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同人小说 > 霸情中校的小妻子 > 霸情中校的小妻子最新章节列表

全本剧终:平平淡淡才是真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完结篇——凌北烨、陆启琳篇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青梅竹马的恋情,参杂着初相见时的悸动,爱情和亲情相伴。凌北烨永远也忘不掉对他的琳妹妹那第一次心悸的感觉,蓦然想起,脑子里会出现这样一幅画面:

午后、阳光下,梳着羊角辫的女孩,明眸皓齿,肤白貌美,撅着小`嘴对他说,“阿烨哥,我的栗子都掉山坡下了——”。

无论多么委屈,心酸的时候,想起那一幕,他对她的一切不满都会烟消云散。她不爱他,没关系,他还是会守着她。似是鬼迷心窍,但最终却是两`情`相`悦。

她其实也一直爱着他,只是心理受了创伤,不敢面对。

同凌北烨经历了很多,现如今,一家四口幸福快乐得很。凌北烨同样很忙,复职后的他,更加珍惜这份工作,今年的时间,从刑警大队队长升任京城公`安局副局。

陆启琳的事务所也很忙,因为各自都有各自的事业,也就不觉得跟彼此相处的时间不多了。

安静的办公室里,陆启琳摘下眼睛,揉了揉鼻梁,眼睛有点发酸,看了下时间,都已经晚上十点了!她起身,收拾了下东西,出门。

“啊——”,才出事务所的门,差点撞上一个人,她惊呼,没想到是凌北烨!

“你怎么来了?!”,她皱着眉,呼了口气问道,心里当然是喜滋滋的。

凌北烨睇着她,不语,器宇轩昂的他看起来有些生气,那刚毅的俊脸上也染着一层寒霜,陆启琳意识到他在生气,心想,他可能是因为她加班。

双手连忙圈住他的手臂,“现在是旺季嘛——今天加班完了,明天可以休息——”,两人边走去电梯里,她边讨好地解释。凌北烨抿着唇,出了电梯,上了车才终于开口:“事务所就你一个人吗?!好像不是吧?怎么就你忙?”,他不悦地问道,声音里带着责备。

“老公——别生气嘛——”,陆启琳转瞬变得很小女人,依偎进他的肩头,撒娇地说道。

凌北烨心里一软,表面还很严肃,沉声道:“色`诱也没用!坐好,系上安全带!”,陆启琳笑了,就知道这一招最管用。他带她去吃了宵夜,才回家。

没有两个孩子在家,两人欢`爱的行为很大胆,在凌北烨的威逼利诱下,陆启琳乖乖地换上一套情趣内衣,两人从客厅玩到卧室,虽然年纪不小了,但玩起还跟新婚小夫妻似的。

“哈哈——别闹了,痒痒啊——唔——”,两人一阵追逐打闹,陆启琳身上的水手服被撕开,两人顿住,面对着面坐在床`上,眸光流转,气氛越来越暧昧,他再也抑制不住地吻住她的嘴,将她压倒。

她热情地回应着他,柔软无骨的身子像藤蔓,缠着他的身子,小手在他的身上抚摸,偶尔略过那些疤痕,心里颤动着。他埋在她的身体里,火唇一寸寸地吻着她的肌肤。

在她手腕处的一条小小的疤痕上流连,他知道,在他失踪的那段时间,她差点自杀——无论时间过去多久,那些酸痛的记忆都没被淡忘,他的吻来到她的肚脐下,剖`腹产留下的淡淡的疤痕还没完全消失,他细细地吻着,像是吻着珍宝。

她动了动,好像不满他的行为,“烨——动啊——”,扭着身子叫,凌北烨被她刺激地再也控制不住,狠狠地动起来——

“最近案子多吗?”,两人洗了澡后,躺在床`上,她问道。

“大案不多,还有力气问?是不是我刚刚不够卖力?”,吻着她的耳珠,他暧昧地问道。

“讨厌!关心你一下不好吗?每次回来就是兽性大发,弄得我像充`气`娃`娃似的——”,陆启琳不悦地说道,凌北烨笑笑,将她圈紧,“臭丫头,你不也很享受?”。

陆启琳的脸微红,重重地掐了他的胳膊一下,“睡觉了——”,说完,圈着他的身子,沉沉睡去。

天天和朵朵是一对人见人爱的龙凤胎,一家四口难得出来玩。凌北烨带着两小家伙学轮滑,陆启琳陪着,不停地给他们父子三人拍照,抵水,心里好不满足。

“咯咯——朵朵快来啊——”

“不要,爸爸我怕——”

小朵朵一人穿着轮滑鞋站着,一动不敢动,无助地看着爸爸,只见凌北澈站在那,冲她招着双手。陆启琳站在那,看着小朵朵迈开步子,一颗心提起,生怕小朵朵摔倒。

凌北烨却一点都不担心,不停叫着女儿,只见小朵朵怯怯地动着,缓缓地朝着他的方向移动,在小家伙就要到他身边时,脚下一滑——

“朵朵!”,陆启琳大声吼道,在小朵朵落地前,只见凌北烨将她抱住,她终于舒了口气。

“不玩了!朵朵不玩轮滑了!”,陆启琳上前,将小朵朵抱着,大声道。

“怕什么,哪个小孩子没摔过跤?”,凌北烨低下头,柔声道。

“那我也不放心——”,陆启琳说道,凌北烨只好作罢,带着儿子一起去玩。平时两个孩子,她带的多,教育得也多。陆启琳知道,凌北烨是军人出身,对待小孩子也比较严格,所以,舍不得给他管。

不过,凌北烨也没时间管。

幸福小剧场:

“哥哥,爸爸妈妈怎么又做家庭作业了?”

“他们不是在做家庭作业啦!他们是在嘿咻嘿咻!”

“什么叫嘿咻嘿咻啊?”

“就是这样!”

天天说完,将一男一女一对小熊放在地上,让男的小熊压在女的小熊身上,“上面的是爸爸,下面的是妈妈!”

结凌骑马次。小朵朵的小`嘴张成了O形状,“爸爸压妈妈?妈妈会被压死的!我们快去救妈妈啦——”,小朵朵说完,飞快地跑向卧室门口,“爸爸不准压妈妈——唔——”

朵朵还没喊完,小`嘴被小天天捂住,“朵朵笨蛋!爸爸是在爱妈妈!”。

房间里,他们的爸爸果然在狠狠地“爱”他们的妈妈。

****凌北烨、陆启琳(完)****

完结篇——顾亦宸、凌北杉篇

凌北杉从没想到,自己会这么爱顾亦宸,这么依恋他。跟他结婚也好几年了,对他的爱非但没变淡,反而越来越深。弄得自己跟深闺怨妇似的,不过她的工作也还很忙,少了些想念他的时间。

从SPA馆出来,她上了车,直奔车站。

顾亦宸远远地就见着了她的白色轿车,一身军装的他朝着她走去,面无表情着。凌北杉戴着墨镜,长发披散,全身香喷喷,顾亦宸坐在副驾驶上,伸手就要摘下她的墨镜。

“你别碰!”,她冷冷地说道。

这女人,生气了!

顾亦宸暗忖,“是谁惹了我们杉姐生气的啊?”,幽幽地问道。

“顾亦宸!你再叫我杉姐,我跟你没完!”,凌北杉气恼的发火道,摘掉墨镜,一脸气愤地瞪视着他。

“怎么了?”,他凑近,柔声问道。

“你不是说不回来的吗?怎么又回来了?!你忙你的啊,回来干嘛?!”,凌北杉委屈地发火道,原来,明天是她生日,本来她欢欢喜喜地要等他回来过生日的,他前晚说没时间。

她当时委屈地挂了电话。没想到的是,他今天又回来了!

她是该惊喜的,但是,心里也还是委屈的。感觉像是他施舍了一样,才回来的。

“小没良心的!快开车!回家教训你!”,顾亦宸沉声,似笑非笑地说道。凌北杉气呼呼地白了他一眼,踩下油门,扬长而去,一路上不再说话。

“诺诺呢?”,回到家,没见着诺诺,顾亦宸问道。

凌北杉心里又一酸,好你个顾亦宸,不先安慰我,倒问起女儿来了!不知道她会吃女儿地醋的吗?

“在奶奶家了!”,凌北杉冷淡地说道,说完去了厨房。

只听着顾亦宸在客厅给女儿打电话,凌北杉在厨房里,心里的酸意没法发泄,只能重重地切菜,“啊——”,一不小心,割破手了,她痛呼一声,顾亦宸闻讯,快速冲了进来。

看着她手在流血,想也不想地,捉着她的手,将那在流血的手指含进嘴里,重重地吸`允,酥`麻带着疼痛的感觉窜起,凌北杉看着他,鼻头发酸,募得想起小时候,他也常这样——

“切个菜都能割破手指!”,顾亦宸见血不流了,拽着她出了厨房,没好气地低吼。凌北杉刚刚温暖的心,因着他的责备,酸得很,“你凶什么?!顾亦宸!我又不是三岁小孩!”

“在我眼里,你就是个三岁小孩!”,顾亦宸气恼地吼道,声音里带着淡淡的宠溺,一把将她圈着抱起,朝着卧室走去。将她放在床沿,拿起家用药箱,在她跟前蹲下,为她处理伤口。

“你以为我把你生日给忘掉了吗?我没忘,前两天存心那么说的,让你紧张紧张——”,顾亦宸边为她包扎着伤口,边说道,凌北杉诧异地看着他,感动的泡泡从心底发酵,鼻头发酸地看着他。

“顾亦宸!你坏死了!”,撒娇地吼道,像个小女孩。

顾亦宸起身,笑笑,摸了摸她的头发,“我坏?”,其实还不是怕她不爱他的吗?看着她这么紧张他,在乎他,他的心情好了很多。

“最坏了!”,凌北杉说道,“不爱我,只爱诺诺——反正没以前那么爱了——”,看着他严肃的样子,她补充了后一句。顾亦宸笑笑,将她身上的围裙解下,自己围上,随即,出了门。

他亲自下厨,做了一桌饭菜,没去带诺诺回来,两人一起在家烛光晚餐。

吃完晚餐后,凌北杉叫顾亦宸去洗碗,她先去洗澡了,从浴`室出来,换上一套性`感的黑纱内衣,裹上睡袍,等着他。

顾亦宸在洗澡的时候,凌北杉突然闯了进来,在他面前宽衣解带,全身只穿着那件黑色薄纱,对他来说,就是赤`裸裸的诱`惑!

他迈开步子要扑向她,她连忙一躲,跑了出去,顾亦宸三两下冲干净身上的泡沫,简单地擦了擦,冲出浴`室,只见小女人妖`娆地坐在床畔,女王一样地睇着他。

顾亦宸走近,她站了起来,修长的素手在他的胸膛上轻轻地描摹,他的双手也在她的身上搓`揉起来——

“啊——”她低吟,弓着身子贴向他,他低下头,攫住了那娇艳的红果……

一场欢`爱,激情地上演。

凌北杉生日是在别墅里度过的,一家三口,开着小Party,最开心的是小诺诺,黏着顾亦宸,让凌北杉吃了不少飞醋。

“爸爸最爱诺诺了,对不对?”,小诺诺霸道地问道,顾亦宸为难地看着她,又看向一旁的凌北杉,凌北杉以威胁的目光看着他,顾亦宸这下更为难了。

“爸爸爱诺诺,也爱妈妈,都很爱,一样爱!”

“诺诺跟妈妈,你更爱哪一个?”,小诺诺又问道,顾亦宸满脸黑线。

“当然是——当然是——啊——哦——宝贝,爸爸肚子痛——快——”,顾亦宸急中生智地,连忙将小诺诺放下,捂着肚子去了卫生间。

凌北杉笑着摇摇头,她知道,在他心里,她跟女儿一样重要,这也没必要比较,只是这小丫头平常跟她争宠争多了,才这么霸道地问道。

幸福小剧场:

“老公——肚子好痛——”

“怎么了?!”

“那个来了——你去帮我买卫生棉好不好?”

“……”,这女人!故意的!每次都不买,等他去买,哪天他恰好不在家,看她怎办?!顾亦宸瞪了她一眼,起身,连忙出去,凌北杉调皮地笑笑。

脑子里浮现起那个由着她欺负的少年,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提着卫生棉进来的样子,她竟忽略了肚子疼,咯咯地笑了出来——

买卫生棉的顾亦宸不一会儿回来,还是她爱用的那个牌子。

****顾亦宸、凌北杉(完)****

完结篇——凌北澈、郭漫篇

特种部队家属区离凌北澈的部队有一段距离,这里戒备森严,都住着部队家属。郭漫跟儿子几年前就搬了过来,即使住在这,凌北澈也不会经常回家。

有时候遇上集训、演习、实战,甚至一个月都不回来,不过,他现在只要一有空,都会回来的。

郭漫在附近的一所中学教书,一家人的生活过得挺幸福。

“凌骁君!你又偷摘姚奶奶家的桃子了?!”,郭漫站在自己家院子门口,见着怀里抱着一堆桃子的儿子,严肃地问道。

“我才没偷,明明是姚奶奶送我的——”,帅气的小男孩大声反驳道,郭漫上前,将儿子抱起,“那有没有谢谢姚奶奶啊?”

“姚奶奶说,桃子随便摘,只要我爸爸不要再偷她家的鲜花就好!”

“……”

郭漫笑了,这个凌北澈!丢人丢得全家属院都知道了!15530561

原来有次,凌北澈又去偷花送她,偷的是姚军长家的,被抓个正着——

凌北澈厚脸皮也不羞,还大嚷嚷着说是,借花献佛。倒是脸皮薄的郭漫,见着姚家人都觉不好意思。

“妈妈,我想去城里玩——”,回到屋里,小君君撇着小`嘴说道,这里是郊区,军属大院里的小朋友也不多,君君比较喜欢京城,那里有哥哥,姐姐们。

君君的话令郭漫心里一酸,“等妈妈这周末休息带你回京城玩,好不好?”,她柔声哄道,附近的孩子,要么太大,要么太小,没跟他年龄相仿的,她知道,君君在这没人玩。

“又是周末——”,到了京城,没玩什么,又回来了。小君君很不高兴,这让郭漫心里更难受了,早知道当初就不搬过来了,他们住在这,也没见着比以前多见凌北澈。

“什么周末?”,这时,一道沉稳的声音响起,只见穿着一身迷彩服,头戴黑色贝雷帽的凌北澈出现在门空。

“爸爸——”,君君见着爸爸,连忙跑了上前,张开小手,凌北澈弯下`身子,一把将儿子抱起,高高举起,上下掂量着,“好家伙,又沉了不少!赶紧长,长大了咱当特种兵去!”,凌北澈摘掉墨镜,给儿子戴上,转首看着一旁的郭漫,扯着唇,笑着。

他突然回来,让她好不惊喜,“我去做饭!你先带君君做作业去,他作业还没完成呢!”,郭漫激动地说道,随即走去了厨房,凌北澈笑笑,带着小家伙去书房。

刚刚君君的话,他听到了,小孩子在这个不热闹的地方长大,到底是不愉快的,他考虑要不要把他们母子送回京城去,而且,郭漫带着孩子在这,也没个人照应。

郭漫在厨房愉快地坐着晚餐,身子被人从身后抱住,“讨厌!”,她说完,脸颊被他重重地一吻,她红着脸,继续切着肉丝,“你松开啊——”

“不松!”,凌北澈霸道地说道。

“你说,要不你们都回京城去吧——君君现在大了,在这没人玩——”,凌北澈说道。

郭漫心里酸了酸,她在这寂不寂寞无所谓的,她心里第一反应就是,舍不得他,总感觉离他近一点,心里就踏实一点,满足一点的。“我不想回去,君君不是有我陪着玩吗?”,她说道。

“我也不想苦了你!”,凌北澈松开她,帮她拿盘子,说道,看着眼前的小女人,满心里都带着愧疚。

“我哪里辛苦?!我在云南那么苦都能受,在这,这么好的条件,难道还三不足四不足吗?我只是想离你近点!闲着的时候去你宿舍,帮你洗洗衣服什么的——这样才感觉,你是我丈夫,我们是夫妻!”,郭漫大声道,眼眶发红。

凌北澈连忙上前,圈住她的腰,粗粝的手指抚了抚她的脸颊,“哭什么!激动什么!说得好像我在赶你走似的!我不也是舍不得你受苦吗?”,凌北澈的语气缓和下来,迷彩服外套早脱去,里面穿着黑色的紧身T恤,令他看起来健硕不已。

她靠在他的怀里,吸了吸鼻子,“我不走,我也会教导君君的,我们守着你,做你的后盾。”,她倔强道,凌北澈听着她的话,一颗心更柔软。

“蕙质兰心的好女人啊——”,他感慨着说道。

“别酸了!做饭了!你陪君君玩去!”,郭漫推开他,大声说道。

凌北澈笑笑,出了厨房。

不知道君君是不是听到爸爸妈妈的谈话了,那之后,他很少再嚷着回京,小家伙很懂事,爸爸不在家的时候,想着法子逗着妈妈开心。

凌北澈不忙的时候,也可以有短暂的假期,他们会回京城过几天,跟其他人在一起聚聚。

幸福小剧场:

“郭漫,你开开们啊?听我解释好不好?”

“不好!你今晚睡客房吧,我睡了——”,小女人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凌北澈再也忍不住,猛地踢了一脚,直接将房门踹开,郭漫尖叫一声,刚要下床,身子被凌北澈扑倒。

“你别碰我!坏人!”

“我以军人的名誉跟你发誓,我真没联系过她!”

“你别胡扯了!寄了那么多明信片给你!每月都有!”,郭漫下午去了他的部队,给他打扫房间,没想到,翻出一大堆那个安妮寄给他的明信片,她气得差点吐血!

“不相信我,是不是?”,凌北澈严肃道,大手抚摸着她的小`脸,“她给我寄,我也阻止不了,也没回复过,而且,她也没说什么暧昧的。”,凌北澈好声哄道,女人都是醋坛子么?

“那你怎么没跟我说过?”

“我就是心里坦荡荡才没跟你说啊!傻丫头,也不动动脑子,我爱你还来不及,哪有闲工夫想别的女人!”,凌北澈冲她教训道,说完,再狠狠地攫住了她的小`嘴,惩罚性地吻着她。

凌北澈对郭漫真的很好,是能多好尽量好,总觉得郭漫跟着他是受苦了,只有对她更好,再好——

****凌北澈、郭漫(完)****

孙大飞算是几个男人里,最惬意的一个,不过,这几年他也不是很好过。

他和温婉这对夫妻,明显是温婉占上风。

温婉在生了第二个孩子,女儿后,出去工作了,不是做空姐,而是,艺人经纪。这下,孙大飞俨然成了两个孩子的奶爸!而温婉成天飞来飞去,到处赶通告。

这点,令孙大飞十分不满,但妻奴的他,也不敢管,管不了!

“啪!”,看完最新的娱乐新闻,孙大飞火了,拍着桌子跳起,额上的青筋在抽`搐,这个死女人,眼里还有没有他?!居然跟男艺人手牵手走在街上,被狗仔队拍到,传出绯闻!

孙大飞怒了!很想立即把那个男艺人给封杀了!但,他着实不敢啊!

无奈地坐下,打了温婉的手机。

“Andy的服装怎么还没到?助理呢?麻烦快点好吗?”,温婉在后台扬声道,刚说完手机响了,她看着来电,是孙大飞的,嘴角上扬。

“温婉!我限你立刻,马上给我回来!不然——”

“不然怎样啊?老公?”,温婉软声软气地说道,但那绵里藏针的声音,令孙大飞的心猛地一紧,“老婆,宝贝,老公好想你——”,孙大飞肉麻地说道,温婉全身泛起鸡皮疙瘩。

“我现在忙着呢!明晚的飞机回京城!先这样了,拜拜!”,温婉的语气恢复正常,说完,迅速地挂了电话,孙大飞愣在那,满脸的不满!

这死女人!现在倒是他被她吃得死死的了!

没办法,谁叫他爱她的呢……

孙大飞扒了扒头发,头疼地想,该怎么让这小女人辞掉工作,安心在家做他的孙太太。

***

开着加长版房车去机场接她,只见她跟那男艺人一同下机,居然还手牵着手,不顾在拍照的狗仔队!孙大飞气愤地上前,大叫一声,“老婆!”,全场的焦点转向他。

戴着墨镜的温婉看着孙大飞,心里咯噔一下,想起他刚刚在大庭广众下叫了她“老婆”,心气得发抖!这混蛋!故意的吧?!13acV。

原来,娱乐界一直不知道,温婉已经结过婚了。

“这位先生,请问您刚刚喊的是温婉小姐吗?”,狗仔队立马将孙大飞围住,各种问题被抛来,孙大飞看了眼温婉,心里一横,“当然,温婉是我的妻子,我们两个孩子了,一个三岁,一个两岁。”,孙大飞笑着说道,他的保镖将记者推开,只见他走向温婉。

温婉差点没被他气死,叫助理送那男艺人上车,这时,记者们的问题又来了。

温婉在记者们面前承认,自己已婚,所以,以后关于她跟Andy的绯闻就不要再传了!

心不甘情不愿地随着孙大飞上了车,温婉在车上,一句话没说,直到回到家——

“你为什么要告诉记者?!你知不知道你坏了我的大事?!”,温婉对他质问道,心里气急。

孙大飞的脸色也不好看,“温婉,究竟工作重要,还是我这个老公重要?你说你现在做的那些事情,有顾虑到我的感受吗?!”,孙大飞看着她,认真地问道,满脸的受伤。

温婉第一次见着孙大飞这么难过的样子,心也柔软起来,“Sorry!”,她沉声道,“我没要气你,是这次宣传活动需要,也是炒作的一种手段吧——我以为你相信我为人,所以不会介意的。”。

“我怎么不介意?!我是男人!看着自己老婆在荧幕上跟别的男人勾肩搭背,我心里好受吗?!”

温婉朝着他走近,双手环着他的腰,踮起脚尖,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不气了不气了,以后不那么做了,保证!”,她撒娇地说道,孙大飞哪里受得了她这样的撒娇。

“让我XXOO,我就不气!”,他邪恶道。

“……”

这臭男人!不过,好久没跟他欢`爱了,她心里还真是痒痒的,主动地回吻着她,性`感的双`腿缠上了他的腰,两人在客厅里大战开——

他用邪恶的招数闭着她不做现在的工作,温婉居然也上当了,不过,事后她可不承认。

“乖乖在家带孩子不好吗?桐桐和可可天天想着你,温婉,你怎么变得这么狠心了?”,孙大飞悬在她的身子上方,喃喃地问道。温婉叹了口气,看着他。

“因为你给我的阴影!我总认为,要是不去工作,跟这个社会脱节了,哪天你不要我了——”,温婉说道,可能他以前做的那些事情给她真的留下了些不大不小的阴影吧——

“你让我怎么做,才肯信我?这几年我有做过一件对不起你的事情吗?”,孙大飞柔声道。

温婉抱着他,在他怀里蹭了蹭,“我还上班,但不会再飞来飞去了,希望你也继续对我好——”,温婉妥协道。

孙大飞笑笑,吻着她,两次差点失去她,他又怎会再忍心伤害她?!

幸福小剧场:

“爹地,我想吃冰淇淋!”

“来了!”

“爹地,我要喝果汁!”

“来了!”

“老公——我腿好酸——”

“来了!”

可怜的孙总不仅是妻奴,也是孩子奴,只要他在家,就得二十四小时伺候着他们母子三人,不过他也乐此不疲!

“还酸吗?”

“不了,好多了!”

“这里呢?”

“啊——你邪恶!”,胸前传来一阵酥`麻感,她尖叫——

邪恶的男人以帮她按摩为由,不一会儿,将她吃干抹净。

****孙大飞、温婉(完)*****

PS:全部完结啦!再次感谢所有亲的陪伴!厉慕凡的肉肉这两天会在群里写,不过今天没时间,新文还没写。也不说多少废话了,新文再见!新文:【一宠成瘾:豪门新娘太撩人】

二货后妈致上(忆昔颜)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