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劣妻难训:逗比王爷囧囧妃 > 劣妻难训:逗比王爷囧囧妃最新章节列表

152.第152章 大结局。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蓝郁庭和蓝郁濯对视一眼,都沉默了,皇帝叹了口气,挥让所有人退下,自己看着凌乱的宫殿沉思。

蓝郁庭离开宫殿后,对蓝郁濯道:“四哥……六弟的事……你怎么看?”

蓝郁濯淡淡开口道:“或许是真的吧,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好,四哥,那你记得把伤口包扎一下,我先走了,悠悠大概吓坏了。”蓝郁庭对蓝郁濯点点头,快步离开皇宫,直奔王府。

今天的事情幸好早有预备,不然肯定不会那么快收场,他的父皇啊,精明得很,病的只怕是二哥啊,得了失心疯了以为父皇快不行了想造反,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蓝郁庭刚踏进王府,就看到水落悠飞奔过来,拉着他的手臂急切道:“你怎样了,有没有受伤,现在情况怎样?”

蓝郁庭还没来得及回答,水落悠就看到他手臂上那被鲜血渗透的刀痕,惊愕睁大眼睛看着,连忙松开手喊道:“红湘,快去请大夫!”

覃宝仪也冲上来焦急询问道:“言枫哥哥,我爹爹在哪?怎样了,有没有受伤啊。”

“别急别急,我没事,只是皮肉伤。”应答完水落悠,蓝郁庭才继续道:“大将军没事,只是受了点轻伤,在宫里清除余党,你想进宫的话我让暗阎护送你进去,太后也受了惊吓,去陪陪她老人家也好。”

一阵兵荒马乱后,蓝郁庭被安置到房中疗伤,而覃宝仪在暗阎护送下进宫去了,水落悠这才安静下来,看着包扎好伤口的蓝郁庭,才轻声开口道:“现在情况怎样?皇上还好吗?凌王……怎样了”水落悠怕蓝郁庭起疑,解释般多加了一句:“好好的婚礼就这样毁了。”

“四哥受了点伤,现在在处理婚礼的事吧。”蓝郁庭大概解释了一下,并未告诉她沐月就是六皇子蓝郁斐。

几天后,皇帝昭告天下十年前内阁学士沈国安和礼部尚书陆云协私下通敌之事是受奸人诬蔑,如今证据确凿,沉冤得雪,内阁学士追封一品大学士,沈夫人封为一品诰命夫人,雪妃沈清雪赐“贤”字,破例入葬皇陵,成了有史以来第一位不是皇后却入葬皇陵的宫妃,而当年畏罪自杀不过是被人谋害的说辞,雪妃是受人所害,而六皇子未死,被人所救流落凡间,不愿回宫,封为睿王,赏赐良田万亩,金银珠宝无数,封地荆州,成了几位皇子之中受封最多的皇子,而六皇子可自由出入皇宫,不受限制。

另外礼部尚书陆云协遗孤陆轻烟恢复身份,收为皇帝义女,册封“祥安”二字,之前所谓的慕容家二小姐也是为了收养轻烟对外说的借口,现在真相大白,轻言恢复身份,还成了公主,安府一瞬间从被人偷龙转凤的笑话成了所有人羡慕的对象,羡慕安家捡了宝,没了一个慕容家大小姐,多了一个公主。

这位死里逃生的六皇子谁也没见过,神秘至极,听闻六皇子不屑皇子身份,根本不放在眼里,谁也没见过这位传说中的睿王是圆是扁,水落悠当然也不知道沐月就是六皇子。

当然,还是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比如,曾经爱慕沐月的蓝潋儿,得知自己爱慕的人就是自己的皇兄之时,蓝潋儿情绪崩溃了,连夜逃出皇宫去找沐月,沐月也知道自己利用了她,伤害她,跟她道歉,并让她忘了自己。

当日翼王的兵马能够无声无息潜入皇宫代替侍卫也是多亏了这位傻白甜公主告诉他密道,本想让沐月方便来找自己,却差点出成了谋反的罪人。

蓝潋儿疯了一般又哭又闹,抓着他又打又骂的,任凭她哭闹,沐月都无动于衷站着任由她发泄,只说了一句对不起,让人将她送回去。

当年沈家被陷害的案件牵涉甚广,皇后与娘家东方家族被查出就是当年的主谋之一,而太子暗中勾结大臣中饱私囊,暗中招兵买马的事也被查出,东方大人被革职查办,东方皇后被废去皇后之位,太子削去太子之位,贬为庶民。

数月后,皇帝退位,立蓝郁濯为储君,择日迎娶李清涟为太子妃,黄道吉日登基为皇,李清涟册封皇后。

云贵妃虽然很不满,但翼王被斩,太子贬为庶民,蓝郁庭也坚决表示无心帝位,全力辅助蓝郁濯登基为皇,云贵妃也不敢折腾了,守着自己的贵妃之位当皇太妃。

谭大将军当初借着太后生辰回来,后来又借着舍不得覃宝仪离开,留下为她择婿,让谭大将军一起参考,事实上是因为接了密旨留守皇宫部署天罗地网,将意图谋反之人一网打尽,东方家族位高权重,已经隐约占据半边江山,如果太子即位,只怕蓝家的江山要改姓东方了,太子性子软弱没主见,一切都由东方大人暗中指教,如今更是毫不掩饰狼子野心,这也是皇帝为什么要装病引出他们的原因,如今毒瘤已除,谭大将军带着宝仪离开皇宫回边关了。

水落悠感慨笑道:“才半年时间就有种时过境迁的感觉。”

“是啊,四哥熬了那么多年也算出头了,也不容易,月皇后也可以安息了。”蓝郁庭笑道,目光柔和望着水落悠。

“嗯,挺好的。”水落悠笑了笑,蓝郁濯现在离她好远,就好像两个世界的人,提起都觉得陌生。

“洛悠。”蓝郁庭表情有些严肃看着她,让她有些莫名其妙。

“嗯?”水落悠眉心一跳,突然没来由的心慌。

蓝郁庭从袖子里拿出一张宣纸递给水落悠。

水落悠盯着白纸上那强劲有力的两字,顿时愣住了,没有伸手去接,抬头不敢置信看着他:“你……”

蓝郁庭故作轻松笑了笑,扬扬手上的纸笑道:“这不是你一直以来都想要的吗,现在给你了,你怎么好像不是很惊喜?”蓝郁庭勉强自己笑得更自然点,别那么僵硬,告诉自己没什么大不了,不就是重新开始嘛。

“这些日子,所有的事情都忙完了,我也静下心好好想了想,觉得远博说得挺有道理,强扭的瓜不甜,有些事真的勉强不了,与其强留在身边让你不开心,还不如自己忍受点痛苦让你开心点,如果非得有一个人过得不好,我宁可那个人是我,所以呢,我知道,嫁给我并非你所愿,你心里有人,我也知道,虽然不知道是谁,但还是给你自由吧,我可以等,看看等个十年八年,说不定你就被我的深情感动真正留在我身边。”

水落悠觉得自己的手好像有千斤重,怎么也举不起来,虽然她一直都很想拿到休书离开王府,可真正可以拿到了,心里却好像一下子空了一片似得,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就好像生活一下子失去了规律,打乱她的节奏让她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水落悠第一次不想蓝郁庭这么明白事理,以前那么嚣张跋扈**霸道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最终,她还是伸手接过了,有那么一瞬间,水落悠有种感觉,自己接过这张纸,他们之间的联系好像就此断了,就好像打了结的绳子解开了,各不相干。

蓝郁庭一直暗中观察水落悠的反应,看到她似乎没有预料中的欢喜,一直忐忑不安的心似乎找到了一丝慰藉,他在赌,赌水落悠对他不是毫无感情。

“落悠。”

“嗯。”水落悠眼里有些茫然无措,拿着这张纸就好像一个烫手山芋让她拿也不是扔也不是。

“我陪你游历江湖好不,我已经跟四哥说好了,我当个闲散王爷替他巡视民情,所以,我现在很自由,哪都能去,你不是一直想踏遍山河吗,我们一起去看尽大好山河吧,一切费用我出,照顾你饮食起居,你就当带我去长长见识吧。”蓝郁庭露出笑脸一脸真诚看着她。

水落悠突然好像找到让自己接下来的生活方式了,举起手中的休书慢悠悠撕成碎片笑道:“蓝郁庭,你想跟我离婚家产各半是吧,做梦去,告诉你,整个王府的财产都是我的,包括懒懒和你,赶紧去收拾行李,明天就出发去行走江湖。”

水落悠突然明白为何那天宫变,至始至终她担心的不是蓝郁濯而是蓝郁庭了,因为她跟蓝郁庭一样,早已不知不觉中对彼此动了心了。只是平淡的生活掩盖了她的心,只有在危机时刻她才清醒自己心里牵挂的人是谁。

跟蓝郁濯的相遇就好像她做过的一场美梦,而蓝郁濯就是那个让她一见钟情的男神,因为遥不可及,才觉得美好虚幻,而蓝郁庭就是触手可及的人,因为平淡无奇的生活在一起,让她习惯了他的存在,忽略了他的重要性。

全书完。

感谢大家的一路以来的支持和陪伴,也对不起让你们等了那么久。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http://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