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同人小说 > 报告首长,申请离婚 > 报告首长,申请离婚最新章节列表

大结局(终)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姚精愣了一下,脸色难看的什么都没说……夏青叹了口气,跟着韩濬和韩朝伟走了……关上了门。

房间里就只剩下姚雅静,欧阳杭和姚精三个人,两个小宝贝知道姚精的心情不好……所以也不敢说话,就睁着大大的眼睛有点怯怯的看着姚精……

姚雅静知道,自己的妈咪真的发起脾气来,那是非常的恐怖的。

一个大人两个小孩子都沉默着没有说话……最后,还是姚雅静小朋友忍不住了,小小声的叫着:“妈咪……”

姚精这才看到姚雅静和欧阳杭,看到两个小孩子都一脸怯怯的看着自己……好像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很吓人。浅浅的笑了笑:“好了,洗手吃饭吧。”

“恩。”两个小孩子乖巧的点点头。

三个人吃饭,显得很冷清……至少比前几天要显得冷清多了,以前吃饭的时候韩家的人也在,饭桌上说说笑笑的,很热闹……

可现在,只有姚精和姚雅静欧阳杭三个人,两个小孩子因为姚精心情不好,所以也不敢说什么,就埋头吃饭……

一会儿,两个小宝贝就吃完了,实在是受不了这低气压,欧阳杭就对姚精说:“姚阿姨,我和小静先回去了。”

“……恩。”姚精点点头。

欧阳杭和姚雅静两个好像一下子得到了解脱,连忙拉着小手跑了……房间里就只剩下姚精一个人了……

姚精一个人默默的吃饭……吃着吃着……突然……

“王八蛋!”姚精突然生气的把筷子和碗仍在餐桌上,原本一张平静的脸也变的愤怒了起来,瞪着饭桌上的菜恶狠狠的咬牙切齿:“韩濬这个王八蛋,把我姚精当成什么人了?真的当我是那种掉进钱眼里面的人吗?如果我姚精真的是那样的人的话,我早就腰缠万贯了……王八蛋,这些年,有多少土大款捧着钱求本姑娘啊……啊啊啊啊……可恶的夏青,可恶的老巫婆,就知道,肯定是你出的主意,混蛋……啊啊啊啊,你真的以为你韩家很有钱吗?好吧,你韩家是很有钱,可是……本姑娘不稀罕,不稀罕……还有,夏青那个老巫婆做的菜实在是难吃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本姑娘以后都不想看见你们一家人啊啊啊啊啊……”

姚精一个气愤的自言自语了一大推……然后,发泄了,她就觉得心里舒服多了。虽然还是很生气,但发泄了心里就舒服多了……

哼……

姚精深呼吸一下,想,以后不会再接触韩家的人了……一家人都是混蛋,没一个好人……

……………………………………………………………………………………………………

韩濬他们回到家……

夏青很自责,有点歉疚的看着韩濬说:“韩濬,对不起……都是我的主意……”

“妈……”韩濬浅笑着看着夏青说:“你不用自责,你们不了解姚精,所以才会认为她是贪图我们韩家的钱财,你们这样做也没有错,而且……这主意也是我同意的。如果你有错的话,那我也有错。”

夏青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不知道该说什么……其实,如果再给自己一次机会,她还是会选择这么做,因为只有这样做,才能了解姚精是什么样的人,她才能放心。

她跟韩朝伟的结合,不但是因为门当户对,更是因为他们相爱……所以,她也希望韩濬娶一个好老婆,一个真正爱他的老婆,而不是爱他们韩家的钱财。

她之前之所以要求韩濬娶一个门当户对的有钱人家的孩子,其实也是这个意思,因为有钱人,最多的就是钱,所以,他们对钱看的就不是那么重,现在的女人也浪漫,自立,高呼爱情万岁,所以,她认为,大多数的有钱人家的姑娘都不会看重钱,她们更看重的是自己要嫁的人……

所以,她以前一直的思想就是这样的,如果一个有钱人家的不错的姑娘肯和韩濬结婚,那么,一定是爱韩濬,而不是爱韩濬的钱财。

而一般的普通人家的姑娘就不一样了……

哎……现在才知道自己这样的想法是错的,普通人家的姑娘,也有很多不爱钱财的……她现在真的是知道了,姚精爱的是韩濬这个人,而不是他们韩家的钱财。

如果,如果她真的看中的是韩家的钱财的话,在开始怀孕的时候,就会找上门来的,而不是等孩子都这么大了……

可惜,自己是到现在才明白这点……她认为,这也不怪她,因为,她之前并不了解姚精……

“那……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夏青看着韩濬问。

“当然是追回姚精,这件事……是我做错了,我会请求姚精的原谅的,我会用行动挽回姚精的心的。”韩濬认真的说,眼里闪着坚定的光芒。

“恩。”看到韩濬这样又自信,夏青和韩朝伟都笑着点点头说:“爸妈都支持你。加油!”

“恩。”韩濬看着韩朝伟和夏青眼里坚定的鼓励,心里觉得暖暖的……他的爸妈没有让他失望,在知道了解了姚精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之后,他们不再阻止他,而是支持他……有这样的爸妈,真幸福!

……………………………………………………………………………………………………

第二天早上,姚精早早起床洗漱好,然后就换好衣服,拿着包包,打开房门,准备去上班……一打开门,映入眼帘的就是一片红……

吓……

吓了姚精一跳,身体直觉的往后退了一步,才发现,那一片红是一大束红色的玫瑰花……

谁啊?

“早啊,我的女神。”韩濬英俊的笑脸从玫瑰花后面露了出来。看着姚精高兴的说。

这个王八蛋……

姚精冷冷的看了韩濬一眼,然后就换了鞋子,理也没理韩濬,就把门关上,朝电梯走去……姚精这样的态度韩濬早就预料到了,姚精一直都是一个嫉恶如仇,恩怨分明的人,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自己这样欺骗她,她生气也是难免的。他也不会天真的以为就是一束玫瑰花就能让她原谅自己。

“亲爱的,不要这样……我知道我错了,你原谅我吧……”韩濬捧着玫瑰花跟在姚精的后面。

姚精冷着一张脸冷冷的看着他,冷冷的说:“你谁啊?我不认识你。”

……

真绝情!

不过,韩濬是不会因为这样而退缩的。笑嘻嘻的把红艳艳的玫瑰花递到姚精面前:“我是你的仰慕者,你手下我的花,我们就认识了,我的女神,你好,我叫韩濬,今年25岁,身高182,体重70,性别男,爱好女,目前就职于韩氏集团,有正当职业……”

韩濬正儿八经的介绍着自己。

而姚精依旧是冷着一张脸……

‘叮’的一声……电梯来了!

姚精没有理会韩濬,走进了电梯。韩濬当然是笑的厚脸皮的跟了进去……电梯里面只有姚精和韩濬两个人。

韩濬继续对姚精进行逃逸炮弹般的轰炸……

“我的女神,你知道吗?你是我的心,你是我的肝,你是我生命的四分之三,对你,我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一天不见你,我就茶不思饭不想。”韩濬一点都不闲肉麻的说。

姚精表面上神情淡淡的……其实,心里早就受不了了。韩濬这个男人……怎么这么恶心。

“我的女神,红玫瑰代表我热情的心,代表我对你热情的爱,你手下吧。你如果不手下的话,我会心碎的。”韩濬看着姚精认真而神情的说。

把肉麻当有趣!

这是姚精心里对韩濬不屑的评价!

不过,他把肉麻当有趣是他的事,不管自己的事……她可以选择无视。电梯到了一楼,姚精走出电梯,韩濬当然是捧着玫瑰花跟了上去了……

“我的女神,你就收下我表达承载了我慢慢爱意的玫瑰花吧。”韩濬捧着玫瑰花对姚精说。

姚精冷冷的看了韩濬一眼,然后点点头,接过了韩濬手里的玫瑰花……

韩濬大喜过望,想不到姚精居然会收下他的玫瑰花……真的是想不到啊,姚精收下他的玫瑰花是不是表示原谅他了?

“姚精,你是不是原谅……”韩濬兴奋的说。

可是,话还没有说完,他就看着姚精捧着他送的玫瑰花,来到一旁的垃圾桶边,毫不犹豫的把玫瑰花扔进了垃圾桶……

呃……

这个……

姚精回过头,带点得意又带点不屑的看了韩濬一眼,然后抬步离开……

韩濬愣了一下,看着姚精那挺直的背脊,骄傲的背影,高呼:“女神,你真酷!好帅啊!”

喊的很大声……

姚精脚下一个踉跄,穿着十公分的高跟鞋,差点扭到脚……回过头,脸上的冷冰冰终于被别的表情所取代。那就是愤怒。

愤怒的,恶狠狠的瞪了韩濬一眼……这个二货……

这才发现,周围很多人都对他们两个投来好奇的目光……现在是上班时间,人来人往的……

姚精觉得自己是个正常青年,而韩濬是个典型的**青年,她一个正常青年怎么能跟一个典型的**青年相比?所以……她还是遁走吧!

姚精快速的上了自己的车,然后发动车子……快速的离开……那样子,好像后面有人在向她索命一样。

韩濬看着姚精的车飙开,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

嘿嘿……

这还不算完啊……

……………………………………………………………………………………………………

姚精到了公司上班,到中午下班的时候,就出去吃午饭,在电梯里面又遇到了贺雲……现在姚精对贺雲,是一点好印象都没有了。

她觉得,贺雲这个人的心机太深了……居然想到去调查韩濬,她不是笨蛋,只要简单一想,就知道贺雲调查韩濬是为了什么,他对自己有好感,想追求自己,而韩濬,在贺雲的心里认为韩濬是他最大的情敌。

虽然,姚精跟感谢贺雲给了自己这样的资料,让自己没有被韩濬蒙在鼓里,但是,她又很奇怪,对于贺雲这样做……觉得很反感。

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很反感……

贺雲的心机,她虽然知道,在商场混的,混的成功的,哪个没心机?可是……贺雲的心机,这样的所作所为,就是让她觉得反感。

“姚经理,出去吃午饭啊?”贺雲笑着问姚精。姚精是一个聪明的女人,也是一个爱恨分明,嫉恶如仇的女人,韩濬欺骗了她,而且是这么大的事……这次,姚精肯定不会再原谅韩濬了吧,这就是自己的机会。

他的机会来了。

“恩。”姚精态度冷淡的点头。

……

姚精冷淡的态度让贺雲愣了一下,略微诧异的看着姚精冷淡,没有一丝温度与笑容的侧脸……这跟自己想象的不一样……

他认为,自己帮了姚精这么大的忙……姚精对自己,至少应该会是感谢的……可看姚精这样的神情,实在是不像是感谢自己。

怎么了?难道是中间处了什么差错吗?

“一起吧?”贺雲压下心里的不解,笑着对姚精说。

“不用了。”姚精淡淡的拒绝:“我不习惯跟不是太熟的人一起吃饭。”对,她就是一个爱恨分明的人,既然不喜欢贺雲,对贺雲有所反感,自然也不会对他有什么好脸色,即使贺雲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她姚精能成为公关部的经理,又不是靠拍马屁,她靠的是自己的努力与能力。

靠的是自己的实力……

至于拍马屁这事,她出入职场这么多年,也明白这是必须的……不过,要她拍马屁?得看她的心情了,她心情好就拍拍,心情不好?马屁送到她面前,她都懒得抬手去拍一下……

哼……

不是太熟的人……

贺雲微微皱起了眉头,怎么回事?太奇怪了,本来以为自己帮助姚精,姚精对自己的态度会变好……想不到,是变了,只不过,是变的越来越糟糕了。

以前对自己都没这么糟糕的。现在的态度……完全称得上厌恶了……怎么了?他到底哪里做的不对,让姚精厌恶自己了?

“姚精。发生了什么事?”贺雲皱着眉看着姚精问。

“没什么事啊。”姚精佯装无辜的对贺雲眨眨眼说:“我跟副总……本来就不是太熟啊……好了,副总,电梯到了,我先走了,拜拜……”

姚精说完就挥挥手走出了电梯……

贺雲皱着眉,脸色难看的看着姚精的背影……难道……姚精没有生韩濬的气?韩濬没有破产,她反倒很高兴,高兴可以嫁入豪门,过少***生活?

……

以前她认为姚精不是这样的人,不过……现在就不确定了!

当贺雲走出公司,看到韩濬笑的灿烂的捧着一大束红玫瑰跟姚精说着什么的时候,贺雲就更加确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对于韩濬没破产这事,姚精是高兴的,高兴她终于可以嫁入豪门,过衣食无忧的少***生活……

哼……这次算是自己看走眼了……不过,这样的话,他也不用在姚精身上浪费什么心思了,姚精……不值得!爱慕钱财的女人,从来都入不了他贺雲的眼……

贺雲冷哼一声,朝另外一个方向走去……心里彻底的放下了对姚精的一切想法……以后,他们只是单纯的上司跟下属的关系了。

……………………………………………………………………………………………………

姚精走出公司,抬眼望去,就看到韩濬捧着一大束红色的玫瑰花站在烈日下。看到自己,俊脸灿烂的成了一朵花……

一朵向日葵!

微微皱了皱眉头,她怎么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呢?一种被韩濬缠上脱不了身的不好的预感呢……

无视,无视,无视!

姚精决定无视韩濬,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可是,山不转水转,姚精不向韩濬的方向走去,韩濬就直接捧着玫瑰花去追姚精……

现在是公司下班时间,出公司吃饭的人很多,为了不引起太多好奇的实现的注视,姚精也没有跑,就用平常的步伐不快不慢的走着,于是……一会儿就被韩濬追上了。

“我的女神……我们中午一起吃午饭吧。”韩濬笑嘻嘻的把一张俊脸凑到姚精面前……

姚精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一直往前走,根本就不看韩濬一眼……可是,这样是没办法让韩濬退缩的。

韩濬的脸皮,在姚精面前,已经厚道一定程度了。

“你说,我们去吃什么呢?是去吃西餐呢还是去吃日本菜呢?或者说是泰国菜?还是越南菜,或者川菜?”韩濬认真的纠结着。

姚精依旧是目不斜视,一路往前……

“啊,要看这样吧,今天中午我们一起去吃川菜……晚上去吃湘菜,明天去吃泰国菜,明天晚上去吃西餐,后天中午去吃日本菜……”韩濬高兴的说。

姚精依旧不搭理他……

“我的女神,我们走吧,我知道一家川菜很好吃的……走,我们现在就去……”韩濬一个人说的兴奋极了……

自言自语……

而姚精依旧不搭理他……可韩濬是谁啊?还是那句话,山不转水转啊,姚精不搭理他,他搭理姚精啊。二话不说,一手捧着玫瑰花,一手拽着姚精就走……

这下……姚精终于不能淡定了,终于不能无视韩濬了……

“喂,你放开……谁说要跟你去吃饭了啊。我不想跟你一起吃饭,你这个大骗子……”姚精生气的说。

“嘿嘿……”韩濬对着姚精笑的灿烂,路出了一口白牙:“可是……我想跟你一起吃饭。”

“我不去……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你这是强迫良家妇女。”姚精生气的瞪着韩濬。

“说对了。”韩濬点点头。看着姚精说:“我就是强迫良家妇女了……你如果再挣扎反抗的话,信不信我就在这里吻你?”

说话的声音略微变的暧昧,在阳光的照射下,韩濬的桃花眼看上去特别的明亮,而明亮的桃花眼里,闪现着某种炙热的光芒,盯着姚精红嫩的嘴唇……

呃……

韩濬这样炙热又直接的眼神让姚精觉得口干舌燥。最后……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不甘心的别开了眼……

现在是人来人往的时候,她和韩濬已经引起了很多人好奇的实现了,下午……公司不知道又会传出自己的什么八卦……如果让韩濬在这样的场合吻了她,那那八卦,不知道又会变成什么样……

哎……

自己这个正常青年做不到像韩濬这个**青年这样不要脸!

真的不要脸!

“嘿嘿……”看姚精这个样子,韩濬就知道姚精妥协了,笑着说:“走吧,我带你去吃川菜,我知道,有一家川菜很好吃的。”

韩濬一边拉着姚精走,一边说……

姚精在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个不要脸的王八蛋,**青年……

中午,姚精乖乖的跟韩濬吃了饭……然后就回公司上班,下午下班的时候,刚走出公司门口,又看到了韩濬……

精了的么以。依旧是火红的玫瑰花……

“嗨,女神……我们说好的,晚上一起去吃湘菜哦。”远远的,韩濬就笑的灿烂的对姚精挥手,大声的对姚精说。丝毫不在意现在是下班时间,很多人。

韩濬在这个城市是非常出名的,就因为他的英俊多金……所以,他这样一说,还是很有效果的。很多人都羡慕嫉妒的看着姚精……

韩氏集团总裁的女神啊……

多么让人羡慕嫉妒的身份啊……

姚精涨红了一张脸很无奈,知道自己一个正常青年是没办法挑战**青年秀下限的,于是,在一番几乎是没有什么实质性作用的辩解之下,姚精被韩濬拉着去吃湘菜去了……

吃了晚饭,韩濬又缠着送姚精回家……

“好了,我到家了,你可以回去了。”姚精冷冷的说,根据经验,她可不会让韩濬进屋,一旦让他进了屋,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不请我进去喝喝咖啡吗?”韩濬看着姚精笑的暧昧的眨眨眼。

“对不起,我家没有咖啡。”姚精冷冷的说。

“你胡说,明明就有,我记得……在橱柜里面的第二格。”韩濬拆穿了姚精的谎言……

谎言被拆穿,姚精也不觉得尴尬,冷冷的说:“就算是有咖啡,我也不想让你喝……再见,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禽兽。”

说完,姚精就进了屋,当着韩濬的面,动作潇洒利落的甩上了门……

‘碰’的一声……

门板差点撞到韩濬的鼻子。

韩濬有点尴尬的用手摸了摸鼻子……没事,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慢慢来……这次,他是认真的,再多的时间,他都耗得起……

接下来的一个月,韩濬就重复这样的日子……一天三束火红的玫瑰花,外加请吃饭,各种纠缠。姚精被他缠的没办法,到最后,花照收,饭照吃,就是不让韩濬进她的房间一步,也从来不给韩濬什么好脸色看……

不过,这些韩濬都不在意,他现在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早晚有一天,姚精会被他的真诚所感动的。时间能证明一切,时间能证明,他是真的爱姚精,真的想跟她结婚,白头偕老。一辈子,以后,就只爱她一个女人。

……………………………………………………………………………………………………

夏青和韩朝伟见韩濬挽回姚精这事,久久没有什么进展,就心急了,难道姚精真的那么生气?真的不肯原谅韩濬?

夏青很自责,这件事情最主要的就是自己的错……

看来,还需要她去跟姚精见面道歉。

夏青打了姚精的电话,约姚精出来……姚精本来不想去的,可是,想到那一个星期的相处,想到在她赶夏青他们离开的时候,夏青最后的说的那句饭已经做好了的那句话,她就答应了……

其实,相处下来,觉得夏青也不是一个太坏的人。

姚精来到与夏青约好的咖啡厅,两人点了咖啡,然后就慢慢的喝了起来……姚精没有先说话,因为她知道,夏青有话跟她说。

夏青看着姚精,没有拐弯抹角,很直接的道歉:“姚精,对不起……”神情很认真。很真诚。

姚精愣了一下,想不到夏青会这么直接,这么真诚的跟自己道歉……她是一个骄傲的女人!

“真的,对不起,以前,是我看错了你……但是,我并不认为自己有错,你不是身在我们这样的家庭,所以,你不能理解,我真的不希望我儿子找个老婆,是因为他有钱,不希望你是看中我们家的钱财才跟韩濬在一起……这样的事情,我见识过太多了,所谓,花无百日红,谁都不能保证我们韩家会一直有钱下去,万一哪一天我们家变的没钱了?我看过太多这样的事,在一个男人落魄的时候,他的妻子不但不帮助他,陪着他一起度过难关,反倒是卷了他所有的钱财而离开……我担心,如果哪一天韩濬变成那样,你也会那样做……”夏青看着姚精认真的说。

姚精愣了一下……从来不知道夏青的心里居然是这样想的……她以为,夏青之所以不赞同自己,是因为看不起自己的出身……

“当然,我现在知道我错了……你不是那样的人,我相信,就算是有一天,韩濬真的落魄了,没钱了,你也不会抛弃韩濬的……试探你的这件事情,是我的注意!韩濬是没办法才答应的。因为我说,只要你通过考验,我们就接受你和小静,再也不反对你们。而韩濬是为了让我们看清你的为人,才答应这样做的……韩濬,从一开始就相信,相信你不是看中他的钱,相信,你喜欢的是他的人,跟他有钱没钱没关系。”夏青笑着说。

姚精一愣……想不到……韩濬从头到尾都相信自己……

“其实,韩濬之所以答应,是因为没有办法……其实,最为难的是韩濬,他夹在中间,我们毕竟是生他养他的父母,他不能不孝,而你是他心爱的女人,他又不想放弃,所以,面对我提出的条件和要求,他才不得已答应的。希望……你不要怪韩濬,希望你能原谅他。跟他在一起,然后我们一家人,开开心心的生活在一起。”夏青浅笑着说。她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脸上没有了恶毒和刻薄,整个人显得更加的漂亮与温和,还很慈祥。

在姚精那小小的两居室的那一个星期,是她这几十年来,最快乐的一个星期……

姚精看着夏青点点头说:“我知道了。”

“我知道,我们这样不相信你,试探你,对你是一种侮辱,不过……我也说过,我不后悔,为了能看清你是什么样的人,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会这样做的,作为一个母亲,我希望我儿子得到幸福,希望我儿子能喜欢一个值得他喜欢的人。”夏青认真的说。

每个当父母的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得到幸福……

夏青也不例外!姚精也不例外!

“所以,我希望……你能原谅韩濬,接受韩濬,虽然韩濬平时看上去挺花心的,但我想,你如果用心去感受,也能感受到,在和你在一起之后,韩濬,就再也没有到外面去胡来了,他是真的爱你,他是我生的儿子,我了解……就因为我知道他真的很爱你,所以,才会因为害怕,才会在以前对你做出那样的事……”夏青脸上闪过一抹尴尬……

姚精看着夏青,点点头。没有说什么……夏青说的这些话,她知道,都是真的,夏青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母亲,一个什么都为儿子着想的母亲……

和夏青分开了之后,姚精就想了很多……其实,自己对韩濬……她从来都不是随便的人,不然,这么多年来,也不会只有韩濬一个男人,自己之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韩濬,让韩濬爬上自己的床……

开始确实是生气,是意外……但后来,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动心了,韩濬本来就是一根优秀的男人,再加上他是小静的亲生爹地,自己要动心,是很容易的事……

只是,自己一直在抗拒,一直在自欺欺人而已……

如果她真的对韩濬没好感,是绝对不会容许韩濬爬上自己的床的……

不过呢……虽然今天夏青跟她说了那些,但她还是不会轻易的原谅韩濬的,韩濬这样的**青年,就应该好好的调教,好好的教训教训,这样,他才会学乖。

接下来的,姚精依旧跟往常一样……手下韩濬送的花,和韩濬一起吃饭,但是……就是不让韩濬进她的香闺。

又是一个月过去了……

这天晚上,韩濬带着姚精来到一家中餐馆,开始点菜:“我要回锅肉,梅菜扣肉,粉蒸肉,青椒肉丝,红烧排骨……”

点的全部都是肉,没有一个素菜。

姚精眨眨眼,有点纳闷不解的看着韩濬:“你怎么了?几个月没吃肉了?点这么多肉,我们两个人怎么吃得完?”

“你说的很对。我确实是几个月没吃肉了。”韩濬哀怨,眼神饥渴的看着姚精:“我已经两个月没吃肉了。”

……

“可是,我们昨天晚上才吃的西餐,牛排,牛肉……。”姚精一脸认真的说。

“这些肉都满足不了我,我的身体,已经饥渴了两个月了……”韩濬看着姚精暧昧的说。迷人的桃花眼饥渴的在她的胸上狠狠的盯了几眼……

呃……

姚精的脸一红,幸好他们是坐的包间,没有什么人听到他们的话……原来,他说的吃肉是这个意思啊。

他想吃的是她的人肉啊……

不知不觉,已经两个月了吗?难怪韩濬这么饥渴……要一个成年男人饥渴两个月不吃肉,确实是有点残忍。

不过,韩濬这是活该,自作自受。

哼……

“你想吃肉?”姚精看着韩濬问,狐狸眼轻轻一挑,风情万千。

韩濬的眼睛一亮,隐隐的好像看到嘴角有口水流下来,点点头:“恩……我想吃你的肉。”

姚精轻勾嘴角,笑了笑,狐狸眼微微眯起……

这样子,看的韩濬惷心大动……难道……

“不给。”姚精看着韩濬笑|眯|眯的说。

“嗷……”韩濬瞬间从天堂跌倒地狱,看着姚精愤愤的说:“姚精,你这个妖精,你再这样下去……会让我不举的。”

姚精无所谓的挑挑眉:“那样关我什么事?”

……

“你这个没良心的女人。”韩濬恶狠狠的咬牙切齿:“难道……夜深人静,漫漫长夜的时候,你一个人就不觉得寂寞空虚冷吗?”

“现在是夏天。”姚精淡淡的说。

“……那大夏天的,晚上你就不觉得浑身火热,燥热难挡吗?”韩濬不甘心的问。

“不觉得。”姚精淡淡的摇摇头:“我房间你有空调。”

……

好吧。

韩濬彻底的败给了姚精……没有吃到‘肉’,在服务员把他点的菜端上来之后,他就泄愤似的埋头大吃特吃,吃不到姚精的肉,就先吃点猪肉解解馋吧……

…………………………………………………………………………………………………

吃完了晚饭,韩濬送姚精回家。姚精打开家门,进去……

韩濬对姚精说:“晚上早点休息,明天早上我来接你。”他已经放弃了,这两个月,每天晚上都想到姚精的家里面去喝咖啡,可是……每次都被拒绝,他的心其实是和脆弱的,其实是玻璃做的,他脆弱的玻璃心,已经再也经不起任何的打击和拒绝了。

再加上姚精刚才很明显的说了,不给他吃‘肉’,所以,他也不奢望了……

哎……

还是慢慢等吧,等到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那一天……

他相信,会有那么一天的,一定会有那么一天的!

姚精看着韩濬,笑着问:“怎么?不想进来喝杯咖啡?”俏脸的脸上带着盈盈的浅笑,看上去,那么的迷人……

韩濬愣了一下,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紧接着狂喜的问姚精:“可以吗?”

“可以吗?”

“……不知道咖啡有没有过期?”姚精略微有点苦恼的说。

“过期的咖啡我也喝。”韩濬激动的说,然后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脱了鞋子就进了房间。

看到韩濬这模样,姚精笑的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难道……你就不怕喝了过期的咖啡中毒吗?”

“不怕!”韩濬‘砰’的一声关上门,然后搂着姚精,就把姚精狠狠的压在门板上,炙热的双眼盯着姚精娇艳的脸蛋,那样子,好像饿了几十年的人一般。

“因为,我根本就不会喝咖啡……我现在只想吃肉。”

声音沙哑低沉,让姚精的心轻微的颤抖着……姚精红着脸看着韩濬问:“刚才吃吃过……还没吃饱吗?”

“没有……我现在饿的可以吃下一头牛。”韩濬沙哑着声音说,急促的呼吸恶狠狠的喷洒在姚精娇俏的脸上,一双大手已经迫不及待的在姚精的大腿和混元的臀部上抚摸揉捻了。

“恩……”姚精红着脸喘息着,不满的瞪着韩濬说:“你的意思是说我是一头牛吗?”

“恩。”韩濬点点头,盯着姚精的红唇说:“一头成年的进入交配期的小母牛……”说完,不给姚精反驳的机会,低下头,狠狠的吻上了姚精的嘴唇……

干菜烈火,碰到一起,瞬间燃烧了起来……

两人都迫不及待,一边热情的吻着,一边手忙脚乱的拖着彼此的衣服……然后,就在玄关处就做了起来……

两人都是迫不及待……姚精双手撑在门板上,微微翘着臀部,地上堆着她的职业装,她的黑色蕾丝内衣还挂在一只手上,丝袜也没有全部脱下,被韩濬脱到膝盖处,至于内库……直接被韩濬给粗暴的撕成了碎片……

而身后的韩濬也是,西装和领带丢在了地上,衬衫的扣子全部解开了,下面裤子连同四角内库一起,堆在脚边,脚上还穿着袜子……

而两人的身体,却紧紧的连在了一起……

韩濬也不说话,就绷着一张俊脸,双手紧紧的扣住姚精纤细的腰身,一下又一下,用力的撞击着她柔嫩的身体。

两个月不吃肉,他憋疯了都!

“啊……轻点……恩……轻点……禽兽……”姚精虚弱的趴在门板上,感觉自己的身体,在韩濬大力的撞击下,都快散架了。

这个男人,太饥渴了!

果然,男人不能禁欲太久,不然,一下子爆发起来……会要了人的命的!姚精现在深深的觉得,邀请韩濬进来喝咖啡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应该再让他饥渴几个月的……不过,姚精也明白,如果再让韩濬饥渴几个月的话,到时候,爆发起来,自己肯定会更惨的,说不定,会直接被韩濬给X死在床上……

对于姚精的话,韩濬好像完全没听到一般,沉默着一言不发的恶狠狠的撞击着姚精的身体,只是偶尔,会从喉咙里面发出闷哼声……

舒服的闷哼声……

“啊……混蛋……啊啊啊啊啊……要死了……要死了……我到了……到了……”姚精咒骂着尖叫着,到达了高|潮……

韩濬在一声压抑的低吼和一阵抖动之后,到达了高|潮……

而在走廊上,放学回家的姚雅静和欧阳杭两个疑惑的互相望了望……

“刚才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姚雅静小朋友疑惑的问欧阳杭。

欧阳杭小朋友很认真的点点头:“听到了……是什么声音?可是现在怎么没有了?”

姚雅静小朋友仔细的听,确实是没有了。耸耸肩:“可能是我们听错了。”

“恩。”欧阳杭点点头:“我们进去吧。”用钥匙打开皇美美家的门,走了进去……13acV。

……………………………………………………………………………………………………

激情过后,姚精没有力气了……这才做一次,她就没有力气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身体就顺着门板慢慢的往下滑,最后瘫软在玄关处……

韩濬……太狠了!

韩濬也潮红着脸蛋喘息着,看着几近赤|裸的姚精瘫软在地上,脸蛋潮红,双眼水润迷蒙,发丝凌乱,丰满的胸随着急促的喘息也一起一伏……

一时克制不住,凑上去,狠狠的吻住了姚精的嘴唇,在上面狠狠的磨蹭了几下,才依依不舍的放开……

“亲爱的,我爱你。”韩濬看着姚精,情不自禁的说。

姚精微微睁开眼睛,看了韩濬一眼,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然后说:“我也爱你。”

……

韩濬的身体一震,想不到,会得到姚精的回应……然后,突然就把瘫软在地上的姚精抱了起来,大步的向房间里面走去……

“你做什么?”姚精喘息着问。

“再‘爱’你一次。”韩濬沙哑着声音说。

“……我不要。”

“我要。”

“啊……”

一会儿,卧室就传出了让人脸红心跳的呻|吟声……

……………………………………………………………………………………………………

终于是结局了,虽然没写他们的婚礼,但大家都知道,他们会幸福的。跟最爱的人和亲人在一起,过幸福快乐的日子。

蛋蛋知道,这个故事的结局太仓促了,但是……没办法,昨天,蛋蛋就一直有种要生了的感觉,所以,今天赶紧的写完,虽然结局仓促了点,粗糙了点,但至少是结局了。也算是个大团圆的结局。

我知道,大家都很关心欧阳醒与苏妃,姚雅静与欧阳杭他们的故事,甚至连杜艳红跟宫君勿的故事也有很多亲亲期待,这三对的故事,只有等蛋蛋生完宝宝做完月子之后再说了,到时候再决定写不写。

蛋蛋是7月12的预产期,虽然蛋蛋决定提前剖腹产,但加上坐一个月月子,再休息几天,至少也得在八月末,九月初才会回来写文,希望到时候大家还记得蛋蛋,不会忘记蛋蛋。

么么大家。

其实,两个月的时间很快,一晃而过……希望蛋蛋回来的时候,大家还一如既往的支持蛋蛋,蛋蛋能坚持写完一百二十多万字的文文,全靠你们的支持。好了,废话不多说了,蛋蛋爱你们,谢谢你们的支持,么么所有支持蛋蛋的亲爱的读者,愿你们都幸福,家庭和谐,事业顺利,爱情美满……

~\(≧▽≦)/~啦啦啦……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