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鲜味小医妃:恶魔夫君,你别急 > 鲜味小医妃:恶魔夫君,你别急最新章节列表

第三百零一章 只羡鸳鸯不羡仙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百里泽笑的十分狂傲,看着眼前的男人,“既然你这么不自量力,那就好好的比一场吧,看看是你谢安泽赢了这天下,还是我百里泽名震山河!”

夏茯苓快马加鞭的往战场赶去,周围全是逃跑的百姓,谢安泽出兵前,特意留了一部分军队,用来带着百姓出逃。

“这位小姐,前面就是战场,你不能过去!”

“放肆!我是谢安泽的人,你一个士卒也敢拦我?”

士卒还没来得及通报,就见夏茯苓骑马一个纵越,飞过拦路用的防守。

“你们接着带百姓离开,不用管我!”

夏茯苓知道,谢安泽娶一个并不爱的女人,不过是为了抓住百里泽这一天,如今,她回来了。

她绝对不能看着谢安泽去送死。

这场战争,根本不会有赢家!

当她赶到的时候,死去的将士的鲜血已经顺着城墙流下,染了一地鲜红。

望眼所看到的地方,解释触目惊心的景象。

寂静,成了这里最后的旋律。

夏茯苓行医多年,虽然见过各种死人,死相吓人的数不胜数,但都没有这次来的震撼。

“安泽……安泽!”

她哀嚎,不相信自己来晚一步。

终于,看见不远处有两个人影纠缠。

跑过去,正好看见谢安泽一把利剑刺入了百里泽的胸口,鲜血一瞬间迸出,染了谢安泽一身。

谢安泽回头看见跑来的女人,张着嘴,一口血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我,我赢了……”

说完,谢安泽筋疲力尽的躺在血泊中,夏茯苓赶紧冲上去一把将人搂在怀里,耳边是剩下的将士的刀枪嘶鸣的声音。

其中有的人歧途杀了夏茯苓,最终被谢安泽尚且存活的心腹刺杀。

夏茯苓将谢安泽带入王府,将人安置在卧室内,谢安泽的伤口太深,好在没有伤及要害,索性夏茯苓还有救活他的能力。

外出去山上将药采回,深夜回到王府的时候,夏茯苓却是比其他时日回来的要早些。

因为这几日发生的事情,她也没有精力想别的事情,哪怕府里有着自己一时新鲜弄回来的新奇药引,也是没有精力去摆弄,索性回到书房里,看一看上古典籍,说不定还能发现救活昏迷不醒的谢安泽的办法。

王府里,已经没了昔日的景色。

手指在碰到书房门框的一瞬间就停了下来,因为他看见了微弱的灯火从细缝中穿了出来,手指在窗户上轻轻捅开了一个小洞,清晰的看见了里面的动向。

那个被指给谢安泽为正妃,当做将在外家眷留京的楚雪,在这个时间里不但没有去休息,反而还在谢安泽的书房里弄着什么东西,视线追随着楚雪的动作,看清楚雪从书籍中一件一件的找着什么。

谢安泽一般都把重要的机密夹杂在书籍中,这是只有她和亲信才知道的事情,看来楚雪背地里没少打听关于谢安泽的事情,没想到竟然能知道的这么详细。

眼看着楚雪似乎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视线缓缓移动,最后放在了自己上午托人弄好的书架上,然后竟然轻车熟路的拿开四五本书籍,轻轻推了一下后面掩藏的墙壁。

“轰隆……”

轻微的响声吓得楚雪慌张的四处看了看,发现没有人之后就放心大胆的把手伸了进去,然后掏出来一个红色的小盒子放在书桌面上准备打开。

夏茯苓见时机差不多了,直接推门而入:

“楚雪!你在干什么!”

看着深夜里还在书房没有离去的楚雪,一把推开书房的门走了进去,正好看见楚雪慌张的收着手里的东西。

“谁……原来是夏女医,您今天回来的够早的。”

楚雪慌张的把东西藏在了身后,万万没有想到一向是不早回来王府的夏茯苓今天竟然会回来。

双手紧紧地背在身后生怕被人看出来身后的东西。

只可惜夏茯苓早早地就发现了楚雪的动向,早就在外面等着楚雪动手了。

冷笑着靠近了楚雪,只见楚雪又紧张害怕的往后退。

“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在书房里弄什么呢?”

“我没有弄什么,就是想着夏女医你最近忙着医治安泽的伤,我能做的也就帮你收拾内室。”

见楚雪还有意隐瞒,夏茯苓也跟着继续玩了下去。

“那还往后退什么,后面就是墙了,这要撞坏了的身子,怎么跟别人解释?”

结果楚雪还是不给面子的继续往后躲开,这下子夏茯苓就算是有再大的忍耐也烟消云散了。

直接冷了语气,看着楚雪:“够了!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来当这个王妃!”

夏茯苓不恨这个女人抢了属于她的地位,相反,她才不介意什么正妃侧妃的头衔。

只要那个男人陪着她,是什么都好。

楚雪吓了一跳,手里拿着的小红盒子也被吓掉了。“哐当”一声摔在了地上,里面滚出来一个红色的丹药。

“这是……”

夏茯苓眯着眼,很快就认出这其中暗含着什么。

眼疾手快的捡起来一嗅,其中的蛛丝马迹也被发现。

“这是什么!”

楚雪见事情已经败露,只好苦笑着说了出来,“这是什么,瞒不过身为女医的你吧。”

夏茯苓直接将这个丹药捏碎,这里面的绝大部分用料是伍藜芦,而治疗谢安泽的主要药材是细辛。

这两种药物,分开用是良药,合在一起用,则是剧毒!

少量不会当即毙命,但会慢慢残害患者身体。

“究竟是谁?”

“功高盖主而已……我也不是什么大臣之女,我只是一个死士。死了你报复我全家的心吧。”

说着,楚血狠狠一咬牙,当即七窍流血。

夏茯苓看着眼前的一幕,狠狠跺脚。

命人将其尸骨扔入乱坟岗,回到王府看着依旧沉睡不醒的人,差一点,就再也没办法了……

谢安泽,你可知道,你拼尽全力护着的那个君王,却想利用你斩除内敌外患后,再杀了你。

就为了那一句功高盖主。

三日后,夏茯苓带着谢安泽离开了王府,面见了皇帝,告诉他,他家会带着谢安泽远离都城,此生不再入京,他那算计的心,大可消了。

皇帝表面上做出挽留,结果第二日早朝,就传来了兵部尚书的奏折:叛军已除尽,将领死伤严重,王爷谢安泽战死。

三日后,举行国葬。医妃夏茯苓因情所伤,撞死棺角。

只不过没人知道,那口棺材里装着的只不过是两个假人。

许多年后,一片桃花林的深处,据说有一个医馆,那里医治的郎中却是个女子,与她住在一起的是她的丈夫和一双儿女。

奇怪的是,那个女郎中,一天只医一个人。

又是一年桃花开。

一男子背着柴火走进院子。

“娘子,我回来了。”

“孩子面前,没个模样!”

男子放下柴火,笑着坐在了还是收拾草药的女人身边,“这些小鬼,还不如丢书院里,省得影响了我们俩的相处。”

“这又不是我当初想要生的。这是你谢安泽非要的。”

此时的谢安泽,已经不再是那个王爷,也不再是那个风流才子,他只是一个平民,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你有没有怪过我?我自作主张……”

“没有,那个没有亲情的地方,离开也好,反正我也没有当皇帝的心思,有那时间,不如跟你对弈一局,看一山的花开花落。”

两人依偎在院子里,看着院子里跑闹的儿女。

夕阳将两个人得身影拉的很长很长。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http://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