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最强皇妃:炮灰逆袭手册 > 最强皇妃:炮灰逆袭手册最新章节列表

第611章:怀孕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有刺客,保护主子!”

文元的惊呼传来,北倾立马回过神来,扶上秦之昂的双臂。

“你怎么样?伤到哪里了,给我看看,给我看看……”说着四处寻找,突然指尖触上一片温热的液体,举到眼前。

刺目的红笼罩了她的双眸,血,是血!

“血,你流血了,伤口在哪,秦之昂,呜呜,我错了,我应该听你话的,我错了……”在看到鲜血的一刹那,北倾就忍不住地哭了,一边小心翼翼的在秦之昂的身上找伤口,一边语无伦次的道歉。

此时此刻,周围已经打成了一片,不只是老人家是假的,他躺在白布下,得病而死的儿子也是假的,正与文元他们缠斗在一起,一时间不分胜负。

北倾的心思皆放在秦之昂的伤口上,哪里还有心思去关心其他。

终于被她找到了,只见秦之昂的后腰位置,插着一把锋利的匕首。

是那把方才刺向她的匕首!

伤口被通红的鲜血盖住,但从匕首露在外面的尺寸来看,伤口很深。

北倾的手指都在颤抖着,她在害怕……

秦之昂连着深呼吸了许久,这才断断续续的开了口:“别怕,我,我没事……”

他不安慰还好,一安慰顿时勾起了北倾的愧疚和自责,这时,北琛拉着李希跑了过来,“皇上,小妹……”

“三哥,他受伤了,好多血好多血……”

北倾身形微晃,好似下一刻便会倒下去一般,见状,北琛急忙从她手上接过了秦之昂,看着他后腰上的伤口,皱起了眉头。

伤口很深,还在流血,他们身上并没有带任何止血的药,余天宁在客栈。

短短一瞬间,北琛便稳住了心神,冲着战斗圈里的文元喊道:“文元,别打了,公子受伤了,快先送公子回去。”

文元一听,一脚踢飞扑过来的刺客,几个跳跃过来。

“主子,奴才得罪了。”

然后蹲下去背对着秦之昂,对北琛说道:“三公子,将主子扶到我背上。”

“希儿快来帮忙。”

在李希的帮助下,北琛将已经眼神涣散的秦之昂扶到了文元的背上,即便如此,他仍拽着北琛的手,嘴里含糊着:“倾儿,我没事,不哭……”

*

血水一盆接一盆的往外端,余天宁的手上沾满了鲜血,额头上布满了密汗。

秉着呼吸对文元和北琛说道:“你们摁住了,我要开始了。”

二人凝重地点点头,分别将趴在床上的秦之昂固定住。

噗嗤一声,一道闷响,匕首咣当扔到了盆里。

余天宁急忙拿准备好的绢布用力的摁到伤口上,一番动作,方才将血勉强止住,包扎好伤口,用力的出了口气。

顾不得歇口气,手指捏上脉搏,片刻,凝重的神色方才散去。

“没事了,只是皮肉伤。”

此话一出,文元和北琛相继松了口气,两人退后两步,扶着墙缓缓坐到地上,大口喘着气。

这时,外面传来李希的惊呼声:“姐姐,三哥,姐姐晕倒了,三哥……”

闻言,北琛急忙爬起来踉跄的向外跑去,余天宁对文元嘱咐了两句也跟着跑了出去。

北倾小脸煞白,面无血色的靠在李希的身上,眼睛紧闭,不省人事。

余天宁急忙上前诊脉,突然,脸色猛地一变,“快,将小主抱到床上去。”

北琛有心想问什么,也知眼下并不适合,按照余天宁的吩咐抱起北倾。

“血,姐姐流血了,三哥,余院正,好多血……”李希语无伦次地指着北倾原先坐着的地方,只见上面一大滩血迹,而她的裙摆上,亦是如此。

余天宁的脸色更沉重了,大喝呆住了的北琛:“还愣着做什么,先把人抱床上去,快点。”

“哦哦,好,我这就抱,这就抱……”

可哪里还有多余的床啊,内室的床上躺着失血过多昏迷的秦之昂,北琛看了一圈,便将人放到了软榻上。

余天宁拿着针包过来,打开,抽出一支银针,找准穴道扎了下去,连续扎了三四根,方才停下,然后把脉,又扎,再把脉,再扎。

连续循环了三次后,方才开始收针。

“余院正,小妹她……”一出声,北琛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沙哑至极。

余天宁神色凝重地转过身,“相信你也有所猜测,是的,小主有喜了,滑脉,二十天左右,只是月份太浅,加上小主的身子本就虚弱,今日又受到惊吓……”

顿了顿,异常沉重道:“只能说我尽力。”

北琛舔了舔干涸的嘴唇,“几成把握?”

“两成。”

脚下一晃,踉跄数步,若不是李希扶着,怕是支撑不住。

北琛闭了闭眼,再次睁开时,眸底极其坚定,“刚才的话,我当你什么也没说,我什么也没听到,希儿,还有你,小妹只是急怒攻心晕倒了!”

“你……”余天宁不敢置信地望着北琛。

“若是保得住,你们当我什么没说。”北琛顿了顿,接着道:“皇上那里我会去说,一切后果皆有我来承担。”

余天宁重重的点点头,他明白了北琛的用意,若是孩子保住,便是皆大欢喜,若是保不住,便直接瞒着北倾她有喜一事,如此一来,不知情的她,哪怕没了孩子,也不会难过伤心。

可是,真的能瞒住吗?

*

整个房间不管是内室还是外室皆充斥着浓浓的血腥味,气氛格外的凝重。

北润处理完外面的事后,第一时间匆匆跑了过来。

看到软榻上闭着眼睛的北倾,放轻脚步,“怎地让小妹睡在这,我这就抱她去我那。”说着就要走过去。

北琛急忙将人拉住。

“三弟,你你……”

“二哥,你跟我出来,我有话对你说。”

北润看看面色沉重的余天宁,又看看无声在抹眼泪的李希,视线最后落在软榻上面色苍白的北倾,不知为何,不好的预感骤起。

事实证明,他的感觉是对的。

走廊上,北润拧眉询问:“三弟,小妹她,她不是睡着了?”

北琛叹了口气,轻轻的点点头。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