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野兽剑客 > 野兽剑客最新章节列表

第八百零三章 天杀的,到底谁干的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不得不说,陈闻着实有着一肚子的苦水。

正如天忍子说的那样,天马商行确实没有自己的金丹修士,作为自己一大凭仗,否则商行的发展更为迅猛,早将红古轩、风行、陈记等老牌商行丢得天边去了。

没有金丹大能,此时此刻的陈闻,若想仅仅单靠护行的法阵便打败金丹大能天忍子,绝对不现实,而且天忍子亦多多少少掌握一些商行内部的阵法规则,这是陈闻或者身边之人不经意透露的,或者是老道士多年来私下发现的。

此番,天忍子意图非常简单明了,便是三千亿灵石的赎金,而非是来对阵杀人。他若取不到赎金,必定会是惹出更多的事端,不仅是他侄子天机子行不行的问题,更是他这位茅山宗副宗主够不够资格的问题。因为他管辖之下,金陵分宗遭遇如此大的事故,他个人想摁摁不住,壮士断臂,就算牺牲他与陈闻兄弟情也不在话下,后者的情谊与五品门派高层名利相比,无疑是天壤云泥,不值一提。

面对如此有着凭仗和实力的天忍子,及身后庞大无比的茅山宗,就算天马商行大闹起来、四处找人讲理,也是自己理亏在先,与谁理论不好,偏偏要与修士巨擎逞口舌之争,完全不可取,而且还是留下了一大隐患。且不说损失每年与后者的交易,单单说开罪后者之后,绝大多数势力与修士再也不敢轻易来天马商行交易了。

与其开罪茅山宗自掘坟墓,不如忍气吞声地活着。好死不如懒活着,毕竟活着才有报仇和雪耻的可能。

想了很多,陈闻依然理不出一个有利于自己的东西,只好决定暗自吞下眼中的苦水与泪水。

天杀的南海鲲鹏府给老子好好等着,今天之耻我会让你们百倍偿还!

“好,有劳陈老弟你的慷慨与盛情,老哥我等等便是。”

听到自己想听的话,天忍子颌道,微微地道。

当然,心情虽然不算欢悦,至少高兴成分居多。

终于,陈闻松口、主动提一次性出血给灵石。

然后,前者开始了风淡云轻地品茗。

陈闻便告辞,撤去了禁制,急急地离开了。当然是去筹款、准备灵石。

对此,天忍子倒是释然,相信自己的这位小老弟不会给自己使绊子。毕竟他知道天马商行的底蕴远比想象要深厚,但是三千亿灵石这笔巨款虽然不少,倒也不会拖跨整个商行,但伤根动骨还是避免少不了的。

至少,陈闻得垫付不少的私房钱财出来,加上拿出商行的不少利益。但是这些头痛事,老道长倒是懒得理会,让那人自个头痛够吧。

大约过了一个半时辰,陈闻满头汗水,一身戾气和血腥味,加上一脸疲倦地回到了殿堂。

“看来此行不虚!”

天忍子稍稍瞟了一眼,便有了决计。

不用问,他都知道陈闻为了达到目标,至少出手处决坚决不同意给赎金的数人。

老道长倒是喜欢陈闻这样的合作者了,做事爽快不拖沓,要是以后碰到的都是这样的金主就行了。他雷厉风行,倒是干脆,没有拖泥带水,谁阻拦谁倒霉,一古脑儿筹款,三五下便有了一大笔钱。

“老大哥,三千亿灵石,中间遇到一些食古不化的呆人,耽误了一点时间,实在抱歉。请你过目一二。”

陈闻递上了一枚质地和阶数不差的空间戒,给了老道长。

天忍子也不客气,当即接过一看,好家伙,里面真的全是灵石,有的是极品灵石和高品灵石,主要是中品灵石,不过数目倒是不差,三千亿左右。

“好的,三千亿不差,数目对得上。呵呵,感谢老弟你了,如此配合老哥我,日后我们再另觅时间把酒言欢,不过,我的人还是别人手上悬着,实在放心不下。我便告辞了。”

收走了装有巨款的空间戒,老道长浑身舒坦,喜不胜言,也不待了,三二下便告辞走人。

看着天忍子消失在眼前,在殿堂,陈闻始终没发一言。

因为他知道,一切于事无补,总是徒劳无功。

大致一刻钟之后,确信那人得确离开远之后,他深深地喘气。

“轰!”

“轰!”

“轰!”

他没有迟疑,连续拍出几掌强大的功法,把眼前所见的家具和装饰全部拍成了齑粉。

“混蛋,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兄弟!外人讹我二千亿,你还落井下石,竟然多讹我一千亿,真是欺人太甚了!想想天马商行也是红星州第一大商行,与你们茅山宗只是少了几名金丹境大能,否则,哪能论到你们这般欺负人的!”

此刻,陈闻竟然没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就是火山爆发一般的,所有的负面情绪全部展现了出来。

“哼!你们就趁我还没有成功时,多嘣哒几天,等我的计策成功后,我得到整个南海鲲鹏府及所有的财富之后,到时,我想怎么吃仙膳,也谁会拦阻我,相信突破金丹境绝对指日可待了。”

陈闻一边挥掌击毁殿堂内的东西,一边咬牙嚎叫道。

这可是他人生最痛苦的一天,自己派出一支强大的队伍向外来势力强讨好处,结果被人扣下,提出了二千亿灵石的代价;与此同时,自己最好的拜把大哥竟然还趁机强迫索要一笔巨额的好处。

面对强大的势力和修士,他不得不选择屈服认怂。

而商行中的一些老古董却是反对他的出钱摆平,认为无助于事,还是他不自量力,浪费灵石和消耗商行的有限资本。结果,他一声不吭,出手凶残,逆耳之人全被杀了!

现在,殿堂空荡荡的,再无人来打扰,确实冷静的好时机。

不过,似乎上天并不愿望如此。

“陈二爷,大事不好了!”

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人从外面冲了进来喊道。

“滚!”

陈闻却是不问情由,直接拒绝。

“是,家里两位少爷出事了,他们……的魂牌灭了!”

不过,中年人还没说完,已经陈闻拔出一刀,砍飞了头颅。

“两位少爷,我的两个儿子,出事,魂牌灭了?!”

他喃喃地说道。

修士的魂牌灭了,就说明人死了。

“的?!”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