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忽悠记 > 三国忽悠记最新章节列表

第0583回:四分五裂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第0583回:四分五裂

长安城。

长安虽然从来都不安,但至少在彭羽的治下也“安”了一些年。

但似乎就像“安”到了头一般,隐隐开始不安了。

而且这种不安,随着时间推移已经越来越明显,甚至有些控制不住的迹象,因为不但百姓不安,兵丁不安,就连官吏都开始不安了。

百姓没法安心,因为羌族就在西安之外虎视眈眈,而西安之地更是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能被羌族所下,这些异族可不会将汉人当人看的,百姓当然难以安心了。

兵卒也没法安心,因为彭羽虽然回到了西凉,但他几乎是单枪匹马回来的,换句话说,七万大军出征毁于一旦,彭羽虽然归来,但现在的彭羽已失去了对羌族的威慑力。

更重要的是“常胜将军”败了,而且一败涂地,足以让兵卒对彭羽的信心不说损失殆尽,至少也是大打折扣。

而且这七万人皆是有家有室的兵卒,如此一来,至少代表着近七万个家庭失去了主心骨,至少也有数万孩童失去了父亲,所以兵卒没法安心。

至于官吏就更没法安心了,因为朝廷任命新任的西凉州牧曹操竟然被挡在潼关之外,这可是谋反的大罪,一不小心就会被诛杀九族的。

而且新任州牧并不是孤身赴任,而是领着大军前来,这就更让长安难以安心了。

所以不但长安难安,西安难安,甚至整个西凉都在悲戚、不安之中。

这种不安正在持续发酵,持续蔓延,甚至连彭羽的心腹都有些不安了,因为彭羽回到长安已经有七八天了,可他只是待在太守府内喝酒而已,没日没夜醉的一塌糊涂,根本不管任何事。

似乎彭羽自己也失去了信心,失去了信念,对一切已经不在乎了。

众将、众心腹甚至是徐晃与郭嘉欲见彭羽,都被挡在府外,彭羽似乎只需要美酒作伴,至于其他的一切事情,都不想听也不想管了。

徐晃忧心忡忡道“这可如何是好?”

郭嘉摇头叹息道“主帅颓废,为之奈何?”

顾雍一脸的惨然“唉,将军乃是性情中人,遭此大难,必然难以接受,这洛阳之中的天翻地覆,别说是将军,就是我等,也彻夜难眠,难以释怀啊。”

顾雍说着说着又想起洛阳中的恩师蔡邕,万没想到短短时日,竟然天人永隔,忍不住眼眶通红,好不容易才硬生生将泪水收回,生怕自己不经意的落泪影响到军心。

现在的西凉实在再也经不起任何变故了。

赵云、张郃、甘宁等人皆在西安城前,甚至就连刚刚随彭羽归来的典韦也前往西安抗击羌族去了。

至于许褚、华雄虽然伤势严重,却早已马不停蹄往“安定城”而去,以便帮助黄忠抵抗马玩的武威军了。

剩下的张辽也没闲着,从归来时,就往潼关去了,以协助高顺镇守潼关。

如此彭羽归来的队伍中,除了彭羽待在府中,马超、魏延守在府前外,其他人皆立即投入了新的战场之上,各自在拼死效力着。

…………

太守府内。

彭羽早已醉倒在府中,满地的酒罐,破碎洒落在四处,而彭羽的手早已不知被那只碎片所伤,看起来伤口甚深,几近见骨了。

虽然血早已止住,但是彭羽不停的挥动双手,时而抓起酒罐痛饮,时而全力将酒罐砸于地上,所以血根本无法彻底止住,随着彭羽的状若疯魔,手中的伤口,也是时而愈合,时而再度撕裂。

……

一直以来,穿越到东汉对于彭羽来说,就像一场游戏一般,特别是从穿越而来后,凭借着各种小聪明与得天独厚的运气,彭羽一路走的十分顺利。

这种顺利更加剧了彭羽的这种感觉,让彭羽始终觉得,一切事情无论怎么来,结果都会不错的。

所以彭羽一直盲目乐观着,对于自己短短十年取得的成就当然也是沾沾自喜,得意洋洋。

心态也从第一次上战场的忐忑不安,慢慢的变成习以为常,最后更是主动寻战。

什么战争的残酷?

战争就是只要我出马,一定是我胜敌败,大破敌军,使我名扬天下用的,战争不但不残酷,相反他让我如鱼得水,在战场之上尽力表演出我的能耐以及在历史上写下我的篇章。

骠骑将军?

骠骑将军算什么?他霍去病又能如何?

他能打败异族,我彭羽同样可以,而且我出马,敌军尽数投降,根本不敢与吾争锋呢。

淮阴侯?

淮阴侯又能怎样?他韩信用兵能有我彭羽厉害?我彭羽出征以来,那次不是以寡敌众,那次不是以弱胜强?

他韩信能做的,未必有我彭羽做的多,做的好。

至于三国中赫赫有名的人物,统统算得了什么?

曹操、刘备、孙策、袁绍、袁术、刘表,甚至何进,这些人都怎么跟我比?

曹操、刘备、孙策的官职都是我一句话定下来的,至于袁术,别说他的官职,就是他的人头,随时可取,他焉敢有半句不服?

至于董重、袁隗、袁绍等人更是不堪,虽然阴谋、阳谋不停,但那次不是被自己治得服服帖帖,让他们得不到半点好处呢?

甚至是大将军何进,这个屠夫一无是处,他能在洛阳平平安安当他的大将军,皆是因为我彭羽之故,若是没我,这洛阳早已被黄巾攻破,他何进早被黄巾斩杀了。

陛下刘辩?

若不是王允、卢植、蔡邕及义父等人在,皇帝又如何?时至今日,谁又能治得了我彭羽呢?

至于权利、金钱、地位、名声、荣誉等等,那样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这整个天下,谁能与我相提并论呢?

……

不知从何时开始,彭羽自己的心态早已起了太大的变化,这一切的后果都是彭羽亲手造成了。

越发猖狂,所以草菅人命,越发自大,所以不听良言,越发位高,所以眼高于顶,越发权重,所以一意孤行……

正是由于彭羽自己的变化,才使得很多事情又出现了新的变化,他从利于彭羽的一面慢慢的背离,最后倒戈相向。

正如洛阳之中发生的所有事情,不正是彭羽与何进互斗才让董重、袁隗趁虚而入的吗?

假如,假如……

义父怎么会?

这些老头怎么会?

这跟着自己南征北战,东征西讨的兵卒又怎么会?

“彭羽啊彭羽,你口口声声说要保护自己的家、保护自己的亲人、保护自己的麾下、保护自己的兵卒,让他们都过的好一点,过的更好一点?可实际上呢?”

“哈哈,哈哈哈哈……若是没有你彭羽,这些人恐怕才会过的更好些吧?”

“哗啦”一声,又一只酒罐摔下,四分五裂,手上的伤口再度撕开,又开始流血了。

那破碎的酒罐正如同彭羽的心一般四分五裂,那手上的伤口正如彭羽的心一般血流不止。

“是彭羽害了你们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