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 > 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最新章节列表

第1666章 全文剧终(完)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第1666章 全文剧终(完)

前任国师接到消息,赶回来看见的便是云梦天上堆叠成山的尸体。

鲜血一路蜿蜒而下,仿佛重现当年的景象。

“老国师!”

“您快制止她!”

“她有魔神相助,我们都不是她的对手。”

上去一个死一个。

前任国师已经年迈,蓄起了长须,白衣飘飘,颇一看还有几分仙风道骨。

明殊身上沾着不少血,不知道是她的还是别人的,立在云梦台上,如被血侵染过的瞳眸,紧紧的盯着他。

前任国师挥手,四周安静下来。

“长公主。”前任国师叫一声:“你这是何必呢?逝者已去……”

“逝者已去,所以我更应该为他们报仇,不然谁还记得他们的冤屈。”

“……”

“你来得正好。”

风声渐起,带着浓郁的血腥气席卷向皇城,天边乌云遮天。

-

云梦台那一战,持续三天,无数的人涌上去,想拿下那个宛如恶鬼一样的人。

然而结局都是将命丢在云梦台。

老国师受了重伤,被人护在后面。

“不好了……妖魔……妖魔突然暴动!!”

这个消息如龙卷风一般,传遍整个云梦台,乃至于整个皇城。

他们在这里围剿明殊,无数的人被叫回来。

妖魔闻风而动,瞬间就拿下那几座城池。

大家慌忙让人抵抗,然而妖魔数量众多,好些人又丢命在云梦台上,大陆危矣。

“老国师,这事是不是和她有关?”

她身体里可是魔神,妖魔都是听她的。

老国师也微微皱眉,当年如果不是因为魔神,也不会闹成今天这样子。

他本以为在沉冥渊中,她会再无出头之日,可没想到,她不但回来了,还带着一身诡异的能力回来。

老国师上前:“长公主殿下,妖魔可是你召来的?”

“不是。”明殊道:“我和妖魔没有任何关系,我身体里也不是魔神。”

老国师微微瞪大眼:“不可能……”

明殊冷笑:“沉冥渊万物尽灭,即便是妖魔下去,也活不了。我为什么能从里面出来,你没想过吗?”

“如果不是魔神是什么?”老国师喃喃一声,当年他是亲眼所见,尸山血海中,被妖魔围起来的魔神。

它不可能不是魔神。

“长公主殿下,不管如何,现在最重要的是抵抗妖魔。”老国师突然道:“妖魔若是侵占大陆,整个万镜界都危险。”

“关我什么事?我巴不得他们把你们都杀了。”

“长公主!”

“我是回来复仇的啊,国师。”

明殊声音幽幽的,有些渗人:“你们杀我父母,杀我亲人,还想我此时去关心大陆?”

国师和明殊谈不拢,他们想剿灭她是不可能,国师见她也没有离开云梦台的意思,赶紧让人去抵抗妖魔。

国主还被他扣在云梦台上,此时也没死,被鲜血浇了个遍,也不知道想做什么。

这次妖魔攻打速度,明显比千年前那次更猛。

他们迅速的往云梦台的方向过来,像是这里有什么东西在召唤他们一般。

留守云梦台的人痛恨明殊:“还说不是你召来的!”

“你们觉得是那就是吧。”

“你就是个魔鬼!”

明殊微微扬起唇角,笑容张扬邪肆。

魔鬼……也是你们逼的。

如果她的父母还活着,就算让她一辈子待在沉冥渊,她也愿意。

只要他们活着……

她就这么简单的愿望。

妖魔很快逼近皇城,这下那些老祖宗们也坐不住,纷纷现身,将妖魔抵挡在皇城之外。

明殊在云梦台上,可以看见城外密密麻麻的妖魔,无穷无尽。

“他们是冲你的?”明殊问那个声音。

“……你这么使用我的力量,他们肯定发现了。”那声音没有否认。

“你这么受妖魔欢迎?”

“不止妖魔,如果你面前这些人知道我是什么,他们也会趋之若附。”那声音冷哼。

“灵……到底是什么?”她从来没听过。

那声音沉默一会儿:“万镜界形成的时候,有天道生成,主宰这个世界。而我是万灵化身,如果长成……天道也奈何不了我,天道就是要抹杀我。你要记住,不管是谁,都不能相信,从今天开始,他们都是你的敌人,直到你走到无人撼动的高度,彼时天道也拿你无可奈何。”

“不过……”

“再此之前,你若是输了,就会万劫不复。我将一切都压在你身上了,明殊,不要心软。”

明殊看向阴沉沉的天空。

心软……

她亲人都死绝了,对谁心软?

这些人是她的仇人。

-

妖魔攻城,目标是云梦台,在他们眼中,明殊是魔神,定是她招来的这些妖魔。

大家都觉得不能让妖魔和明殊汇合。

可当第一个妖魔突破防线,上到云梦台的时候,不是臣服于她,而是攻击她。

一只两只,一群都是如此。

如飞蛾扑火一般,赤红着瞳孔,扑向云梦台,仿佛她身上有什么吸引他们的东西一般。

即便是在云梦台上他们,都被自动忽略……

“怎么回事?”

“是不是内讧……这些妖魔,不想魔神出世?”

“不对,会不会是阴谋?”

“怎么可能,你看死那么多妖魔了……”

大家面面相觑,现在情况有些复杂,他们也不敢动,妖魔虽然忽视他们,但是他们一动,妖魔就会攻击他们。

“这些妖魔好像失去理智一般,她身上有什么东西吸引了他们……”老国师道。

“什么东西?”

“不就是魔神……难道他们想抢魔神?”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老国师思索一阵,想了个办法,先从云梦台撤离,将明殊留给他们。

“老国师这样不好吧,万一这些妖魔使的障眼法怎么办?”他们岂不是让魔神和妖魔汇合了?

“这些妖魔情况不对。”老国师道:“他们好像不是来汇合的,更像是……”

来杀她的。

如果真的是来杀她的,他们可以等他们两败俱伤的时候再动手,现在他们要保存实力。

老国师威望高,他都这么说了,其余人各自对视几眼,遵从老国师的话。

至于被明殊抓住的那些人,他们此时已经顾不上了。

妖魔数量太多吗,自身都难保。

仿佛全万镜的妖魔都出现了。

云梦台上乌泱泱的全是妖魔,其余人都龟缩在皇城的另一边。

妖魔有主目标,对他们就忽视多了

本以为云梦台上的明殊会和妖魔打起来,可结果出乎意料,妖魔突然离开云梦台,开始对其余人下手。

“老国师!这怎么回事?”

“难道她已经死了?”有人猜测。

“不可能!”之前他们那么多人都没奈何她,而且魔神在她身体里,她怎么可能死……

如果当初可以杀掉魔神,老国师也不用将它封印在她身体里。

“也许是妖魔将魔神逼出来了……”有人道。

这倒不是没可能,他们对魔神的了解,到底没有妖魔来得多。

妖魔也许有办法,将魔神从她身体里逼出来呢?

“怎么办,妖魔跟打了鸡血似的,看到人就杀!”

“各处的人都要抵挡不住了。”

以前妖魔惜命,打不赢会跑,现在这些妖魔,不管不顾的动手。

“先想办法冲出包围圈,和其余人汇合。”老国师最后下了一道命令。

皇城被妖魔围困,外面的人进不来,继续被困在这里,就是死局,必须先冲出去。

-

云梦台上,明殊站在血污中,眺望下方皇城。

这个皇城,曾经是她父皇尽心尽力守护的皇城。

可是换来的是屠杀。

“父皇,母后,辛玉哥哥,明曦……欺负你们的人,一个都跑不掉。”

她的声音散落在风中。

她身后跪着不少妖魔,个个瑟瑟发抖,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

明殊转身看向他们:“从今天开始,我便是你们的主人。”

有些妖魔不服气,贪婪又凶恶的瞪向她。

明殊挥手,那妖魔还没来得及说话,瞬间消失在空气中。

明殊冷笑一声:“既然知道我身体里是什么,就应该知道,我掌控它的力量,你们都不是我的对手。”

妖魔们抖得更厉害:“吾主万岁。”

“吾主万岁。”

“吾主万岁。”

皇城之内的所有人都听见了从云梦台上传来的声音。

妖魔认主……魔神、魔神真的降临了!

-

万镜永成三十年。

皇城沦陷。

万镜永成三十二年。

明殊带着妖魔横扫三洲十郡,整个万镜被妖魔侵占,人族危矣。

据说有人曾将她杀死过,可不过顷刻,她就会活过来,还会带来更可怕的力量。

那是他们从未见过,却又不得不畏惧的力量。

魔头!

她是真正的大魔头!

杀不死的大魔头!

万镜永成三十三年。

明殊于皇城登基称皇,年号,明安。

阴冷潮湿的地牢中,老国师衣衫褴褛,被铁链锁着,对面关着不少人,有明氏一族,所谓的老祖宗,也有明氏皇族。

远处有妖魔过来,打开牢门。

老国师被压着出来,其余人也纷纷被带出。

他们被抓起来后一直关在这里,外面的人试图营救他们,可每次都失败。

那个人……

在这将近千年的时间里,成长到让人恐惧的地步。

他们被带到皇室祠堂。

明殊穿着白底红纹的衣裳,站在祠堂前。

“跪下!”

“都给我老实点!”

妖魔将带来的人,纷纷往地上压,不服气的直接动手打,直到跪下去为止。

明殊转身,少女面带微笑:“各位,又见面了。”

“魔头!要杀要剐你直接来,我不怕你!”某个男人梗着脖子吼。

明殊点头:“别急,都会死的。”

妖魔给明殊搬了椅子来,她顺势坐下。

“国师,你可后悔?”明殊看向最前方的老国师。

老国师面色憔悴,他抬起头,沾满血污的脸上,露出坚定的神色:“不曾。”

“铲除魔神,维护万镜,是我职责!”老国师掷地有声。

明殊抿着唇角笑,声音轻轻的:“你真以为我身体里的是魔神?”

这话让在场的人都愣了一下。

不是魔神是什么?

“不可能!”

“如果是魔神,我怎么能从沉冥渊上来?如果是魔神,妖魔为何想杀我?”

沉冥渊,生灵尽灭。

魔神和创世神不同于他们,杀不死,所以才会想到扔到沉冥渊中。

她只是一个普通人类,即便依靠魔神的力量活着,也不可能从沉冥渊上来。

这件事,他们一直没想明白,只觉得可能是魔神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能力。

至于妖魔杀她……

这件事也很好解释,她身体就算有魔神,可也是一个人类。

妖魔怎么会让一个人类,成为魔神的载体。

可现在明殊告诉他们,他们也许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魔神和创世神同时陨落,根本没有再复活的机会。”明殊的声音传到所有人耳中:“你们自以为的魔神,从来就不是魔神。”

老国师紧盯的明殊,仿佛是在判定她说谎一般。

明殊抬手,灵气在她指尖飞绕,整个祠堂的灵气都充裕起来,他们仿佛畅游在灵气的海洋中,身上的疼痛消失,伤口似乎都在愈合。

老国师瞳孔微缩,灵气不会亲近妖魔……

就在众人觉得舒服的时候,凌厉的气息袭,众人猛地惊醒,四周步子何时漂浮着无数银针……

不,不是银针。

是灵气凝聚起来的灵针。

众人错愕的看向坐在椅子上的少女,裙摆垂落,无风自动,她手指尖跳跃着几簇灵气,像顽皮的孩子,绕着她飞行。

魔神怎么可能如此操控灵气,即便是一些老家伙,都做不到如此。

此时少女给他们的感觉,就是融进了灵气里,她就是灵气的一部分。

这景象太诡异了。

“现在你们还觉得我身体里是魔神吗?”少女声音响起,灵针尽散,空气流通起来。

在场的人没人说话。

他们之前能笃定,可现在……

他们不确定。

“不是魔神……那是什么!?”角落的某个人哆嗦着问。

“你还没资格知道。”

“……”

老国师神情愣怔,目光发直,明殊叫他两声,焦距才定在明殊身上。

“老国师,你有什么话说吗?”

老国师定定的瞧明殊一会儿,唇瓣蠕动一下,许久才有声音发出:“你要杀了我们为你的父母报仇,可以,当年的事,是我主张,我一人承担,和其他人没关系,你……放了他们。”

“放?”

明殊好笑,笑容讽刺又凉薄。

“这话你也说得出口?”

“长公主,你有怨怒冲我来。”老国师道。

“当年我让你冲我一个人来的时候,你怎么没有同意呢?”明殊歪了下头,笑容灿烂。

她当初那么求他,她愿意放弃一切,只要他放过她的亲人。

“你们当初谁听我的了?你,你……”明殊指过的人纷纷垂下头,不敢看她:“还是你啊?我求你们的时候,你们听不见吗?国师,你真是好笑。”

“明殊,当初我们也是为了大陆!”

明殊敛了脸上多余的情绪:“现在我也是为了给我父母报仇。”

“……”

“那件事我没参与,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都是他们策划的。”其中一个明氏皇族忍受不住这样的场面,开始求饶。

“我也不知道,明殊,长公主……我什么都不知道,那件事都是太上皇策划的。”

“对,是他策划的,是他威胁我们,如果我们不听他的,他就让我们陪葬,我们不想死。”

“长公主殿下饶命。”

明氏皇族当年活下来的人,一个个的开始求饶。

太上皇——前任国主。

当初就是他建议,国师杀掉她的父母,六百三十九条人命。

而此时这位太上皇,也在人群中,明殊让人将他带上来。

年迈的太上皇,和当年那个意气风华,胜券在握,要将她父母一脉斩草除根的男人,完全不一样。

此时的他,狼狈不堪,甚至透着几分可怜。

皇城破的时候,他想和人跑,结果被明殊带着妖魔给堵住了,一直被关在地牢中。

直到明殊拿下三洲十郡,登基称皇。

当年国师将魔神带回来的时候,就是他一路陪同,甚至明殊假死,被国师带走,也是他一手策划。

他一直野心勃勃,想要的不仅仅是一个王位,而是至高无上的皇位。

当时明殊是唯一的继承人,利用魔神一事,顺利除掉她。

没曾想明殊竟然回来了,还被国主得知真相。

他觉得不能再等下去,于是利用魔神一事,顺理成章的逼宫。

这么多年,他暗中结党营私,加上有国师相助,逼宫顺利得让他都意外。

“我还得叫你一声六皇叔。”明殊道:“你可是我父皇的亲弟弟,你晚上不会做噩梦吗?”

太上皇浑浊的眸子看向明殊,满是皱纹的脸上,依稀还能看见往日的风采。

他缓慢的吐出几个字:“成王败寇,胜者为王。”

他从不后悔当初自己做的选择。

“好。”明殊手指在椅背上敲了下:“好一个成王败寇,胜者为王。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和你们废话。”

明殊招手,妖魔端着托盘上来。

老国师忍不住出声:“长公主殿下,你当成要枉杀这么多人?”

明殊笑了下:“你觉得是那就是吧。”

老国师深深的看她一眼:“你父皇母后,也许并不希望你手染鲜血,长公主殿下,你以后会后悔的。”

“绝不。”明殊语气坚定:“就算杀了你们我会死,你们今天也必须死。”

在她眼里,这些人一点也不无辜。

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他们都背叛了她父皇。

背叛帝王,当诛。

“哈哈哈哈……”

太上皇大笑着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太上皇!”

毒酒顷刻毙命,太上皇连最后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老国师叹口气,接过毒酒:“长公主殿下,大陆百姓是无辜的,希望你能放过他们。”

明殊不置可否。

老国师摇摇头,他已经管不了这个大陆了。

两个分量中的人都相继殒命,其余有点血性的,也一口饮尽毒酒。

而那些贪生怕死的,嚎啕大哭,不愿喝毒酒。

最后被妖魔按着,全部灌进去。

祠堂外横七竖八的躺满人。

明殊起身,走进祠堂,点上香,恭敬的跪下。

“父皇,母后,辛玉哥哥,明曦,你们的仇我替你们报了,我知道,也许我已经成为一个你们讨厌的人,你们不希望我变成这样,可是……对不起,我只能这么做,我恨他们,他们必须血债血偿。”

明殊磕了三个头,头也不回的离开祠堂。

“去祖地。”

-

明氏祖地,活着的老祖宗们都会选择回到祖地,明殊到的时候,还活着的三位明氏祖先已经等在入口。

这三位明氏祖先已经出过山,和明殊动过手,只不过不是她的对手,回到了这里。

明殊站在外面,和他们遥遥相望。

“我就问一句话。”明殊扬声:“当初是不是你们授命斩杀我父皇母后!”

“是。”其中一位祖先应声:“你身怀异灵,本就不该存活于世。”

异灵……

“你们知道我身体里不是魔神?”

“是。”

“我难道不是明氏一族的孩子?”

“是。”

“身为先祖,你们就是这么对自己的后辈?你们明知是国师不顾我的意愿,他才是罪魁祸首,你们却杀了我父母,就是为了所谓的斩断我在这个世界上的念想?”

“孩子,你还太年轻,很多事情都不懂。”某个先祖叹气。

“你们从来没给机会,让我懂。”

“……”

“孩子……”

明殊不想听他们说,转身离开:“你们明氏先祖,我不会对你们做什么,从今以后,你们就守着祖地吧。”

“孩子!异灵留不得!”

先祖的声音被阵法隔开,明殊回头看去,祖地已经呈现一片虚无。

异灵留不得……

“你会怎么做?”那声音突然响起。

“曾经有人教我是非对错,教我护佑大陆,可是有一天有人用行动无情的告诉我,是非对错并不重要。”

明殊眺望远方,眸光深邃幽远,像透过虚空在看什么人。

“我不会背叛你。”

在这片天地下,明殊对它许下诺言。

明殊身体被光包裹,一团雪白的团子突兀的出现在她身边。

“哎,终于出来了!”团子舒服的伸展着四肢,随后啪叽一下扑到明殊脸上。

明殊将它抓下来,小小的一团,毛茸茸的手感,非常舒服。

“你就是魔神?”

“都跟你说了,我不是魔神!”小团子不满:“谁是那种低等生物。”

“……魔神和创世神齐名,低等生物?”

“哼。”小团子傲娇的哼一声:“他算什么。”

明殊不是第一次听见它对魔神的不屑。

“你怎么出来了?”

“誓言呀。”小团子黑宝石一般的眸子盯着明殊:“你对我许下誓言,所以我就能出来了。”

明殊:“……”这是什么操作?

小团子扒拉下她手指:“你饿不饿呀?”

明殊摸摸肚子,好像有点饿。

刚才她明明不饿的……

-

明殊将当初参与过云梦台的人一个一个找出来。

大陆上便流传出,新任国主是个魔头。

虽然这话也没错……

毕竟她可是带着妖魔大军,这不是魔头是什么?

人类占据这么多年的大陆,现在已经被妖魔侵占,他们此刻是大陆的主人。

人类不断联合力量,对明殊发起进攻,想将大陆抢占回去。

但最后都以失败告终。

明殊这个国主坐得稳稳当当。

当然有人乐此不疲的造着反,虽然最后都被妖魔给镇压下去。

人类要有血性,不能自己臣服在妖魔之下。

这是大陆上的某些口号。

明殊带着妖魔横扫几个比较大的造反势力后,整个大陆似乎就安

章节不完整?请百度搜索飞su中wen网 feisuzhongwen阅读完整章节 或访问网址:http://%66%65%69%7A%77%2E%63%6F%6D/

閱讀完整章節,請訪問 飛 速 中 文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http://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