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天刑纪 > 天刑纪最新章节列表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安逸时光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感谢:欢度OO国庆、liyou曝光、无仙粉丝、幻世先生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洞穴,有着二十多丈大小,颇为宽敞。四周虽然是地火岩浆,而洞内却感受不到炽热,反而灵气浓郁、雾气飘渺。

洞穴的尽头,环绕的溪水则是汇聚成了一个数尺深,两三丈方圆的池塘,溢出了溪水再由石缝,流向地下的深处。

有人褪去衣衫,赤条条的走入池塘中,然后躺下来,享受着温暖的包裹、溪水的冲刷。月族的兄弟们,见他如此惬意,有样学样,也“扑通扑通”跳了进来。浅浅的水池,顿时人满为患,却一个个兴奋,欢声笑语不断。

“哈哈,舒坦……”

“哎呀,莫要挤着先生……”

“先生的身子,这般白嫩……”

“啧啧,先生的细嫩便如女人一般……”

无咎仰躺在滚烫的池水中,闭着双眼,伸手揉搓身子,尽情享受着难得的安逸。而迸溅的水花,吵嚷的笑声,逼得他睁开双眼,却见左右围了一圈傻大黑粗的家伙。尤其那一张张笑脸,带着灼热的神情,透着异常的亲热,让他接受不能。

“滚开——”

无咎拍打着水花,出声驱赶。众人散去,纷纷拥挤着躺在水中。上涨的池水翻涌而来,他只得挪动身子,又不禁双手揉搓,惬意自语道——

“哼哼,自从修至飞仙,这皮囊也着实细嫩了些,却怪不得我呀……”

又一个粗壮的身子,挤到身旁。

无咎正要发怒,暗哼一声。

韦尚也跟着凑热闹,他虽然不比广山的个头,而赤条条的身躯,同样异常的壮硕。亦正因如此,使得并不单薄的某位先生顿时相形见绌。

“兄弟……”

“嗯呐……”

无咎闭上双眼。

韦尚躺在一旁,伸出手臂枕着脑袋,也不禁舒服的哼哼一声,轻声道:“真是想不到啊,本以为抵达原界,又将是血雨腥风,谁料却在这温泉中沐浴。”感慨作罢,他又道:“兄弟,莫忘了灵儿啊……”

“嗯!”

“小师妹,算是我唯一的亲人!”

“谁说不是呢……”

“你有无计较?”

“且安逸几日,等待吴昊归来。”

“我怕他一去不返……”

“无妨!倘若十日后,不见吴昊归来,你我兄弟便离开此地……”

“之后又如何?”

“我要让月仙子知道,我无咎已来到了原界!没有那个臭女人的陪伴,也少了诸多热闹!”

“你我初来乍到,不敢莽撞,谨慎为上,来日方长……”

“嗯……”

“还有鬼妖二族,必然添乱……”

“嗯……”

十三位大汉,与一位先生,在遭遇了一番混乱之后,躲在离火谷地下的洞穴中,尽情沐浴着温泉的爽快,享受着难得的安逸时光。

而无咎虽然摆出悠闲的架势,心头却没有半点儿轻松。

这并非卢洲,而是原界啊!

此前的卫家,许是传承长久的缘故,于是被冠以“古”字,称之为古卫家。而从吴昊口中得知,不管是古卫家,还是古羌家,仅为小家族,在偌大的原界,根本不值一提。尤其是古卫家,已然没落。

正是这个没落的小家族,便有飞仙存在,且神通广大,着实叫人难以想象。

而鬼妖二族,跑了。且罢,不必理会。此行还有

一帮兄弟呢,稍有不慎,莫说找寻灵儿,只怕随时随地都将陷入绝境。便如韦尚所说,戒急用忍,他要从长计议……

广山带着月族的兄弟,依然泡在滚烫的池水中,随着舒适与困倦袭来,一个个打起鼾声。韦尚洗涮过罢,走到洞口旁坐下。他要担当守卫职责,以免遭遇不测。而某位先生,则是找了块石头盘膝而坐,旋即双手结印,默默耷拉着脑袋。

魔剑天地中,依然昏暗阴冷。

而倘若细观,似乎有所不同。

曾经拥挤的兽魂,少了小半之数。余下的兽魂,尚有三百多头,蜷缩在阴暗的角落里,惶惶不安的模样。

另外一片角落里,五道人影的神态举止各异。

钟玄子与钟尺,与鬼赤坐在一起。彼此虽然有所猜疑,却因鬼族的功法,而成了同道中人,故而能够和睦相处。

“天劫,有阴阳之分。鬼族渡劫,称为阴劫,虽然没有九重之多,却要更为的凶险。当然,两位渡劫之时,我不会袖手旁观……”

“多谢前辈……”

“众多的兽魂,一去不返,请教前辈,此前发生了何事……”

“这个……要问无咎了……”

与三人相距十余丈的远处,另有两道金色的人影,也在关注兽魂的变化,并时不时的窃窃私语。

“依我之见,无咎遇到麻烦了。否则他不会召唤兽魂相助,却一次折损了两百多头兽魂……”

“是啊,我也觉着古怪……”

“哈哈,莫非那小子遭遇月仙子、玉真人围攻,已凶多吉少……”

龙鹊说到此处,乐出声来,

夫道子却摇了摇头,道:“无咎用他的魔剑,囚禁了你我。倘若他真的遇难,而魔剑又随他陨落。你我岂不是要永生永世,封在此地?”

“啊……”

“放心便是,那人不会轻易死去……”

便于此时,半空中突然飘来熟悉的话语声——

“嘿,本先生当然活着!”

鬼赤、钟玄子、钟尺,与夫道子、龙鹊,同时抬头看去,却只闻其声而不见其人。而无论彼此,皆站起身来。

钟玄子与钟尺,关切道:“无咎,你是否安好?”

鬼赤,沉默不语。

龙鹊与道子,相继出声——

“你即使活着,只怕也丢掉半条性命,哈哈,月仙子与玉真人不会饶你!不如放我出去,帮你求情……”

“无咎,你如今人在何处?”

无咎并未现身,继续以神识传音——

“多谢两位前辈的问候”

话语声稍稍一顿,又道:“龙鹊,叫人大失所望了。本人不仅安然无恙,而且已抵达卢洲原界!”

“你又骗人……”

龙鹊难以置信。

夫道子却叹了声,道:“无咎应该没有说谎,原界如此神秘,必然有着不为人知的来往途径……”

“前往原界,只有通灵山一条路……”

“龙兄,不妨试想一二,他之所以折损了两百多头兽魂,难道不是为了前往原界?”

“说的也是啊……”

“嘿,夫道子,你是我所打过交道的玉神殿祭司之中,最为精明的一个,而时运也最为不济!”

夫道子的脸上,无悲无喜,却低下头来,暗暗叹息一声。

想当年,他操纵贺洲仙门,得心应手,也算是时运亨通。谁料遇到某人之后,从此霉运连连。

“无咎,你竟敢擅闯原界,你大祸临头了。不用两位神殿使收拾你,你便将走投无路……”

龙鹊或许想要善意提醒,却心思作祟,话语出口,则变成了一种恫吓。

无咎倒是不以为然,笑道:“嘿,龙兄,有何教我呢?”

“我……”

突然被一个死敌、一个仇家,尊称为兄长,使得龙鹊始料不及,喜欢嚷嚷的他顿时张口结舌。

却见夫道子抬起头来,出声道:“原界,不比卢洲。各地家族众多,高手如云,却也纷争不断,常年打打杀杀。而只要没人危及玉神殿,四位祭司便不会过问……”

“房宿子、虚厉、奎元子与柳乌子?”

“正是。而那四位管辖原界的祭司,无论是修为、地位,还是权威,皆远远高过本土的祭司。即使与两位神殿使相比,也不遑多让。我劝你莫要生事,以免遭到各地家族的围攻。此外,远离玉神界,否则便如龙兄所说,根本不用两位神殿使出手,便将凶多吉少啊!”

“玉神界?”

“玉神界,便是玉神殿的所在之地。奈何本人前往玉神殿,也仅有寥寥数回,且途中规矩森严,有关详情知之甚少!”

“多谢指教!”

夫道子的一番话,获得某人的诚心道谢。

见状,龙鹊也忍不住出声指点起来——

“无咎,你听我说啊,原界宝物众多,但凡遇到集镇,或大的城堡,切莫错过,必有收获……”

而无咎在意的并非宝物,再次问道——

“诸位,有谁精通炼器之道?”

龙鹊悻悻闭嘴,与夫道子换了一个无奈的眼色。某人的心思,难以捉摸。原界之行,与炼器何干?

钟尺与钟玄子点了点头,举手道:“师祖擅长炼器,不知有何吩咐?”

钟玄子谦逊道:“不敢说擅长,略知一二……”

“如此便好!”

无咎的话音未落,半空中飘下一物。

钟玄子伸手接过,竟是一件柔软的银甲,却绽开一条豁口,并沾满了血污。

“这是……”

“那是他的护体银甲,好大的裂口,好多的血呢,还说他安然无恙,哈哈……咳咳……”

钟家祖孙没有见过星月银甲,龙鹊却是熟悉,禁不住乐出声来,又忙猛咳掩饰。

“嗯,不知能否修复?”

钟玄子捧着银甲,凝神端详,转而又看向昏暗的天地,慎重道:“且全力一试,却离不开乾坤晶石……”

乾坤晶石,也就是五色石,这位神洲的仙门高人,依然沿袭了神洲的称呼。

“多少?”

“数百块足矣!”

“午道子,借我五百块!”

“无咎,你怎有脸讨借?你抢了我一二十万块五色石呢……”

“没了!”

“不要借他,满口谎话,近二十万块五色石,说没就没了……”

在龙鹊的竭力阻拦之下,夫道子还是拿出五色石交给了钟玄子。他却以为某人欲壑难填,很是鄙夷不已。

“好啦,失陪……”

星月银甲,有了修复的指望,无咎很是欣慰,打了声招呼便要离去。

始终沉默不语的鬼赤,突然出声——

“无咎,请你说句实话,鬼丘与七十二位鬼巫,是否抵达原界、又是否安在?”

“嘿……”

(本章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