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北洋新军阀 > 北洋新军阀最新章节列表

第五百四十七章.天命如此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怪异的一幕,踩着伏尸累累,对着坚硬的鲁山县城南大门,左右没了敌手的闯军骑兵愕然的握着带血的刀子左顾右盼着。

就算察觉到了不对,可闯军骑兵远没有东江或者八旗铁骑那样训练有素,几万大军深深地扎进了秦军军阵,而且这次没死多少人,队伍紧密,人挤着人,也丝毫没有后退的空间。就在郝摇旗心悸的叫嚷着快退时候时候,战场上,官军轰鸣的火炮随着他高玄起的心而猛然响起。

一发发榴霰弹,全都结结实实落在了对面山坡上。

“啊啊啊啊啊!”

凄厉的惨叫中,扈从中军的闯军被炮弹轰的人仰马翻,弹丸噼里啪啦的打穿了盔甲,闯军中军最精悍的老营兵沿着山坡滚落下来,李自成扈从中军,被这凶猛的炮火,硬撕开一道口子。

“进军,只要杀了闯贼,就天下太平了!”

等得就是这个机会!就连袁崇焕自己都是备甲挥刀,站在后沟上回头呐喊,旋即是叫喊着向前冲,高杰,白广恩,牛成虎等十几个陕西总兵更是跟疯了那样,倾巢而出的秦军好似过江之鲫,与闯进自己阵地的闯军骑兵擦肩而过,狠狠扎到了闯军步阵中,相互斗刃一瞬间弑杀得漫山遍野。

这些天犹如机器那样进攻,溃败,进攻,溃败,骑兵散了向东北,步兵散了去西南,周而复始!冷不丁这骑兵轴承一样卡在了那里,步兵进攻的空间还被骑队挡住,闯军空有几十万兵力,却是杂乱的拥挤在一起,只有沿着一条边线闯军有机会与狭长的秦军交锋。抓的就是这机会,袁崇焕带着麾下胶带那样一路铺卷,震天撼地的呐喊声中,一举攻上了他们仰望了三四天的平顶山闯军阵地。

到处都是厮杀,也是一样的希望,回家,安享太平!这些秦军在袁崇焕鼓舞下同样也杀疯了!

这头,两个人相互掐着脖子,顺着山坡直滚了下去,那头,一个秦军被七八把长枪镰刀捅的对穿,口中狂喷着鲜血,扛着惊人的痛苦的把身体硬在枪杆中向前挤了几步,狠狠把手头刺刀当做投矛死死扔了出去,这才带着不甘咽下最后一口气息。那头,脖子流血好似泉水那样奔涌,一个闯军捂着伤口,拼命的往回挣,背后七八把刀子噼里啪啦砍在自己身上,可那秦军依旧是野兽那样死死咬着对方脖子,直到两人都血尽毙命,像这样的搏命,战场比比皆是。

不要命的战法,让闯军的中军哪怕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老营也撼动了顺着缺口,阵型愈发的溃败。

尤其是这么些天,一直在背后养精蓄锐的陕军骑兵发起了致命一击。奔涌的秦军骑兵简直像是下山的老虎,就算是冲坡仰攻,他们也是所向披靡,刀子过去,人头滚滚,血流成河。才刚回过神来,李自成那独眼中,身被着鲜血的秦军骑士已经猛地出现在了他眼帘。

这么多年养成的战阵经验,李自成连多一丝考虑都没有,拉着战马,抛下大军,他是直接是转身而逃。

秦军的全部的机会全都压在他身上,闯军有着和东江一样的弱点,就是李自成自己!只要斩其首,杀其主帅,几十万闯军将再一次变成一盘散沙!罗汝才已经被李自成火并掉了!张献忠远在四川!没有人像李自成那般的威望足以震慑全军,把大军拉在死地上与闯军鏖战,袁崇焕所追求的也是这一线生机。

杀他则生,他逃则死!怎么能让他跑了?

追着那闯字大旗,高举着一把带血的大刀,刘垢哀是沙哑着嗓子凄厉的大叫着。

“李闯纳命来!”

…………

整个战场开始打烂了,随着帅旗的异动,庞大的闯军更加变得纷乱与臃肿,数千闯军老营绝命的向东北逃着,后头上千秦军骑兵杀意冲天的紧追不舍,一部分忠于李自成的部队狗皮膏药那样纠缠着,秦军大部队也是在追逐中向东北赶去,一道上,两军混杂在一起,再也没有了阵型,没有了战法,仅仅是拼命地相互厮杀劈砍着,鲜血尸骸沿着山沟山坡一路向南,绵延不绝,甚至有跑昏了的头的秦军与闯军打了半天才发现自己已经深深陷入了对方军营中。

如果站在半空鸟瞰,两军就像是双龙戏珠那样一路绞杀在一起。

作为那珠子,追逐的两支骑兵更是厮杀的奋勇异常,眼看着逃脱无路,一只虎李过转身调头,带着百多个亲兵狠狠地撞向闯军,可同样一分一秒也耽搁不下,刘垢哀胡麾下千总阚凌也是拍着大刀,一师把李过兵马别到一边,大兵稍稍绕过,继续追杀。

李自成手底下有着一些蒙古人,当年成吉思汗拿手的曼古歹射法,噼里啪啦的箭矢铺面扎过来,冲的最快的十几个官军骑兵就像是滚地葫芦那样轰然到倒地,旋即是淹没在滚滚马蹄子下。

没有一丝退缩,前面的秦兵扛起骑盾,后头的那马枪支棱了过去,子弹不比弓箭,不会向后瞟,噼里啪啦的枪声中,殿后的蒙古人也是躺倒一路。

这一追一逃足足行进了几十里,从清晨打到了下午,哪怕是战马都跑的气喘吁吁,平顶山余脉沟壑纵横,终于,在一片深谷,闯军被忽然出现在眼帘的砬子挡在了谷底。

兜着圈子,一个个精疲力竭的老营兵摇晃着握刀的手腕,被困的狼那样双眼血红的转过身来,要以命相搏了!而同样跑的气喘吁吁,就剩下了几百骑的花马池骑兵也终于放慢了脚步。

喘着粗气,刘垢哀的精神却是亢奋的犹如吸了什么违禁东西一般,他的双眼血红,死死盯在最后那些闯军骑兵中,穿着红斗篷,戴着斗笠大檐帽的那个身影上,声音都带了一丝哭腔一般,他是嘶哑着嗓子回头挥舞着大刀,凄厉的叫喊着。

“穿红斗篷者即是闯贼,杀了他!天下就太平了!”

虚无缥缈的一个希望,却是再一次激起了秦军的血气,同样把刀子抽了出来,捕猎的鹰那样展开,向着老

章节不完整?请百度搜索飞su中wen网 feisuzhongwen阅读完整章节 或访问网址:http://%66%65%69%7A%77%2E%63%6F%6D/

閱讀完整章節,請訪問 飛速中文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http://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