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随身空间:农家小福女 > 随身空间:农家小福女最新章节列表

儿女篇:第七十六章 全结局(5600字)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砰。”容梓安比他速度还快,一拳就将他打翻在地:“你做什么?死能够解决?宁宁与你相识虽不长久,可你俩的名字已然出现在了三生石上,这辈子都不会改变。宁宁那么爱你,你怎可轻言放弃自己的生命!你别忘了,你这条命是宁宁救回来的。就算宁宁真的不在了,我这个做哥哥也会上天入地将她给找回来,令她再次张眸展颜欢笑的!你给老子记住,不准死!听到没有!”

云彦辰却是始终不予回应,都是他,若不是他,宁宁怎么会因难以控制体内的力量而死。

“哈哈哈……总算死了,总算死了。凭什么,凭什么……她有什么好的,长得好看,哥哥喜欢,还是什么掌灵者?凭什么?我何敏的命由我自己掌控,她算什么?贱人,贱人,不要脸的贱人,和亲哥哥不清不楚,就说嘛,她凭什么掌控我的命?哈哈哈,死了好,太好了。”何敏却是在此刻癫狂的笑起来,她打心眼里高兴,高兴容梓宁死了。

“mb,老子从来不打女人,你是第一个!”一个男患者再也忍不住,将体内的怒火洒在了何敏身上。

一个为了救他们而死的英雄,这女人不知感恩,还在这里大言不惭,嫉妒心可以有,却不该如此可恶。她怎可一边享受别人的庇佑,一边在这里嘲讽人家,诋毁人家的名声。

何敏脸上挨了一下,顿时疼的尖叫出声。

云彦辰有些回神,看了那女人一眼,小李领会,上前一个手刀,何敏眼睛一翻就倒在了地上。

“大家看。”一人喊着,大家都不再去管她,草地上的虫蚁爬上她脸上也没人管,众人再次看向铜镜那里。

只见容梓宁身上金光大盛,将她包裹在其中,唯有凤祈淡定自若的看着。容梓安兄弟手紧紧握拳,屏息看着,云彦辰亦是如此。

光芒越发小去,龙脉突然发动攻击,将渝溪撞飞出去,被她擒获的小白也获得了自由。

渝溪愤怒不已,噬魂弓设想龙脉。

“吼,吟……”小白怒吼着,龙吟响彻天地,各国领导也纷纷透过卫星看着此处。

容越夫妇也在其中,他们也在担忧爱孙们的安危。

各国领导则是紧张不已,所有人都将希望灌注在那个少女身上了,若是她都打不过,他们这个世界也就完了。这种超能的事情,完全超乎他们的想象,他们的引以为傲的力量对付这种人,根本没有任何胜算。

小白口吐一珠,挡住了渝溪射出的那一箭。

渝溪身子晃了晃,不敢置信眼前的景象,那是什么东西?

即便她是合体期,可手中那可是魔界十大魔器之末的魔器,她一个修士如何能够连续使用魔器?

体内大半的魔气都被噬魂弓吸取去了,白色珠子受小白控制,撞击在渝溪身上,渝溪也因脱力没有能够躲开全部,被龙珠击中。

“噗……”渝溪挣扎着浮在空中,看向眼前的珠子,想伸手去碰触:“什么,什么东西,竟是有如此威力。”

“龙神的龙珠。”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众人惊喜的看去,容梓宁从光晕中走出,身上的战甲变成了一套飘逸的翠绿古装衣裙,头上戴着漂亮的头饰。

“哥,哥,那是宁宁的本命仙甲,她,她成功了。”容梓楠兴奋的抓住容梓安的手臂,开心的说道。

容梓安眼角滑下一滴泪,亦是高兴的笑了。

“涅槃重生,虽经历生死,却也足够她成长为真正的掌灵者了。”凤祈说完,消失在了结界中。

“鸡贼,凤祈叔,干啥不带着我们!”容梓楠此刻知晓妹妹安全了,顿时怼起了凤祈来。

凤祈现身在结界外,一脸鄙视的说:“有本事自己出来,叫嚣算个什么事情?”

不理会咬牙切齿的容梓楠,凤祈再次消失了。

容梓安沉淀心神,再次结印,手印缓慢繁复,一股阴风刮过,眼前出现了一座大门,容梓楠睁大了眸子,再看向容梓安,发现他也突破了修为,半脚踏入元婴期境界了。

“大哥,带我一起啊!”容梓楠见容梓安也要独自踏入鬼门,不禁焦急了,容梓安转首看向容梓楠,笑道:“此次不仅是宁宁蜕变成长,对于我们来说,亦是一样,用你的心去体悟。机会难得,天道降下了甘霖,此处将会获得新生。”

众人抬头,果见天上降下细棉的雨水,可这雨水却透着点点星光,雨水沾染草地,山脉,那些绿植纷纷变得精神了。

飘荡着的鬼魂也纷纷得到了洗涤,随着容梓安一起进入到了鬼门内。

“活着的亲人们,你们都好好的活着,我们的命数如此,莫要牵挂,我的亲人们,找到我遗留的东西,好好活下去,莫要再担心我。”一个男鬼站在鬼门前,看着自己的亲人,带着笑意转身进了黄泉道。

从未见过这一幕的人们,也纷纷震撼了。

原来,真的有黄泉道,真的有彼岸花,真的有忘川河。

河面上密密麻麻的渡船停在那里,等候灵魂上去,渡他们前往审判殿,等候惩罚或直接转世。

凤祈已然出去,容梓宁已然没有了生死之危,容梓楠盘坐在地,开始感悟修炼。

于蝶兄妹上前帮助护法,罗小伊也学着入定修炼,两人都收获良多。

人们这才发现,原来在他们身边,超出常人想象的人,竟是有这么的多。此次地震的始作俑者还活着,人们又再次看向铜镜。

渝溪看着活生生出现在她眼前的容梓宁,不置信的尖叫:“你怎么可能还活着!”

“我的使命还没完成,又如何能够死去。魔女渝溪,与爱郎作恶多端,毁去掌灵者八人,毁掉低阶位面三十四个,其中一个位面是是某位大乘期修士的家乡,是以,在那位大乘期修士的暴怒下,率领门下弟子围剿你们。最终以你郎君被伏困摩崖告终,而你为了救得郎君,拼尽手段修炼,只为救出郎君。但你又可知,你那郎君早已被折磨致死,此时在鬼界地狱中受刑!你爱夫君的心,我可体会,可你万不该,万不该再次走你夫君的老路。那些人何其无辜?一个位面产生一位掌灵者是多么的难?而你们说杀就杀,说毁就毁?别在为你丈夫增添冤孽了!”容梓宁超控鬼王令,一个影响出现,一个长相还算俊儒的男子正在地狱中受苦。

“不,不,不该的,不该的。郎君不该受到如此痛苦,都是我的错啊,都是我的错,若不是我想与夫君生个孩子,夫君不会去杀那些掌灵者,以期得到鬼王令换取一个孩子。那些鬼王令根本不受我们的控制,几乎会与掌灵者一起消失,你是掌灵者,我此时也在这片天地中,你能够审判我,是不是?求你,求你,判我进入地狱,与郎君一起受苦吧!求求你,求求你!”渝溪突然跪了下去,哭求着容梓宁。

容梓宁叹息着摇头,也是一对痴情男女啊。

低头看向手中的鬼王令,这枚鬼王令与其他掌灵者的鬼王令不同,这是从师姨夭夭手中传承下来的,经过婆婆绮兮,后又传给了娘亲,如今又到了她的手中。

她之所以能够突破元婴,解开仙甲的封印,便是得到了它的力量,虽那时间有些漫长。

方才她仿佛经历了亿万年般,沉溺在鬼王令的世界中,看到了它的一生。

这枚鬼王令是天地初开,从天地灵气中诞生出来的,而其他的鬼王令都是它衍生出来的产物。

“你不后悔?”容梓宁看向渝溪,原本以为是一场恶战,却不想,竟是遇到了一个痴情女子。

“不后悔,小姑娘,想必你身份肯定不低。我能够感受的到,你这枚鬼王令不一样,你与其他掌灵者也不一样。你的亲人们都很棒呢,那个男子是你心爱的人吧!人类的世界,我们去的也不少,看到的薄情寡性的人更多。很多位面之所以毁灭,都是因为看不惯那些人的下贱想法,罪全在我,如今却让我郎君为我受苦受罚,你说,我怎可还能坦然接受?你有个很爱你的男人呢,这么多个位面走过来,也不是没见过为心爱人死的,可我能够感受到,你男人在寻死那刻没有任何犹豫,他只是不想你独身上路。好好珍惜,来吧!”渝溪看着容梓宁满面微笑的说着,她想,她终究还是狠不下心来做那坏人。

当年,她亦是正道修仙者呢。

那一年,她遇到了郎君,一见钟情,不管他是不是修魔者,是不是大魔头,她爱上了就是爱上了。

她此生不悔,终生不渝。

是以,她改名渝溪,旬湛,我来找你来了,自此,我们再也不分开。

“典狱司,听吾号令,开!”随着容梓宁的命令,不同于鬼门的典狱司大门出现在众人眼前,那狰狞的门饰,看一眼都觉得胆颤心惊。

大门打开,远远的,一个黑衣男人被绑在邢具上,渝溪踏入,那男人瞬间感应,看向爱妻,眼底满是不信与痛苦:“不,不要进来。”

“郎君,我来陪你了。”渝溪却是含泪微笑,满目情意,不管旬湛如何嘶吼,她亦是不后悔自己的决定。

这样也好,来到此处,心中便有所警觉,或许她能够再见郎君,如今果然应验了。

这是她的劫,亦是她的福。

“谢谢,祝你幸福。”渝溪转身,朝容梓宁福了福身,笑着送上了自己的祝福。

“谢谢,我今日在此承诺,待你二人刑满,会送你二人去修仙位面,让你二人永远在一起,不再分开。我容梓宁在此,许你二人一世美满姻缘。”而这一世,便是永恒。

渝溪嘴角含笑,典狱司门缓缓关闭。

观看的人们却是泪流满面,原本以为是个可恶的大魔头,不料竟是痴情种,如何不令人动容。

“啪!”容梓宁刚转头,就被容梓安打了一巴掌。

容梓宁却是满面微笑,讨好的上前跟哥哥撒娇:“哥哥,你是不是生宁宁气了。”

容梓安见她这般,又后悔自己方才的冲动,可是差一点,差一点他就失去这个妹妹了。虽然有爹娘,更有师姨他们,可是他就是忍受不了妹妹受苦。

心疼的看着她脸上的巴掌印,伸手摸了摸,灵力附着,很快那巴掌印就消失不见了。

容梓安将容梓宁死死抱着,久久不愿放手。

“吓死哥哥了。”容梓安这个冷着的青年,亦是忍不住滑下泪来。

“对不起,哥哥,没有下次了。”容梓宁轻声说着,许久,容梓安才放开她。

容梓宁叫来小白,骑着小白没入云端,用鬼王令做媒介,将通向地星的传送阵设置成了只出不进,留置在世界各地的邪修门皆被审判送去了地狱中。

经此一次,其他国家的领导人们,纷纷心甘情愿的臣服在了华夏之下,不敢再有异心,倒是成就了和平时代。

容家,亦是越发的出名,亦更加神秘了。

事后,除了一些必要人员外,所有人的记忆都被清除干净了,但大家的努力却都被记上了一笔,来日寿数尽了,自有赏罚。

……

四年后,某娱乐盛典,主持人在台上激昂的播报最佳女主角奖项。

“下面,有请曾经连续拿下六次影帝奖项的演员陈云东,已蝉联四届视后之名的刘怡然上台来为新人颁奖。”主持人笑眯眯的上前迎接两位大佬。

“云东哥,怡然姐又在这里见面了,不过,这次您二位是为新人视后颁奖,想必,这感觉肯定完全不一样吧?”主持人笑呵呵的问着两人。

刘怡然让陈云东先说,陈云东却让刘怡然先来,刘怡然推了几下也就接下来了:“说起来,我与这位新视后亦是结交有近五年的友谊了。我是亲眼看着她成长起来的,她一直都是很优秀的女孩子。”

“云东哥,你对新人视后有没有什么话说?”主持人又问陈云东。

“这孩子的确是个很优秀的女孩儿,我很看好她。”

“哇,能得到影帝与蝉联四届的视后如此高评价,想来大家也都已经能够猜到是谁了吧!真的是好焦急啊,您二位就别卖关子了。”主持人急不可耐的模样。

刘怡然呵呵笑了,陈云东示意刘怡然揭晓答案。

“此次盛典最佳女主角的获得者是……《庄亲王福晋》的女主演,我们的娇俏小福晋,容梓宁!”底下一片掌声,闪光灯不断的闪烁。

容梓宁穿着一身很仙的连衣裙,面上满是大方的微笑,起身后,对着四周弯了弯腰,表示感谢。

这才提起裙子走上台去,刘怡然与她抱了抱,陈云东也抱了抱她。

“儿媳给皇阿玛请安了,皇阿玛吉祥。”陈云东饰演康熙帝,是以也是容梓宁所演角色的公爹。

“哈哈哈,老十六媳妇儿不用如此大礼,快些平身。给十六福晋赐坐。”陈云东也随她玩了起来,逗得一群人哈哈笑了。

“哎呀,这公公与媳妇相处的真的融洽啊,别说皇家了,就是普通人家也没这般融洽的。我倒是有些好奇也不知道以后咱们的小福晋会嫁给怎样的人,现实中是不是真的有庄亲王那般宠溺妻子的男人存在呢?”主持人这话倒是有些让容梓宁警觉了。

“香菱,你这就不知道了吧!咱们的小福晋啊,真的有一个宠爱她如庄亲王那般的未婚夫哦!”刘怡然突然对主持人如此道。

容梓宁心神一动,看向了暗处,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扩大,整个人看起来明媚养眼极了,眼底还染上了些许羞涩。

“想来,我们的宁宁已然察觉到了呀。云彦辰,你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刘怡然突然冲着某处喊话,灯光打向那处,一名身穿军服的男人站在那里,手捧着象征着火热爱情的火红玫瑰。

男人一步步踏上台阶,走向舞台。

陈云东与刘怡然退到一旁,相视一笑,刘怡然靠在了陈云东怀中,众人再次惊讶抽气,主持人也意外了。

“这,这,您二位也在一起了?”这是今儿都赶着在这里表态呢?

陈云东宠溺温柔的看着怀中的女人,刘怡然笑的幸福,拿着话筒,两人齐声道:“我们已经在一起将近两年了,这辈子就她(他)了。我们下个月初三结婚,到时候在场的各位可要赏脸参加呀。”

“哇,恭喜,恭喜。”

“今天的主角,不是我们哟。”刘怡然又眨了眨眼,俏皮的说着,示意大家看向容梓宁那边。

“宁宁,感谢你的默默等待,今天,是你我相识五周年的日子,而我也终于等到你毕业,等到你拿到了第一个视后奖项。我为你骄傲,我为你高兴,宁宁,请你嫁给我,好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云彦辰还真的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便直截了当的求婚了。

台下的人们却是更加惊讶惊恐了,这个男人,这个男人是新晋不久的京都第三十八师的师长,云彦辰?

天哪!

这容梓宁看来身份真的不低啊,更有一些嫉妒的,暗中腹诽容梓宁这个视后拿的不公平,可接下来,人家的背景却是让她们连嫉妒心都生不出来了。

更有曾与容梓宁在一个剧组待过的,也是知晓这姑娘是凭借自己的本事走到今天的。

“他合格了,宁宁遵从自己的心。”容梓安穿着一身西装,出现在方才云彦辰所在的地方,容家人几乎全到了。

“爷爷很中意这小伙子,宁宁,若不是咱们压着,这小子怕是三年前就想求娶你啦!”容越也笑呵呵的说道。

宁满喜与柳氏也在,慈爱的看着外孙女,见证她这幸福时刻:“宁宁,傻着笑干啥?这外孙女婿,外公满意。”

宁玉嫣与容君祁也站在一旁笑,在场的各位大腕,新生代小生小花,已经麻木了。

开过大将是人家爷爷,外公,国内,乃至世界都有名的大企业继承人,连锁酒店,饭店老总是人家大伯母兼姨妈,这样的身份,人家还靠自己本事成就今天,他们还有什么好妒忌的?这简直就是白富美中的极品啊?

人家这样的身份都还这般努力,他们又有什么好抱怨,好不努力的。

“我愿意。”容梓宁嘴角含着幸福的微笑,在这一天,在全世界人民的关注见证下,答应了云彦辰的求婚。

盛典结束,容梓宁上了云彦辰的车,云彦辰手握住她的,笑眯眯的叫了声媳妇儿。

“还没领证呢……谁是你媳妇儿了。”容梓宁满面通红的说。

“明天就领证,爸妈同意了的。”云彦辰嘴咧的老大,开心而幸福的说道,容梓宁见此亦是满面笑容,靠在椅背上看着她此生所爱,心里满是幸福。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