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奇幻玄幻 > 田作之合:农门娇娘不二嫁 > 田作之合:农门娇娘不二嫁最新章节列表

第五百三十四章 尘埃落定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风雪越来越大,阿娆却不想听下脚步。

这么长时间了,这是她爬的最高的一次。

大风吹得她摇摇欲坠,陆凶实在不忍心,上前几步,硬生生地抱住了她。

“阿娆,我求求你停下,你这么下去,会死的。“

“放开我,我要把他找回来!“

阿娆极力挣扎,可是她越挣扎,陆凶抱得越紧,最后,她挣扎不动了,干脆伏在陆凶的怀里哭了起来。

“他的命是为了你丢的,你要好好活下去。”

下山的时候,两个人在山下休息了一会儿。

“阿娆……“

陆凶看着她,欲言又止。

“陆大哥,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陆凶咬了咬嘴唇,道:”阿娆,其实我不应该告诉你的,但是,我相信你。大梁已定,圣剑该是归隐的时候了,依照圣剑的门规,弟子若不及时归隐,便会处以极刑,轻则废除武功,重则就地正法。“

阿娆的心咯噔一声。

隼不是个听话的人,若他不想走,肯定没有人能把他带走。

“陆大哥,为什么告诉我这些?你是想说,他可能还活着对不对?雪山上的死,只是金蝉脱壳对不对?“

陆凶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中毒之后,隼用一半的功力为你逼毒,后来又上了雪山采药,再后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陆凶默默地垂下了头,眼睛里有微微的涟漪闪动。

这些事情,原本都应该是他做的,但是却被隼制止了。

他说,他还有个干儿子需要他辅佐,还有个干女儿需要他照顾,他这个大梁第一战神若是少了一半功力,恐怕圣剑也安稳不了了。

”这么说,他真的死了……”

陆凶不语,只是抓紧了她的手。

阿娆冰冷的手指,在他的手心微微颤抖着。

……

三年之后,大梁至金国的第一条商道修通。

那一日,陆朝带着满朝文武,在边境亲自迎接前来祝贺的金国国主。

岁月仿佛忘了阿斯兰的存在,他远远地过来的时候,阿娆看不到他的脸上有一丝一毫风霜的痕迹。

甚至,他比之前更年轻了。

阿斯兰的人带来了商路开通以来的第一批货物,有健壮的马匹,有肥美的牛羊,还有上等的毛皮。

梁人对这些货物非常喜欢,金人也很高兴地从大梁的这边换取了丝绸茶叶瓷器等等。

“一别多年,夫人还是一如既往。”

一行人寒暄完了,阿斯兰径自从马上下来,直接走到了阿娆面前。

阿娆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国主也是风采不减当年。”

阿斯兰还想说些什么,陆凶从旁边过来,气势汹汹地夹在了两人的中间。

“国主,如今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还多亏当年国主的远见,若不是长安城上束手就擒,乖乖签下盟约,两国百姓也不会有今天。”

陆凶说话带刺,当场揭人短,阿斯兰却丝毫不在意。

“哪里哪里,大帅过奖,当日若非梁军实在不堪一击,耍奸使诈用假木鸟乱我军心,阿斯兰也没有机会落在夫人手中,说来说去,我还要多谢大帅治军有方。”

说完,阿斯兰微微一笑,谦恭施礼。

陆凶趁他低头的时候一瞥,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国主最近难道又学了什么新的妖术?这一双异瞳越发漆黑了。“

阿斯兰原本那双如落满万亿星辰的紫色眸子变得黑漆漆的,好像两汪深潭一般。

“妖术倒是没有学,毕竟我的授业恩师的后人,已经被大帅赶尽杀绝了。“

“哦?是吗?那不知道国主的眸色如何变了?难道是想效仿我朝?“

阿斯兰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瞥了阿娆一眼。

那个女人,还是一如既往的美丽。

“那倒是没有,只是当年有人来求我,要给夫人寻一味药,若是换了别人,我肯定是不给的,可是那个人偏偏是夫人,所以,我只能再去了一趟夜国,好在,那味药还在,只是因为取药的时候眼睛受了伤,我便不能再使用异术了。”

陆朝原本在远处看着陆凶阿斯兰两人明刀明枪你来我往得非常有意思,忽然见陆凶一僵,脸上的笑容也跟着消失了,心里便有纳闷。

这俩人,又怎么了?

回到长安的时候,陆凶一个人来到了罗迪的医馆。

“罗大夫,告诉我,当年除了御寒草,是不是还需要一味药?”

他的神色冰冷,吓了罗迪一跳。

“你,都知道了?”

“当时,是谁去找的阿斯兰?是不是隼?”

罗迪转过头去,不说话了。

“你说话啊,他是不是没死?他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离开?“

隼那个家伙桀骜不驯,若说他是遵从门规,鬼才信呢。

罗迪长长叹息一声,道:”因为,他已经没有能力再保护你们,上次运功逼毒之后,他的身体本来就不好,再去了一次落月雪山,重伤之后,他……已经没有办法再施展武功了。“

那个人看似什么都不在乎,其实自尊心极强,他不想成为任何人的累赘。

……

回到帅府的时候,阿娆正在湖边赏花。

看见陆凶过来,她微微一笑。

“阿娆,我有话想告诉你,但是你答应我,不要太激动。“

阿娆点了点头,道:”其实,我早就猜到了。“

“你猜到了什么?“

“他根本没有死。“

“……“

“我总觉得我醒来的时候见到的那个大夫是假的,直到我见到了阿斯兰。他的眼睛是因为我才变化,去求要的那个人就是隼吧?“

敢孤身一人闯进金国王宫讨药,还让金国国主爽快答应,除了隼,她实在想不出第二个人。

“陆大哥,你说,他还会不会回来?“

没死就好,至少,她还可以见到他。

……

一汪湖水,一天青碧。

一把琴,一叶舟,两个人。

“我圣剑的规矩多,你确定你要加入?”

一个穿着黑衣的男子撑着竹篙,侧过头,促狭地看着那个抚琴的青衣男子。

“姚老夫子之后,还有比我更适合的人选吗?”

青衣男子头也不回地道。

“没有,确实没有比你更狡猾的人了。但是你也要想清楚,你一入圣剑,就要将儿女私情都抛开,否则下场迟早和我一样。”

上次受伤之后,他在一个隐秘的地方休养了很久才好,若不是江宇珩找到他,他估计要在那里呆一辈子。

“如果不是她,一个人也没有关系。“

江宇珩看着天边的白鹭道。

”我还缺一个徒弟。“隼道。

抬头,他看到了一个牧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