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嫡女重生:腹黑王爷撩妻成瘾 > 嫡女重生:腹黑王爷撩妻成瘾最新章节列表

第159章 番外159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两人这么尊贵的身份,若是挑明,自然不必住这里的,但是景如是不让康惜赐说,还说这是次难得的体会。

康惜赐不明白她的体会是什么意思,不过想来同她在一起,两人做过多少匪夷所思的事情,也就同意了。

景如是头一回睡这种地方,觉得挺新鲜,趴在枕头上,通过隔板间的缝隙瞄下面的康惜赐。康惜赐正仰面躺着。

“相公,你想什么呢?”景如是问。

“唔?”康惜赐哼了一声,答非所问地说,“饿了,没吃饱。”

“谁让你刚刚只吃那么一点儿的?”景如是道。

“那些姑子做的菜跟你差太远了,难吃。”康惜赐不满地道。

景如是听得眯眯笑,问他,“唉,那现在还饿么?”

“饿啊。”康惜赐点头。

“我们去找吃的吧?”景如是轻轻推开柜门,探头看康惜赐。

“现在上哪儿去找吃的啊?”康惜赐道,“这里又比不得家里,清汤寡水的。”

“你看到院子里的茶花了没有。”景如是问,“厨房里别的没有,铁定有面粉吧,我给你做茶花卷儿吃,好不好?”

“好啊!”康惜赐一听到这名字就来了食欲,一下弹起来……没提防上头是隔板,撞地”咚”一声,疼得他揉着头直呲牙。

景如是穿好衣裳和康惜赐一起出门,摘了两朵大茶花,悄悄跑到后院的厨房里头去了。

景如是惊喜地发现了发好的面,大概是准备明天一早做素包子用的,就取过了一团来揉。

康惜赐按照她说的,将茶花的花瓣揪成碎末。景如是将花瓣的碎屑都揉到了面里头,又从随身带的小包里,拿出了一瓶子东西来,往面里洒了点,康惜赐好奇地凑过去问,“这是什么?”

景如是笑眯眯,“胡椒面儿。”

“唔,胡椒面儿还随身带啊?”康惜赐好奇问。

“是我自己调配的,吃面吃馄饨的时候洒上一点,那味道就吊起来了!”说着,景如是将做好的茶卷儿放到了蒸笼里头。

康惜赐已经知道,这段时间她的厨艺进步神速,于是就只等着大快朵颐了。

康惜赐在一旁等着,景如是还从厨房里头找出了一缸子腌菜来,说了声阿弥陀佛,便取出一棵,切碎,翻炒。

康惜赐在一旁流口水,景如是炒的咸菜都比别人做的肉要香啊。

很快,水开了,蒸笼也开始冒热气,景如是将蒸笼盖子打开,一股清甜的香味四溢。

“哇,好香啊!”康惜赐迫不及待地伸手进锅里拿花卷儿……烫得直蹦,不过还是送到嘴里咬了一口。

景如是看着急,“唉,你小心烫啊!”

“呼呼……没事……嗯!”康惜赐咬了几口,点头,“好香!好吃!”

茶花淡雅的清新香甜渗透到了面里,咬在嘴里绵软回甜,再加上那特殊的胡椒鲜味,康惜赐头一回知道了什么叫其味无穷。

景如是自己也拿了一个,和康惜赐一起在厨房里吃了起来,转眼,看到了厨房外面有一棵银杏树。

“相公。”景如是推了推康惜赐,道,“树上有百果!”

康惜赐看景如是,“百果?”

“对!”景如是道”我去摘几颗下来,我们炒百果吃!”说着,捋胳膊挽袖子就要去爬树。

康惜赐哭笑不得,这哪门子的王后啊,不是野丫头么,爬树掏鸡窝样样来!

“等等!”康惜赐将剩下的花卷塞进了嘴里,拉住景如是道,“我来!”

说完,往外跑,景如是跟出去,不忘喊,“唉,你少掰几个啊,吃多了有毒的!”

“放心!”康惜赐一跃就上去了,上去之后,摘了那么二十来个的百果,直接跳了下来。

交给景如是,景如是拿在手里,转身进厨房,放到灶台里头烘。

却听康惜赐”咦?”了一声。

“怎么了?”景如是抬头看他。

康惜赐盯着灶台上的蒸笼看,问,“刚刚剩下的那三个花卷儿呢?”

景如是抬头……就觉得头皮子发麻,脖梗子汗毛直竖,蹦起来拉住康惜赐的胳膊道,“呀,花卷儿呢?”

原本还有三个花卷儿的蒸笼里……竟然是空荡荡。

景如是紧张地拉着康惜赐问,“相公,是谁拿走的呀?”

康惜赐有些好笑地看她,“唉,怕什么?”

景如是道,“我怕不是活的那种东西……”她虽然是无神论者,但是却是相信灵魂存在的,因为她自己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康惜赐嘴角抽了抽,道,“怕什么,这里是庙啊。”

“呃……”景如是愣了愣,转念一想,“这倒是啊。”可是她心刚刚放下来,就听到不知从哪儿,好像是墙壁里头……传来一声轻笑。

这半夜三更的,一声轻笑来得毫无征兆,康惜赐和景如是都惊得头皮刷凉。康惜赐本来还好的,无奈景如是惊得大叫了起来,康惜赐被她的叫声吓了一跳,跟着她冲到了院子里。

这里的动静,惊动了后头休息的尼姑们……毕竟这长乐庵也不大,就有两个小尼姑跑了过来,“哎呀,两位施主怎么了?”

“有,有……”景如是指着厨房,半晌也说不出个有什么来。

那两个小姑子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一拍脑袋,道,“唉,疯和尚,是不是你又吓唬人了啊?!快出来!”

康惜赐和景如是对视了一眼——疯和尚?

果然,小姑子们叫了几声,就见厨房旁边的一扇角门儿一开,一个穿得破破烂烂,灰头土脸的瘦和尚跑了出来。就见他个子不算矮但干瘦,年纪有个四五十岁了吧,满头灰白头发,咧着嘴,黑乎乎的手里抓着一个吃了一半的花卷儿,咧着嘴嘿嘿傻笑……果然,是个疯子。

“他是谁啊?”景如是不解地问一个小尼姑。

“我们也不知道,我们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在这里了,他平时住在柴房里头的,时不时会偷施主们的吃食,你们别怪他啊,他疯病很严重的。”

“哦……不要紧的。”景如是拍了拍胸口,觉得是人就行,差点吓出病来。

康惜赐看了看那些小尼姑们,问,“为什么你们尼姑庙里会有和尚啊?”

几个小尼姑年纪小也单纯,就道,“不知道呀,师太一直将他留在庙里住呢,他不怎么出来的,因为柴房和厨房是通的,所以应该是闻到了香味才会出来偷吃的。”

“哦。”康惜赐意义不明地点了点头,对景如是眨眨眼,景如是踹了他一脚。

康惜赐揉着小腿肚子看她,景如是拉着他对两位小尼姑道,“我们先回去了,打扰了。”说完,拉着人回禅堂去了。

饱暖思**,吃饱之后的康惜赐关上门,竟又对景如是动手动脚。景如是挣扎了半天,最后威胁他睡一个月客房,他才老实。可是他还是不甘心地搂着她,哀求道:“好如是,今天都吃了一天‘斋’了,好想吃肉啊。”

“好啊,回去让你吃个够。”景如是狡黠一笑。

果然,回去后。

“如是,你做的什么啊?”康惜赐凑过去看。

景如是笑眯眯,道,“你不是说吃素吃腻了吗?今儿做个全是肉的!三凉菜、三热菜、二点心、二汤锅、一热煲、一炒饭。十二个菜,用的是猪、牛、鸡、鸭、四肉,名字就叫御肉十六宝”

“呵,好香。”康惜赐有些受不住了。

景如是边将热菜出锅,边给康惜赐讲,“三凉菜是红油肚丝、香辣牛肉、滇味凉白鸡,口味偏酸辣,所谓凉菜酸又辣,爽口又开胃么。”

康惜赐叼着块凉白鸡直喊好吃,景如是笑着盛热菜,道,“三道热菜是宫廷洋芋炖肉排,肉鲜汤浓洋芋糯;豆豉五香盐焗鸡,皮脆肉嫩豆豉香;红葱头闷牛肉丸,丸酥肉烂葱头辣。”

“嗯嗯。”康惜赐现在只顾得吃和点头了。

景如是接着往外拿点心,道,“点心一个是花雕牛肉蛋包,将上好的牛肉放到花雕里头研制,然后热油里头一滚,加上细细的葱丝和豆干丝,抹上牛肉酱,用香脆的芝麻蛋皮包上……唉,小心烫啊。”

“没……素……”康惜赐边吹边吃,道,“好吃,继续说,这个是什么?”

“还有一个是栗子糯米鸡,有鸡脆骨的裹在酱拌糯米里头的。”景如是道,“两汤是,清汤篱笆鸭、八仙牛肉汤,最后还有一个无锡排骨煲,炒饭是葱香碎肉蛋炒饭。”

说完,景如是双手一拍,喊道,“开饭!”

康惜赐不等她吩咐,就已经按捺不住开吃了,于是在景如是故意用美食计的诱惑下,他倒真的把吃肉给置之脑后了。

“什么?你要我向他道歉!”

处理完军务刚回到屋内,喝了一杯她端来的茶时,在听完她的话时,康惜赐差点将茶杯打翻。

“是你们互相道歉。”景如是知道他会难以接受,所以加快的语速,说道,“你知道,我和娜兰情同姐妹,而且云浅雪又真心实意地对我表达了歉意,所以我觉得,你们两个面对面地将误解解开,抛开以往的恩怨,对大家都好。”

“你还记得他曾经做了些什么吧?他绑架了你,还杀了那一对收留我们的老夫妇。”康惜赐提醒道。

“我知道,他会去老夫妻的坟上祭拜的。”景如是坐在他身侧,温声软语地劝着,希望他心平气和下来。

“我不相信他。”一句话,康惜赐就表明了态度。

“惜赐。”劝不动他,她只好采用柔情攻势,抓着他的胳膊,撒娇地摇晃着,说道,“你不信他,总该相信我吧。他真的改变很多了,就半个月前,他还替我去跟拉森王谈判,说服了那个小国归附我们。还有许多事,我都能感觉得出,他是打从心底地改变了。”

况且,他还帮助他们有可能拥有自己的孩子。光是这一点,她都必须得促使康惜赐跨出这一步。

“我想不出他要改变的理由。”他的语气还是冷冷淡淡的,但是被她柔软馥郁的娇躯贴着,火气消了不少,只是还是不肯接受。

“因为爱啊。”景如是睁大了眼睛,带着一丝像孩子般的纯真,“他爱娜兰,所以愿意为了她改变。他爱如儿,所以愿意给孩子一个正常健康的家庭。一个男人成为了丈夫和父亲,是会改变的。就像你,没爱上我之前,我也觉得你有时候挺混蛋的。”

“你拿我跟他比?”康惜赐看着她,漂亮的凤眸微眯,有丝不悦。

“当然不是,在我心中,没有男人能同你比较。”她安抚地亲了亲他的脸,甜言蜜语地哄道,“其他男人连你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这些话康惜赐明显很受用,热恋中的人们智商下降是很明显的,就连英明的他也不自知地陷入了她下的甜蜜陷阱。

“惜赐,你也看到他们的孩子了,有多可爱。”那双像黑水晶般闪耀璀璨的星眸带着恳求,轻轻咬了咬下唇,一副好不可怜的模样,“你也知道我有多想有个孩子。我看到那孩子的第一眼就很喜欢,总觉得要是我们有女儿,一定也像她那样可爱。而且,娜兰给孩子取名字时还用了我的名。我每一次抱着她,都有做母亲的感觉。可是如果你同孩子的父亲是死敌的话,我们两家人是没有办法好好相处的。”

“惜赐。”为了达到目的,景如是已经不惜采取色诱之术了。她抱着他的胳膊,用柔软的胸部故意来回蹭了蹭,柔美的声音像蜜糖般带着诱惑人的甜度,“就当达成我的心愿,你去试一试好不好?”

他低头看着她的眼睛,沉默了半晌,“对你真的很重要?”

景如是立即点点头,语气真切:“如果云浅雪还是混蛋,你大可以揍他一顿,但如果他改了,请给他一次机会好吗?我们需要的不是更多的仇恨和敌视了。”

她的话让他想起了两人坎坷的情路,若不是中间夹杂着那么多误会和家仇,他们也不会浪费那么些年。

想到这里,他的态度终于松动了:“我可以答应,但是有个条件。”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http://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