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岭南宗师 > 岭南宗师最新章节列表

第三百九十三章 倒行逆施反为主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船越路珍只是用了拔刀之势,后撤前进,陈沐也只是伸出旗杆点了一记,而后将旗杆套住了那柄打刀,一来一回,格外简单,陈沐甚至连脚步都未曾挪动!

相较于扎尔斯与林宗万的精彩对决,陈沐和船越路珍就显得非常的枯燥乏味,甚至有些无趣。

前者如同街头死战,后者则像是两个垂垂老矣的老头子在慢悠悠比划着太极拳。

动用器械,本该更加的激烈和血腥,然而在场之人却没有看到这样的场面。

当然了,所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外行们固然觉着无聊,但内行人却是看得紧张冒汗!

那大头竹很是臃肿,想要挥洒自如本就不容易,能精准万分地点中刀柄,没有庞大的力量与技艺支撑,是万万做不到的。

至于后来用旗杆制住长刀,更是需要精湛的功夫和过人的胆量!

因为那打刀锋锐无比,但凡错开一星半点,陈沐都会被刺穿身体,然而陈沐却跟闹着玩儿也似,随意洒然,仿佛用行动在诠释何为艺高人胆大!

身为局中人,船越路珍比这些外人的感触要更加的深刻,内心之中也更加的震撼!

这拔刀之术是日本剑道最基本的功夫,但也是最需要持之以恒的技艺,拔刀术最简单,但最终返璞归真,也是最具杀伤力的招式!

有些剑道宗师,终其一世都在练拔刀,无论长刀短刀,这都是永远不能遗忘的技术!

陈沐身为中华武师,相信该是没有练过拔刀术的,然而他却能够将拔刀术倒过来用,又岂能不让人满怀震撼!

这就无异于从未讲过日本话的陈沐,突然流利地倒背着日本的古诗,这简直就是难以想象的!

船越路珍接受陈沐建议之时,很多人都认为他趁人之危,与陈沐这样的伤员打架,打赢了并不光彩,打输了就更是颜面扫地。

但船越路珍却看得出陈沐的境界之高,俨然已经高过他这个武道家,所以他才坚持要跟陈沐对决。

如今看来,本以为自己已经将陈沐抬得够高,谁又能想到,陈沐比他想象的还要高!

船越路珍曾经跟黄飞鸿闭门比武,输得心服口服,之所以想跟陈沐打,也是因为搜集的情报显示,陈沐乃是黄飞鸿的师弟。

在他看来,或许师弟到底是不如师兄的,多少能在陈沐身上找回一点点尊严。

此刻他才发现,自己实在是太过天真,面对陈沐之时,或许没有感受到那股子高深莫测的压迫。

可当他真正动手,船越路珍才发现,陈沐带给他的压迫感,并不比黄飞鸿弱多少!

船越路珍顿时觉得自己踢在了铁板上,当下就有了放弃之心,但终究是有着一些不甘。

短暂的抉择之后,船越路珍到底是紧握刀柄,继续朝陈沐的方向推了过去!

他能够想到的破绽,便只有陈沐那只受伤的腿,只要陈沐挪动脚步,身体就会失衡,短暂的调整时间,就是他击败陈沐的最佳时机,也是最后的机会!

然而他很快又陷入了失望,因为陈沐便如扎根大地,旗杆和打刀就像焊接在了一起,生长在了铜墙铁壁里一般,根本就纹丝不动!

船越路珍没有放弃,往前推不动,他又开始绕着陈沐跑动起来,在他看来,不断拉扯剑柄,希望能够将打刀重新抽出来。

他就像一个三岁孩童在拼尽全力拔旱地里的一条甘蔗,左扯右拉,如何都无法撼动甘蔗的根基!

南拳最讲究的就是腰马的功夫,尤其是马步,各种马步就与拔刀术一样,同样是贯穿整个功夫生涯的基本功。

陈沐扎稳了马步,这船越路珍再如何跳腾,也是无用。

两人这么打,外行人看得是目瞪口呆,因为实在是太难看了!

相较而言,林宗万和扎尔斯反倒更像是宗师级的对决,而陈沐与船越路珍才是街头混混的打法,甚至是街头混混里最低级的地痞小流氓级别的打法!

然而内行人的眸光却全都集中在了陈沐的马步之上,内心充满了渴望,恨不得将陈沐的每一个动作都记下,恨不得自己的双眼能够穿透衣物和皮肉,看清楚陈沐腿脚上每条肌肉的变化!

因为陈沐一条腿虚点地面,只有一只脚踏着实地来承重,这无疑增加了难度,想要扎稳马步就更加困难。

可无论船越路珍如何推拉拖扯,陈沐却仍旧是纹丝未动,这种扎架的功力,虽然最基础,却也最见功夫!

在外行人看来,两人拉拉扯扯很是难看,可内行人眼中,陈沐却是个铁底座的不倒翁,无论上身如何动作,下盘却重若千钧,稳如磐石!

船越路珍终于放弃了那柄打刀,从后腰拔出两柄短刀,顺着旗杆便朝陈沐削了过去!

他仍旧想要逼迫陈沐挪动脚步,仍旧想要逼迫陈沐松开旗杆!

后腰横插的两柄短刀,加上打刀,这船越路珍带了三把刀,也果真是高手了。

他双刀齐出,顺着旗杆劈砍横削,眨眼间就唰唰唰劈斩出十几刀来!

陈沐果真动了!

只是动的不是他的脚步,而是猛力一甩,旗杆便飞速往后收!

空出双手来,陈沐出手便顶在船越路珍的手腕上、肘关节上、臂弯关节等处!

船越路珍眼花缭乱地劈砍,陈沐身形模糊地躲闪,虽然没有花蝴蝶般的华丽脚步,但他的躲闪功夫,竟是比扎尔斯更加的厉害!

船越路珍要跟陈沐打之时,扎尔斯还颇为不屑,甚至暗中为船越路珍感到不齿,此时见得陈沐躲过十几刀,他也是目瞪口呆了!

船越路珍的刀越来越快,而陈沐的动作更快,刀刃根本连陈沐的衣袖都无法沾碰!

这短刀同样锋锐无比,但凡被沾到,怕都要鲜血迸流,然而陈沐每次都能堪堪躲过刀刃,看着凶险万分,让人提心吊胆,却每次都有惊无险!

有那么几刀,甚至从陈沐的脖颈划过,从他的鼻尖划过,从他的耳垂下划过,甚至将他披散出来的几根头发丝都给切断。

但终究是是没办法碰触到陈沐!

这短短的瞬间,双方闪电交手,外行人只觉得一通乱打,根本看不出任何章法,甚至连船越路珍劈斩出多少刀,都未能看出来。

可内行人却早已屏住了呼吸,汗水湿透了后背,紧捏着拳头,大气都不敢喘!

许是抵挡不住船越路珍的强大攻势,无法躲避那狂风暴雨一般的劈斩,陈沐终于是后撤了三四步!

“机会来了!”船越路珍也是心头大喜!

他之所以这么拼命,为的就是要逼迫陈沐挪步,若陈沐半步都不走,即便僵持到最后,他船越路珍赢了,那也是极其难看的。

可如今,陈沐总算是后撤了!

在后撤的空当,陈沐的身形果真发生了变化,船越路珍知道,陈沐是在调整重心,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了!

深吸一口气,船越路珍用尽全力,劈出了左手刀!

因为很多人都是右撇子,所以左手刀才最难防御,这也是他的杀招之一,船越路珍此刻也是倾尽全力了!

只是当他的刀锋劈斩出去,却见得陈沐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来,这种笑容,顿时让身经百战的船越路珍不寒而栗!

陈沐之所以后撤,可不是因为抵挡不住船越路珍那狂风骤雨般的刀势,而是因为,旗杆已经收到了尽头,也就意味着,陈沐可以抓住船越路珍那柄太刀的刀柄了!

陈沐半步都不挪,这给了船越路珍极大的心理压力,陈沐果断将这种心理压力,运用到了极致!

在船越路珍疯狂劈砍无果之后,陈沐的后撤,显然给他了最大的希望!

这种状况之下,船越路珍不顾一切地冲杀而来,早已忘记了打刀的存在!

而当他发现之时,显然已经迟了!

陈沐后撤三四步,与船越路珍早先的动作如出一辙,他非但要将拔刀术“倒行逆施”,此刻却是正儿八经轮到他拔刀了!

船越路珍心头发凉,此时终于明白,陈沐为何只选旗杆,而不选韩亚桥提供的各种器械,因为打从一开始,他就制定好了战术,极具针对性的战术,可以克制打刀的战术!

无论他挑选何种器械,在打刀面前都不占优势,但这个“信手拈来”的大头竹旗杆,简直就是“浑然天成”的打刀克星!

陈沐半步不挪,陈沐闪电躲闪,所有这一切,似乎都足以彰显他高深莫测的武功修为,但或许只有内行人才知道,甚至只有船越路珍才最深刻地体会到,陈沐的恐怖之处。

那就是战斗尚未开始之前,他就已经制定好了战术,而战斗过程中发生的所有一切,似乎都没有偏离他的预算,就好像他是个导演,本该变化多端的两人战斗,却照着他的脚本在走,没有半点偏差!

船越路珍的内心还在震撼,陈沐在后撤之后,已经紧握刀柄!

他没有像船越路珍那样往前冲刺,凭借冲刺的力量,将长刀抽出,而是猛拧刀柄!

阴阳参同玄功的气力灌注到大头竹里,瞬间爆发开来,整个旗杆咔嚓嚓四分五裂,露出打刀那锋锐的银芒!

双手持刀,陈沐灌足了力气,竟硬生生将打刀挥舞了出去!

船越路珍见得那黑夜银河一般泼洒而来的刀芒,一颗心顿时坠入冰窟,脑子都空白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