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盛世妖颜:霸宠皇后 > 盛世妖颜:霸宠皇后最新章节列表

连明瑜番外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我叫连明瑜,我的父亲是连王连云峥,我的母亲是王后沈靑瑶,连明瑾是我大哥,姜琬是我表妹,我的姑姑是连战。

我从记事起就知道自己大哥很优秀,是父亲最满意的孩子,可是母亲却总是不喜欢他,我不明白为什么。

可是大哥好像没事人一样,对着母妃恭恭敬敬,对我也是爱护有加,人人都夸赞他有乃父之风。

可我觉得大哥这样活着太累了,他一直努力让自己变成别人期待的模样,可是他自己真实的模样如何,恐怕他自己都忘了吧?我可不想自己也活的这么累。

每次母亲都会用恨铁不成钢的口吻对我说,你为什么不像你大哥学一学?学学他为人处世,哪怕你有他一分的手段,我也不用为你以后担心了。

可是有什么好担心呢?他是我大哥呀,他优秀,父亲很高兴,我也很高兴,只有母亲不高兴,果然是女人心海底针。

幸亏有表妹沈含章和连雨柔陪伴着她,不然,我还真是有些吃不消,不过我不喜欢连雨柔,每次都泪眼汪汪的看着我,好像我欺负了她一样,天知道,我连一句话都没说呢。

可是母亲总让我让着她,但凡得到一点好东西,必然有连雨柔一份,甚至有时候连表妹沈含章都没有,母亲果然很奇怪。

突然有一天父王很激动的派我到泗水江去见姑姑,能够出去,我也很高兴,只是印象中好像没有姑姑的影子啊,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样的女人。

姑姑很美很美,说话也很和气,我却觉得她并不喜欢我,不过没关系,反正也不是天天见面,她喜不喜欢我,都没关系。

倒是姑姑身旁的两个小姑娘挺好,粉雕玉琢的模样,让我忍不住开口逗了两句,姑姑说那是她的两个女儿,却只介绍了姜玉淑给我。

反正我也不喜欢哭哭啼啼的女孩儿,也就故意忽略了姜玉慧那似哭非哭的期待眼神,我还怕姑姑不高兴呢,没想到姑姑根本就当做没看到,而且姑姑的两个女儿长得一点儿都不像。

当然,我也是只敢在脑子里偷偷这么想一想。

告别了姑姑回到自己的船上,我突然心跳加速,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我从滔滔的泗水江里救出了一个小姑娘,抱着小姑娘的时候,莫名觉得自己的心酸胀酸胀的。

等看到小姑娘的容貌时,我仿佛被一道雷电击中,这不是姑姑的孩子吗?刚刚还一起说话来着,怎么转眼间就掉到水里去了?可我仔细看过去,才发现这个小姑娘根本不是那个傻白甜姜玉淑。

这个孩子眼中有着不一样的沉默和智慧,没想到这孩子居然不会说话,等到后来知道了她的经历,我只觉得从未有过的愤怒,想要用自己的力量,保护她。

我还知道她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她说她叫姜琬。

我把她安置在我的别院中,给父亲写了信,可是事情有了变化,我等不到父亲的回信,撇下那些护卫,带着姜琬就出发,我要亲自带着姜琬回去。

父亲看到姜琬的时候,眼中居然有闪闪的水雾,虽然眨眼即逝,可是我确信自己没有看错。

父亲果然很喜欢她,第一次见面就把自己佩戴了几十年的盘龙佩送了出去,我好嫉妒,要知道我小时候缠着父亲撒娇耍赖,父亲都不肯把盘龙佩送给我,没想到才第一次见面,就给了这么贵重的见面礼。

我为姜琬感到高兴,却又生出了一丢丢的小嫉妒,我觉得自从姜琬来了之后,我和大哥的地位,都要往后挪。

更过分的是,父王居然让人去收拾未央宫,要把最神秘最华丽的未央宫给姜琬住,我好嫉妒。

虽然嫉妒,可我还是很喜欢她,父亲带着我们去见母亲,结果母亲第一件事居然就是去抢父亲送给姜琬的盘龙佩。

我觉得母亲这件事做的挺过分,还没等我开口,姜琬就自己把事情给解决了,父亲见姜琬顶撞了母亲,不但不生气,反而更喜欢她了,真是奇怪。

父亲对姜琬那是真宠啊,给她找最好的老师,给她最好的宫殿,衣食住行所有都是最好的,我不止一次听见母亲抱怨,我也清楚的知道,母亲并不喜欢这个夺走她宠爱的小姑娘。

可是大哥却好像疯了一样,居然提着刀要去杀了姜琬,我觉得大哥一定是疯了。

我觉得琬琬很好一个小姑娘,会甜甜的喊自己明瑜哥哥,会撒娇,有时候还非常霸道,可是大哥却总是看她不顺眼,就好像母亲看他不顺眼一样。

而琬琬果然也不喜欢大哥,只喜欢和自己玩儿,还说长大之后要嫁给自己,可是自己悄悄讲给母亲的时候,母亲却非常生气,还摔了东西,说决不允许自己娶琬琬,否则就抹了脖子。

我真想不明白,母亲怎么对琬琬这么大的敌意呢?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姑姑和父亲之间,有不正当关系。

我突然好迷茫,不知道是该继续和琬琬交好,还是该听母亲的话,与琬琬渐渐疏远。

母亲为了让我和琬琬分开,做了许多错事,惹怒了父亲,父亲就下令让母亲禁足,可是看着母亲伤心欲绝的模样。

我开始怀疑自己的所作所为,为了一个女人,让自己的母亲如此痛苦,值得吗?

痛定思痛,我咬着牙做了一个痛苦的选择,亲自推掉了和琬琬的婚约,我看到琬琬眼中的失望,心里虽然不后悔,却很难过,我觉得我真是天下第一负心人,也总算明白了不负如来不负卿究竟有多难。

只是没想到,姜琬在被我拒绝之后,转身就和大哥订了婚,速度快的连一个晚上的时间就不到,我知道自己不该这么想,可是就是愤怒。

琬琬是不是从来没有喜欢过我?所以才会这么干净利落不带一丝留恋的离开自己投入大哥的怀抱?

我赌气不见她,也总是给大哥找麻烦,只要他同意的事情,我总要反对,不管对与错,大哥总是一副看孩子的目光看我,可是父亲看我的目光却渐渐变了,没有了欣赏和疼爱,反而带着股审视。

我知道因为我主动拒绝琬琬,让父亲很是不悦,知道父亲疼琬琬入骨,却没想到为了琬琬居然连亲儿子都不要了。

我开始想姑姑究竟有怎么样的魅力,人都嫁出去十几年了,还能让父亲这样护着她女儿。

琬琬终于还是回到了她自己的国家,琬琬登上船板的那一瞬间,我清楚的看到父亲潇然泪下,心里也突然空荡荡了起来。

没了琬琬,感觉整个连国的空气都带上了污浊的味道,朝堂上你争我夺,为了一点点利益,撕的那叫一个难看。

就连大哥,都忍不住搅了进去,许多人都站到了大哥的一方,大哥的势力越来越大,竟然让父亲都感受到了威胁。

为了抑制大哥,父亲要把我抬起来和大哥打擂台,可是他明明知道,我先前之所以和大哥作对,就是单纯的看不惯,可没有真想和大哥斗个你死我活。

琬琬要被姜太虚册封为储君了,父亲很高兴,那天晚上居然喝醉了,第二天在朝堂上直接宣布让我和大哥代表连国去参加琬琬的册封大典。

我觉得避开现在的朝堂也没有什么不好,很是欣然的踏上了征途。

在姜国,我再一次见到姜琬,身穿储君冕服的姜琬,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剑,那样的高贵,那样的威严,如同高高在上的神,我居然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正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和琬琬一模一样的少女,她的一颦一笑都像极了当年的琬琬,只有额间一朵艳丽盛开的牡丹花,彰显着和琬琬的不同。

几乎是顷刻间,我就喜欢上了这个少女,说我移情也好,说我荒唐也罢,我觉得这一次我不能错过了。

我喊她淑淑,她喊我明瑜哥哥的时候,我看到琬琬的目光冷了很多很多,连最后一丝温情都没有了,心中怅然若失,却还是一脸宠溺的对着淑淑诉说着自己的思念与爱恋。

一个刚刚见面的人,从何而来的思念呢?爱恋也许是有的吧!

我觉得我喜欢淑淑,那种怦然心动是在琬琬身上没有过的,可是为什么看到她面无表情的吩咐人去杀了自己大哥的时候,有的就只有厌恶了呢?

我愤怒的指责她,可是淑淑却是一脸不在乎的说姜国就是她的地盘,她想让一个人死,还从来没有失手过。

我疯了一样的到处去找大哥的影子,可是大哥就这样凭空消失了一般,我害怕极了,真怕大哥有个三长两短。

第一次对自己的眼光有了怀疑,当时怎么就脑子一热,觉得淑淑和琬琬相似呢?她们明明差很多。

等我回到自己国家的时候,才发现我所有的势力,一夜之间被大哥连根拔起,知道大哥恐怕已经恨上我了。

我又不能解释,因为淑淑她跟着我回来了,还堂而皇之的住到了我的家里。

在面见父亲的时候,淑淑凭着自己的脸,得到了父亲的好感,却在看到淑淑准备的礼物时,所有的好感瞬间消失无踪。

我觉得我不是个好人,利用淑淑性格骄纵的特点,一再纵容,终于求得父亲允许,允我将母亲从王宫中接了出来。

母亲两只眼睛都看不见了,我觉得很愧疚,都是我没用,到现在才把她从那个囚牢一样的王宫中接了出来。

可是母亲却仿佛突然看开了一样,不再执着于爱与恨,在父亲上战场之前,竟然说出死生不复相见,生不同求死不同穴这样决绝的话。

父亲走的时候,是那样的意气风发,可是回来的时候,却是人事不知,看着高热不退骨瘦嶙峋的父亲,我突然开始怨恨姜琬。

好好的日子不过,为什么非要挑起战争?天下一统,真的那么重要吗?你忘记了是谁对你精心培养,对你爱护有加?

和父亲的伤势比起来,姜国则要惨烈的多,姜国太上王姜太虚战死沙场,随后姑姑连战就自戕而亡。

姑姑死在了未央宫,父亲不许人将姑姑的遗体送回姜国,还亲自挑了风景秀丽的山陵埋葬,并在姑姑的陵墓旁边种了好多桃花。

父亲亲自写了祭文,密密麻麻好长的一偏,我却只看到了最后一句话:待到桃花香满山,蛮蛮嫁我可好?

我突然流下了泪水,这一瞬间所有为母亲的不忿和心疼,所有的不满,全部化为烟消云散。

感情的事,谁又能说的准呢?

父亲早早的就立下遗嘱,他若是死了,王位由大哥继承,但是他不许大哥将他葬入连家祖坟,他说他在姑姑的陵墓里,给自己留了一个位置,他说他要去陪着姑姑,姑姑最怕黑了,娇气的不行。

我突然好羡慕,虽然不知道羡慕什么,我从不知道母亲和玉淑背着我做了什么。

直到大哥将一份消息摔在我的脸上,我才知道,玉淑竟然联合了那些世家,悄悄回到了姜国,在姜太虚的埋骨之地,狙杀姜琬。

我终于理解了为什么父亲会把母亲囚禁起来,如果不是为了顾及到自己和大哥的身份,母亲恐怕早就化成了一杯黄土。

以姜玉淑的能力,自然不可能胜利,她带走的那些人也无一生还,而她自己也被姜琬剥夺了公主的身份,驱逐出了姜国。

看着叫花子一样站在潇湘馆外面的姜玉淑,我心中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很是平静的让人给她剃发,送去庵堂陪伴母亲,为那些枉死的人超度念经。

姜琬很有能力,手底下也多的是能臣武将,人才济济,别看她是女儿身,可姜国上上下下对她服气的很,短短十年时间,姜国就已经强大到可以随时随地的把连国灭掉。

可是姜琬始终不发兵,我知道她是为了父亲,只要父亲活着一天,姜琬就不会对连国动手,可是父亲的身体,这些日子每况愈下,我很担心他熬不过这个冬天。

和日益强大的姜国相比,此时的连国早已经被那些盘根错节的世家,腐蚀的只剩下了壳子。

大哥始终不曾娶妻,后院却多了很多女人,我也有了很多的小侄子和小侄女。

父亲突然以连王的身份给琬琬写了国书,说是要把我送到姜国给姜国的国主做男皇后,我不知所措的看着父亲。

父亲却笑得流出了眼泪,他说他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把琬琬放回姜国,他应该把琬琬留在连国,让她成为连国的王,这样,灭国的就是姜太虚,就是姜国。

我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哭着问他如果我做了男皇后,连国的脸面,连家列祖列宗的脸面该往哪儿搁?

父亲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笑,说我是个傻孩子,他祝我和琬琬夫妻和睦、子孙满堂。

不等我反抗,父亲就以强硬的姿态,将我送上了和亲的花船,同时还将厚厚的一个信封塞到了我的手中,他说我会明白。

可是我不明白。

我摸着信封固执的不肯拆开,就连晚上睡觉的时候,也要放在枕头下面。

直到那天夜里,我做了一个好长的梦·······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