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陋俗之扎纸人 > 陋俗之扎纸人最新章节列表

第793章 一具斝尸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天已经亮了。

缕缕晨曦笼罩大地,在山脉间蔓延,四处折射,黑暗一寸寸退去,无尽冰冷瘴气从林间沉降,高大古树茂密的林间,不再如阴幽地狱的光景。

猪巢林。

秦岭大山深处一片绝对奇葩的恶心区域。

一群僵尸猪的地盘。

先前,建造鬼门地狱前,为了稳固大山环境,镇压诸多鬼怪死物的节点,我亲自来这里攻伐了一次,僵尸猪首领,现在已经在地府里任职,归崔府君施法号令,不过还是有一部分僵尸猪在这繁衍生息。

离奇古怪的是,自从我和鬼车鸟从空中落下,至始至终,都没有听闻僵尸猪发出的沉闷鼻哼怪音,忽暗忽明中,空气里弥漫着一种让人惴惴不安的压抑气氛。

“天亮!”

“光阳普照世间。”

“尸鬼归巢!”

“林大人……我要找个阴暗山涧蛰伏了……天亮后……我再送你回地府!”

……

躲在一株粗大树木后,鬼车鸟显得有些惊弓之鸟,鸟脸扭曲,瞳孔收缩,站立不安,它本来就是一头在夜空中游荡穿梭的怪鸟,我说道,“恩,去吧!”

无比简陋的僵尸猪树巢上。

我已经给周八经简单处理伤口,他是算命师,身怀不凡本事,灵异一行里,属于是很“高等”的生命体了,这些伤看着能致命,不过以他的生命体,最多四五天,就能苏醒,日后的痊愈应该也很快。

“嘭!”

从周八经的额头,摄取一道“黑气”。

简单推演。

当中却是蕴含着极为诡异的尸煞,和我料想的不一样,重伤周八经的,不是什么孤魂野鬼,恐怕是一头千年荫尸,道行极高的煞尸。

千年鬼。

百年尸。

按照这种划分,一头存在着千年岁月的煞尸,属于极为恐怖的死物了。

望着黑白点点的高处树冠,我不由念道,“秦岭大山,还有未出世的强大老尸?”这片山脉,自古以来,的确一直不平静,充斥着许多鬼神故事,山土岩石之下,也埋葬着不少古老有名有号的人物。

不过那种东西,一般而言,不会轻易钻出土层出世的。

就算会苏醒出土。

那也该是某一个关键的节点,比如鬼节来临,比如象征不详的“双月通天”!

“谁?”

正在发怔时,一侧还比较漆黑的树底下,被茂密枝叶覆盖的幽暗区域,那里忽然多了一道影子,一具高大的尸,一具高度腐烂的怪尸。

他站得很直,腰板后,仿佛栓着一根铁杵。

头发稀疏。

布满死人疤的狰狞脸庞,面如死灰,没有一点生气,身上是一件沾满污泥的甲胄,手上没有凶兵,面容朝着我,直勾勾扫视过来。

空荡荡的眸子,浑浊晦涩,没一点光泽。

“哗啦啦!”

自从这具《尸》出现,周围立即刮起一阵凌乱怪风,风里,夹杂着《尸》的凶残恶念。

看着这具突然出现的高大《尸》,我也终于明白,为何先前自己一直隐隐不安了,源头,都在他身上,高低对峙,我开口道,“你是谁?”

“滋滋!”

头顶上的天,更亮了,更绚丽的光芒折射下去,阳光迸射在这具《尸》的躯体上,只是响起一阵细弱雷鸣音,他并不惧怕白天?

可走阴走阳的鬼,唯有阎王。

能穿昼穿夜的尸,据我所知,也只有埋葬了五千年漫长岁月的斝尸。

斝字。

从字面理解,是古代中国先民用于温酒的酒器,也被用作礼器,通常用青铜铸造,三足,一鋬(耳),两柱,圆口呈喇叭形;甲骨文中有其象形字。王国维认为,礼书上称为"散"的实与斝为一种器物。其初为玉制。后世珍贵的玉制饮器,往往亦称为"斝"。

《诗.大雅.行苇》:"或献或酢,洗爵奠斝。"

《说文.斗部》:"斝,玉爵也。夏曰盏,殷曰斝,周曰爵。"

南朝齐王融《游仙诗》之二:"金卮浮水翠,玉斝挹泉珠。"

唐张说《岳州宴姚绍之》诗:"翠斝吹黄菊,雕盘脍紫鳞。"

…………

灵异一行里,关于“斝”字,却有其他离奇古怪的注释。

第一点,“斝”代表的是那具尸身上的甲胄,第二天,双口能斗天,不惧轻天浊地,它们的第二张口,不在尸躯上,而是说他们掌握的一种吞天尸术,或者说是恐怖异象。

没有回音。

我又道,“看你的本源,应该是从黄河偏僻流域赶来的吧?”这个高达的家伙,甚至,可能是从黄河牢笼世界走出来的强大生命体。

“是!”面无表情的《尸》,总算憋出一个僵硬音符。

去也没用下一句了。

站在古树半腰,居高而望,我再说道,“你这一趟是来杀我的?”

“是!”

“我们之间有什么仇?”

“没有!”

“那你为何要杀我?”

“杀!”

……

这具高大的斝尸出手了,隔空一拳,拳骨前迸发无尽黑幽尸气,遮天蔽日,这片猪巢林立即陷入惨淡黑暗的光景,“轰”一声剧颤,整株巨大古树顷刻间折断,没有坠落地面,就已被搅碎成粉末。

避开杀招,跳出方位,我拖着昏迷不醒的周八经,落到了猪巢林边缘。

“呼噜噜!”

“嗷呜!”

出乎意料,这里生活的几十头异常狰狞的僵尸猪,发疯了般朝我冲来,一头头暴躁如雷的姿态,肆意奔跑时,猪脸发红,眸子充斥戾气,好像几十头被奴役的杀戮傀儡。

明显是被那具斝尸控制了。

“定!”

定魂咒一出,随即左手一拂,将几十头僵尸猪以及周八经暂时推出百米外。

斝尸已经杀到。

那张孤僻而又嗜血的尖锐怪脸,不怒不笑,再次朝我隔空轰出几拳。

“轰隆隆……”

天摇地动,可怕至极的尸煞无情冲刷每一寸角落,附近,成排的粗大树木坍塌,一处处乱石堆被冲散,石碎乱天,甚至大片灌木丛连根拔起,卷上低空,然后四处飞散,遍地狼藉的森然光景。

手持清明鬼尺,站在坑坑洼洼的地面,我质问道,“你究竟为何要杀我?”

这是一个狱王级道行的斝尸。

灵异人眼里,斝尸的存在,属于是一座高不可攀的恶魔大山了。

换做是其他人,恐怕一个照面就会被它镇杀。

“咚咚……”瞳孔森黑的斝尸,一步步走过来,重重恐怖威压在扩散,就听它发出无比僵硬苦涩音符,“灵异人……知晓亦无意义……你必死无疑!”

我冷冷道,“你够资格杀我?”

犹如一座高大鬼山巍峨的斝尸,恶煞缠身,现在的它,已经直接暴晒在晨光中,死人脸上忽然露出几分贪婪道,“喋喋……灵异人……我知道你从黄河牢笼世界走出的……你的身上……一定有好东西……从那种鬼地方走出来的生物……注定不一样!”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