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御鬼小农民 > 御鬼小农民最新章节列表

第四百九十五章 走?还是不走?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沐家果然不简单,竟然还有这种功能的宝物。”

唐卓在看见白袍老者拿出墨珠的那一刻,便已经试着运起灵力,结果让他心中震惊,果然如白袍老者所说,灵力根本使不出来,更别提什么玄术了。

那个墨珠就像是生成了一个环绕自身一定范围的结界,使得灵力以及一切玄术都会被压制。

唐卓在心里第一时间就得出结论,如果单纯比拼武力,这白袍老者恐怕是跟余人老头儿一样的老怪物,就算自己的体魄经过洗精伐髓比普通人很强,但除了这老头之外,还有一众武者,包括沐岚这个躲在暗处随时可能放冷箭的妖女,实在胜算不大。

与此同时,余山在竭力击退三人之后,自己也受到一点轻伤,他捂着手臂踉跄着后退,却被一名身手矫健的武者,从侧面出击踢中他的膝关节。

余山当即憋住一口气,全身紧绷起来,如同一尊罗汉站立,任由那人踢来一脚,竟然纹丝不动。

那些围攻他的武者都忍不住惊了,这人难道还他娘的会铁布衫金钟罩?

他们哪里知道余山是什么武学水平,或许论修为他不是最强的,但是论及学习的武术种类之多,没几个人敢说比他多,武协每年新招的成员都认他为总教头,无论别人请教什么他都会。

余山这人的性格十分豪爽,就是见不惯人多打人少,他眼神略带着蔑视扫了这群人一眼,大声道:“继续来啊,让我看看你们沐家训练出来的战士,跟我们余家教出来的有多少差距。”

这话一说,算是彻底的把那群武者的仇恨全拉到自己身上了,于是一群人再次一拥而上,余山和他们的主战场从大堂内打到大堂外,又打到度假村的整个一万多平米的草地上,那叫一个混乱。

就是余山有点惨,毕竟对方人多,还手的机会特别少,大多数都是被动的挨打,幸亏他有一手金钟罩铁布衫。

唐卓心里想要感动来着,可是他现在感到十分的矛盾,沐家为了霸下骨雕千里迢迢追到自己这个小山村里来,可见多么执着于得到宝物,自己若是不拿出来,就算这次把他们击退,下次还会再来。

把这妖女带来的人都给杀了?更不可能,沐家的势力放到过去,那就是铁军阀一个,不止培养了类似于白袍老者这样的隐藏高手,还有枪和炮。

唐卓最强大的手段被白袍老者克制,也没有把握再制服沐岚,于是他望着沐岚那双充满警惕的眼睛,说道:“沐小姐,我跟你做个交易,怎么样?”

他说这话就代表着已经打算妥协了。

沐岚轻哼一声,说道:“你现在有什么资格谈交易,等到外面那个被收拾了,马上就轮到你了,乖乖把东西给我,否则我老账新账一起算。”

现在她整体上占上风,才不需要跟这个家伙谈判。

“二师傅,动手吧,这小子欠收拾,先狠狠的打一顿再问他宝物的下落。”沐岚看了白袍老者一眼,自己也从后腰上摸出一把极薄的刀片。

白袍老者不言语,只是沉喝一声,音浪一层又一层,震得人耳膜都略微发麻,如果是普通人在这里,估计已经耳膜破裂晕倒过去。

唐卓没想到这老头掌握的武学居然是跟声音有关的,这下他连走都难走了,因为掌控声音的武学也有很强的追踪能力。

他大声一吼,打断道:“我掌握了一个霸下骨雕隐藏的秘密,跟密钥有关的,你们沐家难道不想知道吗?”

“你说什么?”沐岚和白袍老者同时面色一惊问道。

他们两人也同时露出了一个空档和破绽,唐卓眼中寒光一闪,抓住这个机会,拳头如同是金刚的臂膀一般,声势威猛却又快速无比地轰向白袍老者:“我说——你他娘的吵死了!”

“卑鄙!”沐岚恨恨地咬着牙骂了一句,但仍然是不敢对上,她领教过这家伙的恐怖,龙虎大会上一拳就把自己最得力的手下给打趴下了。

而白袍老者就有胆量的多,所谓艺高人胆大,不是说着玩的。

他看见唐卓表面打岔,实则暗藏杀招,那一拳来得又快又猛,他却不急不慢的鼓动衣袖,一手放在背后,一手直推上前,正对上唐卓的拳头,在拳头碰上他的手掌时,他身上白袍掀起,无风自动,犹如一股股强大的气浪吹来一般。

而唐卓那庞大的力道,也仿佛消失在一阵阵气浪当中。

白袍老者还淡定自若地说道:“好小子,够阴险,你的实力在年轻一辈之中果然罕见,连心机都如此深沉,这次绝不能让你跑了!”

这一幕实在太有高手风范,此时又正配合白袍老者嘴中吐出的一字字声波攻击进行回应,不得不服,人家这逼装的够厉害。

局面对唐卓来说相当被动,他立刻把拳头收了回来,脸色变得异常难堪,没有灵力的支持,他本身的武学水平的确不如这些研习了大半辈子的老怪物。

沐岚已然看出自己的二师傅在武力上比唐卓高出一筹,不禁嘲讽道:“你不是一直觉得自己很强么?怎么现在没声音了?唐卓,本小姐不是不给你机会,只要你愿意交出骨雕,再心甘情愿的对本小姐道歉说一句“我服了”,我就饶过你。”

唐卓拉开了一些距离,白袍老者似乎也觉得自己拿下这个年轻小子不费吹灰之力,所以也就只是盯着他而已,毕竟小丫头现在想玩上了,他也不想扫兴。

“我凭什么要对你道歉?打从认识你以来,哪一次不是你仗势欺人,只不过你每一次都恰好在我这里摔倒了而已。”唐卓说道。

沐岚一听这话,顿时小心肝儿都气的发颤,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这混蛋两样全干了,真是气死姑奶奶了。

她伸手狠狠的指着唐卓的腿,说道:“好啊,那我要看看这次到底是本小姐再次跌倒,还是彻底让你摔断腿,二师傅,给我打断这小子的腿。”

与此同时,唐卓眼睛余光一瞥,忽然看见了在大堂的透明落地窗外面,有几个鬼鬼祟祟的家伙蹲在那里。

他心中顿时一喜,帮手来了!

赵鹤带着几个他从老家招来的红手绢门的兄弟,到了外面,透过落地窗玻璃看见了唐卓的位置,几个人就对视了一眼,各自准备行动。

不必多说,几人虽然看得出里头那老头很是厉害,但没有一个退却的,他们几个曾经就是一个杂技班的,红手绢门跟其他外八门不一样,因为比较落魄,所以这一门的人更讲义气,正所谓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就是这个道理,越是在底层混在一起的兄弟义气越重,反而有钱有势的人大多数都是利益相结合的表面兄弟。

他们是余晴叫过来帮忙的,知道老板在这里有难,赵鹤感激唐卓收留他在这里工作搞杂技班,他觉得自己该有一个机会表现一下自己的才能,眼下就是一个机会。

只见赵鹤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纸盒子,手指勾着边角上的一根红线慢慢的往外抽,神奇的是一开始那根线是红色的,可是中间忽然又变成了白色,到最后成了透明色,明明是连着纸盒子,可是不仔细看的话根本不会发现。

另外两个兄弟赵伍、屠大毛分别掏出来一张很大的红布以及一堆白色的纸屑。

三人十分默契,手上的动作也是让人眼花缭乱,从三个道具拿出来到结合在一起,拢共不到十秒钟时间。

而就在这十秒钟时间里,白袍老者已经多次对唐卓出手。

唐卓已经很久没挨过打了,他在防守中屡次想找机会抢夺白袍老者手中的墨珠,如果能破坏掉那个东西,自己绝对能把这老头踩在地上,现在不止无法动用灵力,就连鬼二也无法靠近这里,否则的话鬼二就能来护主了。可惜由于白袍老者的墨珠存在,这个地方不止生人的灵气无法运转,死掉的阴灵也靠近不了。

沐岚现在已经是稳操胜券,多了些闲心调侃起来:“臭小子,你到底道不道歉?”

白袍老者一招擒虎爪,在唐卓的手臂上留下一道痕迹,白色的衬衫也被撕裂,露出里面健壮的肌肉以及红中发白的皮肤。

“休想。”唐卓不屑地道。

沐岚轻笑一声,道:“骨雕你到底交还是不交。”

白袍老者再度攻向唐卓,这一次就没那么好运,他整个人被踹飞出去,身体在低空中撞碎了三张玻璃桌才停下来。

唐卓坚决道:“想得美。”

沐岚的目光冷冷地看向唐卓,道:“你不交是吧,等我抓到你了,把你的双腿打断,再去你父母面前问这个问题,看你怎么说。”

唐卓呼吸凝重,两眼都有些充血,心中被激起了怒意。

然而就在这时,从天而降一只红色的飞纸鹤,就在白袍老者和唐卓中间飘啊飘。

“什么人!”

白袍老者反应极快,抓起一片碎玻璃随手便扔向空中。

沐岚反应也不赖,立刻就扭头四望。

可就在玻璃片射中飞纸鹤的那一瞬间,漫天飘起了鹅毛大雪,密集程度就像是走在了南极地里,视线完全被遮挡。

白袍老者和沐岚第一时间感觉到中计,拼命的挥舞双臂想要寻找唐卓的踪迹。

唐卓也愣了一下,还是身边有一个声音提醒了他一下,他才回过神来,赵鹤拉着唐卓赶紧往后面逃走。

唐卓跟着赵鹤走到了后门出口处,看到了他的杂技班另外两个成员赵伍和屠大毛,唐卓很眼尖的看见了屠大毛手里捏着一点纸屑,又摸了摸自己的头顶,果然如此,这红手绢门有点东西的,居然靠纸屑做出了漫天飞雪的效果蒙蔽对手。

“老板快走,那个幻阵持续不了多久,咱们得快点找个安全的地方。”赵鹤再次提醒道。

唐卓也点了点头深以为然,可就在这时,只听到远处依稀有女人气急败坏的声音,还有男人怒吼的声音。

“可恶,又被这个臭小子给跑了,给我去追,一定要把他给我找出来!”

“沐岚,你们沐家不在云州呆着,来黔州的地盘干什么,上次你挑唆卫子青那个叛徒的那笔账我们余家还没跟你算,你又要打什么主意?”

“哼,余山,你现在都已经被我的人抓住了还那么多废话,我看你最好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要是这次我们家的事因为你横插一杠弄砸了,你们余家从上到下都要付出代价!”

听到那男人熟悉的声音,唐卓心里升起一种极其复杂的情绪,余山被抓了,简直糟糕透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