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孽宠:一品傲妃 > 孽宠:一品傲妃最新章节列表

端倪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子肃别追了,先去和林迟他们会合,然后立马回将军府,你的伤要紧。”

这黑夜的深山中不知隐藏了多少的危险,对方又是有备而来,苏谨儿哪敢让他再追过去,连忙将人唤住。

铁面男闷闷地应了一声,急跃而出的动作在半空中凭空一记翻跃,足尖在旁边几簇竹梢上轻点而过,一个旋身后一招燕子回头,带着人身姿轻盈如燕的飘落在了空地上,等怀里的人站稳,松开环在她腰间的手,长剑入鞘,看也不看苏谨儿一眼,头也不回的径直往黑夜中行去。

那模样,似是在生气。

他走的方向不是聚贤楼,更不是皇城,苏谨儿捂着隐隐作痛的胳膊,傻傻的站在原地呆了好一会儿的功夫,像是在想着什么,脸色苍白得有些难看。

望着前方的身影,她神色变了几变,之前在挽风阁的怀疑再一次得到了确认。

这一回她想自欺欺人都不行了,这个世界上受了伤会影响到她的只有一个人,子肃居然真的是萧厉……

是了,之前她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子肃,子为民,天子面前皆草民,草字为盖,加一个肃,不就是大秦的皇姓萧字么。

若不是他们之间有所谓的命运绑定,她怕也要被蒙在鼓里,单纯认为身边这个小侍卫不过是魔教派出来的一枚棋子而已。

不过是他又能如何,她不能问,也不会问。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她亦有,现在知道了,也许只有装傻会更管用一点。

苏谨儿无奈的轻叹一声,摸了摸早已变黑恢复本来样子的长发,再不得其解的看了眼手中的白玉笛。

笛子是再普通不过的玉笛,她出门时临时让阿鸢从苏二小姐的小库房里取出来的,就在刚才挡出去用来应付蛇王的攻击时被削得只剩一小截了,她敢肯定五音不全的自个儿会突然吹奏出一首曲子和笛子本身没半毛钱关系,原因肯定在其他地方,她还得慢慢找。

不过好在她和蛇王用笛声干架时现场没有别的人在,不然她自己都无法解释今晚层出不穷的诡异事件——

起初是一到十里竹林外,就莫名其妙毫无征兆暴发出来的欲念。

回想之前几次蛇毒发作的程度,好歹也是从浅入深的,让人不至于立马失去理智,有足够的时间去防备毒发。

但今晚一切似乎都失控了。

这里是荒郊野外,要不是闻出来子肃身上熟悉的味道,她都不敢想象把一个陌生男人扑倒各种上下其手会是什么后果。

按理说,一个人失去理智的时候,是分不出神去辨别什么味道的,可在她蛇毒发作的时候,体内的妖丹让她自身带出妖性,嗅觉会变得相当灵敏。

苏谨儿摸了摸下巴,她记得在那个神秘的紫衣男人给她看过的那本册子里,有过这么一段注释:妖魔道,逆天而行,需吸纳天地之灵气予以自身,灵气繁盛,修行方能事半功倍。然,这天地灵气亦分三六九等,最低等的就属草木之灵,这个范围较广,有灵气的山川河流花草树木皆算在内;再则便是月华之灵,所谓月华之灵就是每当月圆之时,盈月所蕴含的灵性;最难得的就数天上人间的龙之灵,龙之灵也叫龙之气,龙之气极为珍贵,向来只出自历代九五至尊真龙天子的周围,但凡修出人身道行高深的妖,接近身俱龙气之人,只会有益无害,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她会不管不顾纯粹被子肃身上的味道吸引直接扑倒的原因吧。

可是魂淡!她不是妖又不修行,肚子里那颗蛇妖元丹没事捣什么乱啊!!

用了浴凰能飞起来,她还能忽悠别人自己会轻功,可不分时间地点场合就发情把男人往身下扑,这会坑死人的好不好!

还有突然变成银白又变回来的发色,多来上几次她的心脏会超出承受负荷的。

不行!

等回去她一定要想办法将神秘男call出来问个清楚才行,就是不知道那家伙要怎么才联系得上。

在这个没有QQ没有微博没有微信的年代,难不成要用千里传音,或者来个心灵感应?

打住打住,苏谨儿甩了甩脑袋,把脑中这些有点天马行空的玩意儿晃走,现在不是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前方还有个伤患还没处理呢。

现在蛇群已散,聚贤楼里还有林迟在镇守,子肃有时间出来找她就代表里面没什么大事,苏谨儿对聚贤楼的情况到是没有先前那样担心了,就是想不通自己哪里惹恼了这位大爷,只能快步追了上去。

“喂,别走这么快,等等我呀!”

“子肃,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你胳膊上的伤要紧快上药包扎,那刀上有毒的你不要命了?”

“说实话虽然有点讨厌你上哪都跟着,这一次你是因为我才受的伤,我总不能放着你不管吧,今晚要是没有你,那一刀就该挨在我的身上的,你别走了,跟我回去上药好不好?”

“你怎么了,是不是觉得我让你去管聚贤楼的事超出你的工作范围所以不高兴了?”

“一个大男人能不能别这么小气,你看,你老是神出鬼没的跟着我,我都没生气了,你到是吱上一声,不然给我感觉就像是在对着空气说话一样,很冷唉……”

跟着一声不吭的男人的脚步不停往前走着,苏谨儿一路就像没感觉到低气压,厚着脸皮跟在后面不停的碎碎念,无奈对方压根就没打算搭理她。

他步子迈得大,走得很快,苏谨儿跟在后面走了一阵都觉得吃力,没一会儿就又被他远远的甩在了身后,刚想提快速度重新追上去将人强行带回去治伤,只顾着看前方的人,没留意到脚下的石子,一个不稳,足下踩滑,身体失衡的跌坐到了地上,摔出一声闷响。

擦破皮的手臂火辣辣的痛,她一手撑着草地想要站起来,试着动了动,脚腕传来的剧痛让她深吸口气,再抬头看一眼前面根本没有停下的身影,鼻子一酸,眼眶也跟着渐渐红了起来,默默的抱着膝盖缓缓的重新坐了回去。

听着身后原本轻快的声音渐渐变低,铁面男停下脚步,握剑的手紧了紧,动了动耳朵听着后面的动静,神色一凝,几乎是控制不住的转过了身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