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凤唳江山 > 凤唳江山最新章节列表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水一般的女子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苗疆的建筑风格也与中原七国有很大不同,这里的建筑多为两层,宅院多用竹木扎成的围栏隔开,相邻苗民的房屋并不会整整齐齐,而是高低不平,纵横交错,放眼望去,并无固定的规律跟秩序。

依山而建,应水而生,苍郁树木穿插其中,风景甚美。

哪怕是苗疆宫廷的建筑,亦与七国大相径庭。

灰砖铺地,青瓦为顶。

偌大宫廷里,宫殿两到三层不等,多木质结构,哪怕是横穿溪流的拱桥,都是以曲柳做桩,铺砌而成。

苗疆宫廷很大,占地绝不亚于大齐皇宫。

宫廷内多为侍女、护卫、蛊师、乐师等,分工细致。

他们皆以苗疆主为尊,分工各有不同。

四长老陈凌的儿子陈少煊,便在这宫廷里任乐师。

这段时间苗疆主大病,卧床不起。

整个宫殿都似蒙上一层灰色的雾,宫中少有乐声。

这会儿陈少煊例行公事去乐坊转了一圈儿,无事准备离开时,在东门出口处,遇到了这些年就从来没有看他顺眼过的赖青。

赖青乘轿,原本一个轿里一个轿外,根本不会有交集。

偏这会儿也不知道是从哪儿吹来的一阵妖风,硬是把轿帘掀起,于是赖青那对吊梢眼赫然落在陈少煊身上,“停桥 。”

赖青虽然不是一个有身份的人,养蛊的技艺连地级都算不上,但因为有个当长老的爹跟一个当御用蛊师的哥哥,他在皇宫,可以横着走。

这会儿赖青一声令下,轿停。

轿子是停了,可陈少煊没停。

是以在赖青走下轿时陈少煊已经走出去很远。

“陈少煊,你给本少爷滚回来。”赖青声音不大,但底气十足。

说真的,陈少煊完全可以当作没听见直接走掉。

但他没有,除非他这一走便再也不想从苗疆混了。

一袭玄衣,背负瑶琴,陈少煊听到声音后转身走回来,止步在赖青面前,“少煊拜见二公子。”

相比陈少煊完全是中原服饰的打扮,赖青则是一身正统的苗民穿戴。

青土色的圆领大襟短衣,下面着一条大裤脚的长裤,无论短衣还是长裤皆‘色彩斑斓’,长发盘起,头上围着一圈青蓝色头帕。

与女子头帕上装点许多银饰不同,男子头帕上的饰物很少,但依旧可以从头帕的面料颜色跟饰物的成色上区分尊卑。

眼前赖青戴的头帕,便是青蓝色,中间一枚翠玉晶莹剔透,称得上极品。

“你胆子不小,听到本少爷说停轿,你居然还敢走?”赖青双手环抱,状似居高临下之态看向陈少煊。

要说赖青的长相,真的是很一般,很一般。

吊梢眼也就罢了,鼻子有些塌,嘴有些大,最让人无语的是他眼睛上面那条连心眉。

好好的两条眉毛硬是连在一起。

就相师的说法,像这种眉毛连在一起印堂都被遮住的人最是心胸狭窄,没有容人之量,自私又小气,有很强的嫉妒心,特别记仇。

这些说法,赖青全中。

由于多年前苗疆主的倡导,但凡地位高些的苗民都有机会学中原话,这样非但可以促进苗疆与中原的往来,最主要的是当有中原人骂你的时候,你非但知道他在骂你,还能骂回去。

不得不说,苗疆主真的是一个英明的苗疆主。

听到赖青质疑,陈少煊不禁抬头,“二少爷说停轿,可也没说叫少煊停下来……”

未等陈少煊说完,赖青直接一拳头抡过去。

陈少煊没躲,硬生受了赖青这一拳。

因为根据以往的经验,如果躲,打的更狠。

唇角渗出血迹,陈少煊依旧低头,“不知二少爷叫少煊停下来有何贵干?”

赖青边揉手腕,边看向陈少煊背后背的瑶琴,“本少爷今个儿心情不好,你且给我弹支曲子,若弹的本少爷心情好了……放你一马。”

陈少煊眉峰微蹙,“这怕是不妥,疆主大病,宫里少有乐声,倘若叫宫里的人听到少煊在为二少爷弹曲,怕……”

“怕什么怕!现在这宫里头本少爷的父亲说了算,谁敢嚼舌根!再说若父亲真怪下来,我就说是你死乞白赖要给本少爷弹,本少爷不听都不行,不就得了。”

如此无赖的话说的赖青真是一点儿压力都没有。

陈少煊暗自狠狠吁出一口气,“二少爷是没事,可少煊担待不起……”

“叫你弹你就弹,这么多废话呢!小心本少爷砸你琴!”赖青怒道。

陈少煊犹豫时,赖青忽似想到什么,一副嘲讽姿态看过去,“你怕不是在等御叶那个愣头儿青跟解风情那个娘娘腔吧?对了!还有苗红袖那个假小子!”

陈少煊沉默,不语。

“今非昔比了!今个儿莫说他们不在,他们在这儿你也得给本少爷弹!别忘了现在的苗疆,谁说了算!”

赖青一副趾高气扬之态,双手环胸,“弹!”

陈少煊根本不能拒绝赖青的要求,因为只要拒绝,他的人,他的琴都得交代在这儿。

百般无奈之下,陈少煊不得已解开背负瑶琴,“二少爷想听什么曲?”

“什么曲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得把本少爷弹乐和了!”赖青根本就不想听曲,他就是找茬儿,就是看陈少煊不顺眼。

打小就看他不顺眼!

陈少煊低下头,正欲盘膝将瑶琴落于膝上时,背后突然传来一阵清脆笑声。

听到笑声,陈少煊下意识低头,握着瑶琴的手微微收紧。

相比之下,对面赖青直接绕开陈少煊跑过去,脸上笑成一朵花,花有百种,赖青脸上笑出来的这种,可能叫作食人花。

“江吟!好巧,居然能在这儿碰到你!”相较于陈少煊,赖青在眼前女子面前的态度简直不要太殷勤,太讨好。

“江吟拜见二少爷。”

此时站在赖青眼前的,正是二长老江尧的独女,江吟。

江吟长的很美,淡淡的眉似柳叶,双眼如杏,一对眼珠就像是熟透的葡萄的颜色,像黑晶石一样发光,眉宇之间透着仿佛与这十万大山相呼应的灵气。

尤其江吟的笑,仿若春风拂柳般温柔,又似初升朝阳那般,灿然却不刺眼。

人都说女子如水,江吟就是这样一个如水般的女子……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