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法医狂妃萌宝有毒 > 法医狂妃萌宝有毒最新章节列表

第186章 诡异的微笑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杀手迟迟不动手,很有可能是忌惮他的力量。这个叫梅香女人的事情与竹筒的事情的关联,究竟在哪里。

凤九歌嘴角勾起一丝冷笑,是有人在对她敲山震虎,警告她小心些呢。

在他们走过去的过程中,御河中的水正慢慢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丝血液的红色先从水底缓缓升起。

而那放在草丛中藏好的菊露身体,被一个漆黑的人影带走了。

在宫人们的带路下,一行人走到了御河边。

花丛中隐藏着一条御河的支线,涓涓细流本该清澈如斯。可是当他们看到时,每个人都不禁变了脸色。

那哪里是御河,根本是一条血河。

诡异的、浓稠的血液源源不断地从河流起始处流出来,把清澈的河水染成红色。血液的味道是新鲜的,诡异地飘在天空里,仿佛一曲鲜甜的歌。

宫人们大惊失色,吓得脸色发白:“不!不是这样的!我们刚才来的时候还不是这样的!”诡异的红色河流吓得她们腰膝酸软,瘫倒在河边。

邵华书第一个撑不住,转身哇的一声吐出来。他早上没吃什么东西,胃里没有食物,只能是干呕。

顾少宗淡淡的眸子几乎被河流染成的红色。他闭目长时间不说话。

连凤九歌这样见惯凶杀现场的都被这诡异的红色河流震慑住了。等她回过神来,俯身下去,伸出手指点向那诡异的河水。

胳膊蓦然被人拉住,长孙无忧冷静的面容挂在脸上,他摇了摇头:“可能有毒。”

对啊!她怎么一时没想到呢。

几乎被这妖异的红色冲击得失去了理智,凤九歌注意到一个宫人的头上戴着银色的钗子,伸手拔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探向那河流。

钗子的一端刚刚浸入河水中,发出了轻微的“呲”的一声,一股烟气冒了上来。拿出来时那根钗的末端已经变成纯黑色!

凤九歌额角上沁出些微的汗,刚才的一个不小心很可能让她丧命!

长孙无忧意料之中地看着那根钗,厌恶地皱眉:“扔掉吧。”

凤九歌扯掉旁白花草的叶子,小心地将钗包起来:“这东西将来也许有用,毒性来得猛烈。这样的毒药必然不多见,也许能找到是什么毒药,便能顺藤摸瓜找到它的主人是谁。”

长孙无忧金色的眸子中闪动着异样的光彩,他飘飘如遗世独立的样子即使站在这诡异的河流边也丝毫不显得违和。他冷峻的目光如果极地冰封千年的弯刀,看向了闭目不语的顾少宗。

顾少宗没有睁开眼睛,好看的眉毛却微微皱了起来。似乎在思索着什么。旁边的邵华书已经干呕不止,勉强稳住自己,却蒙上眼睛打死不敢再看那血河一眼。

长孙无忧轻蔑的目光从他身上掠过。这样的人也配得上当御林军的统领?被他踢下来是早晚的事情,轮不到他三殿下操心。

凤九歌刚包好那根钗子。抬眼的功夫看见有什么东西从河流尽头处飘出来。

飘近了众人才看清,那是一个苍白的头颅!能看出来女人生前长的也很文雅白净,她的脸上没有带上一丝血污,平缓地顺着河流来到他们身边。

“梅香啊!那是梅香!”宫人们再也禁受不住这样的惊吓,有的晕了过去,有的四散奔逃。

顾少宗利落地用轻功闪到她们面前,挨个点了睡穴:“这件事情不能再扩大下去了。”

凤九歌看着那苍白的头颅,漂亮的桃花眸里泛出一层雾气。毒性能氧化银质,却不能给人体造成表面性的破损。

那头颅漂到大家的面前,又缓缓飘走。每个人都看清了,梅香的嘴角挂着一丝诡异的微笑!微笑得那么自然,好像她是心甘情愿赴死,而且通过死亡完成了某种可怕的仪式。让人不寒而栗。

头颅漂过去后,水很快变得清澈起来。刚才浓稠的诡异血河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凤九歌飞身追上去。即使难以处理,她也一定要稀释血河,拿出头颅!

她不能让事态再扩大。宫里每个人有着自己的目标,这一竿子打草惊蛇恐怕会出现更棘手的事情。

顾少宗跟着追上去,两人都愣住了。前面小河娟娟,哪里还有红色的水流出现。诡异的头颅更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长孙无忧闲适地踱着步子走来时,两人还在一遍一遍到处寻找那条血河。

凤九歌松松筋骨,眼里闪过危险的光芒:“没错,我们是从上边那条河顺流而下的。不用找了,没了。”

顾少宗摸摸下巴:“有人赶在我们之前快速地把烂摊子清理了。”

而他们心里都清楚,这个人必定是这场罪恶的源头。

凤九歌巡视一圈,冷静地给出了判断:“走吧,今天我们不可能再找出任何线索了。”

长孙无忧看似无意地站立一旁,其实已经把整个地方都看到了,是的,这个女人判断的非常对,他们今天不可能有收获了。

有人用非比寻常的速度打扫了可怕的现场。长孙无忧一路走来是在仔细观察,免得有人在他们后面动手脚。那人没有在后面动手脚,他有足够的信心在三个人的面前挑衅。

长孙无忧无意地勾了勾唇,魅惑却冷峻的笑容浮现在他的脸上。对方想要跟他好好玩玩呢,希望对方不要过早地被他玩死便好。

一个人站在绝巅时是很寂寞的。

三个人都没有说话,默默地往回走。清澈的小河流映着正午的阳光,点点闪光如碎金,惹人去看。

顾少宗在回程中仍旧注意了他们的行走路线,指望能发现点蛛丝马迹。凤九歌只是一味思考。她冷然的小脸变得很硬气,看起来线条分明。

三个人回到他们发现血河的地方,空落落的地方让凤九歌感觉到不对劲,究竟是哪里不对劲,一时也说不上来。

长孙无忧冷冷地抛出一句:“那人呢?”对啊!两人猛然惊觉,邵华书不见了!

刚才还在这里干呕不止的文弱公子瞬间失去了踪迹。同样是失去踪迹的还有顾少宗点了睡穴的宫人们!

河流之中泛出了奇怪的声音,仿佛有人突然肚子饿了,大口地吞吃着什么。他们转向那条不安分的支线。

凤九歌心里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顾少宗也想到了这点,指着河流,难以置信地转过头看着另外两人:“你们的意思是……”

凤九歌神色一暗,上前拍了拍了顾少宗的肩膀:“很有可能已经落入河中。”

“不可能!”顾少宗声音不大,却斩钉截铁地否决了凤九歌的话。

凤九歌第一次看见这人事态,若不是眼前的事情很棘手,她倒是兴趣满满。

顾少宗一跃而起,如大鹏展翅:“华书——”声音带着浑厚的内力,配上他天生好听的声线,如同古钟梵音敲响在人的心头。

几乎是绝望的一句喊声,却真的有个人从花丛里穿出来了:“少宗,我在这里我在这里!”邵华书眉眼尚且稚嫩,似乎有点长不大的样子,天生让身边的人会对他产生怜爱之情。

长孙无忧见到邵华书却眉头骤然一紧,冷峻如斯的脸上泛出说不清的东西,修长洁白的手指轻轻敲击着自己的衣摆。

顾少宗从天上落下来,眉头早已舒展:“你去哪里了?”

邵华书跑的气喘吁吁到达顾少宗身边:“少、少宗!我回头发现你们都走了,你猜怎么的?连那些被你点晕的宫女也不见了!太吓人了,我、我鼓起勇气到周围转了转,想找到那些宫女。”

长孙无忧冷冷地插了一句:“找到了吗?”

邵华书愣住,没想到堂堂轩辕国三殿下对自己开口了,激动地有点说不好话:“回禀三殿下,臣把四处都看遍了,没、没找到。没找到任何人的踪迹,包括侍女。”

长孙无忧不置可否地看向虚空,不再搭理他们。

顾少宗点点头:“你没事就好。”

凤九歌见人没出事,暗暗松了一口气:“我们走吧,先离开这儿再想办法。”

四个人离开御河范围内,慢慢往叶辰殿的方向走去。事情发展到现在的地步,没有人还有食欲提起吃饭。

凤九歌突然想起了什么,步速加快,脚不沾地,几乎是飞一般地向着一个方向跑去,到达后不出她所料,菊露也被带走了。

所有人都不再说什么,默默回到了叶辰殿。

贺公公正守在门口,见到他们过来,乐颠颠地迎了上去:“爷!到处都找不到您!我一猜您准在这儿。”

顾少宗和邵华书苦笑,这位不是龙无忧的书童阿贺吗,原来就是三殿下身边大名鼎鼎的贺公公啊。两人拱手:“贺公公。”

贺公公不急不躁地回礼,礼数十分周全:“二位统领不去庆祝自己大日子,怎地到这儿来了。”

顾少宗耐心地回答他:“我们刚来时住这儿,回来收拾收拾东西。”

贺公公微笑颔首:“那二位统领请便。”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