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昆仑侠 > 昆仑侠最新章节列表

第一百七十六章 野百合也有春天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村主任张罗着捉拿刘昆仑的时候,春韭也在紧锣密鼓的准备着,她对自己的爹和这个村子的人实在是太了解了,知道接下来准没好事,山村里的矛盾可不像城里那样温和,这里的争端事关生死。

春韭说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走,晚走一分钟都不行,刘昆仑还在大大咧咧说没事,我一个人就能把他们全摆平。

“昆仑哥,我知道你厉害。”春韭平静地说,“可这里不是外面,苞米顶有自己的一套规则,你跟我看一个东西。”

春韭带刘昆仑来到爹住的东屋,这里和西屋一样阴暗龌龊,墙上挂着一支文物级别的火绳枪,还有一个镜框,镜框里的男孩笑的阳光灿烂。

“这是谁?”

“是我弟。”春韭说,“十岁那年,掉山崖下摔死了。”

刘昆仑哦了一声,摘下火绳枪打量着,这并不是文物,而是乡民们自己造的火铳,造型和清代的鸟枪差不多,一个小握把前面就是长长的枪身和枪管,这是祖传的手艺,永远停留在火绳枪阶段,连燧发枪都没进化到,但是一枪铁砂打在人身上,一样能要命。

春韭的意思很明了,苞米顶的男人都有枪,而且不是摆设,是真拿来用的,刘昆仑嗤之以鼻,他在马尼拉和吉隆坡面对的可是持有自动武器的敌人,对付这帮拿着中世纪火器的山民,简直小菜一碟。

但是战略上的藐视不代表战术上也可以藐视对方,在境外他有同级别的自动武器,在这儿可是人生地不熟外加手无寸铁,刘昆仑摘下这支爷爷辈的火绳枪,用从床下摸出装*的葫芦和一包钢珠,这是山民们唯一与时俱进的东西了,子弹是工厂机器制的轴承钢珠。

刘昆仑装填好*和钢珠,点燃火绳,春韭那边迅速制作了一个背囊,将骨瘦如柴的母亲背起来,她坚持自己背,好让刘昆仑腾出手来打仗,这是最稳妥的安排。

院门被锁住了,虽然一脚就能踹开两扇破木门,但是两人还是从后墙翻出去的,村里空荡荡的没什么人,但是他俩总觉得角落里有人盯着自己,走到下山的地方,才发现第一段绳梯被人撤了。

没有绳梯就不能下山,哪怕刘昆仑这样的身手都无法在山地闪转腾挪健步如飞,更何况带了个奄奄一息的老人。

“我知道一个地方,跟我走。”春韭似乎早就料到这一幕。

刘昆仑跟着春韭饶了一个大弯,来到村背的一处悬崖,这里有一根粗藤向山下伸去,探头一望,烟云缭绕,怕是只有猿猴才能爬下去吧。

“阿姨给我背。”刘昆仑没有任何犹豫,不爬绝壁,就得面对火铳口,这个账他算得清楚。

“不,打架我不如你,爬山你不如我,再说不重。”春韭拒绝,母亲瘦得像个孩子,体重只有五六十斤,但这也不是她能背的动的,在刘昆仑的强烈要求下,春韭把母亲放了下来,背上了背包,这时,爹和一群山民在村长的带领下出现了。

这些叔叔大爷们手里都拎着火铳,老汉们并没有杀气腾腾,而是悠闲自得的吹着火绳上的星星,这份气定神闲更让人绝望。

“你先走,我掩护。”刘昆仑也端起火铳和他们对峙。

“没用了,走不了的。”春韭说,“昆仑哥,是我害了你,我就不该回来。”

“说什么呢,快走!”

春韭摇摇头,她太知道爹和这些乡亲的手段了,今天这个事儿因自己而起,还是由自己来结束吧,她平静地对爹说道:“放他走,我留下,不然我宁死也不嫁人,让你人财两空。”

“你敢!”爹大怒。

春韭向刘昆仑递了一个眼神,“你快走。”

这回刘昆仑明白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自己下山了还能叫人来救援,如果硬抗,两个人都得死。

但是他能想到的事情,别人也能想到。

没有任何预兆,爹开火了,手中火铳冒出一阵白烟,砰地一声爆响,刘昆仑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焦黑的前胸,中弹了,大江大河都过来了,居然在苞米顶栽了,他踉跄两步,腿一软仰面倒下,落入万丈深渊。

“回家!”爹收起火铳,冷冷吐出两个字。

春韭脸色瞬间煞白,昆仑哥死了,娘也半死不活,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好留恋的,她转身一跃,消失在山民们眼前。

爹冲到崖边,只看到一团团烟雾。

“要不下去看看。”爹说。

“要下你下,还想给你闺女收尸么?”村长没好气道,没抓到通缉犯,还要下到山谷里背尸体,他才不干,其他山民也背起火铳悻悻然去了。

爹又张望了几眼,他年岁大了,腿脚也不利索,心有余力不足,最后也只能长叹一声,背起媳妇蹒跚着回去了。

村长回到家里,想了想还是挂了个电话到乡派出所说明情况,王所长听说死人了,而且一死就是两个,顿时慌了,他承担不起这个事儿,也不敢瞒报,于是打电话给县里……

两小时后,派出所接到来自北京的电话,对方自称是国际刑警中国中心局,向他询问相关细节。

王所长诚惶诚恐,抱着电话详细汇报,心说老子这回也参与国际大案了。

……

半山腰的烟云中,刘昆仑一手抓着藤蔓,一手拽着背包带,带子的另一头是春韭。

春韭反应过来,也抓住了就近的一根藤蔓,并在刘昆仑的指挥下从包里拿出一把匕首,取下背包带,然后将沉重的背包丢下去,背包落进深渊,很久才传来落地的声音。

中弹的瞬间刘昆仑临危决断,顺势滚下山,在下降过程中抓住了一根粗藤,他的想法是逃出生天再回来救春韭,但是没料到的是,春韭竟然紧跟着就跳崖了,这个女孩平日看起来温顺无比,生死关头比谁都果决。

差一点刘昆仑就没抓住她,得亏背包带子帮了忙,也幸亏春韭体重轻,即便如此也差点要了刘昆仑的老命。

“上还是下。”刘昆仑问。

“下。”春韭回了一个字。

两人顺着藤蔓往下爬,这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藤蔓湿滑还有尖刺,而且并不是到处都是,没有藤蔓的地方就得抠着岩石缝往下走,何况刘昆仑身上还背着人,在连岩石缝都没有的地方,他就用匕首插入山体,再利用背包带下降,得亏春韭是大山里长大的孩子,换了旁人肯定歇菜。

爬着爬着,刘昆仑感觉不对劲了,上头,不知道是苞谷酒的后劲上来了,还是失血导致的眩晕,不过那一枪应该没造成太大伤害,毕竟他穿着凯夫拉的防弹背心呢。

“春韭,我不大行了。”刘昆仑停下来低声说,“刀给你,你自己当心。”

“昆仑哥,你撑住啊,你是不是受伤了。”春韭急了,声音带了哭腔,她迅速用背包带将自己和刘昆仑绑在一起,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

刘昆仑倦意袭来,再也撑不住了,手一松向下滑去,好在此处山势已经从绝壁变成了陡坡,春韭抓住每一块石头,每一个树杈,尽力减慢两个人的下降速度,两手鲜血淋漓也不放弃。

老天开眼,给了他们一条生路,半小时后,三人终于降到谷底,这是一片郁郁葱葱的绿洲,耳畔有水声淙淙,最特别的是气温很高,不是春天胜似春天。

春韭走了一圈找到了背包,还找到了丢在山下的火铳,她打了些泉水回来,刘昆仑还在昏迷中,脑门滚烫,春韭用毛巾蘸着凉水擦拭他的额头,解开衣服,看到内层凯夫拉背心上嵌着一片铁砂,乡下自造的火铳使用*做*,威力有限,比制式弹药逊色多了,大部分弹药都被挡住,但是霰弹扇面发射,仍有一些散碎的铁砂击中了没有防护的肩头。

这些铁砂就是罪魁祸首,春韭拿起匕首,用打火机烤了烤权做消毒,从刘昆仑肩头上挖出三枚细小的铁砂,铁砂呈乌青色,爹用的应该是五叔的枪,五叔打猎的时候喜欢在子弹上淬毒。

这种毒是五叔自己从草药里提取的,天知道是什么类型的生物碱,刘昆仑的非要害部位挨了三枚就昏迷不醒了,也许会危及到生命。

春韭左右为难,不知该何去何从,她能爬下山崖,村里那些人也能,只是愿意不否的问题,如果爹拿出一坛子苞谷酒的价码,兴许会有无数人下来追杀,所以她不能抛弃昆仑哥单独离去。

拖着一个昏迷的刘昆仑赶路的话,寸步都难行,这山谷据说是走不出去的,四面都是高山,只有鸟和猿猴才能出去。

春韭举目四望,决定先找个藏身之所,谷底是原始森林状态,地上是极厚的腐殖土,灌木疯长,根本无路可走。

最终春韭把刘昆仑拖到一块巨大的干燥平坦的石头上,头上有树荫遮挡,抬头望天,苞米顶在云雾中看不清楚,没听见动静,爹和叔叔大爷们并没追下来赶尽杀绝。

刘昆仑高烧不退,昏迷不醒,春韭开始胡思乱想,如果昆仑哥死了咋办,人固有一死,但死的时机得正确才行,昆仑哥连个后代都没留下,这怎么能行。

“我要帮昆仑哥留下后代。”春韭脑海里忽然冒出这个念头,让她面红耳赤。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天渐渐黑了下来,春韭不敢生火,紧握着火铳守护着刘昆仑,她怕山谷里有猛兽,可这个担心是多余的,山谷里没有野物,一夜寂静,只有泉水流过的声音。

黎明时分,昆仑哥还没醒来,春韭决定把想法变成现实,为老刘家留后。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http://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