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闲人 > 大明闲人最新章节列表

第897章:诡谲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太子殿下……身边的人……

大殿上忽然一静,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宛如一个炸雷在头顶上震响。这事儿怎么就跟太子扯上了?这是要疯吗?

萧敬忽的从地上猛的蹦了起来,那矫健的身姿完全不像个五十多岁的老人。两步就冲到那小监跟前,抬脚就踹了过去。

“你个卑贱货,如何敢攀诬太子殿下!杂家踹死你,踹死你……”他面色狰狞可怖,一边骂着一边抬脚猛踹。

这殿上的人哪个是简单的,谁能不明白,所谓的太子殿下的人,根本就是个笑话?朱厚照派人去暗杀宁王,他吃饱了撑的吗?还是说他失心疯了?如此攀诬当朝太子,还是这种拙劣的手法,这哪里是对朱厚照去的,分明就是对着萧敬这个东厂厂督去的。

要真是就这样跟皇帝上报了,先不说事儿可不可信,单单就日后朱厚照的记恨,就足够让萧敬万劫不复了。你说让萧敬如何淡定的下来?

“……老祖宗饶命,老祖宗饶命啊……不是小的说的,不是小的说的。啊……”小太监长声哀嚎着,抱着头在地上翻滚,口中告饶不绝。

“够了!萧敬,你放肆!”弘治帝终于回过神来,啪的拍案而起,脸色铁青的戟指怒喝道。

萧敬一个激灵,猛的惊醒过来。这是什么地方?乾清殿啊!他竟然在乾清殿上,当着皇帝的面儿动武,这可不是君前失仪,大逆不道嘛。

刚刚是真的气疯了,昏了头了,怎么就忘了这茬儿了?这么想着,不由的一时间万念俱灰。翻身扑倒,泣声道:“陛下,老奴……冤枉啊。”

弘治帝怒不可遏,还待再说,旁边刘健几个互相一对眼色,赶忙上前抢先拦住,施礼道:“陛下息怒,想来萧督公也是气过了,一时激动所致。还请陛下宽宥则个,眼下还是正事儿要紧。”

这一朝的厂卫,锦衣卫在牟斌的掌控下,东厂则是由萧敬刚刚接手。两人都是相对清廉正直的性子,与昔日残暴狠毒的那些个督帅、督公全不相同。

作为曾经深受其害的文武官员们,还是相当认可这一代两方的当家人的。至少在这两人的掌控下,不但没有了往日那种迫害,甚至在某些方面还能给予一些照顾和方便。

所以,刘健等人当然不希望萧敬由此受到迁延。否则的话,若是换上一个性子狠毒的,最后倒霉的必然还是他们这些个朝臣。

天下熙熙,皆为利往。屁股决定立场,刘健肯果断站出来为萧敬说话,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弘治帝怒气稍抑,重重哼了一声,这才一挥袍袖,令萧敬滚到一边去。

萧敬浑身汗如雨下,战战兢兢的爬了起来往旁边站了,大气儿不敢再出一声。望向刘健的目光中,却露出感激之色。

那小太监也被杜甫使人扶了起来,略微检视一番,倒也没什么大碍。只是那孩子本就怕的厉害,经了这么一出后,更是抖的如只鹌鹑似的,怎么也站不起来,就那么软趴趴的摊在地上伏着。

刘健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转头冲弘治帝抱拳道:“陛下,请容臣当堂问这小监几句话。”

弘治帝余怒未消,没说话,只是不耐的挥了挥袖子,示意随便。他也很想听一听,究竟是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竟然敢攀扯他的儿子。如果被他查了出来,定要诛其满门、鸡犬不留方才解恨。

这一刻的他,不单单是一位皇帝,更是一个父亲。龙有逆鳞,触之必怒。而帝王之怒,那可是要血流漂杵的!

“你叫何名?将你所知道的,详细说来,不可遗漏半分。”刘健先是谢过皇帝,这才转身看着那小监,尽量放缓了语气问道。

那小监吓的身子缩成一团,抖瑟着一时说不出话来。旁边恭立着的萧敬这个急啊,恨不得上去用手掰开他的嘴才好。这个时候,怕有个蛋用啊,说不出点有用的来,包括他这个厂督在内,上上下下哪一个能落了好去?真真是废物至极!

牟斌在旁暗暗叹气,锦衣卫与东厂现在虽然没像以前斗的那么厉害了,但也绝谈不上和谐。毕竟,东厂当初成立的目的,就是为了制衡锦衣卫的。甚至东厂的许多番子,都是从锦衣卫中直接挖角过去的。两家在许多权利方面,更是有所重叠。这就导致了两家从源头上就不可能和平相处。

所以,按照这个情形,他心中实在恨不得就此看着东厂彻底倒下去才好。然而这个想法也只能是个想法,根本没有实现的可能。

不说别个,单就在外而言,跟人们的印象便是厂卫一家。这从许多人一旦提起,都是以厂卫统称便可见一斑。而实际上,两家也确实都属于皇帝的家仆,很多事儿上,也根本掰扯不清,哪里能分的清楚?

尤其是到了今时今日,厂卫其实已经绑在了同一条船上,连他们自己都抖搂不清了。而且在庞大的文官集团的大势之下,若是两家再起龌龊,单独一家谁也顶不住。这便如唇亡齿寒的道理一样,合则同存,分则两败。

所以说,他便再有什么心思,也只能暗暗放在心里,是绝不敢真的表露出来的。再具体到眼前这事儿,萧敬吃了瘪,他牟斌便能得了好去?怕不是等东厂一退,接下来的板子就要落到他锦衣卫的头上了。

故而,他再暗暗一叹之后,还是站了出来,伸手拉起那小监,暗暗用力拍了拍他肩头,沉声道:“小子,好好回答刘阁老的问话,只要说清楚了,自然一切无事。但你要还是这么慌张难言的,什么事儿都说不清楚,那便是自误了。我说的,你听明白了吗?”

那小太监被他这么一拍,先是猛抖了一下,但随即却慢慢放松下来,终是勉强定下神来,哭泣着点点头。

牟斌神色一松,冲着刘健点点头,返身又退了回去。旁边萧敬投过来感激的一瞥,轻声道:“牟帅,多谢了。”

牟斌目不斜视,只微不可查的轻轻一颔首,便又恢复之前泥雕木塑的模样。刚才那情形,萧敬刚遭了呵斥,在场的也唯有他适合出面了。这个人情,妥妥的落实了,萧敬的谢词,他当然是安然受之的。

只不过这个谢,可不能单单只是口头上的,事后自然要好好计较一番的。不过这事儿倒也不用明说,两人都心中有

章节不完整?请百度搜索飞su中wen网 feisuzhongwen阅读完整章节 或访问网址:http://%66%65%69%7A%77%2E%63%6F%6D/

閱讀完整章節,請訪問 www.feīzw.com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http://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