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极品贴身家丁 > 极品贴身家丁最新章节列表

正文 第1449章 麻烦配合一下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燕七看着夏明发愣,骂的更凶了:“你谋杀了太子,还想要一死了之?天下,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吗?你最好乖乖的伏法,少整那些歪门邪道的伎俩。”

指尖,却在夏明的背后写字:观众那么多,麻烦你配合一下。

夏明来不及想那么多。

燕七所谓的‘配合’,夏明也懂得是什么意思。

“放开我,让我去死,让我去死。”

夏明大叫,不停的挣扎,一副寻死觅活的表情。

燕七没有时间罗嗦,一边怒骂夏明,一边在夏明背后写字:“粮草丢失,是不是你干的?”

夏明毫不犹豫,装模作样,使劲挣扎,又偷偷在燕七背后写字回应:“粮草的确丢了,但不是我干的,真凶另有其人!

燕七心里有数了。

在他背后写字:好好活着,你死不了。

写完了字,一把将夏明推倒在地,抢过绳子,给夏明捆上,然后,大放厥词:“八贤王一身正气,岂容你这等诡计多端的小人?想死?别想了!至少,在认罪之前,你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夏明也是蒙圈了。

燕七这厮骂人真狠,却又写字要救我。

他到底是个什么人呀。

为什么救我?

八贤王冷冷看着夏明,笑容别提多么诡异:“来人,将夏明压入死牢,严加看管。三日后,本王将在刑部大堂,公开审理夏明。”

有侍卫将夏明给带了下去。

夏明心里慌得很。

他以前之所以害怕,被蒋东渠吓得成了龟孙子,不是担忧自己的性命,而是害怕牵连了家族。

但是,现在来看,是祸躲不过。

谋杀太子的罪名,扣定了。

自己若不死,还会牵连出许多人,甚至于整个家族。

现在,一死了之,家族还能保住。

可是,燕七却写字,让他好好活着。

这下可如何是好?

活着吧,害怕牵连别人;若是死了呢,燕七这番折腾,不就毫无意义了吗?

夏明无比纠结。

但是,一想到燕七在工部所做的一切。

脑海中,冒出了一缕阳光。

说不定,燕七还真有这个本事。

好死不如赖活着。

一定要坚持。

大不了,到最后,咬舌自尽。

……

皇帝累了,又咳嗽一声。

太监瑞安高叫:“有本奏来,无本退朝。”

没有人奏本。

夏明一案,已经是个包袱,谁若是奏本,那就说明情商低,根本就不会在金銮殿之上出现。

皇帝起身,身子颤巍巍的。

八贤王赶紧扶着皇帝:“皇兄,慢一些,臣弟陪您一同回宫,和您说说话,为您解解闷。”

皇帝感动不已:“甚好,甚好,还是皇弟想着朕。”

……

退朝之后。

燕七马不停蹄,火速赶往皇家学院。

“国老夫子。”

燕七进了国平人的办公室,随手关上了房门。

国平人招呼燕七坐下:“燕院长,你今天第一天上朝,恭喜你啊。诺大个朝堂之上,你定然是最年轻的那个。”

燕七大汗:“国老夫子不提则已,你一提,我才发现,我的确是朝堂之上、最年轻的大臣。

国平人感慨道:“我听说,八贤王一力主张审问夏明,为太子讨回公道。我真要为八贤王喝一声彩。”

“此事,一拖就是十年!若非八贤王关心此事,这个案子就永远没有解决的机会。哎,太子之死,是剜了我的心头肉呀。”

说着话,国平人眼圈红红的,都快要哭了出来。

燕七安慰了国平人几句。

国平人这才意识到情绪失控,拿着手帕擦了擦湿润的昏花眼眸:“燕院长,你今天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燕七道:“当然有事。”

国平人大包大揽:“燕院长请讲!你若有事,我必然全力帮助你。”

燕七问:“老皇帝有什么特殊癖好吗?”

国平人想了想:“下棋!”

燕七蹙眉:“下棋?”

国平人点点头:“我听棋王赵宏讲过,说老皇帝年轻之时,酷爱下棋,棋艺极高,连赵宏都自称没有老皇帝下的好。”

“只是,那个时候,老皇帝还是皇子。老皇帝登基之后,害怕玩物丧志,就从没有下过棋了。”

燕七笑了:“这不过是托词

而已。”

国平人问道:“燕院长为何这么说?”

燕七道:“下棋乃是锻炼思维的重要方法,也是一门锻炼思维的课程,焉能叫做玩物丧志?我猜想,老皇帝之所以不再下棋,乃是因为没有对手,高处不胜寒,自然也就没有了下棋的兴趣。”

国平人点点头:“燕院长此言甚有道理,我怎么就没有想到?那个,燕院长,你要我做什么事?”

燕七眨眨眼:“国平人,你能不能单独见到皇上?”

“现在吗?”

“没错,就是现在。”

“这个……”

国平人挠挠头:“若是给我几天时间准备……那个……想要见皇上,需要呈报。”

燕七摇摇头:“我有个主意,国老夫子不需要呈报。”

“燕院长请讲。”

“国老夫子,你是太子师傅,现在太子战死于洪城这件事情,又开始喧闹起来。国老夫子可以借用过问案情的理由面见皇帝。想必,皇帝定然不会拒绝,毕竟,国老夫子可是太子最正统的师傅。”

国平人点点头:“燕院长真是够聪明,只是,我见了皇上,要干什么呢?总不能只是寒暄几句吧?”

燕七笑了:“寒暄是次要的,重要的是,送给皇帝一份礼物。”

“什么礼物?”

“一副排局。”

国平人:“又是排局?什么排局?”

燕七笑了:“野马操田,听过吗?”

国平人摇摇头:“从未听过。”

燕七道:“麻烦国老夫子准备笔墨纸砚。”

国平人准备了一切。

燕七画出棋盘,又将野马操田的排局画上去。

国平人研究半天,脑子混乱一片,再也研究不下去。

“这就是野马操田?厉害,真是厉害。”

燕七将排局叠起来:“国老夫子,你拿着排局,见了皇上,便唠家常。然后,不经意间,这副排局便从你袖口中掉了出来。”

“皇上定然会问你,这是什么排局。这时候,你就说:这是燕七所谱的排局。燕七说了,谁能破解这个排局,赏白银十万两。”

国平人大汗:我这堂堂老夫子,竟然成了大骗子。

(本章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