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不良人 > 大唐不良人最新章节列表

第一百五十四章 长安首富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早在苏大为重返不良人的时候,就知道安文生做不长久。

道理很简单,他当初来是因为人情,帮助裴行俭稳定长安治安状况,本就不可能做的长久。裴行俭也说过,安文生很可能做到年底就会离去。苏大为也早有准备。

只是没想到,安文生在这个时候撂挑子。

世家公子哥的通病?

可能吧!

苏大为不是官宦子弟,自然也无法理解安文生的想法。

不过他既然这么说出来,以苏大为对安文生的了解,怕是已经下定决心,难以改变。

沉默片刻,苏大为点了点头。

“那你以后做什么?”

“还没有想好,只是觉得有点累,所以想休息一段日子。”

“好吧,既然你已经有了决断,我也就不劝你了。不过此事你还是要和县君说清楚,免得产生误会,影响了你们两家的交情。”

“这个,我自会与县君解释。”

两个人面对面坐着,陷入了一种极为尴尬的沉默之中。

半晌,苏大为起身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走了。”

“好!”

安文生没有起身,只答应了一声,就扭头朝窗外看去。

在酒楼斜对面,就是大加耶肆。

苏大为看了安文生两眼,摇摇头,转身离去。

他本打算找安文生商量一下高大虎的事情,可看他现在这模样,估计也商量不出个所以然。

虽然不清楚安文生为何会这般姿态,但苏大为隐约可以猜出,应该是和昔秀芳有关。是有了真情?苏大为不相信。他和昔秀芳接触才多久,怎可能就产生感情?

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的话,苏大为实在猜不出,安文生为何会变成这样子。

还要靠自己才行!

苏大为走出酒楼之后,沿着十字街离开了西市坊门。

……

天色将晚,长安各里坊,华灯初上。

伴随着隆隆街鼓声回荡在长安上空,苏大为回到了家中。

聂苏欢笑着,朝他跑了过来,一下子就跳进了苏大为的怀里。

“哥哥,下午家里来了客人,送了好多钱呢。”

“啥?”

苏大为一愣,疑惑看着聂苏道:“谁来了?”

正说着话,柳娘子迎面上前。

她脸上还带着几分惊讶之色,看着苏大为道:“阿弥,你怎地和邹骆驼认识?”

“谁?”

“邹骆驼,邹凤炽啊。”

“你是说,那个长安首富,邹凤炽?”

“是啊,除了他,长安城里还有谁能叫做邹骆驼。”

苏大为听罢,一时间也有点糊涂。

邹凤炽是长安城里鼎鼎有名的人物。他因为长得肩高背曲,形似骆驼,故而有了一个走骆驼的绰号。乍听这名字,感觉也很一般。可实际上,这邹凤炽是长安城的丝绸王。人不可貌相,说的就是此人。他靠贩卖丝绸而起家,几乎垄断了整个关中的丝绸业。每年从长安发出,运往西域各国的丝绸,有近四成都出自他手。

唐太宗经略辽东的时候,邹骆驼献布五千缎作为军费,被唐太宗赐宣义郎,从七品下的文散官。

“他来作甚?”

“他没有来,而是他的管家,送了一千贯的黄金。”

“啥?”

苏大为听了一怔,但旋即反应过来,这一千贯黄金的由头。

胡夫人说过,回头会派人把钱来。苏大为一开始以为胡夫人是要筹钱送来,可没想到竟然是让邹骆驼送钱过来。也就是说,长安首富邹骆驼,是胡夫人的手下?

“他可说了什么?”

“倒也没说什么,只说是奉命送钱过来。

阿弥,你别是做了什么犯禁的事情吧。我可告诉你,咱家虽说不富裕,但却不能为了钱违背良心。邹骆驼那等人物,怎可能好心送你钱财?更何况,是一千贯。”

苏大为闻听,顿时笑了。

“娘,你想什么呢?”

他怀抱着聂苏往里面走,来到了中堂大厅。

黑三郎趴在门口,看到苏大为之后,就迎上前,摇头摆尾。

而黑猫则蜷在窗台上,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只喵的叫了一声,然后就闭上了眼睛。

这是个大爷!

好在苏大为早就习惯了黑猫的这种姿态,也没有放在心上。

他放下聂苏,走进大厅里,就见大厅里摆着几个箱子。苏大为走上前,打开了一个箱子,顿时被那黄灿灿的金光晃了眼睛。他眸光一闪,旋即就合上了箱子盖。

“娘,这是丹阳郡公派人送来的钱,干净的很。”

“明明是邹骆驼的管家啊,我认得那人。”

“呵呵,邹骆驼一介平民,想当初靠买蒸饼为生,何以突然间暴富,成了长安丝织业的霸主?娘,这里面的事情你不懂,也不必理睬,反正这钱来的很干净。”

听苏大为这么说,柳娘子总算是放下心来。

虽然她还是不明白邹骆驼和丹阳郡公之间的关系。

“我就说嘛,当初邹骆驼西市东壁的那家店忙死忙活,突然间一下子就变成了有钱人。当时好多人还说,他一定是做了犯禁的勾当,原来背后有丹阳郡公支持。”

她一边说着,一边摇头往外走。

也亏得是之前苏大为给了柳娘子两千多贯,使得柳娘子有了免疫力。若不然的话,邹骆驼送来这一千贯的黄金,柳娘子还真不见得敢收下来,甚至有可能报官。

……

“婶娘,阿弥回来没有?”

从院门外走进来两个人。

为首的,赫然是周良。

他穿着崭新的公服,手里拎着酒菜,一进门就大声问道。

在他身后,跟着沈元,同样拎着不少酒菜。

“二郎,今天怎么有空来了?阿弥在呢,你找他去吧。”

周良笑着把酒菜放进了厨舍,道:“婶娘,住这么大的房子,该找个厨娘才是。”

“那我做什么?岂不是要闲死吗?”

柳娘子笑着,把周良赶了出去。

而这时候,苏大为也把黄金送去了西跨院里。

他听到周良的声音,就迎了出来。

“二哥,气色不错嘛。”

“哈,托福托福!”周良满脸的笑容,朝苏大为拱了拱手,就走进了中堂大厅里。

“我约了尉迟校尉过来,所以买些酒食。”

“你请客,怎地来我家里?”

“哈,我就算想单独请尉迟校尉,他也得同意才好。我只说是在你家里请客,他立刻就答应了。

刚才来的路上,正好遇到了沈大个子,就拽着他买了些酒食。”

“怎样,最近过的不错?”

“还可以,开春之后,安化大街和景曜大街两条线路,共三十辆车马就会投入使用。县君说了,暂开设这两条线,其他的路线,等日后再说。我也算是不负所托。”

“各坊团头怎么说?”

“能怎么说?”周良笑道:“多亏了尉迟帮忙,抓了两批人,所有人也就都老实了。”

正说着话,沈元捧着一个大托盘进来,里面全都是肉食。

“尉迟说会晚点过来,咱们先吃着,不等他了。”

周良忙上前帮忙,把酒菜摆在了桌上。

苏大为倒也没有拒绝,毕竟今天这顿酒菜,是周良请客出钱。

“二哥,打听个事。”

“说。”

“丰邑坊那边,可听到了什么风声?”

“你是说高大龙吧。”

周良道:“这事不算秘密,已经传开了。

当初高大龙放了齐慓一马,没想到齐慓找到了靠山,又杀回丰邑坊,干掉了高大龙。就这么回事,也算不得什么。丰邑坊那边的情况你知道,打打杀杀很正常。”

“我是说,诡异!”

周良的脸色一正,轻声道:“这个我也只是听说,但具体什么情况,也不是很清楚。好像有传闻说,那诡异是高大龙所变幻而成。说法很多,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确有诡异在丰邑坊出没,而且杀了白瞎子,惹的丰邑坊现在,已经乱成一锅粥。”

真有诡异!

苏大为沉默了。

按道理说,有诡异出没伤人,太史局应该有所行动才是。

难道是丰邑坊南边阻止了太史局的行动?

“二哥,有没有路子,我想进去看看。”

“去哪里?”

“丰邑坊!”

周良一愣,连忙摆手道:“阿弥,你可千万别去逞英雄。

我知道你本事大,可这件事牵扯到丰邑坊,就不是那么简单。你也知道丰邑坊是什么情况,你若是进去了,会非常危险。况且,据我所知,那诡异可凶悍的很。”

周良以为,苏大为是要去斩杀诡异。

但没想到苏大为却摆了摆手,轻声道:“你想哪里去了?我对诡异,兴趣不大。”

“那你进去……”

“高大虎回去了。”

“啊?”

“你也知道,高大虎从一开始和我就没什么冲突。

之后大家一起做事,他帮过我几次忙。我也知道,他和高大龙的关系。但一码归一码,高大龙我可以不管,但高大虎我必须要帮。毕竟,他也是咱不良的一员。”

周良,蹙起眉头。

他盯着苏大为,想了想,轻声道:“你确定只是要找高大虎?”

“当然。”

“你和谁说过这件事?”

“只有你……若是在以前,我可能会去找十一叔帮忙。

但现在,你也知道十一叔有点变了。我怕他不会同意,弄不好,还会给我添麻烦。”

“这个嘛,路子我倒是有。”

周良轻声道:“这和上次你去抓人不一样,如果只是进去,然后带人出来,应该不会太难。只是……阿弥,这件事真的很危险。高大虎和咱们不是一路人,你又何苦来哉?”

苏大为没有回答,捏起一块肉,丢给了黑三郎。

看他这幅样子,周良就知道,苏大为决心已下。

“那好,我帮你想办法,但你一定要保证,千万别莽撞行事。

那丰邑坊里,鱼龙混杂,有本事的人多了去。如果不行,别逞强,保住自己重要。阿弥,你得想想大娘子!万一你在里面出了意外,她怎么办?肯定会很难过。”

“我知道。”

苏大为笑着,给周良倒了一碗酒。

“二哥你放心吧,我绝不会逞强。”

周良苦笑摇头,端起碗来,一饮而尽。

自家这个当初总跟在他屁股后面的小兄弟,如今已经变得深不可测。他不清楚苏大为为什么要去救高大虎,但想来一定有他的原因。心里面不太赞成,但同时,又有些赞赏。

苏大为则微微一笑,也喝干了面前的酒。

“对了,戎小角那铺子都办好了吗?”

“已经拿下了,前前后后花了一百多贯。

阿弥,钱有点紧啊。你要铺子,还要留人。这等到思莫尔回来,可是一笔开销。”

“钱不是问题。”

苏大为刚说到这里,就听到院门外传来一阵嘈杂声。

紧跟着,就见尉迟宝琳大步流星走进来,扯着大嗓门喊道:“阿弥,我来吃酒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