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朝当暴君 > 回到明朝当暴君最新章节列表

第八百一十四章 调教预定的太子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中原王朝自古以来就有一个很好的习惯——我的就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如果敢说不是,你可以找阎王爷去问问,到底是谁的!

简单来说,就是拿来主义。

觉得匈奴人的骑射比较不错,赵武灵王就玩了一出胡服骑射,觉得龟兹人的音乐不错,李二就正大光明的弄成了自己家的。

敢说这些东西不属于中原的,通常都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里面。

对于英格兰蛮子们在天启四年弄出来的《专利法案》,刑部尚书孟兆祥觉得不错,所以英格兰的《专利法案》就变成了《大明律·专利律》。

整个朝堂上面的大佬们都不觉得有什么好奇怪的,因为孔子他老人家早在几千年前就教导过: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择其不善者而改之。

总结一下,就是好东西就拿来,不好的就扔一边去,别傻了巴唧的啥玩意都往自己家里划拉。

内阁、户部、刑部、工部、礼部、吏部这六大衙门的大佬们,在薅掉了无数根头发,跟朝堂上面的官员们对喷了无数的唾沫星子之后,《大明律·专利律》终于火热出炉。

按照《专利律》规定,只要持有大明户籍,就可以在自己捣鼓出什么新鲜东西之后,去当地的府衙或者是州衙进行专利资料报备,报备之后,该专利便归专利持有人所有,有效期三十年。

当然,《大明律·专利律》只保护持有大明户籍的百姓进行报备,没有持有大明百姓户籍的专利报备是不受支持的。

崇祯皇帝在看过《专利律》的草纲之后批复了一个“可”,这也就意味着《专利律》正式开始生效。

大明的百姓们到此倒是无所谓的很,反正现在的大明几乎是一天一个样,《交通律》里面更是过分到连百姓该怎么走路都进行了规定。

唯独工部和吏部开始头疼。

吏部头疼的是要往各地州、府派谴负责专利登记报备的小吏,这意味着吏部的俸禄支出又多了一大笔,明年还得找吴老抠去报备申请,同时还要抹去今年突然增加小吏而产生的亏空。

工部头疼的则是因为《专利律》刚刚开始实行,各地登记专利的数量简直多到数不过来,很多以前的东西都被人拿来申请,想要做好甄别工作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

带着两个小老婆跑到了南京的崇祯皇帝自然不在意这些破事儿——大明给这些人发俸禄不就是让他们干活的?

如果不让他们干活,难道要让自己学习老祖宗朱元璋一样,把所有的事儿都拿起来自己干?

自己是狠人,不是狼人,用不着那么拼命!

从泉州一路到南京,崇祯皇帝一路上都是走走停停,几乎在每一个途经的州府都要停下来看看当地百姓的生活,还有看看锦衣卫对于当地官员的记载。

朱慈烺总算是理解了崇祯皇帝为什么可以满天下的浪,却丝毫不担心这么庞大的帝国会出现问题了。

究其根本,还是在于民心。

跟历史上其他那些在深宫里面长大的皇子、太子不们,早就被崇祯皇帝给带歪了的朱慈烺对于民心有着跟崇祯皇帝类似的看法。

孩子们可以放心的在街上跑,不用担心被拐子们捉去折割采生,回家后碗里总是能有个鸡蛋或者那么一两片的肉片,大一些的孩子进入的学堂之后基本上不用家里花费银钱,这就牢牢的握住了民心,哪怕还是有些百姓吃不饱穿不暖。

对于大明的百姓来说,自己吃不饱穿不暖不是什么大事儿,只要一家老小能够活下去就好,而孩子能够读书,以后能够有出人头地的机会,那就是圣天子嘉大惠于天下了!

所以对于不时看到某个州府在忙活着拆除城墙,朱慈烺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崇祯皇帝同样很喜欢看到这样儿忙活的景象,别管是老百姓忙着耕种还是忙着拆城墙,这样儿的景象总是看不够的,尤其是看了好几个月的蛮子之后。

对于崇祯皇帝来说,百姓安稳就意味着江山社稷是安稳的,自己也不用担心哪一天就会挂到煤山的那棵老歪脖子树上,虽然那棵树已经被砍掉了。

而且这一路,也不仅仅是一次巡游天下的过程,更是给朱慈烺灌输天下和百姓这个概念的旅程。

毕竟,在卖了大儿子朱慈燝和老三朱慈熠之后,太子的人选就只剩下了朱慈烺,而朱慈烺此前的表现也不错,符合崇祯皇帝心中对于太子的预期。

指了指朱慈烺前面的《专利律》,崇祯皇帝笑眯眯的道:“说说,没有这东西的话,会出现些什么问题?”

朱慈烺明白这是崇祯皇帝对于自己的考校,沉吟了一番之后才开口道:“启禀父皇,倘若没有《专利律》,地方官府在面对着涉及专利纠纷的时候,往往会随心而行,就像是之前的那些卷宗里面记录的一样,偏袒在所难免,只是有的官员偏袒了读书人,少数官员偏袒了百姓。

而不论是偏袒读书人还是偏袒百姓,其实都不是什么好事情,最起码会打击了其他人琢磨新鲜发明创造的热情。”

崇祯皇帝笑眯眯的点了点头,又接着问道:“那苗海程呢?又该如何处置?”

朱慈烺知道,肉戏来了——前面的问题只不过是铺垫,而这个问题才是真正的关键之所在。

因为苗海程的行为实在是不太好评判——如果说他偏袒了那三个商人,那他又为什么要让三个商人给江鑫龙赔偿呢?要知道,五千两银子绝对不是个小数目,江鑫龙所谓的十万百万,更多的是在信口胡说。

如果说他偏袒了江鑫龙,可是他却在实际的处置过程中和了稀泥,对于那三个商人盗版江鑫龙设计的事情高高举起,又轻轻放下。

朱慈烺记得,崇祯皇帝教导过自己和大哥,对于一个人不要轻易的下结论,要听其言,察其往,观其行,否则就容易被眼前的错误信息给误导,从而得出错误的判断。

仔细琢磨了半晌之后,朱慈烺才道:“父皇,儿臣以为,苗海程此人有错,然而训斥或者罚俸即可,不宜太过于苛责。”

崇祯皇帝笑眯眯的道:“仔细说说看。”

朱慈烺道:“正所谓法不禁止即为可,《专利律》是在此案之后才出,并非在此案之前就已经存在,苗海程的过错并不适用于《专利律》,这是其一。

其二,江鑫龙所设计纺织机,每架售价为五十两,确实不是平民百姓家里能够负担的起的。

不管是儿臣此前与大哥一起出行,还是这次从泉州一路走来,都曾注意到,小户人家一年可能也就攒下个三五两银子,多者也不过是七八两,一架纺织机要五十两银子,对于很多人家来说都是十年积蓄一朝成空。

而那三家商人的定价虽然也足有三十两,然则比之江鑫龙的定价低了接近一半,虽然说是为了打压江鑫龙的纺织机,然而却让普通百姓有了买的起的希望。

从这方面看,做为一个七品的亲民官来说,苗海程无疑是合格的,最起码他也在为百姓们考虑。

其三,通过锦衣卫往常的记录来看,苗海程在任上并没有什么不法的行为,更没有在这次的案子中收受什么好处。

结合这三个原因,儿臣以为对于苗海程训斥或者罚俸便足以,倘若因此而去职罢官,未免有些矫枉过正的意思。”

崇祯皇帝点了点头道:“很好,看起来你也长大了啊,再不是当初那个跟在你大哥屁股后面胡闹的傻小子了。

记住了,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并不是非黑即白的,也不是完全的公正严明的,所谓君子国,不过是文人臆想出来的理想社会罢了。

就像是苗海程一样,他自然要为自己的错误承担过错,但是他的错误也远远没有大到丢官罢职的程度,相反,这样儿的人只要培养好了,以后是可以重用的。”

沉吟了半晌之后,崇祯皇帝才接着道:“准备准备吧,回到京城之后,你也该开府建衙了,朕会让人挑选一个地方给你,有什么才华,尽情的展露出来吧。

朕不怕你有本事,朕怕的是你没本事,朕给你一个机会,证明你会是一个合格的太子,会是一个合格的继承人。

否则的话,朕不会立你为太子,你也不要怨恨,朕不能让这大好的江山败在一个无能的太子手里。

如果,朕说的是如果,以后当你登上了皇位,同样要记住,太子有能力是好事儿,江山社稷也不是一家一姓的事儿,太子必须有能力挑起江山的重担,否则百年之后,你便是连血食都不得享了。”

朱慈烺有些错愕的抬起头,望向崇祯皇帝。

崇祯皇帝笑道:“怎么?很意外是不是?”

起身走到皇宫的门口,崇祯皇帝的身影都披上了一层霞光:“看看,看看这万里江山,没有人会送给你一寸一毫,是老祖宗披荆斩棘才打下来的,说是一寸山河一寸血都不为过。

这里以前生长的楚人,越人,现在都变成了汉人,而历史又更迭了多少代?从夏到商,从商到周,再到秦汉三国,乃至于明,一辈辈人烟就如同过客,不变的就只有这万里江山。

绝对不能败在我们的手里,更不能毁在外族的手里,历史上几次神州陆沉,你应该都是知道的,两脚羊的说法,你也清楚。

朕做到了一个皇帝应该做的事情,这个江山没有败在朕的手里,朕反而为这个江山拓土地万里,扬国威于海外,我大明百姓走到哪里,都是天朝上国的子民,尽可以挺直了腰杆子!

但是朕也怕。

朕不知道该如何选择一个合适的继承人,历朝历代选择继承人的法子,包括我大明祖制在内,都不足以供朕参考。

记住了,所谓的祖制,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那些混账东西们用来捆住你的手脚,好让你按照他们的愿意行事的一个借口,如果神州陆沉,哪儿来的祖制?

所以朕不在乎祖制,朕在乎的是能不能替这个江山,挑选出一个合适的继承人,一个能够爱惜百姓,能够让大明继续扬威四海的继承人。

现在,你有这个机会,把你的才能展现出来,告诉朕你是合适的那一个,不要让朕失望。

同样的,朕希望以后你也能将朕说过的话,告诉你的孩子,并且代代相传下去。”

朱慈烺突然变得有些哽咽了。

朱慈烺能够听出来,崇祯皇帝这些话是发自于肺腑之言,自己的父亲对于这片土地的热爱,是绝对没有一丝水分的。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朱慈烺才沉声道:“儿臣一定不会辜负父皇的期望!”

崇祯皇帝这才笑道:“去吧,趁着现在还有时间玩耍,陪着你皇姐好好在这金陵城里逛一逛,等回到了京城,你就再也没时间像现在这样儿玩耍了。”

让朱慈烺滚蛋了之后,崇祯皇帝又回到了大殿沉思起来。

自己的选择究竟是对是错,当真是不太好说,因为可供参考的资料实在是太少了。

不管是老朱家选择的立嫡立长,还是老李家选择的狼式选择太子法子,或者是老刘家选择的立贤,甚至是后来建奴的遗诏制,其实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参考价值。

幸好,自己还有足够的时间。

自己的身体条件很好,就算是比不过建奴那几个跟王八一样长寿的狗东西,最起码也能再活上个几十年,还有的是时间慢慢调教太子,或者更换太子。

到了金陵却不去秦淮河上浪一圈,崇祯皇帝有些遗憾,虽然崇祯皇帝对于秦淮河上的那些名妓没兴趣,但是那种对于烟花之地的向往,却是深埋在一个男人骨子里的基因,跟地位和家里老婆是否漂亮无关。

然而当宜贵妃拉着江灵儿一起换上了薄纱舞衣翩翩起舞的时候,崇祯皇帝又把秦淮河给抛到了脑后。

秦淮河的妞儿再漂亮能比得过自己家里的这些?开什么玩笑!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