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娇俏小农女:相公勾勾缠 > 娇俏小农女:相公勾勾缠最新章节列表

583.第583章 ,番外(15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春草面色不改,往旁边稍稍挪了半步错开大嫂杨氏的攻势,反倒又眼疾手快地伸手一下握住张牙舞爪想要冲她脸上招呼的手臂,沉声喊道:“怎么是大嫂啊?我还以为是来了条狗在乱叫呢,一不留心就给泼错了,见着是你我也过意不去,可大嫂你那声音着实容易让人误会,往后您老还是避着我一些吧!”

后头要赶上来将二人围住的婶娘个个听见了春草这话都齐齐愣神立在原地,一脸惊异地看向春草。

被阻了行动的午家大嫂杨氏听见了这话脸上更是气的扭曲,那张略显刻薄的脸就更加狰狞了,手上使劲甩开春草的束缚,尖叫着怒喊:“你敢骂我!你个狗婊养的东西!”复而又扭过身子张牙舞爪地冲春草而去。

“怕你是记性太差,忘了先前他说过的话了?”春草不躲也不避,就这么绷着脸,冷冷地笑说。

午家大嫂杨氏听了这话,好像是被什么瞬间给牵制住了的样子,她自然记得春草嘴里的“他”曾经讲过的话,那日后头午家老大也在她的迫问之下得知了石坪原先透露出来的身份,可她哪里会死心,见春草这改头换面的模样,心中恼意更甚。可又顾忌着那石坪,只得瞪着自己那双仿若可以吃人的眼睛,恨恨地看着面前站立的春草。

周围的婶娘婆子均是不明所以,被她们俩的对话弄得云里雾里的,又不敢轻举妄动,只好都站在原处瞧着事态发展。

良久,那杨氏好像气消了的模样,伸手拨过自己垂下来湿答答的头发,扯起笑容来可眼神还是没变过,冷哼了一声,又满身狼狈地转身就走,碰上那些围着看好戏的婶娘还破口大骂了好几句,恼着就往来路返回。

站在原地的春草冲周围的婶娘们柔柔地都笑了笑,便好像无事人的模样返身又蹲下去自己安静地洗着衣裳。

“春草,这是婶娘们的一点心意,你刚才被咱们那样对待是因为你那嫂子……”

春草捧着洗净的衣裳往回走的时候,被一个膀大腰圆的婆子拦了去路,硬给她塞了一篮子青梅又絮絮叨叨的说着,她连忙打住了那婆子的话温和道:“没事,我知道嫂子的脾性。”二人几厢推搡,那梅子还是归了春草手上,无奈她只好拎着上了山。

石坪正在山上削着竹子,说是拿来放酒的,见春草拎着东西回来了,却闷闷不乐的样子,多嘴问了句:“方才洗衣裳是遇到什么了么?”

春草见石坪突然问道,也没察觉到是自己的表情出卖了自个儿,还以为是石坪看到了什么,一副欲盖弥彰的模样将手上的那篮子青梅提了提说:“没有没有,这青梅是村子里的婶娘们送的,你要吃么?不吃我拿去泡梅子酒。”

石坪定定地看着心神不定的春草,摆了摆手便放过她了,又说:“旁边的房子里头放了好几坛清酒。”

得了这话的春草逃也似的拎着手上的东西便往小院里头走,晾好了衣裳才去做今日的饭菜。吃了晚膳后的春草心情好了不少,拿水洗了洗脸打起精神来,便思量着去料理一下那一篮子青梅。

春草拿过大大小小成色颇佳的青梅,一个个细细地挑着,将那些有磕碰的有腐烂的青梅都给拿了出来,剩余些完好的青梅,再取过细竹签将上头的果蒂和果柄尽数挑走,放进了水中慢慢浸泡。

“你不是要做梅子酒么?”石坪替她抬了两坛子清酒出来,见春草忙活了半日便将那些梅子给放在一边正拿着蒲草和棕榈叶编着蓑衣,疑惑地问道。

春草抬眼看了看他,温声说:“这梅子酒要泡也是有学问的,我这头泡着是要去了那酸涩味道,晚些才能放进酒里头。”

“只可惜这一大篮子的青梅没几个好的,做这梅子酒也最多能做个两坛。”她看向石坪抬出来的酒,估量了一下那应当要放的梅子个数,又多嘴感慨了两声。

石坪若有所思,接着便起身回房间里去了。

……

连着几日,春草每日按时按点去河边洗衣裳,次次都能见到她大嫂杨氏,但好像杨氏是真顾忌了春草的警告那样,这些日子里都安安分分的,也不见她来闹些什么事。

“春草,明天村里头聚齐人上集市,你

去么?”

春草正边洗着衣裳同旁边相熟的婆子搭着话,聊着聊着突然冒出来这一问。

春草听了这话,心里估摸了下日子,确实就是这两天的了,想起来小院里做的蓑衣和晒开了新做的山鞠穷片还有辣酱腌竹笋,心下意动,又连声应下。

……

次日一早,

“罗爷爷,吃过早饭了没,我昨日夜里包了些肉包子,你要不嫌弃就路上带着吃。”春草背着自己满满当当的背篓,手上又提着拿油纸包起来的肉包,递给了一大早天还没亮就等在村口那棵大榕树下的罗家大爷,隔着一边还停了好几辆也是一般简陋的驴车。

罗家大爷接过春草手上的东西,摸了一把自己白花花的胡须,皱起他那张满是皱纹的脸笑道:“小娃娃上几回都没跟着爷爷去赶集,怎么这回就这么殷勤了?”

春草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见罗家大爷都开门见山这样说了,便直接地说出了自己的来意,是为了要知道那集市里哪里能卖药材,得了指点也便随着上了驴车等齐人再出发。

“小丫头,见了老爷子就卖乖,怎的了也有事也不来寻姐姐?”跟着罗家大爷一道来的新妇是罗大爷外嫁的闺女,容貌不佳却心地善良,大了春草几岁,是春草为数不多的朋友。

罗家女见了春草就急着打趣,二人倒是难得地闲下来笑作一团,渐渐的周遭也就热闹起来。没一阵,罗家女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瞧着那边走近的午家人,冲春草低声说道:“你近来小心些,我听那些婶子们说午家那些人贼心不死的好像还在筹谋点什么。”

春草冲如临大敌的她柔柔一笑,以示自己有了提防。

“来来来,按照老规矩过了午时就不等了啊!”停到了驿站后,罗家大爷朗声吆喝道。众人纷纷下了驴车,又齐齐往人声鼎沸的集市里头走去。春草和罗家女告别后背着一大摞东西略有些艰难地挤在人堆里,同样的驿站里停了七八辆驴车,有眼生的大概是邻村跟着一块聚在这儿地方歇脚,这人一多了行动也就慢上不少,耽搁了一会儿总算进了那集市里头。

从前跟着乡里人出来都是坐在二嫂张氏后头安安分分的呆着,帮忙搬点东西,因而那么久以来她对村里头这赶集亦是十分陌生,再加上她年纪稍大了些后午家里头就因为驴车多坐一个人要躲花银子为由不让她再去,先前跟石坪到洛陵城采买才会那么陌生。

春草按着罗家大爷的指引和说法,磕磕碰碰地总算找到了那收药材的店铺。

“寻医探病的出门东拐那家慈善堂才是,我们这只卖药。”

一进门还不等春草反应过来,那里头坐堂正拨弄着算盘略有些尖嘴猴腮的灰衣男子抬眼看了下来人,瞧着春草这负坠满当的样子,稍有不耐地先说道。

春草听全了这话之后,连忙把自己的背篓卸下来,就在柜台前的地方着急地寻找着,边找边说道:“我是来卖药材的,做了些山鞠穷根片不知道贵店还收不收?”

原先以为这样金贵的药材对方应当会极为热情才是,却没想到那人又低下头去算账,语气更加不耐了:“山鞠穷根片一两十个铜板,好成色的一两十五个铜板,进去把药材卸了再称称斤两。”他又腾出手来指了指一边那个小门。

春草好不容易拿出来刚把自己仔仔细细包好的山鞠穷根片递上去,便听见了这样一句话,面上笑容不由得一僵。

“嗯?这里顶多半斤啊?”那坐堂的灰衣男人挑眉掂量了下这递上来的一包东西,再望着这堂下站着的小姑娘,见了她那颜色极佳不由得多说了一句,“要是再多些可以做主给你十二铜板一两。”

春草面色有些发白,若是这样的话,石坪那天买下她的那些银子岂不是他自己的了!想到这里,春草不由得双唇哆嗦又强迫着自己咬了咬唇,抬眼看那柜台后头的灰衣掌柜,挤出来一个笑容来说道:“没有多的了,就只有这些。”

那灰衣男子听罢倒是爽快,直接拿过了她手上包着的东西给打开细细察看了一遍,又称出来七两的物重,给春草豪气地算了十五个铜板的份额,春草拿着手上那点钱财,心事重重地出了这店门。

望着那越渐焦灼的日头,春草背上自己的背篓循着先前路过的那家杂物铺子的路走去,好在她背上那些收拢好的蓑衣都依着前几日春草和石坪来的时候的价卖掉了,春草倒也把那点不快驱散了些,她估摸着时间往集市里那些卖蔬果的地方走去,找了半天总算寻到了个还算人多的空闲位置坐了下来,将自己腌制的辣酱腌竹笋分瓶给摆到了跟前,连声吆喝。

“咋都八月了还有竹笋?女娃娃你莫不是在诓人?”一个操着一口异乡口音的婆子蹲到了春草跟前,将信将疑地看着她。

春草柔柔地笑道:“婶子您尝尝就知道了。”话说完开了其中一个小瓶子,从里头夹出来一块竹笋片,那婆子探手取过又扔进了嘴里,一尝便激动地问道:“娃娃你是蜀地的么?”

春草笑着否认,那婆子倒是一口咬定她定是同乡人抱着春草就是不撒手,后头唠嗑了一阵还将春草摊子上放着的竹笋片买了四五瓶,高高兴兴地离开了,倒是让春草哭笑不得。

后头更是因为她来了好几个一样是蜀地的人,争抢着要把那些剩下的两瓶辣酱腌竹笋给尽数买下。

“二十文!我出二十文!你个瓜娃子莫要和爷爷争了!”

“三十文!难得遇一趟这样的!”

春草见着眼前几个闹得要打起来的男子极为头疼,这劝着劝着还抬起价来了,谁知这时冒出来一个极为苍老的嗓音,低声喊价道:“五十文。”

那喧闹的众人一下安静下来,齐齐看向那突然挤进来的老人,身着灰蓝长袍腰束黑螺旋纹带,尽数灰白的头发整齐地梳在脑后,面上那皱褶能比河渠还深,可那弯起来的眉目只让人觉得平和而非肃穆。

“小丫头,收好了。”那老人拿起那剩下的两瓶竹笋,放入了怀里,又掏出好像早早备好拿丝线串起来的铜钱放到春草跟前,便转身离去。

倒是余了剩下的几人面面相觑,春草见状不由得歪头一笑,弯腰收拾好自己设下的摊子,瞧了瞧天色便往驿站而去。

……

回到巨石村后乡人各自离去,这会儿已达申时,春草离着那小院越近,心里头的焦急情绪就越深,日间在集市里还不觉得有多严重,现在独自一人回山上倒是更加难受。

春草踌躇难熬,倒也回到了小院,看着石坪刚好点起灯来正准备煮茶,心里头那种不满和被欺骗的怨愤一下又迸发出来了。取了自己今日赚到的那贯钱,丢到了他的跟前。

石坪见她回来,还没来得及细看她的表情便见她往自己这里甩来了一贯数目略可观的铜钱,他手上动作倒是不停,又随手把那贯钱提了起来颠了颠估摸了下具体数量,挑了挑眉戏谑道:“小丫头,这是会赚钱了?”

春草听到这话心中恼意更甚,凝眸望着他就是不语。

石坪等了半日不见她回复,疑惑地抬头看春草,第一次瞧见了她那张平日里极为柔和的脸上出现的冰冷表情,正打算说话。

“你为什么要骗我?”春草语气里带着愤怒,这是石坪从来没见过的,他顿时心喊不妙,又听到了她说,“明明那些山鞠穷片不值钱!你为什么要骗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