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春闺记事 > 春闺记事最新章节列表

第548节大结局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燕山自从封了太子,就搬到了东宫。

他身边,有一帮从庐州带过来的能人异士。

朱仲钧多次告诉他,将来他做了天下之主,这些人就要封侯拜相,所以现在看他们,需得仔细,而且要精准。

要懂得用人,扬长避短。

从打江山开始,他们就要学会将来如何治理江山。

燕山身边的人里面,他比较器重章归鸿。

朱仲钧就多次拿了弘德帝和袁裕业的例子,告诉燕山:“......信任他,却不能偏袒他。”

燕山每次都道:“父皇放心......”

他觉得,弘德帝大约是缺少父母疼爱,才和袁裕业的关系到了那种地步。燕山从小到大,父亲和义父疼爱他、教导他、母亲陪伴他。

他和章归鸿同龄,自然不会偏袒他的。

这些日子,朝事渐渐走上了正道,燕山也要帮着父亲批阅奏章。他在御书房,一点点学起,直到入了夜才回东宫。

终于熬到了十天一次的休沐日,燕山松了口气。

他想,明日趁着休沐,去章家看看。

章归鸿的父亲章叔和,已经被封为户部尚书,皇帝赐予了偌大的庭院,刚刚重新修葺好,搬了新家。那院子,竟是从前的南昌王府别馆,就在庐阳王府别馆隔壁。

燕山小时候在庐阳王府别馆住的时间不长。

他父母,的确有段时间在京里长住。但那时候,燕山跟着义父外出,江湖行走。饶是如此,那别馆仍是曾经的家,燕山也想顺道去看看。

第二日,燕山早早起了。

今日父皇也休沐,根本不会从坤宁宫离开的。

他的父母,仍是那么恩爱,这点让燕山既羡慕又欣慰。

燕山就没有去坤宁宫打扰父母。而是直接去了章家。他打算今日和章归鸿到处走走,除了看看庐阳王府别馆,也看看其他地方。

章归鸿应该是第一次进京,他也一定想到处看看。

到了章家,章叔和今日也休沐在家,见到燕山。诚惶诚恐迎接了他。

章归鸿却没有出来。

“......不知太子今日驾到,归鸿他一早就出门了。”章叔和笑道。

“哦,去了哪里?”燕山有点疑惑。

他前几日就和章归鸿说好了,要到章家看看的。若是房子修葺得哪里不妥,燕山着户部再修葺。看完章家的房子,一起去逛逛京城大街小巷。

当时章归鸿说知道。欢迎太子的。

明知今日休沐,章归鸿怎么会自己去逛?

这不合理。

燕山盯着章叔和。想从他脸上看出蛛丝马迹。

章叔和果然有点结巴,现编章归鸿去了哪里,有点生硬说:“去了观音寺......”

“观音寺今日闭门,没有集市,他去做什么?”燕山问。

章叔和一下子就愣住了。

他不知道观音寺今日没有集市啊。

他神色尴尬,张口还想解释,燕山又道:“我诳你的。我根本不知道观音寺有没有集市。你这个反应,足见你也是诳我的。归鸿没有去观音寺。他怎么了?”

说到最后一句,燕山有点恼。

章叔和只得默默叹了口气,解释道:“太子,归鸿受了点小伤,微臣怕太子担心.......”

“带我去看看!”燕山打断了章叔和的话。

章叔和只得带着燕山去看章归鸿。

结果,章归鸿根本不是小伤,而是伤得很严重,脸色雪白躺在床上。

他的小腹处中了一剑,伤了腑脏。

太医也没有把握能不能救活他。

燕山大惊失色:“归鸿,归鸿,这是怎么了?”

章归鸿昏迷不醒。

章叔和脸色灰暗。

他低垂了头,半晌才说:“昨日,雍王到府上,和归鸿打了起来。归鸿技不如人,挨了他一剑.......”

雍王乃是二弟彦颖的封号。

彦颖和章归鸿的恩怨,燕山也知道几分。

是为了顾怡。

三表妹顾怡和章归鸿两情相悦,早已私定终身,只等战事一了就男婚女嫁。

但是二弟喜欢顾怡,那是从五六岁开始的。他总是缠着顾怡。一开始,他没有表明心迹,顾怡只得刻意疏远他,更不好直接贸然说她和章归鸿的事。

私相授受,是不容许的,会毁了顾怡的名声。所以,顾怡谁也不敢告诉。

两情相悦那件事,只有顾怡和章归鸿自己清楚。

直到他们攻破了京城,二弟封了雍王,他才跟顾怡表明说,他想娶顾怡做他的雍王妃。

顾怡当即就说,她已经和章归鸿好了,不会嫁给雍王的。

彦颖听了,杀到东宫找章归鸿,不由分说揍了章归鸿一拳,让他滚,不准娶他表姐。

章归鸿平素看着温和沉静,却非常固执。他对顾怡,用情至深,岂会因为彦颖就放弃?况且,作为男人,不战而退,也是耻辱。

章归鸿就跟彦颖说,他不会退出,他要想顾家提亲。若是彦颖也有意,同意可以提亲。顾怡乃是好人家的女儿,一女百家求,这是光荣的。

谁能娶到,就凭本事了。

后来这件事,燕山也不知道怎么了。

他太忙了,要帮着父亲处理朝政。他一直以为,这只是孩子们之间的胡闹。彦颖对顾怡的感情,虽然久、未必深,知道顾怡心有所属,难过几日就算了的。

哪里知道,彦颖居然对章归鸿下这样的狠手。

一个是自己的弟弟,一个是自己的挚友。燕山的拳头紧紧攥了起来。

此前,他最担心的,是章归鸿能不能活下来。

“......太医怎么说,他昏迷几日了?”燕山问章叔和,“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若是归鸿有了什么闪失,就是我的大损失,你们居然瞒着我!”

章叔和无奈垂了头。

怎么去告诉太子?

若是告诉了,就是挑拨太子和雍王不和。

战事的时候,雍王军功显赫。太子要次很多。太子乃是长子,所以封了东宫,拥护雍王那派暗叫不服气。

皇上曾挑明了说,谁敢在太子和雍王之间挑拨离间,杀无赦!

章叔和有了这个顾虑,自然不敢去告诉太子。免得有挑拨之嫌。

况且,章归鸿和彦颖比武,是章归鸿自己答应的。

答应了比武,就是生死由命!

这赖不到雍王,乃是章归鸿技不如人。

“太子爷,您焚膏继晷忙碌。微臣不敢用此等小事打扰。”章叔和道。

“小事?”燕山一口气翻滚。

他此刻正想扇彦颖两巴掌,让他懂事一点。别像小时候那么任性。

“.......他是不是昏迷了很久?”燕山又问。

“前日才受的伤,昨日傍晚醒了一回,吃了药,今日又这样。”章叔和道。

燕山知道,章归鸿乃是章叔和正房太太的儿子。

章叔和还有其他很多儿子。而且他们个个芝兰玉树,并不比章归鸿差。章叔和不算特别疼爱章归鸿。

他是不会为了章归鸿,去承担挑拨太子和雍王之嫌疑的。

****

燕山一整日。都坐在章归鸿房里。

直到黄昏,章归鸿才醒。

屋子里点了灯。章归鸿气息微弱,看到是燕山,有气无力叫了声:“太子......”

然后又说,“微臣不能起身给太子行礼,太子恕罪.......”

“别说这些废话,你现在如何了?”燕山见到他醒了,惊喜交加,上前问道,“我把我大舅舅、我义父都叫了来,他们全都是医术高超的大夫,定能治好你。现在叫他们进来?”

章归鸿点点头,道好。

顾辰之和林翊在外屋等了半天。

不仅仅顾辰之来了,顾怡也来了。

她眼睛全部哭肿了。

从前打仗的时候,她天天提心吊胆,怕章归鸿战死疆场。好不容易熬到了战事结束,她提了四年的心放下,以为接下来就是花好月圆。

哪里知道,彦颖插了进来。

顾怡从未想过,彦颖对她是那种感情。她只当彦颖是兄弟。

彦颖没有弟弟,所以和彦颖相处,不自觉转移了些亲情,待他不同。没想到,竟然酿成了今日苦果。

章归鸿看了眼进来的人。

看到了顾怡,他微微冲她笑了下,道:“我还好......”

他这声还好,是对顾怡说的,目光却不敢落在顾怡身上。

顾怡捂住了唇,几乎失声。

她这样,再看章归鸿的情景,顾辰之早已明白。他之前就听妻子林蔓菁说过,顾怡和章归鸿走得很近。

章归鸿是个很不错的孩子,顾辰之也满意。

将来两个孩子能有个善果,自然最好。

青梅竹马的感情是牢靠的。顾辰之希望女儿嫁到真心疼她、懂她的男人,而不是为了富贵攀高枝,所以,顾辰之夫妻是默许顾怡和章归鸿来往。

顾怡却不知道。

她一直以为自己很小心翼翼的。

“我看看吧。”顾辰之上前几步,走到了章归鸿榻前,“好不好,大夫说了算。”

章归鸿伸出手,给顾辰之诊脉。

顾辰之给章归鸿号脉,心就沉了下去。而后,他又看了看伤口周围,一颗心沉得更狠。

他怕自己诊断有误,就对林翊道:“林兄,你......你来看看......”

林翊和燕山都是聪明人,从顾辰之的表现上,就知道章归鸿不好,大不好!

外伤不似内疾。

外伤来得凶猛,不会给药物机会。

大夫也束手无策。

燕山的心。寒彻了半边。

他头皮都麻了。

林翊上前,也给章归鸿诊脉。

章叔和、顾怡站在最后面,不敢打扰两位大夫切脉。

林翊切脉片刻之后,默默收了手,什么也没说。

“归鸿,你好好歇着,我让我大舅舅和义父给你开方子。”有点冷场,燕山只得开口道。

章归鸿何尝不聪慧?林翊和顾辰之的表情、反应,章归鸿看得一清二楚。而且他自己的身体。他自己有数。

他这伤,只怕是好不了的。

他微微笑了笑,点点头。

他的目光转移,又落到了顾怡头上。

燕山会意,几个人都出去,对顾怡道:“三表妹。你照看归鸿片刻,我们开好了方子就来。”

顾怡点头。

等众人一走,她泪如磅礴。

“......你为何要鲁莽,同他比剑?他从小习武,这些年不干旁的,只学会了用剑杀人。”顾怡声音嘶哑。哭得肝肠寸断,“如今怎么办?”

章归鸿无奈叹了口气。

不比。又能如何?

任由雍王一直纠缠闹下去?

这样,顾怡的名声怎么办?

况且,章归鸿一生,也从来没有怕过谁。再强的对手,他都敢挑战。他是个有勇有谋的人,从不畏惧。

特别是需要争取他的爱人时,他更加不会畏惧。

哪里知道。雍王在习武上,精湛到了如此地步。

章归鸿被他压制得毫无还手之力。

雍王一剑刺进来。章归鸿当时心全部凉透了。他能感觉到,那剑刺得太深了,只怕已经伤了他的五脏六腑。

“若是我熬过来了,咱们就成亲,不用再等明年了。”章归鸿声音虚弱不堪,“假如我没有熬过来,你......你不必为我伤怀。”

顾怡好不容易收住的眼泪,又似断了线的珠子,滚落下来。

“你这样说话,就是想逼死我.......”顾怡哭着道,“不能这样想。不过是受了点伤。当初你也受过伤的,不是过来了.......”

就是因为受过伤,心里有了比较,章归鸿才敢肯定,自己只怕真的不行了。

他也不想如此悲观。

他看着顾怡的脸,遗憾少年相识,不能和她结连理,竟要拖累她为自己伤心。

章归鸿的母亲已经去世了,父亲有很多妾室和儿子,他倒不觉得放不下家人。

唯一难以割舍的,就是这个对他痴情多年、盼着和他白首偕老的顾怡了。

这里,顾怡哭得可怜。

外头的燕山,也彻底傻眼了。

“伤了脾......”林翊和顾辰之都这样告诉燕山,“那一剑下去,就注定了.......及早安排后事啊,挨不过今晚了。”

燕山脑海中一片空白。

过去的四年,燕山也算从死人堆里滚过来的。一开始,他认识的将领逝去,他撕心裂肺的难受。后来,渐渐麻木了。

直到今日,那种感觉又回来了。

燕山没法子等着,等着看章归鸿死。

他记得四年前自己对母亲说过,将来若是他做了家主,章归鸿就是他的总管事。那么,若是他做了国主,章归鸿就是人臣之首。

燕山从未改初心。

他猛然站起身,冲了出去。

****

他回了宫,找彦颖。

彦颖和彦绍还住在宫里,他们的王府府邸尚未建好。

彦颖正在院子里练剑。

燕山冲上去,什么也不管,狠狠掴了彦颖两巴掌。

彦颖被他打得懵了。

满屋子的人都懵了。

站在屋檐下的单薄纤弱身影,看到这一幕,她也懵了。

顾瑾之今日无事,就四处走走,看看孩子们。燕山不在东宫,顾瑾之就到了彦颖这里。彦颖说要耍剑给顾瑾之看。

顾瑾之就带着宫人,站在屋檐下,看着彦颖练。

这才刚刚开始,燕山就这样冲进来,不顾三七二十一,扇彦颖两巴掌。

俗语说。打人不打脸......

顾瑾之站起身子,她以为彦颖肯定要还手。

他们兄弟定要厮打起来。

不成想,彦颖只是怒目圆睁,手指紧紧攥住了剑柄,压抑着情绪之后,后退了两步,说:“你是我哥,我让你一回。我做了什么,你要这样动手打我?”

“你做了什么?”燕山眼眸通红。似暴怒的狮子,一把抓住了彦颖的衣领,“章归鸿,他快要死了!你杀了我最好的朋友,你还问你做了什么!”

顾瑾之就停住了脚步。

彦颖无疑也愣了下。

而后,他冷笑道:“他自己答应比剑的。我若是不伤他。他就要伤我。你没有看到他当时,跟疯了一样想杀我!”

然后,他狠狠一推,将燕山推得向后仰到而去,“好,好!咱们兄弟之情。居然比不上外人。你这样不顾人伦,打我的脸。以后咱们就恩断义绝!”

燕山被他摔倒了地上,额头鬓角都蹦出了青筋。

兄弟俩像两只愤怒的狮子,恨不能撕碎了对方。

“彦颖,燕山!”顾瑾之最终出声,喊了他们。

*****

顾瑾之的话,猛然将气氛凝固住。

兄弟俩都愣在那里。

他们争执的时候,一个没看到母亲。一个忘了母亲。直到此刻,两人才直到母亲就在这里。看着他们打成这样。

母亲最害怕他们兄弟失和。

顾瑾之从屋檐下,一步步走了出来。

她的一条腿不便,走得非常慢,似慢慢一步步踏在彦颖和燕山心头。

兄弟俩只感觉心口窒闷,透不过气来。

特别是燕山,不敢在和顾瑾之对视。

他挪开了眼睛。

“疼吗?”燕山摔在地上的时候,面颊被石子磕破,血痕露了出来。

燕山全身都绷得紧紧的。

他连忙摇头。

“你疼吗?”顾瑾之又问挨了两耳光的彦颖。

彦颖也连忙摇头。

他紧张看着顾瑾之,想要道歉。

顾瑾之却转身,缓步往外走。

她的声音透出浓浓的失望:“可是娘心疼.......”

“母后!”

“母后!”

燕山和彦颖这才急忙上前,去搀扶顾瑾之。

顾瑾之不理会,乘坐凤辇回了坤宁宫。

这对兄弟也亦步亦趋跟着,到了坤宁宫。

顾瑾之在大殿坐定,他们俩就跪在地上。

大理石的地面泛出清亮的光,将他们俩的脸倒映出来。

“燕山,你先说......”顾瑾之沉默坐了半晌,才开口道。她这个时候,心情已经缓和了几分。

燕山就把章归鸿的事,一一说给了顾瑾之听。

等燕山说完,顾瑾之让彦颖也说:“你也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娘,我从小就和三表姐好,这个您和爹爹都知道!”彦颖急起来,就忘了现在改了称呼,依旧是从前的称呼,向母亲诉说委屈,“那个章归鸿,花言巧语哄骗三表姐,我和他理论,他却说我胡搅蛮缠。娘,比武也是他提出来的。您没看到他当时的模样,他想杀了我般。我若是不刺伤他,我就要被他刺死了。

娘,刀剑无眼,儿子从来不是那得理不饶人的。若不是他步步紧逼,取胜心强,差点伤了儿子,儿子也不会刺他一剑的。”

然后,他开始解衣裳。

夏衫单薄,他很快就脱了个赤膊给顾瑾之看。

顾瑾之看到他的赤膊,一下子就捂住了唇,眼泪涌上了。

彦颖小小年纪,身上新伤添旧伤,好几处的疤痕。有一条疤痕,狰狞恐怖。

过去那四年的路,不止顾瑾之走得艰难。她和她的丈夫、她的儿子们,个个都艰难。她的眼睛顿时就湿了,再也说不出半个字。

“大哥你看看!”彦颖把伤疤给母亲看,又给大哥看,“我是从刀口滚过来的。若是我不反击,我就丢了命。他那么拼命要杀我,你都没有看到,反而怪我。要我说,他就是寻死。而你呢,你问过我经历什么,就上来打我?”

燕山也噎住。

他们的动静。最终惊动了再御书房批阅奏章的朱仲钧。

朱仲钧到了坤宁宫,两个儿子都骂了一顿。

“胡闹!”朱仲钧对燕山和彦颖道,“仅此一次,若是再也下次,你们俩都跑不了。”

然后对燕山道,“天快要黑了。你带着太医们,再去章家看看,务必保他一命;若是保不成......”

若是保不成,你就陪他最后一程吧。

朱仲钧这话到了嘴边。总觉得荒凉,就没说。

燕山却明白。

他点点头,起身跟父母行礼,急匆匆走了,又去了章家。

等燕山一走,朱仲钧骂彦颖骂得更加严厉。

再三个儿子里。朱仲钧疼彦颖最甚,爱之深、责之切。

“......若是章归鸿死了,你要落下什么名声?这才刚刚草建,我就早告诉过你,不可鲁莽,你从未将父皇的话。放在心上?”朱仲钧呵斥彦颖。

彦颖也委屈。

“父皇,您不知道章归鸿多嚣张!我去找他理论。让他别缠着三表姐,他居然说我才是不该纠缠的。况且,比武也是他提出来的。”彦颖道,“他那架势,就是要杀死我。”

“你还敢顶嘴!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朱仲钧被彦颖顶撞得怒气更甚,“若是他死了。旁人岂能理会你的解释?这么一桩事,不仅仅毁了你的名声。也给你们兄弟之间添了裂痕。等父皇和你母后百年,你可怎么办!”

彦颖不敢再顶嘴了。

他委屈低垂了头。

他很想说,若是有人觊觎母亲,你拼命不拼命?

当年不过是皇帝多看了母后几眼,你就起兵反了他的天下。

如今,我不过和人比武,误伤了人,你居然这样骂我!

“等明日,不管章归鸿死没死,你去给你大哥赔礼道歉。”朱仲钧最后道,“否则,朕就不饶你!”

“是。”彦颖道。

他退了出去,回了自己的宫里。

他越想越觉得难过。

怎么好像都是他错了。

他到底错在哪里?

难道他让章归鸿刺一剑,才是他做对了?

特别是今日大哥打他那两巴掌,彦颖真觉得心冷。他那么信任的兄弟,居然为了外人打他。父亲还要他赔罪。

彦颖气得一晚上没有睡。

次日,果然听闻章归鸿死了。

彦颖听了之后,也愣了愣。

他记得自己那一剑,刺得并不深,怎么就死了呢?

他无意杀人的。

他刺章归鸿那一剑,仅仅是自保,否则章归鸿就要刺他了。

可是人死了,多少都有彦颖的错。

彦颖想到父皇的话,让他去东宫赔罪。

他只得起身,往东宫去。

东宫的内侍宫人都认识彦颖,都说太子在西花园,不准旁人靠近。彦颖却是不管,亲自闯了进去。

走到东宫的花园外,他听到有人说话。

说话者,乃是大哥身边的谋士刘尚。

“......雍王功高盖主,岂会久甘人下?微臣曾听人说,雍王公然造谣,说太子殿下非早产,而是非陛下亲生。”刘尚如此说。

彦颖的怒火,一下子就篷了上来。

大哥非父皇亲生这种谣言,彦颖的确听到过。但是他从来不信。

这话,不仅仅是侮辱他的大哥,更是侮辱他的母亲。

彦颖是个深情的人。

他若是爱一个人,就会用情极深。

所以,他不准旁人侮辱他的母亲和大哥。

现在听人刘尚把这话说给了大哥听,彦颖原本站在花架后面,一下子就窜了出来。

燕山是偶遇刘尚的。

他并不知道刘尚会说后面这番话,所以没有警惕,也没有留心。这不是他和刘尚说私密话。

但是他也没有防备,彦颖在这里。

彦颖什么时候进来的,燕山都不知道。

“你放屁!”彦颖怒目圆瞪,脸气得通红,逼着说刘尚,“本王生下来就是老二,一直都在大哥之下!岂会久甘人下,这是什么狗屁话!”

刘尚吓得魂魄俱散。脸刷得惨白,连忙给彦颖跪下磕头。

彦颖怒火炙热,一分不减,转而瞪着燕山:“你怎么不说话?你也以为,我觊觎你的太子之位?我虽然从小霸道,但是我要的,都是我应得的,我何时贪恋过不属于我的东西?咱们兄弟十几年,你以为我会抢你的太子之位?

我对你的情分。在你看来,都是狗屁不成?这小人说,你非父皇亲生,你为什么不反驳,你为什么不狠狠啐他?

这是对母后的侮辱,你为什么不说话?你为什么不狠狠扇他。像你扇我那样?你会打我,为什么不打真正伤害你的人?

还是,你自己也是这么以为的,你也看不起我,看不起母后,甚至看不起你自己?”

燕山愕然看着彦颖。

他的眼神。有点闪烁。

这点闪烁,彻底激怒了彦颖。

他快步近身。狠狠掴了燕山两巴掌:“还给你!咱们兄弟情,从此一刀两断!你从骨子里,就是个懦夫!”

说罢,他转身而去。

****

东宫里发生的事,很快就传到了朱仲钧和顾瑾之耳朵里。让彦颖去道歉,只是希望他们兄弟不要有罅隙,不成想又牵出这么一桩事。

这仇。算是彻底结下了。

彦颖又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朱仲钧叫人拿了刘尚,将其处死。

燕山刚刚丧失挚友。又被彦颖扇了两巴掌,朱仲钧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毕竟,燕山没有做错什么。

可朱仲钧和彦颖一样,觉得灰心。

燕山才入主东宫,就戒备亲兄弟了。

朱仲钧去了御书房。

燕山留在坤宁宫。

他坐在母亲身边,久久沉默。

顾瑾之也沉默良久。

“娘......”好半晌,燕山才声音嘶哑,“儿子从未不敬您!”

“我知道.......”顾瑾之的声音也哑了。

她微微阖眼。

不过一句流言蜚语,却酿成今日的苦酒。

果然,顾瑾之以为,若说这个世上相信她的,非朱仲钧和燕山莫属。不成想,到头来,对她深信不疑的,并不是燕山,而是彦颖。

想到自己为了燕山,提心吊胆的那些年,顾瑾之觉得那些苦,有点白受了。

“你去吧。”顾瑾之沉默一瞬,对燕山道,“章归鸿走了。不管他和彦颖是怎么打架的,外人只是看到彦颖杀了他。你去安抚,免得旁人误会。一旦起了误会,这一辈子都解释不清了.......”

燕山心里悲凉。

他抬眼看着母亲,视线里有点朦胧:“娘......”

“去吧!”顾瑾之已经转身,回了内殿,不再和燕山说话。

燕山只得离去。

他的脚步虚浮,感觉没有力气。

前日还春风得意,到了今日,风云变幻,风雨交加。

他错了,真的错了。

错在胡思乱想,错在看轻了彦颖,错在少信任了父母。

他茫然从坤宁宫出来,那明晃晃的日子,刺着他的眼。

明明眼前一片明亮,他却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走。

***

彦颖和燕山闹翻之后,跑了出去。

他到黄昏才回来。

他直接到了父亲的御书房。

燕山有什么事,

章节不完整?请百度搜索飞su中wen网 feisuzhongwen阅读完整章节 或访问网址:http://%66%65%69%7A%77%2E%63%6F%6D/

閱讀完整章節,請訪問 飛 速 中 文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http://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