己玩雪,堆雪人,丢雪球,或者去湖边凿开冰面,捉起那些几乎冻僵的鱼。反正只要是在祀哥的身边,无论做什么都是好的,都是让自己开心的;只要在祀哥身边,莹儿可以不再管周围的一切。

**见莹儿站在那里,似是痴了,一会儿面露微笑,一会儿又有泪水流下。**不敢打搅莹儿的思绪,只是轻轻的走过去,把披风披在了莹儿的身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山路上再次响起明媚、许诺、清悟她们的吵嚷声。一群女孩子打打闹闹的已经扫完山路上的雪,从山下回来了。

莹儿也听到了,从出神的思绪中醒来,看看身上的披风,就回身朝**笑笑,然后活动了一下,脱下披风交给**,说道:“谢谢你,**,我不觉得太冷!”

许诺此时已经跑上来,手里捧着什么,就到了莹儿近前。后面明媚喊着:“我也有,不要她的!”

原来明媚她们下到山脚,就去了曲老汉家,曲老汉正在家和几个孩子烤栗子和面团,见到明媚她们,沈姨就赶紧用棉布包了一些烤好的栗子,让明媚赶紧捎上山,给莹儿去吃。不想许诺一把抢过,撒腿就跑。明媚见许诺居然抢了自己的功劳,也不管热不热,用袖子兜了一些就追上来。清悟她们看着有趣,也都抓了就追出去。一群女孩子这就吵嚷着过来了。

许诺到了莹儿近前,献宝似的把棉布包打开,一股栗子的甜香就传出来。莹儿也一下子高兴起来,伸手取了一颗,却还有些烫,赶紧又扔了回去,把手指捏到了耳朵上。明媚也跑了过来,喘着气,笑着,然后从自己袖子里拿出几颗,嘴里却嘟囔起来:“都怪你,我明明兜了许多,这一路都给掉了,只剩这几颗。”

**接过来,剥了一颗就递给莹儿。莹儿笑嘻嘻的接过,放到口里,点着头说:“恩,很甜的,我们拿回去给师太她们一起吃吧!”

一群人,叽叽喳喳就往山上走去。

无忧王在府里转了转,见府中也已经都准备的好了,便和管家说了声,又回到平王府。平王妃早就吩咐下面做好酒菜,一家人围在火盆边。无忧王取了烫好的酒,陪着平王慢慢饮酒。平王妃看着桌上的菜肴,就又想起莹儿,少不了一顿念叨,无忧王还要陪着笑,劝母亲不要挂牵莹儿,那边有**她们照顾,莹儿不会受到委屈的。

一家三口人就这么说着话儿,喝着酒,吃着菜,不觉也到了深夜,菜也温了两次。平王喝了几杯酒便不再喝了,只看着无忧王自己一杯一杯的喝着。平王妃想要劝阻,平王笑笑,示意平王妃不必去管。无忧王直喝到沉醉,被扶到床上,酣然的睡去。

一个人心里挂牵着远方的爱人,唯有借着酒醉才能把那份挂牵淡忘;一个人整日征杀,也只有在自己的父母身边才能让自己放松。无忧王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又睡了多久,只知道第二天醒来,已经是日暮西山。

远在潭清庵的莹儿却是一夜未睡,斜枕在床上,和**说了一晚的悄悄话,**自然知道莹儿这数月来心中对无忧王的思恋,这么久了,莹儿只是靠着不断的修行来分散内心对无忧王的想念。如果不让她倾诉出来,这个一直被宠惯的女子,恐怕再也不能待在这庵堂,她就要生出翅膀飞回自己的爱人身边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