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危险旅途 > 危险旅途最新章节列表

第305章新的征途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分享到:

沈君茹脸色苍白,感觉那个美妇比自己年龄大,身姿也很成熟性感。不怪钱冲不喜欢年少的程雪松,原来喜欢的是成熟的女子。自己不是也比钱冲大两岁吗?

沈君茹通过跟钱冲这么多天的共同患难,并不否认他对自己的爱。可是,当她看到钱冲对那个美妇如此动情,才意识到,他不仅爱自己,也爱别的女人。

当她想到自己并不是他的唯一,就立即感到无比的失落,因为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而掩面离开了···

钱冲跟那个美妇拥抱之后,又热聊了一会。钱冲听了美妇的一番述说之后,显得喜不自禁了。他立即回头看沈君茹。可是,沈君茹已经不见了。

钱冲一惊,立即四处寻找起来···

那位美妇也跟随在钱冲身后,同样四处张望着···

这时候,钱冲发现一个三十来岁的俏丽女子也加入到了高个子女人和她的老公以及连毛胡子男人当中。她还亲自察看连毛胡子男人的伤口,一副关心的神情,溢于言表。

钱冲暗想:这个美丽女子一定就是连毛胡子男人的女朋友吧?难怪他在见面前,就兴奋地剃光了自己的一脸胡子。

不过,钱冲无心考虑这些,因为他心爱的女孩突然在自己眼皮底下消失了。他必须尽快找到。

跟连毛胡子男人一起的女人自然就是王丽君。她见到连毛胡子男人时,也同样激动万分。高个子女人对她已经没有丝毫芥蒂了,还非常感激地讲述起连毛胡子男人在这次旅途中对自己的照顾和保护···

未了,杨少石拉着妻子的手走开了。他要给连毛胡子男人和王丽君一个私人空间。

王丽君等他俩离开后,不由嗔怪质问道:“黄涛,你心里还有我吗?”

黄涛一愣,但随即表示道:“有!尤其在这些最艰难的时刻,我心里无时无刻地想着你,很怕再也见不到你了。”

王丽君突然小嘴一噘道:“既然你心里想的是我,可为什么为了别的女人去拼命呢?你想过我的感受吗?”

连毛胡子男人动情道:“我救少石的妻子,是因为受战友的委托,这是一种战友般的情谊。如果把她换作了你,那我会更加义无反顾的。因为我对你是爱。这是友情无法比的。”

王丽君突然扑哧一笑:“老黄你别激动。我是逗你的。我其实一点也没怪你为她去拼命。因为这说明你是一个敢于担当的男人。能够为别的女人舍生忘死,那肯定也不会让我受到伤害。我认定了你了。因为跟你在一起,会有最踏实的安全感。”

“丽君你真好!”连毛胡子男人突然动情地握住了王丽君的手。王丽君羞涩地垂下了头。

再说钱冲,终于在一处草丛中发现了沈君茹的脑袋。他赶紧靠了过去,发现沈君茹正蹲在那里痛哭流涕···

“宝贝你这是怎么了?”钱冲俯身抱住了她的肩膀,并把她的娇躯托了起来。

“请你别碰我!”沈君茹狠狠地甩开了钱冲,并恼怒道,“我以后不用你再来管我,快去疼爱那个女人吧。”

钱冲一愣,随即明白了一切。他不由嘿嘿笑了,并伸手板住沈君茹的肩膀,让她转过身来,并向走过来的美妇一努嘴道:“宝贝千万别瞎想。她是我的老妈呀。你怎么连她的醋都吃呢?”

沈君茹一听,顿时愕然了。当她看到美妇人一副和蔼的微笑,心里依旧是半信半疑。

“可你明明叫她‘晓棠姐’····”沈君茹低声质疑道。

那个美妇人正是韦晓棠。她之所以跟在了其他家属们的后面,是因为身边还有程雪松和王洪明。其实,刚才纠结的不仅仅是钱冲和沈君茹。程雪松和王洪明同样是纠结。他俩也同样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钱冲和沈君茹。

韦晓棠一看他俩止步不前,就明白了他俩的心意。她于是就建议道:“你们两个先留在这里。我进去找他俩,先把情况跟他俩说清楚了。”

程雪松俏脸一红,低声道:“谢谢妈妈!”

韦晓棠这才单独走进来。她也因此落在了其他家属的后面。

当韦晓棠把程雪松和王洪明的情况跟儿子讲述一遍后,钱冲自然是喜不自禁了。

韦晓棠已经不止一次见过沈君茹了,那还是沈君茹一身保安制服,英姿飒爽地挺立在那座贵族社区的岗亭上。如今看到她满脸眼泪和鼻涕时,就知道她吃儿子的醋了。

她耳朵尖,居然听到了沈君茹刚才的质疑,就立即微笑走到沈君茹的面前,并解释道:“冲儿从小讲话就没正型,他还称呼他爸为‘老钱’呢。他看到我们公司里一些比他年龄还小的员工叫我‘晓棠姐’,他为了在人家面前不吃亏,也附和叫‘晓棠姐’了。”

钱冲这时也憨厚一笑:“其实,我只是偶尔叫老妈为‘晓棠姐’。今天不是激动了吗?所以就纵情一下。其实,我叫‘晓棠姐’的含义是希望老妈永葆青春啊!”

沈君茹顿时明白了一切,她终于破涕为笑了。可是,她依旧难掩之前流出的那么多的眼泪。

韦晓棠见状,就从自己的女包里取出一块纸巾,亲自为沈君茹擦拭她的‘花脸’。

沈君茹突然受宠,有些羞涩道:“谢谢阿姨···”

钱冲在旁突然嘿嘿一笑:“宝贝你称呼错了,该叫她‘妈妈’了。因为她刚才告诉我一个好消息。况且,咱俩之前已经拜过天地了。而且,也不会再有任何障碍了。”

沈君茹俏脸一红,并有些惊异道:“好消息?”

钱冲一看老妈要抢先说,就赶紧制止了。他这时显得一本正经道:“雪松已经被我对你执着的爱所感动了。她为了成全我俩,做出了一次最伟大的举动,就是把自己下嫁给了我的情敌王洪明!王洪明也接受了她。目前他俩就守在外面,等待咱俩去祝福他俩呢!”

“啊?”

沈君茹惊愕地张大了嘴。她对钱冲这番话,几乎是难以置信。

韦晓棠这时含笑道:“冲儿刚才虽然有开玩笑的成分,但有一句话却是真的。那就是雪松已经成为了我的干女儿,而洪明成了我的干女婿。我们这段时间,一直在一起。”

沈君茹听了,既兴奋又诧异,不由疑惑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沈君茹得知发生在王洪明和程雪松身上的真实情况后,也不由唏嘘不已。她终于可以让自己的小手让钱冲紧握着去面对王洪明和程雪松了···

他们四个男女终于走到了一起,并相互交谈了很久···

他们到底谈了什么,谁也无法知晓。不过,当他们两对再分开时,程雪松突然塞给钱冲一个纸条。而王洪明同样塞给沈君茹一个。

沈君茹和钱冲走开时,都禁不住打开纸条同时看。他俩都以为是曾经的追求者给他俩留的悄悄话。可是,他俩都弄错了。程雪松塞给钱冲的是沈君茹的‘遗书’,而沈君茹手里,则是钱冲的‘遗书’。

当他俩看过彼此的‘遗书’后,都表现得无比激动。钱冲又情不自禁地拥抱住了沈君茹,并动情地讲道:“现在谁也挡不住我们了,宝贝终于属于我的了!”

沈君茹也显得无比的幸福,也同时在现场众目睽睽之下,显得有几分羞涩。

不过,她突然想起了什么,并断然推开了钱冲,并嗔怪道:“我还没答应嫁给你呢。因为你还没向我表白过呢。”

钱冲愕然道:“我怎么没向宝贝表白过呢?你难道不知道我已经追求了你整整三年了?”

沈君茹小嘴一撅道:“你就是再追求三十年也没用。因为你始终没向我说过那三个字。人家都对你说过了···”

钱冲一愣:“我真的没有说过吗?”

沈君茹把脑袋要成拨浪鼓一样:“没有,没有!我从来没听你亲口说这三个字。”

钱冲仔细想了一下,也无法确定自己是否跟她讲过那三个字。不过,他明白,就算自己以前讲过,那沈君茹此时还要幸福地听到这三个字。

他于是清了清嗓子道:“那我现在说,好吗?”

“嗯!”

沈君茹幸福地闭上了眼睛,仿佛要聆听世上最美妙的音符。

钱冲趁她闭紧双眼,突然再一次抱住了她,并动情地喊出三个字:“在一起!”

沈君茹一惊,随即睁开眼睛疑惑道:“你怎么说这三个字?”

钱冲哈哈笑道:“现在变了,男女之间最浪漫的三个字并不是‘我爱你’了,而是‘在一起’!就让我们永远‘在一起’吧!”

沈君茹把俏脸紧紧依靠在钱冲的怀里,眼睛里又流出了幸福的泪水···

这时候,她的眼睛余光突然瞥到了不远处相互偎依的王洪明和程雪松,立即郑重又问钱冲:“雪松那孩子可是你最忠实的粉丝,如今她投入了别的男人怀里,你难道没有一点失落感吗?”

钱冲一看沈君茹想拿自己‘开刷’,就故意凝重道:“我如果一点也不失落的话,那就是假的!”

沈君茹有些急了,不由嗔怪道:“你现在拥有我了,难道还不满足吗?难道你忘记了那句话了吗?‘上帝如果为你关闭一扇门,就一定再为你打开一扇窗’!你不会真的对她念念不忘吧?”

钱冲哈哈大笑道:“人们常用这句话来形容‘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可我既收到了‘桑榆’,就连‘东隅’也没失去呀。因为我从初恋开始,就至始至终爱宝贝一个人。假如说上帝为了我关闭了一扇门的话,那他老人家不是为我敞开一扇窗,而是打开了一面墙。不过,我也会偶尔怀念一下那扇小门,就如同宝贝也无法把王洪明从记忆中抹掉一样。”

沈君茹的俏脸又红了,不敢再跟钱冲开玩笑了,就怕他拿王洪明来取笑自己。

这时候,反对派方面的迪鲁已经带领大队人马赶来救援图布亚了。当然,该发生的事情已经发生了。迪鲁要做的就是把受伤的图布亚接回泰水了。

图布亚躺在担架上,看看寸步不离身边的艾莉莎,不由劝道:“你还是跟他们回尕那吧?”

艾莉莎断然摇摇头:“你现在受伤了,需要我来照顾。我这个时候怎么会离开你呢?”

图布亚眼含热泪点点头:“那好吧。”

钱冲立即牵着沈君茹的手迎了上去,他俩也要向图布亚送别。图布亚一看他俩走过来了,赶紧叫抬担架的手下人停下来。他等钱冲靠近后,不由得感叹道:“假如不是你的坚持,我们恐怕都遭受艾斯拉达的毒手了。钱先生真的有经天纬地之才。我···我有些后悔放过您了。”

钱冲听了沈君茹的翻译后,不由淡然一笑道:“图布亚先生如果后悔了,那您就错了。您当初的决定是最正确的。不过,您不该只放过我一个人。还有一个重要的人要放过,那就是您自己!”

图布亚一愣,还想再问什么,但钱冲却向他挥了挥手,并朗声道:“在人生的长河中,只有懂得放过自己的人,才是真正的大智慧的人。图布亚先生请珍重!”

图布亚被手下人抬上了接应他的卡车车厢里,但钱冲的一番话让他久久回味···

尕那方面的救护车也终于开过来了。受伤的游客和家属都安排上了救护车。新郎神智已经清醒过来了,让他感到欣慰的是,新娘子能够寸步不离地照顾着他。

钱冲牵着沈君茹的手,目睹着他们先后上了救护车。沈君茹不由感慨道:“看到他俩能重归于好,我真的替他俩高兴。”

钱冲也感慨道:“不是每一个人都能从原来跌倒的地方再爬起来。可是,那个新郎居然做到了。上天又给了他一次机会。他终于勇敢地把握住了这次机会。”

沈君茹点点头,并感叹道:“咱们这次的旅途让很多人都领悟到了许多弥足珍贵的道理。如果没有这次刻骨铭心的经历,恐怕有些人这一生都不会想明白做人的道理。”

鲁清玄把现场善后完毕后,就对身边的两位军官表示道:“我该做的事情,都已经做完了。现在把一切都交给您们二位了。请您们去向图瓦猜金将军复命吧。”

那两名军官相互对视了一眼,其中的萨比亚好奇道:“那您呢?”

鲁清玄如释重负道:“联邦政府交给我的任务是获取艾斯拉达的罪证。我已经完成了,而且又做了一件更又意义的事情。如今,我该是‘解甲归田’的时候了。”

蒂丽丝在旁边惊讶道:“清玄你要辞职吗?”

鲁清玄这时板住她的肩膀,并很凝重地表示道:“蒂丽丝,我恐怕不能承诺让你成为一名女警了。而且,你如果要跟着我,就恐怕今后要随我四处漂泊了。请你再考虑一下我们之间的关系吧?”

蒂丽丝虽然不解其中缘故,但她态度很坚决道:“我已经认定你了。无论你今后怎么样,我都会不离不弃。即便你走到天涯海角,我也要紧紧跟着你!”

鲁清玄听了蒂丽丝的表白,不由得百感交集,再次把她揽入了怀里···

萨比亚和卢尼索在鲁清玄的提示下,回到了图瓦猜金的住所,并从地下室里放出了他和德罗等人。

图瓦猜金从他俩口里知道外面所发生的一切后,只能是相互摇头叹息。不过,接下来的事情,他们还要继续做下去。

由于艾斯拉达已经自杀了。联邦军方已经接管了尕那掌权,并在当地警方配合下,迅速抓捕了祖亚和他手下一些人,并查封了他和艾斯拉达的一切产业。那个狡猾的李邵隆倒是侥幸漏网了。

此时的李邵隆正在欧洲某地机场,准备登机去下一个目的地旅游。当他看到有关尕那新闻的报纸后,不由得扼腕叹息地摇摇头。同时,他也感到庆幸,幸亏自己老谋深算,逃过了这一劫。他的主子虽然正遭受牢狱之灾,可他却可以自由在外旅游玩乐。他心里暗道,对于一个智慧的男人来说,任何时候,都能做到左右逢源。

可是,他乘坐的航班刚起飞不久,就听到了周围乘客的尖叫。当他缓过神来一看,顿时大惊失色。

他所乘坐的航班正向下俯冲,并向一道山脉撞去···

他之前参加了为别人策划的危险旅途。可他自己却经历了一次‘死亡旅途’!

就当那架航班在欧洲撞山后,一架航班同时就要从尕那起飞了。飞机里的乘客都是那些从危险旅途中走出来的游客和他们的家属们。

蒂丽丝亲自把他们送到了登记口,并跟沈君茹含泪拥抱告别···

她俩这一对姐妹在这次危险的旅途中解下了深厚情谊。可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沈君茹虽然不舍,但也只能挥泪跟蒂丽丝挥手登机。

新郎和连毛胡子的伤势经过手术后,已经没有大碍了。他们在新娘子和王丽君的搀扶下,也跟其他同胞一起回国了。

老教师的骨灰盒也在老者和四个儿孙的簇拥下,同样出现在这架航班里···

冯伯春也同样搭乘这架航班跟他们一起回国。

当这些游客和家属们汇合在一起后,他们亲切得就如同一家人了。在飞机上,张若云和高个子女人、王丽君等人宛如就像亲姐妹一样,围聚在一起热聊着···

黑脸汉子、杨少石等人也坐在一起。他们彼此就像相见恨晚的知己朋友。

大家的情谊不会因为这次旅途而结束。因为他们之前已经相互留下了联系方式,因为同处在彰新市,他们还相约经常在一起聚聚。假如谁家有事,其他人则随叫随到。

当然,也有相互倚靠在一起的一对对情侣,他们分别是丢烧鸡汉子和穿短裙女人、王洪明和程雪松等人。对于新结成的伴侣来说,他们总是感觉时间无法满足他们一起尽兴的相聚。

沈君茹也自然跟钱冲在一起。他俩就像当初来的时候一样。只不过沈君茹这一次不是像上次那样,因为受到惊吓而被动往钱冲怀里钻了。这时的她很自然依靠在钱冲的肩膀上。不过,她心里已经噗噗骤跳个不停···

“宝贝,你这是怎么了?”

钱冲感觉沈君茹神色不对,立即关切地问道。

沈君茹心有余悸地回答:“我有些害怕,当初以为被武装分子释放了,咱们的旅途就走完了最后一里路,现在感觉只要脚步还没踏上祖国的领土,危险就依然存在。假如咱们能平安的话,我想以后再也不会去旅行了。会安心呆在家里,跟你好好过日子。”

钱冲意味深长地一笑:“宝贝放心吧。我们会平安着陆的。不过,人生就是一场旅途。当我们的短暂的危险旅途结束时,等待我们的是新的征途。只不过,它将会是一场永恒的幸福之旅!”

飞机终于平安降临在彰新机场了···

可是,让所有的乘客意想不到的是,在机场停机坪附近,围拢了许许多多的欢迎的人群。他们当中不仅仅有没有去尕那的亲属们,也有许多彰新民众,还有许多手捧鲜花的少年儿童,乘客们通过飞机的舷窗,还看到许多迎接他们回家字样的横幅。原来,他们已经成为了新闻人物。彰新市各界就像迎接英雄凯旋一样,热烈欢迎他们回家!

乘客们在机舱里相互谦让一阵后,最后冯伯春根据大家一致意见,请带领大家走出危险的钱冲,第一个走出机舱,率先接受欢迎的鲜花和掌声。

钱冲推辞不过,但他却挽着沈君茹的胳膊一起走出舱门,并通过旋梯把脚步踏上了祖国的土地···

沈君茹此时早已经热泪盈眶了。她动情地感叹道:“回家了···感觉真好!”

一个月后。

正好恰逢中秋节。在钱冲家里热闹非凡。钱明仁、韦晓棠、钱冲和沈君茹一起在厨房忙碌着···

原来,钱明仁提出每个人都要为这顿中秋节的饕餮大餐做一道最拿手的菜。所以,他们一家四口都挤在厨房里忙碌自己拿手的菜,简直有一种争奇斗艳的味道。

沈君茹已经是这里的女主人了。程雪松从尕那回来没多久,就带着王洪明去老爸那里了。沈君茹也就顺理成章地住进了钱家豪宅里了。

铃铃铃···

就在这时候,他家的门铃响起来了。

沈君茹擦了擦手,主动出来开门。这里俨然就是她自己的家了。

“钱冲你快来看!”沈君茹这时候突然在客厅里大喊起来了。

钱冲一愣,便好奇走出厨房一看,顿时呆住了:鲁清玄和蒂丽丝已经被沈君茹领进了客厅,正朝他微笑呢。

钱冲惊喜道:“您们怎么来了?”

蒂丽丝嫣然一笑道:“我们是这里来旅游啊!您欢迎吗?”

钱冲稍一迟疑,立即热情向他们伸出了手:“欢迎您们的到来。我相信您们这次之行一定是快乐、祥和的幸福之旅!”

(全书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