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风流小农民 > 风流小农民最新章节列表

第0863章 在床上安慰她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王小兵也不怪沈若兰。

因为她对这件事一点也不了解,会说错话,那也正常。

如今,他只担心她的安危,暗暗发誓,绝对不能使她受伤或被杀,他要保护她,使她毫发无伤。不然,自己一生都会歉疚。

他已将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缝。

幸好两个假警察也没有留意躺在病床上的他,否则,立刻会开战了。

他们来到这里,首先是要将王小兵带回南夏市,如果这一点做不到,那就将他干掉,也算完成上头交代下来的任务。

是以,要是他们见到王小兵还会眨眼,肯定要出手的。

王小兵隐约见到两个假警察身形颇为魁梧,一看便知是那种非常能打的杀手。

因此,他更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在他们要动手对付沈若兰之前,就出手制止他们,纵使不杀他们,也必然要打到他们扑街,然后将他们交给小树林派出所的民警。

就在他要出手之际,便听到沈若兰有条不紊道:“你们这么凶干嘛呢?”

“哼,那是你不尊重我们在先!”鸭公声男狠狠道。

“我怎么不尊重你们了呢?我在这里监守他,那是由于他还没有交医药费,而他的家人又不想交钱,我们医院派我来这里,就是为了防止他的家人偷偷来看他一眼就走而不付医药费,你们听明白了吗?”沈若兰可能也感受到对方的威吓了,不过,并没有害怕,反而气咻咻道。

闻言,王小兵心里笑了。

“哦,我们还以为他会好起来。”鸭公声男子话音里的杀气减弱了。

“你们政府会帮他付一部分的医药费吧?”沈若兰越来越镇定了,可以从她自信的话音里听出来。

“这个我们不清楚。”鸭公声男子道。

随后,双方又交谈了几句,两个假警察便出去了。至此,王小兵松了一口气。

听着脚步声渐渐远去,王小兵终于睁开了眼睛,正好与望过来的沈若兰四目交投,见她轻轻地抚着酥胸,一副犹有余悸的样子。

“做得不错!”他赞道。

“吓死我了,刚才,那个人好像要动手。”她长长吁了一口气,道。

“我也以为是,但好在你回答得好,他没有听出什么破绽,只好放弃杀人的念头了。”王小兵握住她的玉手,笑道。

“嗯,我好怕呢~”她撒娇道。

“别怕,来,我给你温暖。”说着,便抱她上了床。

随即,以最娴熟的手法脱掉了她的裤子与内裤,将她白嫩而极富弹性的身子压在了下面,分开她两腿,屁股一撅,便进入了她的身子。

“啊~,还痛呢~”她娇声道。

“老婆,我会轻些的,包你满意。”他便用心地耕耘起来。

起先,他确实是轻进轻出,不过,由于小弟弟具有睿频的功能,干着干着,便自动提速了,变成了重进重出。

她娇躯乱颤,春音飘飘。

刹那间,这间重症监护室里春色浓浓,极为诱人。

数波强攻过后,她身子已软成了一滩烂泥,胸前两座坚挺而雪白的高峰急剧起伏,震荡出一圈又一圈可以亮瞎钛合金眼的波浪,使人百看不厌。

因为她下面已红肿了,所以在将精华储藏在她的神秘山洞之后,便结束了激情大战。

“你穿护士服真美。”他吻着她娇躯,由衷道。

“嗯~,明明说要轻些,但你还是那么大力,嗯~,又把人家弄晕了三次。”她轻挥玉手拍打他宽厚的脊背,呵着热气,娇声道。

“哈哈,老婆,你太吸引人了,我忍不住就大力了。”他攀登她的雪山,津津有味道。

“咯咯,那你也要轻些嘛~”她欢喜道。

看着她湿乱的秀发与红晕乱舞的俏脸,他觉得她此时更有女人味。

“以后会轻些的,老婆,你待会回家吗?”他将她汗津津的身子紧搂进怀里,吻着她的红唇,问道。

“嗯~,人家下面痛呢~,可能走不了路啦。”她美眸半眯,腻声道。

“那我俩就睡在这里吧。”他笑道。

其实,那张病床不大,勉勉强强能睡两个人,如果睡觉时会乱动的,估计要掉到床下去。

做了激烈的体育运动,沈若兰在兴奋过后感到了疲劳,于是,在他的爱抚之下,不知不觉间便进入了梦乡。

哄她入睡之后,王小兵点燃一支好日子香烟,有滋有味地抽着。

在刚做完运动抽支烟,那非常惬意。

看着烟气袅袅上升,王小兵耳边似乎还回响着刚才两个假警察的话语。

心里庆幸沈若兰还算机智,把对方给骗过了,不然,估计这里至少要出一两条人命,那自己的计划就落空了。

如今,他倒担心那两个假警察又突然回来。

要是他们见到自己与沈若兰裸着身子睡在一起,便什么都会明白的了。

是以,王小兵想叫沈若兰先回家,可是她下面痛,可能真的不方便走路了,也只好让她在这里睡一觉。

只要两个假警察把假消息带回去,那自己的计划就成功了。

至于能不能查出霍少东的下落,那还是未知数,但对方一定会放松些警惕的。

在这种情况下,只要自己多调查一下,估计能把绑架案查个水落石出。不过,纵使查到霍少东平安没事,也还奈何不了他。

因为那厮可以找很多理由来解释的。

有一点可以肯定的,那就是王小兵背的黑锅会摘掉。

抽完一支香烟之后,他便进入玉坠里干活,每晚花大量的时间来炼化吸收“强身丹”的药力。

他估计在一段时间内,自己假死亡的事不会穿帮。

但久了,终究会露出马脚。

是以,得抓紧时间去调查霍少东的事情。

同时,还要千方百计去获得曹茹诗的处女之身,这是他自救的一种方法,要是连第一位天使的处女之身也得不到,那后面的找不找都无所谓了。

至于要怎么得到曹茹诗的身子,他还没有具体的计划。

因为曹茹诗有自闭症,不能用平常的那些泡妞手段去泡她,得用特别的方法。

上次,差点得手,可惜刘姐在关键时刻回来了,搞到竹篮打水一场空,回想起来,还有三分的遗憾。

毕竟机会不是经常有的。

以后,还想遇到那种好机会,恐怕只可遇不可求。

他觉得还是要先征服刘姐才行,只要得到了她的允许,就能更加好地接近曹茹诗,而机会也会多些。

想到有机会跟她们母女三人都有一腿,他感到颇为自豪。

毕竟,她们都是豪门的女人。

由此也可知,不论是小家碧玉,还是豪门千金,只要用的泡妞方法正确,那一样可得手的。

不知不觉间,便在玉坠里呆了七个多钟头,彼时,已快是凌晨四点了。

因为白天还要去寻张芷姗,所以便出来休息。

一觉睡到天亮。

沈若兰在早上六点半就起床了。

她去买了早餐回来,与他一起温馨地分享食品。到了上班时间,她自去忙了,而王小兵则打了个电话给洪东妹,让她来接自己。

洪东妹接到他的电话,虽还困,但也开车来接他。她也有事要跟他商量。

回到夜城卡拉OK厅,两人上了三楼,进了她的房间。

“先睡一会。”她眨了眨熊猫眼。

“来,我给你按摩按摩。”他也爬上了床,扒下了她的内裤,从后面进入了她的身子。

“啊~,你好坏,居然偷袭人家,吓了人家一跳呢~”她对于他那种快速的强攻感到佩服,身子轻颤着,娇呼道。

他爬上床,胸膛贴紧她脊背,扒掉她内裤,扛起她右腿,进入她身子,这几个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潇洒流畅,用时大约是两三秒钟而已,是以,使她叹为观止。

在他有节奏的进攻之中,她兴奋地娇`喘着。

随着他越来越快的进攻频率,她檀口发出的“啊啊”春音也越来越密。

不消八分钟,便给了一波**她,也使她晕了过去,由于她还没睡几个钟头,所以只好让她继续休息。

等到了上午十一点的时候,她才醒过来了。

两人又缠绵在一起。

一直在床上战斗到中午十二点,他与她才休战。

此时,她身子软成了棉花,散发着暖暖的女人特有的气息,泛着激情光泽的肌肤蒙着淡淡的汗水,平添三分狂野的魅力。

两人激吻了一番之后,她才娇声道:“事情办成了?”

“成了。”他揉着她的酥胸,道。

“那算是一件好事吧。我也有一个不好的消息要告诉你。”她窝在他宽阔的怀里,轻声道。

“什么消息?”他祭出“太极掌”,爱抚她的美`臀,问道。

“让我想想怎么说。”她妩媚笑道。

他感觉不是坏事,但她已说了是不好的消息,那多半不会骗自己。

想了想,她缓缓道:“你叫我派人去散布你受重伤快死的假消息,想不到那两个老古董信以为真。”

闻言,王小兵微怔。

之前,他只是怕两个假警察会多方打听,是以,只好散布假消息来迷惑他们。

但从来没有想过会惹出节枝的,他与三个老古董的恩怨可深了,如今,全广兴已不在了,只剩下古海华与龙应唯。只要有机会,古海华与龙应唯是会落井下石的。

“他们想怎么搞?”他吻着她的红唇,问道。

“我听说他们已准备收编你的手下,不服的就打杀。”她如是道。

“这么拽!”他有点恼火,“既然他们想玩火,那就让他们玩,我们可以借机铲除他们,纵使灭不了两个,只要能灭一个,那还剩下一个,以后就容易收拾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她紧搂着他的脖子,娇声道。

“不如我们将计就计,速战速决,看能不能收拾他们。”王小兵也早想铲除剩下的两个老古董,只是没有找到好机会,加上还有其它事要处理,所以才拖到现在。

“你有什么好方法?”她将一条大腿搭在他的腰际,不停地摩擦着。

他则爱抚她的大腿。

两人情意绵绵地互动着,他笑道:“我是这样想的。”

于是,他便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她,听完之后,洪东妹檀口向上一弯,露出一抹赞同的笑意,娇声道:“好,就按你所说的去做。”

她相信他的能力。

从第一次与他接触,她便觉得他会有一番作为。

如今,他已印证了她的猜测,正如她所料,他已越来越有能耐,假如不出意外,几年之后,便可成为一方豪强了。

不过,如果她知道他只剩下不到三年的命,她会伤心的。

他也是怕她担忧,才没将四天使的事情告诉她,毕竟告诉了她,她也帮不上什么忙。

与她商量好了对付两个老古董的计划之后,他便用大哥大传呼手下的BB机,大约四分钟之后,手下们便陆续复机了。

王小兵把细节告诉了手下们,让他们去准备。

随后,洪东妹去饭馆打了饭菜回来,与王小兵一起共进午餐。

刚吃过饭,王小兵的大哥大便响了,以为是手下有好消息来了,接通之后,才知道是老爸王丛乐打来的。

“小兵,我听人说你被人打成了重伤?”王丛乐明显很焦急。

“爸,那是假的。”王小兵解释道。

“假的?会有这么多人传?你在医院哪间病房,我现在去看你。”王丛乐也知道自己的儿子在黑道上混,所以觉得王小兵应该是受伤了。

“爸,真的没事,那是假消息,你千万不要信。”王小兵脑筋急转,道。

他想不到会惹起老爸的注意。

王丛乐是一条筋的人,哪里肯信,道:“我不会责备你,你告诉我,在哪间病房,我去看下你。”

闻言,王小兵啼笑皆非,花了数秒钟,想到一条对策,便笑道:“我老实告诉你吧,我要帮警察抓几个逃犯,所以假装成受了重伤,借此而引出逃犯。真的没有受伤。你不要泄露出去,不然,警察捉不到逃犯的。”

“真的?”王丛乐语气轻松了些。

“真的,爸,放心好了。”王小兵只好硬着头皮说下去。

“好!我赞成你那样做!可以帮警察抓坏人,我支持你!你自己照顾好自己,我不多说了,还要去买几袋米回来。”王丛乐自豪道。

“好的,爸,你去忙吧。”王小兵松了一身。

挂了机之后,抹了一把脸。

“你爸打电话给你做什么呢?”洪东妹嫣然一笑道。

“这个假消息弄得满城风雨了,估计我妈到时又会打电话来了,还得跟她解释一遍。”王小兵苦笑道。

果然,还没有过十分钟,许娟也打电话来询问怎么回来。

于是,王小兵又耐心解释了一遍。

等他讲完电话,洪东妹笑道:“我想,这个假消息引起的余波还不止这些。”

“有可能,早知这样,就不散布这些假消息了,弄得我要跟亲戚朋友解释一遍又一遍,磨到嘴皮都厚了一寸。”他无奈笑道。

“那你什么时候到南夏市去?”她用双峰压他结实的胸膛。

“这两天内吧。”他感到骨酥。

随即,一个翻身,便将她压在了身下,分开她两条滚圆的美腿,往前一挺,便又进入了她的身子。

“啊~,老公,饶了我吧~”她下面也微微红肿了,

“老婆,谁叫你来挑逗我呢,我现在忍不住了。”他说着便大动起来。

一番**过后,两人的感情更深厚了,紧紧地相拥在一起,就像两团烈焰融合在一起,不分彼此了。

快活不知时间过,不知不觉间,便到了傍晚吃饭的时间。

还是由洪东妹去打饭回来。

两人你侬我侬地吃完了晚饭,便一起洗了个鸳鸯浴。

彼时,便快到晚上七点钟了。王小兵与洪东妹正在小客厅里跳舞,大哥大便响了,接通之后,听到是锋仔的声音:“老大,古海华要我去见他。”

“你就去见他。”王小兵道。

“见了他之后呢?要不要动手做了他?”锋仔问道。

“不要冲动,在那里,你要是动手,反而会被他干掉的。等你见过他之后,就请他出去吃饭,吃完饭,再请他去沐足城玩玩,后面的事,我会叫人去做了。”王小兵吩咐道。

挂了电话之后,王小兵与洪东妹相视一笑。

“他上钩了?”她问道。

“对,先把他给收拾掉,如果还有机会,再做了龙应唯。”王小兵点头道。

自从他一只脚踏入了黑道之后,便发现在黑道做事,如果太过手软,那就会被对手给灭掉,想要生存,那就得比对手更加凶狠。

他天生就不是冷血的人,是以,在无怨无

章节不完整?请百度搜索飞su中wen网 feisuzhongwen阅读完整章节 或访问网址:http://%66%65%69%7A%77%2E%63%6F%6D/

閱讀完整章節,請訪問 feisuzhongwen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http://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