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剑来 > 剑来最新章节列表

第四百零八章 有些故事不用知道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酒楼内外依旧喧闹。

大隋王朝素来富饶,老百姓愿意花钱,也敢于花钱,毕竟坐龙椅的戈阳高氏,在这数百年间,打造了一个无比安稳的太平盛世。

二楼窗口那边,茅小冬对望向窗外,对身后的陈平安提醒道:“记得护住自己,不用担心我。”

九境金丹剑修,龙门境兵家修士,龙门境阵师,远游境武夫,金身境武夫。

五名刺客。

不管身份,无论立场,总之都齐聚在了一起,就隐匿在这栋酒楼方圆千丈之内。

这种阵仗,别说是追剿围杀一名剑修之外的元婴地仙,恐怕玉璞境修士,都可杀。

陈平安想起彩衣国城隍阁那场降妖除魔,那个手腕脚踝系有铃铛的少女,当时两人萍水相逢,身为郡守之女的她,虽然修为不高,但是每次出手帮忙,都恰到好处,让陈平安对她观感很好。

之后游历两洲外加一座倒悬山,从来都是他陈平安或者独自与强者捉对厮杀,或是有画卷四人相伴后,一锤定音之人,仍是他陈平安。这次在大隋京城,变成了他陈平安只需要站在茅小冬身后,这种局面,让陈平安有些陌生。不过心底,还是有些遗憾,毕竟不是在“头顶有位老天爷以天道压人”的藕花福地,重返浩然天下,他陈平安如今修为仍是太低。

茅小冬笑道:“等你到了我这把岁数,要还是个没出息的元婴修士,看我不替先生骂死你。”

陈平安无奈,拍了拍腰间养剑葫,以心声告诉飞剑初一和十五,随时准备刺客的出现。

法袍金醴的那两只大袖内,右手指尖捻有一张以防偷袭的缩地方寸符,左手则是那张用以抵御强敌的日夜游神真身符。

茅小冬放心不少。

小师弟那么远的江湖路,没白走。

茅小冬突然在陈平安心湖上响起嗓音,问道:“之前有没有过走在光阴长河之畔的经历?比起先前在文庙感受浩然正气的镇压,更加难受。”

陈平安则以聚音成线的武夫路数,回答道:“走过两次,第一次尚未习武,在骊珠洞天小镇走过。第二次在藕花福地,被观道观的老观主拉着,大概看过最少两百余年的光阴流水,而且经常顺序颠倒,来回交错,所以我那会儿虽然已经是五境武夫,仍是觉得异常难熬,比当初在落魄山给人喂拳,滋味半点不差了。”

茅小冬笑问道:“之前在书斋你我闲聊游历经过,怎么不早说,这么值得炫耀的壮举,不拿出来与人说道说道,等于苦头白吃了。就算是我这么个元婴修士,在成为山崖书院的坐镇之人前,都不曾领略过光阴长河的风光,那可是玉璞境修士才能接触到的画卷。”

陈平安灵光乍现,一语道破天机,“茅山主真有搬山神通,暂时将此处作为一座书院小天地?!”

茅小冬点头道:“对喽,这几年借着庇护小宝瓶,在大隋京城四处行走,瞒天过海,就是做成了这件密事。肩上挑着一座书院的文脉香火,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陈平安点头道:“可以理解。”

茅小冬气笑道:“你连一声茅师兄都没喊过,我要你理解?”

陈平安自认理亏,不再说话。

茅小冬一手负后,一手抬臂,以手指做笔,转瞬间就写了“山崖书院”四字,每一笔落成,便有金光从指间流淌而出,并不散去。

写完之后,茅小冬一抖袖子,微笑道:“天地四方!”

四个金色文字便向四方一闪而逝。

茅小冬转头道:“坐着喝酒便是。”

话音刚落,茅小冬已经消逝不见。

陈平安深呼吸一口气,铭刻在心的熟悉感觉,如江水汹涌而至,陈平安仿佛一个不擅游泳的人,瞬间置身于水底。

天地寂静。

酒楼上下再无半点动静声响。

那位龙门境阵师正在偷偷摸摸“排兵布阵”,当一身灵气骤然凝滞、运转不畅之际,猛然抬头,只见路上行人静止不动,眼角余光中的天空飞鸟,只只悬停。

这位阵师顾不得会被那山崖书院茅小冬发现踪迹,立即不再遮掩气机,磅礴倾泻而出,手指间捻住一张金色符箓,正要有所动作。

一只手按住此人肩膀,笑道:“你这阵法,是脱胎于中土道君宁全真所传龙门阵一脉,对吧?”

阵师愕然。

竟是死活挣脱不开身后那人搁在肩头的那只大手,此人满脸涨红,希冀着其余四人有谁能够及时救援,帮助自己脱困。

一名阵师,需要假借所布阵法牵引的天地之力,自身体魄的打磨淬炼,比起剑修、兵家修士和纯粹武夫,差距极大。

好在阵师没有彻底绝望。

一抹起始于东北方向的璀璨剑光,像是一根白线,迅猛飞掠而至,剑尖所指,正是向阵师身后的茅小冬眉心处。

这抹剑光身在小天地当中,轨迹并不完全笔直一线,剑尖出现微妙的颤抖,那把本命飞剑的剑身,起伏不定。

呲呲作响,飞剑所到之处,摩擦溅射起一连串的电光火石,极为瞩目。

这是那把凌厉飞剑,与这座小天地起了冲突。

茅小冬没有躲避,根本没有任何调用一位元婴充沛灵气的迹象。

那柄距离高大老人与阵师不足一丈距离的飞剑,蓦然激起一圈涟漪,如石投湖,一头撞入水中,就此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阵师七窍流血,不由自主地浑身颤抖,这一动,就又与小天地无所不在的光阴流水起了冲撞,愈发血流不止,更恐怖之处,在于体内气机絮乱不已不说,所有温养有本命物的关键气府,心扉以及一座座府门之上,像是被万针钉入,阵师竭力移动捻有那张保命符的双指,手指可动,但是体内浓稠如水银的灵气,结冰一般,丝毫动弹不得。

茅小冬握住此人脖颈,随手丢向身后某处。

那柄金丹剑修的本命飞剑,在茅小冬身后激起一处流水漩涡,如恶客破门而入,迅猛刺出。

可已经姗姗来迟。

本就重伤濒死的阵师刚好拦阻那名飞剑的路线。

远处那名九境剑修没有任何停下飞剑的意图,直接刺透阵师身躯,以心意驾驭飞剑,继续刺杀茅小冬!

阵师就此当场毙命,死不瞑目。

不是说茅小冬离开了东华山,就只是一名元婴修士吗?

修行路上,三教诸子百家,条条大路,炼丹采药,服食养生,请神敕鬼,望气导引,烧炼内丹,却老方,一旦跨过大门槛,跻身中五境,成了凡俗夫子眼中的神仙,确实风光无限。

可修道之人,在山上断绝红尘,不理俗世是非,不是没有理由的。

因为山下同样有不信邪的练气士。

更有儒家书院。

茅小冬一步跨出,身形出现在数十丈外,转过身后,不晚不早,刚好以双指夹住那柄尾随至此的飞剑。

虽然这一手以双指轻松定住飞剑的壮举,可谓惊世骇俗,传出去足够让一洲地仙吓掉大牙。

可是当茅小冬在消磨剑意的同时。

茅小冬坐镇的这座小天地,其实也在不易察觉地微微摇动。

那名远游境武夫置身于别人天地中,已是无法做到御风远游,可仍是飞奔如雷,最后直接撞开两堵墙壁,穿过整座店铺,朝茅小冬一拳轰砸而来。

店铺内有数人被他直接撞碎身躯,崩开的碎块,最后缓缓悬停在铺子里边的空中。

此人一拳,汇聚了那一口纯粹真气的所有罡气,再无半点蓄力,竟是不惜以命换命的打法。

茅小冬调动天地灵气,而成的一座碑文金字轻轻晃荡的石碑,以及一座同样是凭空出现的牌坊,都给远游境武夫这一拳打得化作齑粉。

那名八境武夫的老者,大踏步而冲,势不可挡。

另外那名跃上屋脊,一路蜻蜓点水而来的金身境武夫,没有远游境老者的速度,一身金身罡气,与小天地的光阴流水撞在一起,金身境武夫身上像是燃起了一大团火焰,最终一跃而下,直扑站在街上的茅小冬。

双指被割裂出细微伤口的茅小冬,将那柄禁锢在指尖的飞剑,丢掷向那名金身境武夫。

茅小冬伸出手掌,挡住那名远游境武学宗师的一拳。

茅小冬大袖剧烈鼓荡,须髯飘拂。

金身境武夫多半与那金丹剑修是挚友,不管那剑尖直指心口的飞剑,依旧杀向茅小冬。

果不其然,剑修心湖,灵犀微动,竭尽全力,稍稍偏移剑尖,只是刺透那武夫肩头。

茅小冬被本该是最弱之人的七境武夫,一拳砸在后背心。

小天地随之震荡开来。

拳头被阻、拳势与意气犹然壮烈的远游境武夫,借此机会,顺利出拳如擂鼓。

流光掠影一般,茅小冬整个人一步步后退,远游境老者双臂肌肉虬结,渗出血丝,浸染衣衫,但是一拳比一拳更加悍勇无匹。

一旁金身境武夫没有趁火打劫,跟着远游境宗师一起近身茅小冬厮杀,而是尽量跟上两人脚步。

并非不想一鼓作气重创茅小冬,而是他知晓轻重利害。

陈平安没有站在原地,而是掠出窗口,上了视野开阔的酒楼屋顶。

他同样没有插手这场战局。

远游境老者最后一拳,将茅小冬打得倒飞出去十数丈。

老者立即停步,并且向后而掠,他要换上一口新气。

金身境武夫则立即横移数步,挡在远游境身前,站在后者与茅小冬之间的那条线上。

如此仍是不够稳妥。

九境剑修的见缝插针。

飞剑一掠而去。

直刺茅小冬。

速度之快,竟是已经超出这柄本命飞剑的第一次现身。

既是茅小冬气机不稳,导致天地规矩不够森严的关系,更是这名老金丹剑修在这短短时间内,仅仅凭借数次飞剑运转,开始寻找出一些缝隙和捷径,三教圣人坐镇小天地内,被誉为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但是一张渔网的网眼再细密,并且这张渔网一直在运转不定,可终究还有漏洞可钻。

能够成为天底下最吃神仙钱的剑修,并且跻身金丹地仙,没有一个是易与之辈。

茅小冬伸手握住腰间那把戒尺,顿时稳住身形。

雪白胡须上,已经沾染了星星点点的血迹。

面对那柄如同跗骨之蛆的纤细飞剑,茅小冬这次没有以双指将其定身。

大袖一卷,直接将飞剑笼入袖中。

随后只见大袖之中,绽放出丝丝缕缕的剑气,袖口翻摇,同时传出一阵阵丝帛撕裂的声响。

远游境武夫已经换气完毕,一蹬地面,大街上裂出好似蛛网的痕迹,这名武道宗师裹挟风雷之势,再次要利用盟友创造出来的机会,与那茅小冬近身厮杀,不给这位出乎意料“跻身”为玉璞境的书院山主,拉开距离后以水磨功夫耗死他们的机会。

被一位远游境宗师死死盯住。

寻常地仙修士的气海都会为之牵引,容不得分心旁顾。

一名身披银白甲胄的魁梧男子,接连使用了两张极其珍稀的高品秩方寸符、与遮掩身形气机的青蓑衣符,竟是让抓住一个光阴流水最为薄弱的地带,使得他从天而降,双手十指交错,合为一拳,对着茅小冬的头颅一砸而下。

千钧一发之际。

茅小冬袖中笼罩住的那把飞剑,即将破开跃出。

远游境宗师马上就要一拳杀到。

但是真正最凶险的杀招,还是那名以甲丸覆身为甲的龙门境兵家修士。

除去那位几乎就没有派上用场的阵师不说,其余四名刺客,堪称配合得天衣无缝。

很难想象,四人当中,只有九境剑修与金身境武夫是相识已久的熟人。

茅小冬腰间悬挂的戒尺,自行脱落。

如同一耳光拍在那兵家修士的脸颊上,整个人横飞出去,砸在远处一座屋脊上,瓦片粉碎一大片。

茅小冬脚尖摩挲地面,抬起大袖,伸手向距离自己最远的剑修一指,“还你便是。”

刹那之间,天地倒转且扭曲。

就像一张被顽劣蒙童胡乱拧转、却又不曾揉成纸团的宣纸,说不出的怪诞荒谬。

那名远游境武夫眼睁睁看着自己与茅小冬擦肩而过。

而且茅小冬变成了“倒立”之姿。

明明近在咫尺。

却偏偏远在天边。

而呈现出来的那一层纸面上,密密麻麻的金色文字,一个个大小如拳,是一篇篇儒家圣贤教化苍生的经典文章。

他转头怒吼道:“小心!”

茅小冬看似缓缓自行,却是东边一个茅小冬的身影消失后,就出现在西边,随即变成北方,可不管方位如何,茅小冬始终在拉近他与金身境武夫的距离。

那金身境武夫甚至不知道自己应该往哪里躲避。

就那样被莫名其妙出现在自己身前的高大老人,一巴掌拍掉了整颗脑袋。

而那名龙门境兵家修士,一直在被那块戒尺如雨点般砸在甲胄上。

小天地重归正常秩序。

茅小冬一手扶住那具失去头颅的身躯肩膀,不让尸体倒地,望向远处那个眼眶通红的九境老剑修,问道:“不给你的朋友报仇?”

茅小冬猛然间一抖手腕,尸体横飞出去,撞在一间店铺墙壁上,变成一大摊烂肉。

九境剑修和远游境武夫都看到天地间,无数更加细小的金色文字,从四面八方不断涌入那高大老人的气府。

两人神色悲壮,心中都有凄凉之意。

这还怎么打?

两人对视一眼。

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决绝之意。

茅小冬环顾四周,从头至今,没有任何蛛丝马迹,那

么应该没有玉璞境修士藏身其中。

也就说这五名心存死志的刺客,没有后手。

 &

章节不完整?请百度搜索飞su中wen网 feisuzhongwen阅读完整章节 或访问网址:http://%66%65%69%7A%77%2E%63%6F%6D/

閱讀完整章節,請訪問 飛suzhongwen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http://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