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天价宠溺:墨少请轻点 > 天价宠溺:墨少请轻点最新章节列表

第二百二十六章 大结局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不料,却被身后突然走过来的男人撞了一下肩膀。她措不及防,杯子里的酒液骤然一倾。

“哎!”她惊呼一声,踩着高跟鞋的脚一歪,眼看就要摔倒。

男人眼疾手快,伸手一把扶住了她,稳稳的托住了她的腰。女人稳住身体,惊魂未定。尚未来得及回过神的她,呆望着头顶上方的男人几秒钟。

她没事,手里端着的那大半杯酒液,尽数都泼在了自己身上,瞬间染透了轻薄的白色纱裙。男人居高临下,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那酒水一点点的浸透衣料。

望着那被酒水浸透的位置,男人呆了呆,旋即有些尴尬。

“抱……抱歉!”他也没多想,立刻松开她,赶紧掏出纸巾就要给她擦。

白诗嘉大怒,想也不想的一巴掌打开他的手,“你干什么?”

她往后退了好几步,一脸戒备和嫌恶的望着眼前的男人,护住了自己被酒水浸透的胸口部位,气得脸都白了。该死的臭男人,他往哪里摸呢?

竟然想占她便宜,真是气死她了!

男人一看便知道她是误会了,尴尬不已。当下也没多想,脱口辩解了一句,“别别误会,我只是要给你擦擦,不是要摸你!”

刷地一声,周遭数道视线,瞬间朝他们射了过来。

白诗嘉:“……”

她脸涨得通红,怒不可遏,气得胸口剧烈起伏,身体都不由得有些发抖起来。

这个浑蛋,他……他一定是故意的!

她瞪大眼睛,狠狠的瞪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呵,竟然还是认识的人,刚才她还没注意到。

这个男人,可不就是她之前一直都很讨厌的男人吗?

孙仕难得一身正式的黑色西装打扮,身姿挺拔面容英俊,可在女人看来,却仍是有说不出的厌恶。她脸上几乎不加掩饰的厌恶,让男人也有说不出的气闷。

“不要脸!”她恨恨的骂了一句,捂着胸口转身愤然而去。

“喂……喂,那个我真不是故意的!”男人冲着她的背影大声叫了一句,似乎也意识到他刚才脱口而出的那句话有多么不妥。

但是女人压根没回头,连理都不想理他了。不用想也知道,她心里一定将自己骂了千百遍,就差没恨死他了。

孙仕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望着白诗嘉愤愤然离去的背影,却笑。的确是很有脾气,他喜欢!不过,他也没想到会弄脏她的衣服。

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刚才,他看到的,女人被酒液浸湿的胸口,那若隐若现的曲线,身体里摹地腾起一股热流。

但很快,他立刻用力甩了下头,努力将那绮念挥退。

“想什么呢?”

孙仕不禁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低声咒骂了一句。他真不是想占那个女人的便宜啊,虽然他本来是无意中看到她,独自在婚礼上觉得无聊,正好又认得她,正好对她又有那么点兴趣。

所以正正好,想借着这个机会搭讪来着,没想到会弄成这样,真是太失败了。

但是男人嘛,从生下来骨子里就带着征服的**。孙仕望着女人秀丽的背影,眼里兴致更浓。这个女人,他真是越来越有兴趣了。

“跟个木头桩子似的杵在这里,我都看你大半天。孙大少,你这是在看谁?眼珠子都快拔不出来了!”不知何时,身旁响起一个男人调笑的打趣。

苏哲正为墨语不知是在气他还是恼了他,不管他说什么都不再搭理他而郁闷不已,远远的便看到孙仕独自站在一处许久,眼睛不知看着谁,便好奇的走了过来。

孙仕回神,漫不经心的横了他一眼。正欲走开,却似想到了什么,又停住脚步转头看他,问了一句:“苏哲,上次我们在酒吧救的那个女人,是不是在子寒那里工作?”

苏哲被他问得愣了愣,点头,“是啊。”旋即又想也不想的,毫不客气的反驳,“什么叫我们救的,人是我和墨少救的,你就是一看热闹的!和你没关系!”

孙仕却笑了笑,不置可否,又问:“她叫什么名字?”

这回,苏哲是彻底愣住了,“干嘛?”他往人群中看了几眼,找了一圈,没发现目标,不无疑惑的道:“你该不会是看上人家了吧?”

“好像是的!”男人点头,似认真,又似玩笑。

“……不是吧?”苏哲目瞪口呆,一句话不经大脑便脱而出,“原来你喜欢这一款的,居然和墨少一样的……”

话未完,身后男人的声音淡淡的响起,“什么一样?”

剩下的半句话卡在喉咙口,苏哲回头看着信步走近,仍是一派从容淡定的墨子寒,又看了一眼他身旁跟着,笑意吟吟望着他的白明月,眼里分明闪过一丝促狭。

白天不能说人啊,看,看抓了个现形吧。

苏哲不由得干笑几声,“没……没什么,呵呵,我……去给新郎倌敬酒了,失陪!”

他说着,忙不迭的转身。

白明月看得好笑,这时,包里的手机响起,她掏出手机,对墨子寒说了一句,“我去接个电话。”

又向孙仕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孙仕回以一笑,很快和墨子寒聊了起来。

手机屏幕上闪烁着陌生的号码,白明月没有多想,接听了电话,“喂?”

话筒那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却久违的声音,“白姐,是我!”

白明月怔住,下意识的抿紧了唇瓣,想也不想的快步走到一个僻静的休息处,远离喧嚣的人群,好让自己能够听得更加清楚。

“然然,是你吗?”她欣喜的道,又有些不确定。

她没注意到,休息处靠角落的位置,脸色通红明显有些喝多了的男人,在听到那个名字的时候,瞬间抬起了头,通红的眸子亮得慑人。

“是我,白姐!”女人声音一如既往,甜美的,柔软的,可是,却分明多了几分不同的成熟沉静。

一时之间百感交集,白明月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最后,也只问了一句,“……还好吗?”

“我很好,白姐,我刚生下了宝宝,是个男孩子。我就是想……想告诉你一声!”

电话那端,女人声音哽咽,却是欣喜,是激动的。对于对自己有过莫大帮助的白明月,郁然然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应该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与她一起分享。

所以,她才会打这个电话。

“啊真的吗?恭喜你,你做妈妈了然然!”白明月由衷的为她感到高兴。

不远处的男人,却犹如雷击。他猛地站了起来,用力握紧了拳。

那个女人,她有了孩子?

男人眼里一片暗色笼罩,不甘和愤怒,瞬间击中了心脏。他盯着那个讲电话的女人,他认得她,那是墨子寒的妻子。心里,立刻便有了计较。

那个女人,他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的!除非他自己放手,否则,她就是逃到天边,他也会把她抓回来!

一通电话打了很久,结束通话后,回想着话筒里,郁然然那幸福而喜悦的声音,白明月也不禁笑了。她能感觉得到,郁然然是真的,成长了。

只是不知道,这样的成长对她来说是好是坏。

“谁的电话?怎么打了这么久。”许久不见她的男人找了过来,声音里带着些微责怪,眼神却是牢牢锁定了她,一如既往的霸道**。

白明月摇了摇头,挥散脑海中那些感慨的思绪,含笑朝他迎了过去。

“一个朋友!”

她简单的说了一句,也没有多解释。

一个,她由衷的希望,她能幸福的朋友!

墨子寒也没多问,牵过她的手正欲离开,却一眼瞥见不远处,那个长身而立,目光紧盯着这边的男人。

季行风?

墨子寒拧眉,见他的眼神一错不错的盯着这边,盯在他的女人身上,不由得有些不悦。

他沉了眸子,脸色越发冰冷。注意到他的异样,白明月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她不认识季行风,因此不无疑惑的问了一句,“那个男人是谁?”

“不重要的人!”墨子寒却冷淡的说了一句,直接揽着她离开。

身后,那个男人沉默的静立在原地,看着他们夫妇相携而去,冷酷的俊脸,却慢慢的溢出一抹笑。

很好!他找了许久的女人,却在无意中有了消息。这个机会,他怎么能错过。

男人握着的拳紧了紧,远远望着不远处的喧嚣热闹的人群,这样的婚礼,他也曾经拥有过,当初不以为然,可如今想起来,却是那样刻骨铭心。

一时之间,心里充斥着说不出的滋味,愤怒、不甘,甚至还有,后悔!

男人沉默许久,最终抬脚,缓步离开!

原来他的心里,也是渴望着幸福的。一如墨子寒和白明月,一如这场婚礼的主人上官景辰和江琪,原来,他也是会羡慕的。

只是他不知道,别人的故事已近尾声,即将划上圆满和幸福的句点。而属于他和郁然然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这个世界上,有历经波折后,最终幸福的一起的人们。就会有渴望幸福,仍在波折中经历的人!

一个故事的结束,往往喻示着另一个故事的开始!

——全文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