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娇妾 > 娇妾最新章节列表

第二百六十九章 大结局(二)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琐碎时光——办法。

陆之远也在小青山村住了下来。

他命人在白素素家隔壁另起了两间大瓦房,两间一对比,白素素那个就成了破茅草屋了。

陆大人闲来无事便拿着个扇子在白素素家门口晃悠。

“素素,你那个房子哪有我家的气派,不如搬到我家来吧。”

白素素,“呵呵。”

陆大人,“......”

这日白素素突然想吃李子,陆大人追妻路漫漫,正准备大献殷勤,闻此消息当然义不容辞,立刻着人在自家门口移栽了两颗李子树,又找了当地经验丰富的老农请教种植方法,如此下来陆大人对自己能够养出甘甜的李子果很有信心,他已经想象出将来李子树结满果子的时候她家白素素笑盈盈的模样

“素素,你瞧我家李子长的多好。”陆大人趴在墙头说道。

白素素,“呵呵。”

陆大人,“......”

九月底的时候,陆之远收到封信,从京城里寄来的。

信是以陆淮安的名义写的,但内容却出自顺帝的手,信上洋洋洒洒几百字,都是再说朝廷离不开他巴拉巴拉。

陆之远写了封回信,上面明确表示了自己年纪已经很大了,以后准备在乡野中当个村夫,不再会京城去了。

如此几次之后,顺帝非但没有放弃反倒是指派了个钦差大臣来,说是如果不能把陆之远带回京城,那钦差大臣也不用回去了。

钦差大臣不是别人,正是陆之远和白素素那个儿子,陆淮安。

陆淮安今年才十岁,就要扛起镇国公的位子,着实觉得有些压力太大,他这次也是打定主意准备把他爹娘都给带走。

他眼泪汪汪的看着陆之远,刚喊了一声爹那边陆大人便开口了,“你求我没用,你娘要是答应回京城我就回去。”

“爹不骗人?”陆淮安小小年纪已经看出他爹不靠谱了。

“当然不骗人,我可告诉你你爹在这里待了快一年了,你娘都不肯答应离开。”陆之远说道。

陆淮安拍了拍胸脯,很是自信道,“爹你在这里等我,不用一个时辰我就能让我娘跟我们回京城去。”

陆之远表示怀疑。

陆淮安闻言赶紧擦干眼泪,转而便去了隔壁,他一见到白素素便抱着她的腿不松开了,“娘。”

白素素被他哭的这般撕心裂肺吓到了,赶紧把他扶起来,“我的儿,你是受了什么委屈。”

陆淮安擦了擦眼泪,哭的很是可怜,“我前几天在国子监被同窗们笑话了。”

“他们为什么笑话你?”白素素觉得不应该,陆淮安才十岁就承继了镇国公的爵位,怎么敢有人笑话他。

“他们笑话我没有爹娘,是个野孩子。”陆淮安显得很委屈。

白素素皱眉,她听陆淮安继续道,“我跟他们说我有爹娘,我爹娘现在在山里呢,可他们不信,他们说我撒谎骗人。”

“这帮人怎么可以这样说你。”白素素顿时气的不行,当即拉着陆淮安便走,“走,我们现在就回京城去,看他们还说什么。”

陆淮安委委屈屈的吸了吸鼻子,“可是爹刚才说不走的。”

“你爹那边交给我了。”白素素说着便急匆匆开门去了隔壁,果然看到陆之远拎着个锄头在锄地,顿时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你还有心情锄地,没看儿子都被人欺负成什么样了吗!”白素素说着一把夺过他的锄头,随手扔到了一边,“咱们现在就收拾东西回京城去。”

陆之远自然点头同意,就这样,陆家一家三口就坐上了奔赴京城的小马车。

进了京城,陆之远便被顺帝召进宫了,顺帝先是责备了陆之远装死,又表示可以既往不咎,本想封他官职但被陆之远坚决拒绝了,无奈顺帝改封了他太子太傅,让他没事教教太子。

陆之远磕头谢恩。

琐碎时光——美人

白素素进京之后,陆之远便跟顺帝请了道圣旨,封了白素素一品诰命夫人的头衔,如此她就算是正经的陆夫人了。

她对是不是做陆夫人并不是很在乎,反正这些年都这样过来了,不差一个头衔。

但是陆大人跟她说,有了陆夫人这个头衔以后陆淮安在外面腰板也能硬气不少,不然人家肯定要说陆淮安出身不好,他娘是个妾室巴拉巴拉。

白素素一琢磨还真是这个理,便也不拒绝了。

从白姨娘变成陆夫人之后,白素素的生活一直顺风顺水,可能是太顺利了,就有人想给她制造些波澜。

波斯国使臣进献了两个金发碧眼的美人,身材高挑,五官深邃,眼睛还是蓝色的,顺帝碍于面子不得不收下,可后宫蝶妃有孕七个月,近来脾气也不大好,顺帝为了不惹麻烦便大手一挥将两个美人送到了陆府。

晚上陆之远从外面回到府中便察觉到了一丝丝不同寻常的气息,下人们看着他都躲着走,陆淮安一副爹你保重的模样,看的他浑身发毛。

他刚进内院,叫刚一进门,迎面便飞来两只绣花鞋,紧接着便是女人的咆哮声,“陆之远,你给我滚远点,我不想看到你。”

陆之远动作麻利的将绣花鞋双双接住,一进屋就看到坐在榻上脸色阴沉沉的陆夫人。

“夫人因何生气?”陆之远好言相问。

白素素怒火中烧,“你还问我,你自己都把人领进家门了,你还有脸问我?”

陆之远更是摸不着头脑,忙叫了两个丫鬟进屋问明原因,这一问他直呼自己冤枉,“这件事为夫保证毫不知情。”

白素素笑眯眯的,“现在你不是知道了吗。”

陆之远明显的感觉到一阵笑里藏刀,他连忙保证,“我对夫人绝没有二心,这两个女人我一定会尽快打发走的。”

白素素哼了哼。

后来陆之远将那两个西域美人送到洗衣房去洗衣服去了,好好两个美人硬生生被逼着洗了两个月衣服,最后实在熬不住,连夜逃走了。

最后陆之远一封折子递到顺帝面前请罪,说是自己辜负圣恩,没照顾好美人之类的话。

顺帝早就听说了陆之远把西域美人弄去洗衣服的事情,他心里一边骂着暴殄天物,一边还要假意安稳,说是不要伤心,以后要是有美人还给他送之类的。

琐碎时光——再孕

白素素这日正喝着排骨汤突然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把陆大人吓坏了以为她得了什么疾病,忙命人叫了大夫近来问诊。

大夫一查,不是疾病,是有喜了。

陆之远时隔多年再度当爹,心中十分的激动,他翻箱倒柜的将自己的呕心力作找了出来,白素素看一眼,差点一头厥过去。

育儿宝典!

这是当年怀陆淮安的时候陆之远亲自攥写的,他对此宝典十分宝贝,但当时一来他忙的很,而来白素素撒娇耍赖,这宝典也没实施多少。

本以为可能没机会再实践了,却不想老天这就送了机会来,白素素看着一脸跃跃欲试的陆大人,她伸手扶额,这好日子可能到头了。

陆之远现在是太子太傅,太子才刚满月,所以他这个太傅基本就是闲散在家,自然有大把的时间将育儿宝典上面记载的内容一一实践一番。

白素素想劝他不要折腾,但拗不过顽固不化的老男人,最后只能屈服。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白素素经过一天一夜的辛苦挣扎,终于在黎明十分成功诞下个儿子。

小儿子的降生让白素素久违的母爱一下子泛滥了,倒不是她不爱陆淮安,实在这孩子比她都懂事,自小就把陆之远那套学的有模有样,平时她难得表现些母爱的时候,通常都会得到陆淮安一个你自己体会的眼神。

再加上陆淮安一点点年纪也大了,男孩子长大就不太粘着母亲,她虽然心里头有点难受可也的接受。

如今有了小儿子就不一样,大名陆之远说是再好好琢磨琢磨,白素素便先取了个小名喊着。

因他白白胖胖的跟个小包子一样,所以小明就叫包子。

小包子满月的时候,已经长的白白胖胖了,也终于有了自己的名字,就叫陆明耀,取明亮耀眼之意。

入冬的时候,京城接连下了半月的雪。

这日天空放晴,太阳也难得露出来。

陆之远便是这时候进门的,肩膀上还沾了几片雪花,一进门便哈了口气,“今年好像比往年更冷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随手解开肩上的斗篷扔到一边,冷不防地腰上有双手缠了上来,他笑道,“别闹,小心过了寒气给你。”

白素素将头靠在他的后背,那上面温暖宽厚,让她心头一阵阵的暖,她的嗓音似乎也因为这温度而越发的柔软,“我想你了。”

“好端端的又胡说什么?”她抱着他,他便不动任由她抱着。

“我爱你。”过了很久,陆大人听到身后的女人轻声开口。

又过了很久,他听到自己的声音重复了同样三个字。

“我爱你。”

彼时屋内陆明耀趴在被子上睡得香甜,院子里陆淮安和孟金草两个叽叽喳喳不知道说什么,时不时的传来一阵阵笑闹声。

白素素心头一瞬间似水般柔软,一生何其漫长,所幸她爱的,爱她的都在身边。

与君相逢,何其有幸。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