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刁民 > 大刁民最新章节列表

第一千九百章 下了血本了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小顾一脸为难道:“飞哥,小瓢虫那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仗着艺高胆大,整个局里除了你,谁能治得住她?上次她还不跟王局拍桌子来着……不过这事儿还真的很蹊跷啊,你说他一个曾经的公安厅长,怎么会大半夜地,没事儿跑去那种地方?还是跟他那个什么二哥……小瓢虫说对比过数据库,那个开车的司机一直对比不出数据,也许是没前科……”

宋飞轻踹了自己的得力部下一脚,认真道:“让你们别查就别查了,这事儿可大可小,我可是宣布纪律了,这事儿你们谁要是再敢往下查,我拿谁是问!”

小顾见宋飞说得认真,凑上前小声道:“飞哥,刚刚那个李厅长,跟你说什么了?”

宋飞停下脚步,回想了一下李云道刚刚的话,顿时摇了摇头道:“你们别管了,总之这案子已经移交给军方了,你们就是再好奇,也不许插手!上次那个在龙岗富人区的绑匪你们到现在还没有抓到,抓紧找线索逮人去,要是真觉得太闲了,队里压着好多案子没办呢,你们一人给我分几桩去查!”

小顾连忙点头:“行行行,飞哥,这事儿我不查了,不过小瓢虫那儿我可不敢保证啊,她是出了名的敢把天捅个窟窿出来,你还是好好叮嘱她一声,省得到时候真的弄出麻烦事情出来!”

此时此刻,他们口中的小瓢虫朴敏英正站在昨晚的案发现场盯着第三具尸体所在的那栋楼,看了良久,她又摇了摇头,有些事情她还没有想明白,往前走了几步,却又发现靠墙的地上有斑驳痕迹,不像血迹,倒像是地面上有被燃烧过的痕迹一般。她伏下身,闻了闻,一股刺鼻的气味从痕迹上传了过来,她皱了皱眉,取出随身携带的棉签和证物袋,取了些样本放回证物袋,刚想起身,便下意识地猛地朝前一个前滚翻,恰好躲过了不知道从哪儿掉下来的砖石,刚刚若是被砸中了,非死即伤。

朴敏英快速后退,朝楼顶看了看,没看到任何人,她还是觉得有些诡异,依着一贯艺高胆大的性子,独自一人冲进那幢早就已经写上一个“拆”字的旧式小楼,到了房顶,却发现空无一人,窗边倒是几块搁放完整红砖的痕迹,看样子是红砖是刚刚才被搬走的,她冷笑一声,警觉地环视四周——除非红砖自己长了脚,否则就一定是有人将红砖扔下去企图砸到自己。

师父说过,高手擅长隐匿踪迹,她确定自己一定也是碰上了高手,否则不可能连对方的脚印都找不到。她深吸了口气,平定心神,在空荡荡的楼房里缓缓移动着脚步,转变着方向。

忽然,一股巨响从脚下传来,而后她便感到脚下的楼板在疯狂地颤动,心中一颤,便知道大事不妙,想都没想,便冲向那处窗口,在跳出那窗口时,在窗帘上借了力,身子如秋千一般摆至一旁的墙上,身后的楼房里传来轰隆隆的声响,沙石砖块不断从头顶吊落,借着窗台上的老式冷气机的机柜,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她便从五楼跳到了二楼的阳台,正欲跳向一

楼的地面,却听得轰隆一声,只觉得两眼一黑,便不省人事了。

宋飞带着小顾正开着往局里去,打算找到小瓢虫好好说说这丫头,让她别再多管闲事,可是刚市局大院停好车,便接到了王局的电话:“小瓢虫出事了,正在送往人民医院,你往去看看,究竟出什么事了!”

宋飞一听部下出了事,哪里还待得住,冲小顾喊了声上车,挂上车灯,一路鸣笛,飞驰向人民医院。

等到了医院,才知道昏迷不醒的小瓢虫已经被送进去抢救,作为中队长的宋飞急得眼圈都红了,蹲在抢救室门口抓头发:“都怪我,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带着她一起了……都怪我……”

小顾也不知道怎么劝宋飞,站在一旁干着急,等发现还有两个民警在一旁尴尬候着的时候,便一把抓住一身灰尘的年轻民警:“究竟出了什么事情?”

民警解释道:“我们也是接到群众报警才出警的,那栋危楼早就不安全了,也不知道朴姐为什么要去那儿……要不是看过朴姐之前参加局里的搏击比赛,我还真认不出来她……”

小顾知道周边一些派出所里有不少小瓢虫的“粉丝”,虽然小瓢虫“暴力”了些,但长得很不错,有一帮年轻小伙成天围着她转,估计这也是其中之一,但看他这会儿如丧考妣的神色,就知道以前没少在小瓢虫身上花心思。

小顾帮民警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语气也缓和了些,问道:“在哪儿出的事儿?”

民警道:“就昨儿晚上发生命案的那个地方,昨晚我也出警了,不过我在外围,没跟你们打照面。”

听到这话,宋飞连忙控制住心神,上前两句,急问道:“你是说,小瓢虫在昨晚命案现场出的事?”

民警道:“是啊,估计朴姐是去查昨晚那案子的线索的,不过那楼虽然是危楼,但也还没到随时会倒的地步啊,哎,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宋飞听得心急如焚:“你是说,楼倒的时候,她在楼里面?”

民警道:“那儿白天有人,好像有路过的行人说,看到朴姐从五楼跳在冷气机上一层一层跳下来的,估计是发现楼要塌了,不得已才出此下策,但跳到二楼的时候,楼就塌了,现场还有几个行人也受不同程度的轻伤。朴姐主要是被一块砖给砸到脑袋了,所以……”

正说着话的时候,穿着手术服的医生快步从抢救室里走了出来,问道:“你们谁是A型血?医院的库存不够了,要现场采集!”

宋飞和小顾都不是,正要说打电话到局里募集,就听那年轻民警举手道:“我是A型血,上上个月刚刚献过血,血没问题!”

医生看了他一眼,冲里面喊了一声:“这里有一个,快!”说完,便不再理睬宋飞和小顾,跑到外面又开始吆喝,“谁是A型血?”

抢救足足六个小时,抢救室的灯还没灭。

宋飞看了一眼小顾道:“你在这儿候着,我出去一趟!

小顾急道:“飞哥,你去哪儿?”

宋飞头也不回道:“买包烟去!”

宋飞直接开车出了医院大门,直奔刚刚发生事故的现场。

因为发生了事故,现场已经拦了起来,不再允许行人或车辆通行,宋飞跟守着的民警打了个招呼,便独自一人进了刚刚的案发现场。

昨天晚上还完好的“危楼”此时只剩下断壁残垣,风一吹过来,便扬起漫天的灰尘。五月深城的天气已经很热了,宋飞解开自己的衬衣扣子,卷起袖子,走进了那片瓦砾。

地上还有血,他一眼就看到了小瓢虫受伤的地方,小丫头应该流了不少血,在高温的暴晒和灰尘的侵蚀下,血迹干得很快,但依旧很明显。

楼是从二楼的位置开始倒塌的,二楼往上,便什么都没有了,眼前只有一片废墟。

宋飞有些失望,他原本是报着某些希望来到现场的,可是这样的条件下,就算有什么线索,怕是也早就被破坏得干干净净了。

从昨天晚上开始,他就觉得这件事情很蹊跷,蹊跷得让他心中有种隐隐的不安。

这种不安刚刚已经在小瓢虫身上应验了,所以他想找到真正的原因。

他试着往里面走了两步,幸好这里早就断电断水了,踩着断墙瓦砾还算能前行几步,只是他突然看到,那片废墟的中央,蹲着一个男人。

他心中猛地一动,下意识地就想去掏枪,只是掏了个空,不出任务,枪没带,想了想,他突然大喝一声:“不许动,举起手来!”

蹲在那里的男人身子微微一颤,而后缓缓起身。

“不举动,举起手来!”宋飞又重复了一遍指令,虽然手中没枪,但这句话喊得习惯了,还是很有气势的。

只是对方似乎并不买账,依旧我行我素地站了起来,转身看向一脸尴尬的宋飞:“你……是在喊我?”

宋飞虽然有些尴尬,但刑警当久了,跟坏人打多了交道,也算是练就了一身匪气,立马喝道:“警察,这里已经被封闭了,你进来干什么?”

那人远远地摊手道:“我说我来查案子,你信是不信?”

宋飞又往前走了两步,这才看清了那人的长相,顿时倒抽一口凉气,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长得还真他娘的比女人还要好看,但是对方很明显并不怕他,对方甚至丝毫没有隐藏他对自己的无所谓态度。

“你是什么人?这里是命案现场,你来干什么?”宋飞的语气稍稍缓和了些,因为他想起来,刚刚李云道自称这个男人是他兄长。

“本来不想来的,但是死了太多人了,所以,有些内疚,就想着来看看……”那漂亮得如同画中走出来的男子轻叹一声,“看来这一次,是下了血本了!”

想知道银针主人是谁吗?搜索“zjzxy6 ”关注羽少微信公众号“仲星羽”,给羽少留言为大家答疑解惑!

(本章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http://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