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启禀王爷:王妃,又盗墓啦! > 启禀王爷:王妃,又盗墓啦!最新章节列表

1210.第1210章 逼着下聘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对闵月国也没有造成任何的损失,应该是最好的结局吧。

十日以后,他们身上的伤都恢复的差不多,除了安心还不能动武之外,其余的人已经健步如飞了,这十日,苏定让大内高手给他们疗伤,还有御医辅助治疗,加上各种各样的补品源源不断的送到客栈,他们想恢复的慢一点都不行了。

身体恢复了以后,赫连宇就给赫连城写了一封信,将这里所有的情况一一禀告,赫连城很快夜晚回信了,说叶峰已经将花醉宫的那批黄金运来皇城了,那批黄金可以供云国两年的军饷,现在就算是勿国再来侵犯,云国也不会怕他们了。

可是赫连宇心里清楚,勿国皇上现在恐怕每天活得是战战兢兢的,哪里还有胆子敢进犯云国?很显然,他与苏雅风勾结的事情已经败露了,闵月国如今对勿国一定是恨之入骨了,如果勿国敢进犯云国的话,就算是联姻这回事,为了出一口怨气,闵月国也会毫不犹豫的帮云国的。

现在勿国想进犯云国,根本就是自取灭亡,勿国的皇帝应该日日夜夜的都在祈祷,云国千万不要和闵月国联合起来吞并勿国……

有了太阳族的黄金,还有尊王墓的财富,两个国家都有了足够的军饷,闵月国还有银鸾坐镇,勿国银矿的优势已经不算什么优势了……

又过了几日,宫里传来圣旨,说太子回来了,宴请云国贵宾赴宴。

这个太子是谁,大家心里已经有数了,特别是赫连宇,他真的很欣慰,苏凌玉居然是闵月国太子,凤儿交给他照顾,赫连宇是放一万个心。

这天,宫里一片盛装,到处都挂着红色的绸缎,喜气洋洋的,好像宫里有什么喜事一样。

拓拔珍扶着安心,一直不停吩咐着,“安心哥,如果你走不动了,就休息一下,不要硬撑,御医也说过了,你想要恢复身体,最少得一个月……”

安心被她整天唠叨着,已经烦透了,“御医的话又不是圣旨,我为什么要听?一个月?开什么玩笑?我身强体壮,就算是把我全身的骨头打断了,也不用半个月就恢复了,其实我现在已经好了,不用你扶着我,我也可以走路……”

“安心哥,你能不能成熟一点?怎么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受了伤就不能好好的养病吗?非要出来蹦跶,你再不听话的话,我就告诉沫沫姐,让她来收拾你……”拓跋邻眼睛一瞪,已经是一副凶巴巴的样子。

“刚才还温柔体贴的,怎么一眨眼就变了吗?难道所有的女人都是善变的吗?”一提到苏沫沫,安心就成了泄了气的皮球,垂头丧气的。

苏沫沫本来是走在前面的,可是突然间停下了脚步,回头邪魅的一笑,“珍儿,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老板娘,她能有什么话跟你说,她正在和我聊天呢,没事,没事,你就带着世子好好欣赏一下皇宫里的美景吧。”安心赶紧说道,然后压低声音,对拓拔珍小声哀求道:“别告状了,我慢点走,陪你好好看看皇宫里的风景,这闵月国的皇宫你还没有仔细看过吧?”

拓拔珍这才满意了,撇了撇嘴,“这还差不多……”

突然间她又想起了一件事情,“我听沫沫姐说,你这次进宫,很有可能受封,沫沫姐有没有告诉你,皇上到底给你一个多大的官?”

安心顿时将他的尖下巴抬得高高的,“老板娘说皇上会封我一个一品侍卫,以后就一直跟随着老板娘,也就是安平公主,以后安平公主嫁到云国以后,我也会跟着去云国的,其实云国比闵月国更好玩,公主还在那边开了一间水云间呢,生意好的不得了……”

“一点都不好。”拓拔珍的目光顿时黯淡了下来,眼帘也垂下了。

安心没有听明白,“什么不好?云国不好吗?你又没有去过云国,怎么会知道云国不好?”

“我不是说云国不好,而是说你以后去了云国,我们又见不到面了,你说说,这皇上的封赏又什么用啊,你本来就是公主的侍卫,这封为一品侍卫,也没有多大的差别,你可是拿命救了云国世子一命……”

“谁说没有差别了,俸禄一下子就涨了十倍,以后我也有钱买大宅子了,到了云国以后,我就买一处大宅子,还可以请几个丫头伺候我,我呢,就是偶尔帮着老板娘看看店就可以了,说不定老板娘成了辰王府的世子妃以后,辰王府也会给我一份月钱,想一想都觉的开心,自由自在的,又不缺银子花……”

“你就天天自在吧,等着小丫头伺候你吧,我才懒得管你。”珍儿突然间气冲冲的说道,原来她是搀扶着安心的,这会儿突然间就将安心给松开。

安心一不留神,一个踉跄,差一点就摔倒了,赶紧陪着笑脸说道:“珍儿,你别生气,刚才跟你开玩笑的,我是打算在皇城买大宅子,请几个小丫头,不过那些小丫头不是伺候我的,是请来伺候你的……”

拓拔珍立即顿住了脚步,“你说这话什么意思?我又没有说要去云国……”

不过,她的眼睛里已经有了很明显的笑意,红唇也清浅的勾起,目光盯着安心,充满着期待。

“你哥马上就要出任中侍郎了,以后跟随着狄都督,日后一定会平步青云,大展拳脚的,你父母他也会照顾的很好,你留在闵月国也没有什么事情,那还不如跟我去云国呢,跟在我身边,我才可以教你武功嘛,要不然,你跟我学的武功就半途而废了……”

“你我虽然是师徒,可是住在一起,还是会有人说闲话的……”珍儿的表情居然扭捏起来了。

“谁敢说闲话,大爷把他的舌头给割了……”安心气势汹汹的说道,可能因为太用力了,又牵扯到了伤口,疼的龇牙咧嘴的,然后腰都直不起来了。

珍儿赶紧过来,重新扶着他,“怎么样了?有伤的人还这么嘚瑟,疼死你……”

可是话一说完,又突然间觉得太野蛮了,赶紧放柔了声音,几乎是夹着嗓子在说话。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