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败家子 > 明朝败家子最新章节列表

第五百八十二章:手术部分成功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方继藩戴上了护目镜,穿着大白褂子,对着镜子照了照,上辈子,自己也想做个英俊潇洒的医生来着,不过,似乎梦想有些遥远,今日,终于圆梦了。

每一个伟大的医生,都是从环切手术开始的。

没有环切过医生,犹如宦官一样,医路总是缺了点什么,不完整。

方继藩深吸一口气,慢吞吞的进入了蚕室。

蚕室里,朱厚照嗷嗷叫,像一头待宰的小猪。

方继藩同情的叹了口气,手术台上的朱厚照见了方继藩进来,立即大叫:“老方,老方,你可来了,本宫想死你了。”

方继藩勉强挤出一点笑容:“殿下,您这是要切?”

朱厚照不做声了。

方继藩认真的道:“无关人等,全部出去,留下苏月,苏月,你帮忙,你取那刮毛刀来,好生的剃干净。否则,会感染!”

苏月不敢怠慢,匆匆忙去预备了。

萧敬挥挥手,其余人等,统统退了出去。

只是萧敬却是奉旨,在此亲自监督。

方继藩亲自将环切的刀具在酒精里泡了泡,一面道:“殿下,不疼的,臣这方面,很有几分心得,这起割腰子来,这环切,臣一切一个准,绝无后患,殿下别担心。”

朱厚照见了方继藩来,才长长松口气,只恨不得抱住方继藩滔滔大哭。

没吃过这么大的亏啊。

方继藩已预备好了一切。

朱厚照突然道:“本宫想起来了。”

“嗯?”方继藩淡定从容的用手指卡住刀具。

朱厚照道:“父皇怎么知道环切,这世上只有我们知道,老方,你……定是你跟父皇怂恿了什么……”

方继藩面无表情,事实上他就算美滋滋的在笑,朱厚照也见不着,因为戴了口罩。

朱厚照大叫道:“方继藩,我将你当兄弟,你背后害我。”

这就有点不讲道理了。

方继藩是个擅长讲道理的人。

他放下了刀具:“殿下,这是什么话,分明是你非要请我来的,现在却又说臣害你,臣怎么害殿下了?也罢,那臣不害了,臣不切了,将刀具丢进酒精里,转身要走。”

一旁萧敬面无表情:“苏大夫,你来……”

朱厚照打了个寒颤。

他立即大吼:“老方,老方,你回来,我们是兄弟,你忍心看本宫遭人荼毒,受人戕害?快回来……”

方继藩驻足,回头:“殿下不要一惊一乍,我方继藩义薄云天,方才不辞劳苦来为殿下环切,殿下总说臣害你,臣害你啥了,偷了你还是抢了你?臣不过是和陛下说,殿下不育,这环切,或可治愈而已。殿下难道不想生皇孙,陛下还想抱皇孙呢,臣哪里想到,臣只一提,陛下就下旨了,臣能说什么?臣也很为难啊。”

这般一番话,只说的朱厚照又羞又愤,这火力一下子,便又集中在了弘治皇帝身上:“皇孙就比自己的儿子重要?”

方继藩低着头,开始比划着要割多少。

这等手术,确实是小手术,要知道,这玩意比阉割太监的手术还要简单一些,在这个时代,哪怕是一千年前,许多地方,都已流行切这玩意了。

现在在此,既有工具,又有酒精,还有耗费了人力物力搭建起来的蚕室,切点皮肉,简直不要太简单。

方继藩道:“殿下,我要切了。”

“老方,你……你不是东西……”

方继藩便道:“小苏……”

朱厚照立即道:“你来吧,利索一点。”

方继藩倒也不客气,将这环切的刀具对准了位置,咔擦一下……顿时鲜血淋漓。、

朱厚照顿时嗷嗷叫起来。

“快!”朱厚照忍着剧痛:“快用止血钳。”

方继藩道:“这里不必用止血钳。”

朱厚照咬牙切齿,虽有臭麻子汤,可还是很痛,痛到心里了,可他忍住了,保持着理智:“对,赶紧上药……”

方继藩拿着棉签,某个部位早已箍紧,所以不担心有血冒出来。

上过了药之后,朱厚照道:“缝针啊,笨蛋。”

“我知道。”方继藩道:“不需你教!”

朱厚照怒了:“就你那缝针的手艺?诶,诶……针线要带着一些斜角,针脚要细密,对,间距不要过大……不要歪了,不要歪了,呃啊……”

朱厚照几乎要咆哮,太疼了,这该死的臭麻子汤,可方继藩在那儿,似乎手抖了抖,作为大明最顶尖的主治大夫,朱厚照立即有所感知:“愚不可及!真是愚不可及,手要稳,另一手要捏住,身子微微弓一些,下一点马步,这样便可稳住。”

方继藩试了试,咦,效果很好。原来太子殿下居然还藏了私,想不到,他还有秘诀。

朱厚照额上,黄豆般的大汉噗噗的冒出来,他大叫道:“手,手,你的手定是又挡着东南方的烛火了,别挡着,眼睛要看真切,你看,又歪了,又歪了,你这教不会的蠢物。”

呼气、吸气、再呼气……再吸气……

朱厚照已经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属于自己了,而手术的位置,依旧还带着各种的痛感,他双手,死死的抓住手术台下的床单,将床单死死拧起来:“收线时要小心,尤其是打结的时候,别太粗大了,下针的时候,要平,否则到时……这线头要拆时……啊呀……”

他露出了生无可恋的表情,他就知道的,方继藩这厮的活儿太糙,不讲究,这线团……悲剧啊。

方继藩愉快的将剪子剪了线,看着自己杰作,关爱男性健康,从环切做起,这世上有了我方继藩,大明的百姓们,有福了。

“好了。”方继藩朝苏月道:“上药,包扎,记得,留一个孔,别以后让殿下尿不出。”

方继藩收拾起来,愉快的道:“殿下好好休养,养几日就够了,今日最好别撒尿,忍一忍吧,否则,伤口若是化脓了,怕还要再切一茬。”

朱厚照脸上汗水似是已洗了一把脸一般,觉得自己的灵魂,已经抽离开自己的**,他痛不欲生道:“不要和本宫说话。”

“噢。”方继藩也觉得,他应该静一静,还是不要打扰的好,他收拾了一番:“那我去吃温先生煲的汤了。”

  

章节不完整?请百度搜索飞su中wen网 feisuzhongwen阅读完整章节 或访问网址:http://%66%65%69%7A%77%2E%63%6F%6D/

閱讀完整章節,請訪問 飛速中文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http://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