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肥妃爆笑美皇别闹 > 肥妃爆笑美皇别闹最新章节列表

番外之大理国穿越纪事完结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没有动身,祝婉忆只是安静的吃着晚膳,她是真的饿了。

妙海见煌御天在一边坐着,自然是站在一边,目不斜视。

直到伺候的小丫头都被打发走了,祝婉忆这会儿才拉了妙海过来,“尝尝看,我亲手做的,等一下,你给另外的几个人也送过去,尝尝我的手艺!”

祝婉忆跟妙海高兴的说着,可是妙海还是无法跟煌御天坐在同一张桌子上用餐。

主子跟侍卫还是有区别的!

“小柔回来了?交代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煌御天给祝婉忆夹了菜过去,然后问起了妙海。

刚刚坐下的妙海,立马站了起来,“已经处理妥当,就差您下命令了!”

什么事情?搞得这么神秘?祝婉忆好奇却也不想知道,与她无关的事情,她还是不了解为好。

“好,让小柔过来禀告,你把这些南瓜饼带给流波他们!”煌御天看到祝婉忆已经备好了几份,心里不由得柔软一片。

她总是想得那么周到,无论是谁,都无微不至的关心着,这就是祝婉忆,那个善良完美的女人。

妙海领命将祝婉忆包好的南瓜饼打包,却听见祝婉忆凑上来讲了一句,瞬间妙海捂着嘴逃离,那憋屈的笑真的会憋出内伤的。

“你跟妙海说了什么?她都不敢笑!”煌御天可是清晰的看见祝婉忆嘴角的坏笑哦。

祝婉忆若无其事的夹了一口菜送到自己嘴里,“我只是说看到模样不好看的南瓜饼就一定是你做的而已!”

“什么?你将我做的给了他们?那你呢?你没有尝一下我做的吗?”煌御天跳起来,在盛南瓜饼的盘子里找着自己做的四不像。

“很好吃,我已经吃了一个到肚子里了!”祝婉忆将自己边上的盘子给他,盘子里盛的可不都是几个奇形怪状的南瓜饼?

“真的吗?”煌御天张嘴要祝婉忆喂一个给他吃。

祝婉忆无奈的夹了一个塞到了煌御天口中。

“真的很好吃呢!”煌御天可是第一次吃到自己做的食物呢,感觉自然不一样,

这万人之上的皇上原来也有不会做的事儿啊!

“主子!”祝婉忆还未开口,就听到小柔的声音。

“你们谈,我吃饱了出去遛一会儿!”祝婉忆自然知道煌御天和小柔谈论的事情她还是不要听比较好。

“婉儿,一会儿我陪你!先听小柔带来的好消息!”煌御天按住祝婉忆的手,示意她留在这里。

“素然姑娘答应去幻雪国!幻雪国那边也已经派人打点好了!”小柔的话让祝婉忆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煌御天想让素然代替她去幻雪国?那分明是死路一条啊!

“你?”祝婉忆不知道说什么好!

可是那也一条鲜活的生命啊!更何况是代替她去的!祝婉忆心里怎么也受不了这个事实。

“那就按照安排的去做吧!”煌御天打发走了小柔。

看着有些落寞的祝婉忆,煌御天心疼的拥在了怀里,“我说过,我要保护你,即使与全天下人为敌,我也要保护你!”

这样的承诺让祝婉忆吃惊,更多的是感动!

她要的不就是他的一心一意吗?现在他为了她愿意付出一切!

“可是她爱你!”祝婉忆还不能忘掉早上素然离开时那伤心的眼神。

是真的爱吧?要不然怎么会心甘情愿的去做这些事?

“我爱的人只有你!从始至终!”煌御天今天是疯了吗?

竟然一个接一个的承诺?这承诺有多重?他不知道吗?

“那么龙悠然呢?”还记得他最初时喜欢的那个女人,一直与他相守的女人。

“她就像是妹妹,亲人一样!”煌御天这样回答。

没有遇到祝婉忆之前,以为爱就是亲情!

可是遇到祝婉忆之后才懂,爱是惊天动地的,无论这个人与你是否有过关系,爱会情不自禁的产生,让你无法控制的思念一个人,想念一个人,爱上一个人,从此,一生中只能看到这一人,别人都只是路过的风景,那颗心再也无法停留。

妹妹?亲人?这个男人到底是负了多少女人?

好在他有自知之明,后宫之中并无多少嫔妃,只是龙悠然怕是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吧?

“御天,我们离开吧,离开这座深宫,找个无人认识的地方,过我们自己的生活,带着小诺……”祝婉忆不知道为什么听到煌御天的这番话就莫名的伤感起来。

她还是在怕,尽管他给了这样重的承诺。

害怕有一天,自己会像之前一样被抛弃!

爱一个人总是这么患得患失啊!

“你想去哪儿?”煌御天的下巴蹭着祝婉忆柔顺的头发,这样问。

俊美的线条延伸下来,祝婉忆抬头就看到一脸沉思的煌御天。

他问这话的意思是愿意跟她一起离开吗?

可是跟幻雪国的恩怨又怎么办?总不能拿无辜的人去顶吧?说到底,祝婉忆还是有些心软。

“去哪儿?”祝婉忆愣住了,想到绝情谷,可是那是卿长生的地牌,他们去不好!

可是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去呢?

江湖之大,竟然没有一个他们可以容身的地方?

“随便哪儿都好!有你在的地方就可以!”祝婉忆才发现,面对以后,她的要求并不高,到底还是有煌御天的地方就足够。

原来,她的向往只是煌御天而已。

“那么,就守在这里可好?这儿有我们的百姓,为了他们,我们就守在这里可好?”煌御天的话句句在理,可是,在祝婉忆看来,却是他还是喜欢坐在那个高位上,不能为了她而弃之不顾。

但是,如果煌御天退位,那么,又有谁能胜任这个君王之位呢?

百姓的潦倒众生,她忍心看到吗?

“御天,你知道我并不适合在宫中……”有龙悠然在那边虎视眈眈,有素然悲痛的成全,还有雅瑟和海棠,他们怎么可能守在大理国一辈子?这些都不可能啊!

“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你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我会安保他们一辈子无忧!”

有了这样的承诺,祝婉忆还能说什么?

就这样和煌御天天天腻在一起,不想其他的事情,只是好好的守着他,过着这短暂的幸福。

素然被送去了幻雪国,一身淡绿色衣衫的她出奇的安静,沉鱼落雁的容貌也不过如此吧?她对着煌御天淡淡的笑,那笑容和祝婉忆的竟然相差无几。

这个女人的爱比她的爱更伟大,甚至更坚定。

她用自己的全部来爱眼前的这个男人,那么,她一定是幸福的吧?

祝婉忆没有上前跟素然说话,但是眼中的敬佩在场的任何人都看的清楚,她已经交代了海棠那边的人,请她们务必确保素然的安全。

万不得已之时,素然的生命必须确保在第一位。

所有人都以为煌御天送去的就是幻雪国要的人,却不知道,高楼处战立的那个女人才是幻雪国真正要找的人。

除了煌御天几个下属和龙悠然,他们所有人都被蒙在鼓里。

所以,当龙悠然一身怒气的出现在祝婉忆眼前时,她并不意外。

她知道,龙悠然想得到的并不只是煌御天的爱,还有煌御天身边的那个皇后之位。

龙悠然什么都好,就是好胜心太强,明知道祝婉忆对名利的淡泊,却还是要如此逼迫,斩草除根。

“姐姐难道不知道这样做到底会给大理国带来多大的隐患吗?”龙悠然一身白衣,淡雅干净,却更加清晰的展现出了她对名利的渴望。

“你知道的,我在意的只有煌御天这个人而已!其他的,对我来说都无所谓!”祝婉忆淡淡的笑着,那笑容似乎要跟刚刚素然的笑容重叠……

“那么大理国那些无辜的百姓呢?”

“那不应该是皇上和贤妃考虑的吗?”祝婉忆抖了抖衣服上的灰尘,消失在瑟瑟的大风之中。

那背影孤傲不逊,而龙悠然却对着这个背影哑口无言。

祝婉忆要的太简单,以至于她不知道如何对她下手。

素然的风波很快消失,看到海棠带来的消息,祝婉忆低声笑了。

原来是这样啊!

那么,希望那个男人能给素然一个完美的余生。

“什么事这么高兴?”煌御天刚踏进门槛,就看到祝婉忆一个人在哪儿傻笑。

“没事儿,想到你要来,自然就高兴了!”祝婉忆轻轻将长发挽了个髻,站起来看着一身金黄色的煌御天笑得开心极了。

“婉儿……”煌御天似乎有心事,俊颜上满是愁容。

向来不外显内心世界的他最近在祝婉忆面前却是毫不掩饰,有什么事都挂在脸上。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祝婉忆拉着煌御天在床榻上坐下,给他轻捏着手臂。

“有消息称,素然那边被识破了……”煌御天刚下朝,就从一个官员那里听到此事。

“怎么会?官员怎么会知道素然的事情?”祝婉忆还以为是什么大事,这海棠刚刚传来的消息,跟煌御天说的根本就是两个版本吗。

“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煌御天揽着祝婉忆的腰,有些疲惫的说。

“可以问是哪个官员吗?”怕是有心人在无中生有吧?

“户部尚书!”煌御天并无隐瞒。

户部尚书?好像跟龙啸天走得比较近,祝婉忆似乎见过一次,长得很精神的一个小伙子,跟煌御天,龙啸天都差不多大的年龄。

祝婉忆似乎知道了事情的大概。

“御天,你安心休息,这件事就交给我处理!”祝婉忆伺候煌御天一番梳洗,用过早膳,这碗筷还没放下,龙悠然就赶了过来。

“皇上……臣妾听说……”看到祝婉忆的龙悠然止了声。

“贤妃有事不妨直说!”煌御天冷冷的轻啄了一口茶水,看都没看龙悠然一眼。

“皇上让素然顶替姐姐去幻雪国,现在还有心思在这儿喝茶吗?据说幻雪国已经做好准备攻打我大理国呢!”龙悠然瞪了一眼祝婉忆,痛切的说。

祝婉忆却是在煌御天边上淡淡的笑着,“打仗?那我们派户部尚书去劝和怎么样?”

龙悠然没想到祝婉忆会插嘴,瞬间愣在了一边。

原来是这样?煌御天不由得冷冷的看向龙悠然。

“劳贤妃挂心了,本王自有办法不让我大理国百姓饱受战争之苦!如果没事,贤妃就退下吧!”说到底还是为那么多年的坚守留了一点情。

龙悠然还想争辩几句,见煌御天拉下了脸,自知不是时候,悻悻退去。

“其实你没必要怪她,换我是她,也许我会做得更甚!”祝婉忆又为煌御天填了一口茶。

煌御天看着祝婉忆,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她,明眼如她,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个结局,“婉儿,你要是个男人,怕是比我还要志在四方吧?”

“怎么会?我只想做你的女人而已!”祝婉忆抱着煌御天小脸贴了过去。

她的要求并不高,有他这样守着她就已经足够。

“她很好,你不用担心,不用自责!”这句话是对煌御天说的,她话中的含义,他自然懂。

原本,煌御天和祝婉忆就没有打算追究龙悠然故意散播谣言这回事。

可是,龙悠然不服气,竟然派人去幻雪国通风报信,可是幻雪国的望月宫不是吃素的,分不清敌友关系的她们,岂会容忍异物的存在。

龙悠然派去的人除了一人被海棠救下,其余的全部死在望月宫刀下。

煌御天听罢这人的供词,一气之下,贬了龙悠然,祝婉忆求情,煌御天才允许龙啸天带龙悠然回去。

失去一切的龙悠然一夜之间疯了,每天跟几个小丫头疯疯癫癫的玩着游戏,不识得任何人,即使龙啸天。

“对不起!”祝婉忆看到那样的龙悠然,除了跟龙啸天说对不起,不知道还能用什么语言来弥补。如果没有她的出现,或许龙悠然还是以前那个纯洁善良的姑娘。

“是她自己造的孽,你不用自责!现在的她很快乐,不像在宫中那般小心翼翼,算计别人!”龙啸天看得开,祝婉忆自然也不再说什么。

“御天,我希望他们都好好的!”祝婉忆靠在煌御天的怀中,看着外面的圆月感叹。

龙悠然,素然,雅瑟,卿长生,他们都好好的!

“婉儿,他们都过得很好不是吗?悠然个性太强,出事是迟早的事,你不要自责,若是真要自责,那也是我的事,与你无关!你只要好好的看着我,守着我就好!其他事情交给我处理!”煌御天搂着晴夕婉曼妙的腰姿,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亦是看着窗外一轮圆月。

她不知道,曾经多少个这样的月圆之夜,他都是独自一人观赏,那滋味好难受,好凄惨。

现在,他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而且再也没有任何人可以打扰他们。

“今天听小柔说你把后宫嫔妃都遣散了,真有此事?”祝婉忆想起从龙啸天那里回来的路上小柔跟她讲,煌御天将后宫仅有的几个嫔妃遣散了,自然是给了丰厚的家用,以备她们的后半生之用。

“你都知道了?”煌御天从身后搂着晴夕婉,轻轻咬着她的耳垂,笑嘻嘻的问。

晴夕婉转头给了煌御天一个香吻,点点头,“你怎么跟那些大臣们交代?”

大理国的传统让煌御天给破坏了,那些守旧的大臣们自然会上书反驳,祝婉忆感动煌御天为自己所做的这些,只是,他做的太好,她都不知道怎么回报。

“这是家事,不必理会他们!倒是你,该怎么感谢我呢?”煌御天摸着祝婉忆刚刚离开的香唇,贴了过来。

却被祝婉忆巧妙的躲过,“这是你曾经答应我的不是吗?”

浅笑兮兮中美目流转,无骨的身子瘫软在煌御天的怀中,她都不敢相信,从此以后,她和煌御天也会过着一世一双人的美好生活。

从找她回来之后,他便只有她一个女人,每日每夜只跟她在一起,她已经再一次爱上了他。

“我爱你,御天!”

“我爱你,婉儿!”

那个男人已经做到了极致,他为了她遣散后宫,留了一世的佳话。

他封她为后,大理国唯一的皇上,只有唯一的皇后。从此不会再有第二个皇后。

天玄三十一年冬,大理国皇后祝婉忆诞生一对龙凤胎,取名快乐和美好!

幻雪国皇上和皇后送来贺礼,寥寥几笔,倒出了所有人的心思: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前来送贺礼的自然也有那对白衣胜雪的夫妇,男的俊俏,女的清秀,多年不曾在江湖上露面的他们,一直被当做一段传奇故事在流传。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