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特别有种:我们曾是特种兵 > 特别有种:我们曾是特种兵最新章节列表

第二百七十二章 终章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不是吧?!

燕破岳整个人都猛的一震,旋即他霍然抬头,当他的视线再次落到赵志刚身上时,他首先看到的就是一双明亮如暗夜星辰,却又盛满愤怒的眼睛!

燕破岳伸手用力揉着眼睛,当他把眼角的泪水全部擦得干干净净后,就连眼珠子都被他揉得发疼起来,他再次向病床上看去,没错,病床上的赵志刚,就那么睁大眼睛,愤怒的盯着他,而在赵志刚枕头边摆的那一片军功章和立功证书中间,赫然少了一只装着军功章的盒子。

燕破岳的声音都颤抖起来,"师……父?!"

"我没你这样的徒弟!"

赵志刚瞪大了眼睛,"好几年不见,一跑过来就在我身边又是掉金豆子,又是怨女诉苦的,你把我这个师父当成什么了,一个只能听不会说的充气娃娃,还是专门被动接收各种负面情绪的垃圾筒?!"

"还有,萧云杰退伍至少还是去当刑警,以他的本事,混个刑警队长,甚至是公安局长,都不成问题,你丫的要回军工厂,当什么狗屁保卫科工作人员,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够牛逼,已经是江湖大侠角色,风光过了想要金盆洗手,来个从此归隐田园不问世事?!"

赵志刚对着燕破岳一阵破口大骂,看到赵志刚骂得脸色涨红,被骂得狗血淋头的燕破岳,立刻冲上去,抚起赵志刚轻拍着自家师父的后背,"师父您慢慢骂,别激动,身体要紧。"

赵志刚翻了翻白眼,他常年躺在病床上,身体早已经不复往日的强健,但就是这样一个不经意的动作,却让燕破岳看到了昔日那个玩世不恭,什么都不放在眼里,又把什么都看在眼里的师父。

"师父,您这什么时候醒过来的?"

"怎么,看到充气娃娃兼垃圾筒突然咸鱼翻身,刚刚掉了半天金豆子,现在终于知道不好意思了?"

赵志刚翻着白眼,"都醒了两年了,你这个徒弟现在才知道,是不是太不称职了?你这样的徒弟要来何用,干脆逐出师门算了!"

燕破岳根本不敢反驳"对,对,对,您说得对。"

赵志刚抬起了右手,尝试挥动了一下,"醒是醒了,但是最多只能动右手三根手指,别的部位,我再努力都象不属于自己的似的,怎么都挪不了一下,结果被你小子一气,不假思索的就抓起枕头边的盒子砸过去,竟然整条手臂都能动了。"

燕破岳咧起了嘴,小心翼翼,加哈巴的道:"看来徒弟我还是有功的,那,这逐出师门的事,能不能再议?"

赵志刚对燕破岳侧目而视,突然问道:"输得服气不?"

燕破岳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赵志刚拉长了声音:"怎么,输给师父,你还不服气?"

"呃……"

燕破岳的眼珠子,在瞬间瞪得比鸽子蛋还要大。

"你难道不奇怪,为什么在这两个阶段的演习中,你一开始风光无限,直到最后都自以为胜券在握,最后却一把输得干干净净?"

赵志刚嘴角一挑,"你小子带领的'始皇',擅长什么,不擅长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我这个当师父的都知道得清清楚楚,所以在设定演习规则时,我先让你出尽风头,引发你的骄傲,最后再把你引入最不擅长的'信息对抗战',你小子得意忘形之下,甚至没有发现陷阱,就那么一头扎了进来。而裴踏燕却是小心谨慎步步为营,用尽了手段,将身边能利用的力量都利用了,一个是志得意满骄兵必败,一个是隐忍负重无所不用其极,两相对比,你燕破岳又不是三头六臂诸神上身,再加上有我这个师父在背后为你量身定做不断下绊子,又安能不败?!"

燕破岳是彻底听呆了,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明白,为什么他最终会输得这么惨。但是,赵志刚为什么要这么设计他这个弟子和"始皇特战小队"。

"师父你已经醒了两年,那……"

燕破岳欲言又止,赵志刚却回答得相当光棍:"没错,刘招弟把裴踏燕招进夜鹰突击队,也是我的建议。"

燕破岳霍然站起,在赵志刚的注视下,又慢慢的坐回到床沿上,顺手抓起一个枕头,让赵志刚用更舒服的姿势靠在了床头。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他的父亲和小妈,大概也只剩下师父赵志刚,能让他无条件的信任了。燕破岳从心底里相信,赵志刚无论做了什么,都不会害他。

"刘招弟曾经向你们讲过人类战争发展史这一堂课,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在热兵器来临时,那些曾经天下无敌的冷兵器军团,不能放下手中的长矛,拿起相对而言更轻巧,也更容易使用的步枪?"

燕破岳思索着,没有回答。

"因为他们骄傲的认为,自己就是世界上最强兵种,当一种新的武器出现时,他们本能的会排斥新型武器,无法顺应时代变迁潮流而被淘汰。在我们身边最近的例子,就是满清八旗兵,他们用骑射赢得了整个天下,他们本能的拒绝火枪,直到西方列强用坚船利炮轰开国门,面对重机枪他们的骑射变得不堪一击时,才放弃了所谓天朝上国的脸面,去学习他们嘴中的'奇淫技巧',可是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已经落后了整个世界至少一百年。"

赵志刚望着若有所思的燕破岳,语重心长:"你带领的'始皇',也面对了相同问题,你们的排斥和拒绝,并没有出乎我的预料。这是任何一支够强的'骄兵悍将',所具备的标准心态。如果没有这种绝对自信,动不动就人云亦云,你们就根本无法成为最强。"

燕破岳下意识的点头。说到历史变革什么的,并不是所有的变革都是正确的,大家所公认的正确背后,往往隐藏着数十倍的失败,那些一直走在时代最前沿的弄潮儿,往往最后都会变成四不象,而真正形成战力的,反而是象"始皇"这样,一步一个脚印,绝不轻易更改目标的部队。

但是一旦真的开启了新的时代,他们这种一步一个脚印前进的部队,接受新型战术理念和知识的能力,也会比弄潮儿慢得多,所以这即是他们的优点,也是他们的缺点。

"你和'始皇'的那群兔崽子,性格早已经定型,注定无法跟上时代发展,我在冥思苦想后,最终得出一个结论。"

赵志刚的目光变得深邃起来,他凝视着燕破岳的眼睛,沉声道:"想要让'始皇'跟上时代,重新成为最强特种部队,你们就必须先'破而后立'!破掉'始皇'老子天下第一的骄傲,破掉你们无法容纳新型战术和知识的固步自封,也破掉你们自己形成,不允许其他人进入,同时也封住了自己未来的小团体主义,只有重新具备了海纳百川的气度胸怀,吸收更多符合新时代标准的优秀军人,再保留你们身经百战的经验和坚韧,'始皇'才有重新崛起的那一天!"

连续说了这么多话,重新恢复意识,但是长年卧于病床,早已经健康在不的赵志刚轻喘起来,他呶了呶嘴角,燕破岳立刻反应过来,伸手打开了床头柜的抽屉,并从里面取出了一份资料。

只看了一眼,燕破岳就呆住了。

这是一份国防大学入学通知书,是由夜鹰突击队大队长秦锋亲自推荐的入学通知书,学员的名字上面,赫然填着"燕破岳"三个字!

赵志刚已经算好了一切,并为他准备好了最后一条路。

"缺什么补什么,去国防大学进修,弥补你自身的缺陷去吧。顺便在学校里好好物色一下,将来重新'始皇教导小队'的班底。还有,告诉你手下那群老兵,这些年不要过得太安逸,免得好不容易等到'始皇'重组,他们却变成体重超过二百斤的小肥肥了。"

赵志刚挥了挥手,他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走吧走吧,别烦我了,我们两师徒可以比比看,究竟是谁先爬起来。你已经输给裴踏燕一次,不打算再输第二次了吧。"

燕破岳微笑起来:"这一次我倒是挺希望自己输的。"

赵志刚眼角一挑:"滚蛋,好不容易身体有了突破性变化,我要一鼓作气努力复健,我媳妇跟在一边任劳任怨伺侯我这么多年了,我不快点恢复正常,和她一起去**做的事,怎么对得起'男人'这两个字?"

燕破岳离开了,当他走出医院时,他的脸上扬溢着久违的笑容,抬头望着头顶的蓝天,看着身边的车水马龙人来人往,说不出的冲动涌上心头,燕破岳猛的把双手笼成了喇叭状,对着头顶的蓝天,和身边的同胞,放声狂喊道:"我不会再输的,裴踏燕你丫的给我等着,我迟早有一天,会重新出现在你面前,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没有牛逼,只有更牛逼!"

在距离医院大门不远的地方,一辆不知道在那里停泊了多久的汽车里,一个纵然不再年轻,却依然美丽的女人,凝望着燕破岳的样子,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由衷的微笑。看到这一幕,这些年来她四处奔走,为素不相识的赵志刚寻找世界最优秀脑科医生,为陷入沉睡,理论上永远不可能再睁开眼睛的赵志刚,不断尝试各种新的治疗方法,所有的辛苦,所有的付出,真的不都枉了。

她扭过了头,对着司机轻声道:"走吧。"

司机发动了汽车,就还来没有来得及向前行驶,一个身影就拦在了汽车正前方。

是燕破岳。

十年过去了,燕破岳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青涩而莽撞的大男孩,他能在一次次最残酷战争中生存下来,早已经培养出了比野兽更敏锐的直觉,只她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的瞬间,他就感受到了"她"的存在,更确定了她的位置。

隔着汽车的挡风玻璃,燕破岳痴痴的凝视这个没有血缘关系,却比他的亲妈更亲的女人,他的嘴角轻抽,想要对着这个女人露出一个笑容,但是几次努力,他却没有笑出来。在这个时候,所有的千言万语,所有的情绪,所有的冲动,都化成了一句话:"妈,跟我回家吧,我和爸都想你,想死你了。"

在汽车里,那个女人,早已经是泪如雨下,在她的大脑做出反应之前,她已经在用力点头,用力的大大的点头。

全书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feizw.com

手机请访问:m.feizw.com
网站地图