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奇幻玄幻 > 极赋 > 极赋最新章节列表

正文 第五百零九章 开心快乐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半月之后。

迎来了一场纷纷细雪。

条谷之山里倒是没有多大的动静,云端上城,北面的城门大开,郭喜军率领六十万大军,归来了。

六十万大军,进入了不停修建的云端上城里,也不曾显得拥堵。

郭喜军头一次来到这传说中的云端上城,也被云端上城的宏伟辉煌给惊艳到了,称得上是一座气派的皇宫。

皇城有的,云端上城都有。

万世殿里,郭喜军,沈越,商河,辛曼,等北原部落的勇士齐聚一堂。

这一次,元正是真的有些志得意满了,拿下冀州的时候,元正都没有如此的志得意满,因为压根儿就没有想到,郭喜军会有朝一日带着六十万大军来到云端上城。

在事先的计划当中,郭喜军最多就是带着三十万大军来到云端上城,这完全超出了事先的预料。

超出预料,自然是一件好事。

元正说道:“郭将军外出有功,今日携带六十万大军归来,实乃我云端之巅之幸,赏赐,龙鳞马一万,绸缎五千匹。”

本来也要想着给郭喜军封赏一个正儿八经的将军当当,可郭喜军不是这么在乎名号的人,再者,这会儿将郭喜军给封赏了,秦大夫那里,会显得有些孤单。

思来想去,还是将西蜀双壁,一起封了比较好。

郭喜军双手作揖道:“多谢主上。”

元正微微笑道:“条谷之山的战役吃紧,老秦已经去了,择日之后,你便去和你的老搭档汇合吧,再者,你还有一个老朋友,就在云端上城里等着你。”

这一位老朋友郭喜军当然知道是谁,王巍这号人物,已经很多年不曾见过了,想起来也有些遗憾,当初王巍走的时候,郭喜军和秦广鲁都没有将王巍给挽留下来。

如果当初王巍也在旧西蜀的话,兴许,那一场战役,也会充斥着许多的变数。

郭喜军会心一笑道:“知晓了。”

一切都刚刚好,回来之后,多年未曾出现的朋友,也都出现了。

辛曼对着元正微鞠一躬道:“见过公子。”

姑且不说以前的事情,元正如今是真的成气候了。

元正笑道:“姐姐不必多礼,记得我当初第一次去北原部落的时候,也是姐姐盛情款待,如果不嫌弃的话,日后就在这云端上城里居住下来。”

“北原部落依旧归姐姐执掌,特封姐姐为北王,执掌北原部落三军大小事宜。”

“要是姐姐喜欢上战场的话,就可以上战场,若是不喜欢上战场的话,大小事宜,郭前辈大概也会替你打理的。”

“姐姐的这一份香火情,我深深的记在心里。”

“日后无论云端之巅成败与否,姐姐都会得到应该得到的。”

辛曼迷惘了一瞬,不解的问道:“郭将军,真的还可以替我打理大小事宜吗?”

“他不是要去条谷之山了吗?”

元正耐心的解释道:“条谷之山胜利之后,就要重新布局了,到时候,姐姐依然可以率领自己的北原部落,在郭将军左右,你们还是可以同从前一样并肩作战。”

“你们在大夏之地的所作所为,我有所耳闻,既然你们两位已经建立了良好的默契,就不应该硬生生的拆开,只是这一段时间,姐姐和自己的部落勇士,恐怕要在云端上城好好适应一下了。”

“这里的风土人情和北原部落有着很大的不同。”

“灵州,冀州之地,姐姐若是想要去见识一下,大可前去。”

“千华和李尘,也都在冀州之地。”

“话说起来,大家可都是自己人,来到这里,就像是回家了一样。”

“没有必要太多的拘束。”

辛曼释然的笑了笑,应道:“明白了。”

接下来便是沈越,元正当初将沈越送到郭喜军的身边,实在是没有更多合适的人选了,如果那个时候温严来到了云端上城,元正会毫不犹豫的将温严交代给郭喜军的。

结果沈越比想象之中的要出色很多。

也是,去了一个郭喜军的身边,再愚笨的人,也会慢慢的变得聪明起来,在战争当中,傻子总是第一个死的。

一身才华,多数都是让逼出来的。

元正说道:“沈越协同郭将军治理三军有功,出谋划策不少,赏赐天级府邸一座,龙鳞马王一头,绸缎五千,黄金万两,择日之后,暂且回归云端书院,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择日之后,根据情况,安排你的任命。”

沈越闻后,心中大喜道:“多谢主上。”

作为一个年轻的读书人,沈越和大多数年轻人都一样,从第一天抵达郭喜军身边的时候,就一直幻想着,有朝一日,带着功勋回归云端上城的光景。

沈越在郭喜军的身边的确处理了不少的事情,要是没有沈越这个中间人的话,恐怕辛曼也不愿意跟着郭喜军来到这云端上城,这些暗中的基础,都是沈越一锤子一锤子打好的。

立下的功劳,不弱于郭喜军,只是表面上看起来,没有郭喜军那么的显眼而已。

如今,沈越也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志得意满。

接下来就剩下商河了,商河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来有什么。

这也是自己的一位老丈人,其实元正这个时候特别希望自己的另一位老丈人柳苍岳也在这里,还能压制商河一头。

自己单独面对老丈人,心里不是那么的有底气。

若有所思道:“赐商河府邸一座,商家大小人士,安家落户于云端上城,商河主管云端上城粮草大小事宜。”

“封云端大总管。”

商河闻后,双手微微作揖道:“遵命。”

这一声遵命,让元正的心里有些别扭,不过公私还是要分明的,有什么话,可以在私底下慢慢说。

至此,大小事宜,都已经安顿了下来,这六十万大军,暂时在云端上城休养生息一段时间,万里迢迢来到这里,旅途劳顿的也不是一星半点。

也幸亏天境高手开辟了一条道路,否则的话,仅从地理上来看,还真的没有办法在半个月之内从北原部落抵达云端上城。

蒙金也是在许多山势诡谲之地,布置下了横渡虚空的阵法。

借用天地元力,传送大军。

辛曼和父亲都回来了,小静秋自然也是从一线天那里回来了,几人汇聚在桐府,高高兴兴的煮了一顿火锅。

而元正和郭喜军,王巍,沈越三人在万世殿里的偏殿汇聚一堂。

花椒和茴香煮了一桌子的丰盛佳肴,苏仪师兄则在书房里处理着大小政务,这六十万大军,到底如何安排,这么艰巨的任务,暂时只能交代给苏仪了。

苏仪起码要忙碌十天半个月的时间,才能有机会喘一口气,也只是喘一口气,鬼都不知道十天半个月之后到底会是怎样的一个局面。

饭桌上,沈越担任起了端茶倒水的重任。

郭喜军和王巍再相见的时候,都是意味深长的看了对方一眼,旋即两人深情的拥抱在了一起,半天也没有松开彼此。

两人眼中都有些泪花闪烁。

两人曾经一起协同作战过,也在西蜀大地上,留下了不少的传奇往事。

可惜当年王巍因为志向不同,毅然决然的离开了西蜀大地。

郭喜军说道:“你还是和当年一样,体格也没有瘦下来,人到中年以后,身材发福了,武道修为,还是和以前一样虚浮,看起来这些年,也没有干什么正经事情啊。”

王巍哈哈笑道:“跟你们比较起来,我这些年可算是享福了,更多时候就像是一个富贵闲人,荒废了自己的武道修为,近年来,才开始在这件事上认真了起来。”

“你都已经进入了心境,老秦也进入了心境,你们两个人才是绝配啊。”

听到老秦也进入了心境,郭喜军的心里微微一怔,本来以为,老秦还在化境停留着呢,还想着在老秦面前炫耀一下自己的心境修为呢。

郭喜军柔和笑道:“哪里的话,我们三个人才是铁三角,过上几日,我们两个人就要抵达条谷之山了,铁三角并肩作战,击败大周的百万精锐,绝非难事。”

“不过那个孙玉树,一把大火烧的,的确很有气质啊,冯世青的五十万大军,在一把大火当中,荡然无存了,也不知道烧死了冯世青没有。”

王巍哈哈大笑道:“你这个人啊,看上去有点书生气,可一直都是蔫坏蔫坏的,冯世青再怎么说那也是半只脚进入天境的狠角色,想要一把大火给烧死,恐怕不是那么的容易啊。”

“虽然不会烧死,但元气大伤,落下一个心病,那是肯定的。”

“孙玉树这一场大火,可能会将冯世青进入天境的时间延后很多年。”

“对于我们来说,还真的是一件好事。”

郭喜军忽然问道:“你这些年过的好吗?有没有遇到自己喜欢的姑娘?”

王巍一本正经的说道:“这些年,一直都在自我审判当中渡过,日子倒也过得不错,至于喜欢的姑娘,那也真的没有遇见,再者,我都一把年纪的人了,哪里敢去喜欢花枝招展的小姑娘。”

“倒是你,北原部落得女首领,可是一个大美女啊,你可要把握住机会了。”

“估计,军中将士们,想要打辛曼主意的人,不在少数,你可一定要把握住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机会啊。”

郭喜军一阵无语,和辛曼之间的关系,更多的只是战友,至于风花雪月的那些事情,郭喜军还真的没有想过,也许是战事过于频繁,郭喜军也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些事情。

元正在一旁幽幽说道:“我本来觉得,你们两位,都是极为正经的那一类人,哪里想得到,当世名将,在私底下的时候,也是如此的不正经,这可是辜负了不少对你们心生向往的年轻将士们啊。”

郭喜军淡然一笑道:“主上这话说得就有些言重了,大家都是血肉之躯,老是装出一副高高在上,超然在上的样子,时间长了,也是很累很累的。”

话锋一转,郭喜军看着王巍笑嘻嘻的说道:“你现在可都

是云端之巅的征西大将军了,手下精兵悍将,也有三万有余,腰杆粗壮了啊。”

“以后到了战场上,还指望老哥哥你,多多照顾呢。”

征西大将军,听上去倒是很威风。

三万大军属于王巍的直系,任何时候,王巍都可以带着这三万大军,其实王巍愿意的话,现在就带兵二三十万,抵达条谷之山,绝非难事。

王巍听到这话,尴尬应道:“你怎么不说你带着六十万大军回来了。”

郭喜军道:“这六十万大军,又不是我一个人的。”

“是人家北王辛曼的。”

王巍打趣道:“过来过去,还不都是你的,反正辛曼也是你的。”

郭喜军一时间无言以对。

沈越端茶倒水的时候,一句话也没有多说,这些大佬的谈天说地,也让沈越开了一下眼界,原来传说中的大人物,竟然是如此的风趣幽默,和想象之中的不太一样。

元正道:“条谷之山的胜利,想必你们也都知道了,这一战,我打算以孙玉树为主,人家刚刚获得了一场意气风发的胜利,我也不好在这个时候夺走了人家行军打仗的权力。”

“再者,孙玉树眼下对大周军伍的震慑力,也是最大的一个。”

“你们铁三角,到时候尽量辅佐孙玉树,如果孙玉树有哪里做得不对的时候,尽量含蓄的给孙玉树指点迷津,我也很想要知道,除却那一场有点运气成分的大火,孙玉树还有什么。”

“有了当世名将的风采,到底有没有当世名将的底蕴,这才是我比较好奇的。”

“事实上,雄州之地的近乎六十万大军,让孙玉树亲自统领,起初的时候我还有许多不放心的地方。”

“可这会儿,人家也很争气,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在政策上,以宽松为主。”

“孙玉树心里也知道这一点,故此,孙玉树也会极为认真的对待大周的精锐。”

元正也很害怕,西蜀铁三角,到时候以孙玉树为主,会产生一些来自于当世名将之间的意气之争,这种事情,在古往今来,还真的不算是少数事情。

真的因为政见不合,导致条谷之山大败而归,那就不好玩了。

郭喜军从善如流的说道:“孙玉树如今兵锋正盛,一场大火,也杀出了自己的身价,自然要让孙玉树这一把大火,继续燃烧下去,说实话,我也很好奇,孙玉树在领兵作战这一方面,到底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再者,我和老秦能够成为西蜀双壁,那是因为当年的旧西蜀,真的是没有人可用了。”

“孙玉树一直都在寄建功的麾下成长,可能人家就有当世名将的才华,只不过上面压着,没有绽放出自己的光辉。”

“有些人,单论实力,不弱于明面上的那些大人物,只可惜,没有遇到那样扬名立万的机会罢了。”

元正悠悠叹道:“前辈果然好大的胸怀啊。”

这种事情,就发生在了龙辉的身上,武王麾下六骁将成立的时候,龙辉的年纪又太小了,没有机会上战场。

等到麾下六骁将其中的一位齐冠洲变质了的时候,龙辉已经在永昌平原得到了一场意气风发的胜利,可是元铁山亲自镇守,人们更多的只是记住了元铁山的无敌风采,而忽略了龙辉的感受。

也不能怪龙辉倒霉,在这样的氛围当中,龙辉积累到了一定程度以后,真的绽放开来,那肯定是一场大型战役上,意气风发的胜利。

还有许多年轻的读书人一样,其实有些读书人,偶尔写出来的诗词歌赋,真的可以当做传世之作,怎奈何自己没有名气,也没有人捧场,孤芳自赏最后的下场,就是明珠蒙尘了,除了自己知晓,再也没有其余的人知道。

王巍说道:“条谷之山,以孙玉树为主,我倒是没有多大的意见,我只是在想,我们走了之后,西边大秦这里,又该如何?”

“林广自然没有二话可说,可是,李尘,傅玄黄这些人,终归还很年轻,大秦铁骑再度来袭,也不知道他们三个人,能否招架得住,辛曼的六十万大军,只是部落勇士,从未上过真正意义上的大型战场,会不会怯场?”

“西边大秦暂时没有来犯,那也只是暂时,这个冬季,一线天那里必然会有鹅毛大雪,沣河也会结下厚实的冰层。”

“林广一个人,带领着如此之多的年轻将军,恐怕还真的不是大秦铁骑的对手。”

“格朗虽然老当益壮,可是在带兵打仗这件事上,也只能说平庸,算不上落后,也算不上出类拔萃,我们走了以后,压力可都在林广一个人身上了。”

王巍的担忧不无道理。

想一下南边的真容,那里有西蜀双壁,那里有钟南,那里有王巍,那里有孙玉树,那里有天境高手,那里有雄兵七十万左右。

甚至,黑水河里还有一个黑龙王。

可是云端上城这里,除却蒙金和林广拿的出手以外,余下的人,暂时还都没有挑大梁的能力。

就好比李尘和傅玄黄这两个年轻的将军,万一遇到了心境高手,或是冥境高手,不说是必死无疑,但肯定会非常的难受。

元正想了想说道:“原来我是有些担忧的,不过郭前辈带着六十万大军归来了,这对于大秦铁骑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威慑,当初我们兵微将寡的时候,就已经拿下了苍云城和冀州之地。”

“现在,灵州和冀州,勉强可以挤出来五十万大军,尽管其中多一半,都是这一段时间招兵买马而来的新兵。”

“可是在数量上,我们也称得上是百万大军了,当然了,质量上,还真的比不过大秦的二十万铁骑。”

“但是用来吓唬人,应该是足够了。”

“天弓大将军周海,已经打造出了不弱于大秦弓弩的强弓劲弩,陈贵最近大力打造着天空战车和大地战车,可以弥补在兵力上的不足。”

“除了这一点,我的师兄苏仪,在行军打仗这方面,也颇有心得,虽然让苏仪师兄亲自上战场不大可能了,可苏仪师兄在布局这件事上,我感觉,很多当世名将还不一定能比得过苏仪师兄。”

“关于高手,我这里还有花椒和茴香。”

“关键时刻,也可以一战。”

“再加上蒙金和我的话,也能勉强冲一下场面。”

“实际上,蒙金一个人,就能顶的上百万大军,只是我不知晓,下一次大秦过境的时候,会不会有天境高手亲征。”

“保障自然是有,只是底气不足而已。”

“可是经过了大魏之地的惨败之后,玄风亲王到底是卷土重来,还是另外一位玄风亲王卷土重来,就是未知之数了,我只能等,静观其变。”

“来了就来了吧,我还真的不虚。”

如果元正手底下多出来几个林广这样的能人异士,元正的底气就真的很足了。

却也没有办法,如林广这样的人,当世还真的寻找不出来几个。

元正心里一直都很清楚,在捉对厮杀这件事上,林广不会是寄建功叔叔的对手,可是在领兵作战,运筹帷幄这件事上,寄建功叔叔,也不会是林广的对手。

郭喜军道:“如此,那我们就放心了。”

秦岭深处的黑雪公主,想来也不会坐视不理的。

不过元正也不知道,大秦到底什么时候,才会用兵。

兴许这个冬季就要派来一部分的精兵悍将,兴许是明年开春的时候。

兴许,大秦彻底放弃了云端上城。

鬼都不知道,秦国的君主,此刻心里到底打的什么算盘,不过秦国的君主,肯定知道大魏皇帝心里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这里面涉及到了君王之间的博弈。

元正还没有走到那一步,也不好猜测皇帝陛下之间,到底都在算什么账。

有些账,一般人还真的算不出来。

桐府。

小静秋一个劲儿的给父亲给辛曼姐姐夹菜,火锅吃起来,最是爽口,尤其是在入冬以后。

辛曼知晓小静秋和元正之间的关系之后,心里一阵茫然。

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师徒之间的关系,竟然发展到了这一步。

看商河的脸色,也多了几分说不出来的意味。

辛曼问道:“她们三个人对你可还好?”

辛曼有些担忧小静秋的处境,毕竟小静秋的家世背景,比较起来算是较弱的一个了。

柳青诗和东方明月就不多说了。

一个是忠显王柳苍岳的独女,有青诗郡主之称。

一个还是大周的公主殿下,算是天底下身份最为显赫的几个女子之一了。

单容有着拜月山庄作为后盾,其弟弟,执掌兵马,未来可能还会执掌数十万的大军,再加上拜月山庄,一直都是云端之巅的战马来源,主要来源,没有之一。

这样的后盾,就显得小静秋有些微不足道了。

商河是干什么的,就是一个商人而已,虽然囤积了不少的药材,可是商河囤积起来的药材,估计到了最后,还是会消化在云端之巅里,也还好,在来到云端之巅之前,商河已经发了大财了。

如此对比之下,小静秋真的处于弱势,娘家的人不够强势,闺女在夫家受委屈,也是正常的。

辛曼作为一个女首领,自然而然的联想到了这些不太好的事情。

小静秋笑嘻嘻的说道:“姐姐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三位姐姐都对我很好的。”

“单容姐姐给我指点剑道,让我的武道修为一日千里,如今我也是道境后期的高手了哦,我还可以和单容姐姐,一起驾驭别云兽呢,别说有多么的风光气派了。”

“东方明月姐姐看上去冷冰冰的,实际上可是一个好人呢,还给我送了一柄剑,还是当世名剑之一无殇呢。”

“青诗姐姐也很照顾我,在一线天的时候,许多较为辛苦的事情,青诗姐姐都没有让我插手,害怕我一个人应付不过来。”<

章节不完整?请百度搜索飞su中wen网 feisuzhongwen阅读完整章节 或访问网址:http://%66%65%69%7A%77%2E%63%6F%6D/

閱讀完整章節,請訪問 飞 速 中 文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http://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